Kornblume

Chronos, the vertical bearer of time. Bios, the horizontal flame of life.
—请不要随意转载此lofter的任何文章,谢谢。—
—使用二设烦请告知或于文章开头注明。—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二乘二的N次方Ⅱ神奇宝贝去哪里01

01.万事开头难

 

 

铁堡工作日的清晨一如既往,擎天柱刷开办公室的门,思索着今天的工作安排,像往常那样坐到办公桌后。

他的桌面干净整洁,工作浮窗也有序地悬停在半空,除了偶尔报送讯息的电子声,并无其他杂音。

行政总长官阁下决定在这个美好的清晨给自己泡杯美好的能量茶,他端起茶杯起身时,忽然觉得视野内有什么东西不大对劲。

擎天柱缓慢地下移了视线。

是的,没错,在他办公室接待来客的沙发上,坐着个幼生体——如果用蓝星的话来解释,就是他办公室沙发上有个奶娃。

这一瞬间,我们处变不惊的伟大领袖蓦地感到了一丝悚然,因为他恍惚觉得,这娃的面相似乎有点像自己。

醒醒,擎天柱,你怎么可能有娃呢?

他在心里跟自己这么说着,而后看见眼前的幼生体朝自己咧开嘴,非常灿烂地笑了起来。

“!!!”他从梦里惊醒,猛然坐起身来,满头冷凝液涔涔而下,简直要了老命——他的确不是什么年轻人了,这一点他得承认。

身旁威震天被他的动作吵醒,不满地翻了个身,嘟囔道:“大半夜的干嘛呢?”擎天柱正想松口气,又听威震天继续说:“既然醒了就去给那个小混蛋换尿布,上半夜他折腾得我够呛。”

小混蛋?!小……混蛋?!小?!混?!蛋?!

擎天柱还在反应威震天的话是什么意思,便听到隔壁房间爆发出奶娃气势磅礴蓄谋已久的哭声,这声音远比录音机或者声波的武器攻击力强,穿透力几乎要爆掉擎天柱的音频接收器。

然后,毫无意外地,他又醒了。

这回房间里的一切静悄悄,可擎天柱再度躺下时,却再也睡不好了。

 

通天晓去汇报工作时看到的就是他们敬爱的长官、他可敬的兄长阁下眼圈深重眼含热泪的困顿场景。

“呃……昨晚没睡好吗?”出于关心,他向擎天柱询问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事就告诉我吧,大哥你要不去休息会儿?”

擎天柱摇摇头,露出一个苦涩又无奈的笑容:“挺奇怪的,我很久没做梦了,昨晚的梦境太诡异,醒了好几次。”

“梦?”通天晓不明白,“噩梦吗?”

“不算是,”擎天柱笑了笑,“我梦见一个幼生体。”

“幼生体怎么了?”

“幼生体倒是没什么……”博派的老大哥说着又打了个呵欠,蓝色眼中水光哗哗,“重点是那个幼生体……我觉得长得有点像我。”

这会儿通天晓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他左思右想,觉得莫不是医官说过的“养育希望”出现在大哥身上了,梦境只是潜意识反应的一种。于是他非常郑重地对擎天柱说道:“大哥,如果你们需要一个孩子,可以去进行火种融合,提取基因创造的。”

虽然这基因里有一部分会是那个神U球烦的买个床的,但既然是大哥的希望……通二还是比较支持。

擎天柱闻言抬起头来,脸上的困意仿佛飞到了星系之外:“……我们需要一个孩子?”

通天晓不情不愿地复述:“对。你和买个……咳,威震天,如果需要一个孩子的话,为什么不创造一个呢?”

他的话音刚落,擎天柱的面罩便啪嚓一声合上了。领袖阁下十指交叠撑着下颔,目光忽然变得深邃凝重,不过通天晓没去过多探究兄长面罩底下到底是怎样的表情——无论怎么说,他还是有点讨厌威震天。哦,是非常。

 

“你讨厌买总跟你哥要孩子有什么关系吗?”六面兽的声音传至他的音频接收器里,通天晓烦躁地打着方向盘:“都说了,是我大哥做的梦,还不一定会要。狂派的基因加上博派的基因,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

“你是嫌弃狂派基因不好吗!你嫌弃我吗!不准嫌弃!我是你对象!”六面兽在那头大声地委屈,“我知道了!蓝星那些人说的七年之痒!你要去外边找别的汪酱了!”

“……”通天晓翻了个白眼,感觉接六子的通讯就是个错误。

不过六面兽的重点显然跑得很快,比大火车抢食堂新出的鸡腿那速度还快,他在自个儿嘀咕几句后,又说起别的来:“说到做梦,我昨晚梦见蓝星拍电影,买总坐在一个破轮胎上,非常生气地烧了一个桶!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他就跟个糟老头拿拐杖打不着虫子只好打手边的沙发一样,烧了个桶!太好笑了哈哈哈哈!然后我还梦到五面怪变成妹子出道要去当爱抖露,可能得叫昆泰沙48了,跟她们敌对的势力叫U球46,最好笑的是长在蓝星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巨好笑!哈哈哈哈哈!”*(注)

通天晓面无表情,把车倒入特二联的地底车库:“你们虎子笑点都这么低?”

“……”六面兽沉默片刻,“你们轮子里面,估计就你和那条子,笑点贼机儿高。”

[您已被  咱们家通二  加入黑名单]

“喂?!嗨?!不是吧,又小黑屋!这都几年了还玩小黑屋!通二!通二!”

六面禽兽,每个月不进小黑屋不舒服斯基1/1成就达成。

 

自诩虎子界第一帅哥的前忍者参谋后特二联队长六面兽现在很不爽。他就想不明白了,这么几年下来,通天晓还是这么介意轮子虎子的,调侃他们轮子两句就给关会儿小黑屋,难道真的是七年之痒?

反观隔壁空指那一家子,那家老大跟他对象曾经撕逼时惊天地泣普U,结果现在粘在一块儿谁看谁恶心,这么多年感情不仅没有变质,还特么升值了,到底有什么奥秘?

【买总不在的第N天,没人想他】

[六66]:星星儿,星星儿,星星儿!

[六66]:星星儿——

[六66]:知心大猩猩——

[六66]:打错了,大星星儿

[六66]:红——总——

[六66]:大白鹅家的小红鸟——

[是你们的文艺博主]:别喊了,红总没空,正发火呢

[六66]:哟,文青,叫你哥出来,我有事问他

[是你们的人气主播]:六面兽你个二缺,手癌成这样还找红总呢,他这会儿巨生气,别惹

[六66]:闹翻天你这吃货啥时候还变人气主播了?这年头下个美图软件都能当主播月入百万?我管他气不气,又不是我惹他生气的,叫他出来

[狂派基地工作守则]:上班时间禁止聊天。六面兽,你想抄守则吗?

[六66]:让我不聊天,您刚才可干啥呢?只准肥宅玩手办不准机佬聊个天啊?

[狂派基地科研守则]:科研维修室随时为楼上敞开,至尊VIP待遇,我亲自主刀。

[六66]:……我自己修,我自己修

[良心唇彩代购]:开屏见六子犯傻,立刻就放心了

[六66]:干,霸王你想练两下我不反对啊,场地方式随便你,老子没怕的!

[洗车不抛光怕不是傻X]:来来来,都下注了啊!是六子赢还是唇王剩!买定离手!

[六66]:手动再见.jpg

……

[家有傻弟分外妖兽]:喊你红总我有什么事?

[六66]:可去你大爷的,能量块都馊了跟我回这一句

[家有傻弟分外妖兽]:不说走了

[六66]:别,红哥,有话好说,我有正事找你

[家有傻弟分外妖兽]:港。

[六66]:你跟那个傻鹅怎么保持和谐关系的?

[家有傻弟分外妖兽]:呵呵。要是你有仨不省心的兄弟,我估计你连跟对象撕逼的心情都没有,上班累得像条涡轮狐狸,下班回去伺候最小的那个祖宗,要我手里有块二向箔,太阳风还能给我嘚瑟到今天?!

[别打我我怕疼]:↑杀气都从屏幕溢出来了。珍爱生命,远离养娃。

[六66]:……咋你们都在说娃,娃就那么神奇吗?

[家有傻弟分外妖兽]:神奇不神奇,你为什么不去问问养育机构负责人呢?(滑稽

 

六面兽觉得红蜘蛛的话的确有点道理,不过他是没那个心思去养娃的,光是想想幼生体在自己耳边又哭又叫,六面兽都想把满天下欠整死的货一并整死。通二一看也不像是个会养娃的,要按前段时间惊天雷他们几个蓝星泡沫剧爱好者的说法,通天晓就是现代都市家庭剧里啥事儿都不管的爸爸,连娃都不会抱,更别提养了。

养娃使得对象关系和谐,可能只是红蜘蛛家里的个案,至于他和通天晓两个,跟这种事应该完全不沾边。

算了,纠结这破事儿干嘛呢?这么多年了,通天晓的脾气他明白,他的脾气通天晓也明白,吵架冷战打架啥没干过,顺其自然呗。

六面兽这么一想,心里舒坦多了,专心在眼前的任务上,想着完成之后叫通天晓出来看个电影,岂不是美滋滋?

但他没想到的是,远在铁堡的行政总长官门口,突然无声地多了个襁褓,擎天柱下班的时候开门,差点一脚踩上去,好在他刹住了。

博派长官的蓝色双眼写满疑惑,他弯下腰去抱起那个襁褓,臂弯里小生命的呼吸让他的火种源跳动起细微的光焰。

——谁把娃丢我门口了?

擎天柱抱着娃,茫然四顾,可办公楼空荡荡的走廊里,除了他,再也没有别的机。

“……呃,威震天,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

“嗯?”

“虽然这么说不大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而言之,我们有孩子了。”

“哦。”

几秒后。

“啊?!!擎天柱你说啥?!!”

买总,差点芯肌梗塞。

 

【TBC】

*注:是的,我就是在吐槽变五。但是我们巴瑞好帅啊!


时隔三年,跟AM聊了聊,又回来继续祸害了。

还是写TF让我觉得轻松又高兴,有什么不能用玩机来解决呢!

第一部写了谈恋爱结婚,这一部就写养娃吧——大家一起来(滑稽.jpg

评论(61)
热度(208)
2017-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