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Chronos, the vertical bearer of time. Bios, the horizontal flame of life.
—请不要随意转载此lofter的任何文章,谢谢。—
—使用二设烦请告知或于文章开头注明。—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二乘二的N次方Ⅱ神奇宝贝去哪里02

02.开启!六面兽的隐藏属性!

 

 

【买总不在的第N天,压根没人想他】

[组合才是王道]:挖槽,红蜘蛛,是不是你又打黑枪了,买总今天怎么精神恍惚啊!

[我就是你们红老大]:有我齿轮事,我打黑枪怎么了,是不是每个被打黑枪的傻逼都要找我赔钱啊?

[组合才是王道]:不科学,买总今天都没踹你!

[我就是你们红老大]:大火车你面上烤漆脱落导致铁屑病啊?要不你来空指我先踹你两脚试试

[看我新发型好看吗]:[图片][图片][图片]怎么样?

[组合才是王道]:路障聚聚你那是什么发型哈哈哈哈,村口王师傅吗哈哈哈哈哈

[我就是你们红老大]:你干脆叫理发店老板给你整个莫西干得了,要剃不剃,浑身毛病,还挑染蓝紫?!怕不是个机佬(滑稽

[有没有大佬借我飞船保证还]:咳……噗!

[斩男色是什么色]:黑影,要笑就大声笑,搞什么玩意儿,让我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惊天雷与豆豆儿]:呃……这洒脱中透露着一丝忧伤,忧伤中包含了一抹不羁,不羁中蕴含了些许疼痛……

[为什么我也不能吃泡面]:TC你讲塞星语可以吗

[惊天雷与豆豆儿]:不行,太特么难看了,我讲出来路障该多难过啊!

[我就是你们红老大]:哈哈哈哈哈哈

[你说我刷漆不刷漆]:哈哈哈哈哈哈+1

[铲的就是这个地]:哈哈哈哈哈哈+2

[你刷漆我陪你刷漆]:哈哈哈哈哈哈+3

[认真的宅]:经过数据分析,可以确定,路障的发型是相当好笑的。

[谁再叫我病毒我跟谁急]:韩寒后悔和韩红嘿嘿嘿韩红喊韩寒坏坏

……

[看我新发型好看吗]:……………………………………你们……手动再见

[六66]:???啥情况,怎么都在笑,还笑出剧情来了?

[六66]:喂,有没有人理我一下,怎么突然冷场了

[六66]:喂!!!喂!!!

[六66]:翻了下记录,星星儿,路障,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您已被管理员  我就是你们红老大  禁言1小时]

 

 

【塞博坦传奇脸黑组】

[巴瑞]:讲道理,我这个新发型真的很丑吗?

[帮波比]:什么新发型?

[巴瑞]:[图片][图片][图片]他们都说丑

[帮波比]:……………………厉害了我的地面聚聚,你叫师傅给你重新洗剪吹个行不行,就是剃个光头还能闪耀一会儿呢

[巴瑞]:有道理。看来你们轮子也不是一无是处。

[帮波比]:????????

 

威震天现在偏头痛。

当然,他的所有健康指标都是正常的,此时偏头痛也许是他情感发泄的一种表现。

昨天擎天柱的爆炸消息把他炸得一时半会儿都没反应过来,晚上他回家在厨房帮忙,隐约觉得背后始终有道视线,多次回头却没能发现目标,一贯霸气的买总竟然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问擎天柱:“家里是不是有别人?”

擎天柱bang地一声拍上牛排,头也不抬:“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是个孩子。”

威震天差点把手里的孜然瓶子塞嘴里。

“你……做慈善?”

擎天柱点草牛排的动作顿了顿,而后继续头也不抬,目露凶光:“你看我像吗?”

像。不过威震天没有明说,他决定放下调料,去客厅坐会儿,说不定看点塞娱的什么八卦能让他乐会儿。

当威震天非常自然地走到客厅,坐到沙发上,正要打开电视时,忽然感到左边视野内出现了一团诡异的移动物。

他如同惊悚片里主角遭遇不可描述之物那样一点一点扭过头去,看清一切时,所有翻涌的思绪与紧张,纷纷化为一句铿锵有力的感叹:“我艹!!!”

紧接着他难以控制自己地爆发出下一句话:“擎天柱你上哪儿生的这孩子!”

回应他惊疑的是厨房里擎天柱淡定的声音:“办公室门口捡的。”

“办公室门口你能捡到个跟你这么像的娃?!”虽然不想,可威震天还是在考虑是不是要原谅帽一下,“你不是酒后乱性——”

厨房里的人转过身来,手里提着那个锤牛排的、还沾着血迹的锤子,似笑非笑地望向他:“威震天,我没听清楚,能再说一次吗?”

威震天身边那个巨像擎天柱的娃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配上房间内昏暗的光线、擎天柱手里带血的铁锤,仿佛下一秒就要上演B级片现场。这一刻,威震天真的感到了森寒。他身边的幼生体持续咯咯笑着,魔音灌耳,肉乎乎的小手搭上他的大腿,然后抓着他的衣服往上爬。

我他炉渣流水线的难道要被这个魔鬼婴儿给吃了?!他不敢轻举妄动,如果现在是生化X机八,或者生化X机九,这奶娃就该变异张开血盆大口了——

非常可惜,当幼生体爬到足够触碰威震天脸部的高度的时候,他只是好奇地凑上前,然后往狂派首领的脸颊上吧唧了一下。

咚——

擎天柱手里的锤子砸到地板上,威震天如梦初醒,赶紧扭头望向对方。只见擎天柱张着嘴,僵在原地,仿佛搜刮语言一般支吾半天,最后强行镇定地说道:“看来,你挺招孩子喜欢的。”

然后,威震天因此精神恍惚到现在,早上集会那会儿红蜘蛛嘲讽挖苦他他都没心思去揍人,满脑子都是擎天柱捡回来那个娃——无论怎么说,这娃从外貌和气质(熊)上,都和擎天柱太相似了。

办公室的门被敲了三下,威震天揉捏着眉心说“进来”,正要重新进入工作状态,却在看见来者的瞬间皱起了眉。

路障走到他面前,立正:“报告部长!我组例行排查任务已完成!没有发现危险目标!”

“嗯……”威震天欲言又止。

路障目不斜视:“还有其他命令吗!部长!”

“嗯……”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实话,“路障,把灯关一下,你这光头太亮,映着灯晃得我光镜都要报废了。”

“……”

路障巨委屈。

他身边的这帮TF怎么都不懂他的审美呢?

 

*

其实,擎天柱并不想带娃。

他把孩子捡回去,主要是为了安全。一个被人悄无声息放到自己办公室门口的孩子,还和自己长得如此相似,想也不会是什么普通来头。具体的情况还得再隐蔽地查清楚,在此之前,他就当自己“没事找事”,“多管闲事”的毛病发作。

但身为博派总指挥官,联合特警的部长之一,擎天柱的时间有限,不可能把这个神秘的婴儿照顾得周全,威震天更是想都不用想,他不会考虑狂派的带娃方式,带有偏见地说,擎天柱觉得幼生体应该成长在温和的环境里。

眼下他又要去外地参会,时长大概半个月,要是把威震天和这孩子放一起,完全想不到会有什么恐怖后果。

可博派这边,他确实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代替自己一会儿——

擎天柱的脑袋上忽然蹦出一个灯泡,他有一个好主意了。

最近通天晓那儿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工作安排,既然如此……

博派总指挥官当下便连通了弟弟的内讯,开口第一句话就是:

“通天晓,你想带孩子吗?”

 

“什么带孩子?!什么玩意儿?!”六面兽几乎要在通讯那端咆哮起来了,“我俩成天忙得跟陀螺似的,你哥还要我们替他带孩子?!这孩子说不定就是他酒后乱性搞出来的!人家姑娘没哭着找他麻烦都便宜他了——”

“说话注意点六面兽,那是我哥!”但凡遇到擎天柱的事,通二都比较不淡定,“酒后乱性这种事你当谁都跟你一个样?”

“我要是酒后不乱性能跟你不可描述吗?!”

“六面兽!”

“我的意思是说我酒后只对你乱性,我是个有节操的TF!”

“……”

通天晓皱着眉头闭着眼,叹了口气:“好了,各退一步。我也就帮大哥一个忙……我也不想带幼生体,他们太脆弱了,我照顾不来。”

六面兽哼哼唧唧:“照顾不来你还答应擎天柱?怕不是要丢给我?”

“我又没这么说!”通天晓甚是烦躁,非常简单的一件事,被六面兽这么胡搅蛮缠后就变了味儿,现在他竟然开始后悔答应擎天柱的请求了,“我还在外面,你去我哥那儿把孩子接过来,就这样吧。”

这两兄弟,怎么老这么麻烦。六面兽相当不乐意,但话说到这份上,再纠结就会显得斤斤计较了,他们都不是那种性格。

于是,看在通天晓的份上,六面兽穿着里三层外三层的隐形防弹衣,发挥过去作为雇佣兵杀手的特技,无声无息地潜入了擎天柱的办公室。

擎天柱看见他也没多少惊讶,反倒比较客气地和他打了招呼,然后抱起在办公桌下乱爬的奶娃,仰起头:“你能来我很高兴,不过六面兽,你能先从天花板上下来吗?”

趴在天花板上的六子仿佛蜘蛛侠附体,他冷静又酷拽叼地看了擎天柱一眼,说:“我也想下来。手套粘性太好,扯不动了。”

“……”

不管擎天柱会不会告诉通天晓“他对象耍酷结果被粘在天花板上下不来,最后还是靠自己帮助扯下来的”这件事,六面兽都决定回去之后先自爆为敬。毕竟比起他人讲出来,自己来讲总没那么尴尬。

他从擎天柱手里一边接过孩子,一边瞟着对方的脸,还是忍不住问了:“这真不是你酒后——”

擎天柱的面罩突然合上,目光冷冷地看着他。

六面兽不得不承认,能跟威震天杠这么多年的博派头头,某些时候真的会让自己都发憷。他把剩下的话都吞了下去,抱着孩子飞也似的窜出行政总部长的办公室,回到自己车上时都还在冒冷汗。

“真特么吓死汪了。”六面兽自嘲地说着,看着幼生体的脸,“别说擎天柱,就是有人说你是通二的娃我都信!”

奶娃眨巴眨巴那双蓝蓝的大眼睛,忽然冲他伸出短短胖胖的手臂——

他大概是想要六面兽抱抱他。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真心不想带孩子的六面兽,在他这一举动后,蓦然有种心脏被击中的感觉,然后被击中的部分迅速软化下去,越来越柔软,越来越柔软——

娘希匹,我这是被萌到了?!

尽管心中充满咆哮,充满各种草泥马,六面兽在这一刻,仿佛看见蓝星小奶猫,或者小奶汪,或者小海獭……

啊!孩子真是太可爱了!

他这么想着,毫无迟疑地一头撞上了方向盘。

 

【TBC】

评论(43)
热度(146)
2017-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