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Chronos, the vertical bearer of time. Bios, the horizontal flame of life.
—请不要随意转载此lofter的任何文章,谢谢。—
—使用二设烦请告知或于文章开头注明。—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二乘二的N次方Ⅱ神奇宝贝去哪里03

03.晋级!特二老爸?!

 

通天晓突然接到通知,博派那边晚上得监控某个重要活动的全局安全,擎天柱出差,补天士也还在执行其他任务,“指挥官”的重任便落到了他的身上。给六面兽发过消息,通天晓便把私人手机扔到一边专心工作。他无比煎熬地看完一大帮人和几个“人气偶像”又唱又跳三个半小时后,总算能回家去好好休息,搭他便车同样也加班的老救如是说道:“什么人气偶像,我看是气人偶像还差不多,唱不像唱跳不像跳的。”

“老救啊,这你就不懂了,”大黄蜂在副驾座上跟医官解释,“现在年轻的一代都喜欢这种感觉很亲切的小偶像,跟你们那代……哦不,就跟我们这代的喜好相比,都大不一样。”

通天晓一时好奇:“说到这个,医官,你们那时候的艺人是什么样子的?”

大家的好医官摸着下巴,仔细回想一番后,说道:“死亡重金属。”

“死——”大黄蜂一口气差点把自己给憋死,“这么搞死系朋克风啊?”

“那当然,”救护车对小年轻的惊诧不以为然,“我们那会儿的歌特别有意义,跟现在这种烂大街的流行音乐完全是云泥之别。”

“还好爵士和录音机不在这儿。”大黄蜂接着问他,“那你们的音乐一般都唱了啥?”

“嗯……”医官又摸着下巴,更加仔细地回想一番,然后肯定地说道:“主要在唱这个宇宙有多么烂,为什么还不坍缩或者爆炸。”

通天晓闻言手心一滑,还好他及时地握住了方向盘;而大黄蜂听完救护车的话,讪笑着打了几个哈哈,保持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谈论起明天铁堡的天气会有多么好。

救护车却似乎来了兴致,过一会儿就要插播两句他过去喜欢的死亡重金属音乐,整得两个小年轻最后满脑子都是“炸裂吧这个该死的宇宙”。

通天晓到家时已经是铁堡时间22:22分了,如果六面兽接到了擎天柱暂时寄养在他们这儿的娃,那现在应该都睡了吧?

做好一切心理准备轻手轻脚打开家门的通二被眼前的一幕梗了个正着:只见六面兽和一个幼生体正在客厅地板上不规律爬行,仿佛前后追逐嬉戏;家里但凡脚能踩的地方都被铺上了玩具垫,通二换上拖鞋踩在地上的瞬间,脚底传来“吧唧吧唧”的声音,他不禁挪开脚,低头望去,发现自己踩扁了一只小小的充气玩具鸭;再一抬头,六面兽已经仰面躺在地上,他自个儿特别引以为豪的大长腿在半空一伸一屈,双脚夹着那个“咯咯”笑不停的娃,也跟着哈哈傻乐。

通天晓,你要冷静,毕竟六面兽就这个德性,你也知道的。他这么宽慰自己。

——我知道个死亡重金属啊我知道!他突然觉得救护车喜欢“宇宙爆炸”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生活中有太多事会让TF忍无可忍只想爆炸了。

六子一扭头看见门口的通二,当即连滚带爬坐起来顺便接住突然掉下的娃,一脸传统式父爱微笑:“回、回来了?”

杀TF是犯法的。杀狗也是。通天晓在脑回路里反复告诫自己多次,终于表现得心如止水般地点了下头,说了个“嗯”。

“你还别说,这娃跟你哥长得真像!”六面兽假装无事发生过,强行改换话题,“这个……时间也不早了,我先让他洗洗睡……”

通天晓目送他抱着那娃走进浴室,闭上眼叹了口气,走到厨房拉开冰箱打算喝点能量苏打水。

叮铃哐当——

被各种小零食塞满的冰箱早已不堪重负,通天晓这么一拉,它们干脆欢快地携亲带友,从顶部到门架,纷纷滚落至通天晓脚边,最为精彩的可能要数先前通天晓规规矩矩放在冰箱里的蛋,它们有的已经碎成一滩,蛋清蛋黄融为一体沿着冰箱隔板边缘无声滴落,有的暂逃一劫,可在通天晓毫无防备的动作下,它们受力滚下安全区,直接砸在通二脑袋上,顿时粉身碎骨,还“鲜血直流”,画面可谓相当的惨绝TF寰。

通天晓拉着冰箱门的手在十几秒沉默后开始受某种神秘力量影响,不可控制地颤抖,同时,他深吸一口气,大概是爆发出了这些年来最杀意腾腾的一句话:“六!面!兽!你给我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我正给小伙子搓澡呢……呃……”摸到厨房门口的六子看见通二愤怒的目光后心虚地后退两步,“要不,我也给你搓搓?”

通天晓瞪着他,最后,他解除全息伪装的脸部“啪嚓”一声,合上了战斗面罩。

 

据心力交瘁的红总的说法,昨晚他正跟太阳风在电话里吵得轰轰烈烈,突然楼上传来好几声剧烈的声响,震得整栋楼都仿佛晃三晃,甚至还听见了机枪扫射的声音,导致他和弟弟的通话瞬间断开,并再也连不上。

对此,一直专心陪豆总看蓝星伦理剧的TC表示,他什么都没听见;专心吃小太阳留在家里的泡面的闹闹表示,还是泡面比红总做的饭好吃;连做七十二小时实验专心躺在床上补眠的天火表示,他可能睡得比鹅还沉,所以什么感觉都没有……

红总特想一机赏一道氖射线,这样他的世界就清净了。

“想开点,”天火劝他,“太阳风跟你通话断开,只是因为他不想接你电话而已,跟楼上没关系。”

他这么一说,红蜘蛛突然觉得很有道理。

几秒后,他皮笑肉不笑地望着天火,说:“你怎么知道他不想接我电话?”

天火赶紧把三明治吞下去,迎着红总高深莫测的表情,回应道:“……鹅。”

 

*

擎天柱捡来的这个娃太小了,单独放在家里肯定是不行的,于是六子出于责任心,当时就把娃和奶瓶奶嘴尿不湿等一系列物品带去了特二联。

特二联的队员们今天也非常有精神地向他问好,六子正抱着娃呢,暂时没功夫搭理他们,非常急切地往自个儿办公室冲去,身后一群队员们你看我我看你,干脆跑到他们的频道里讨论起来。

【我说队长你说傻】

[075]:……我没看错的话,队长抱了个幼生体?!

[057]:你没看错,队长手里还提着一袋幼生体用品。

[012]:woc,而且队长神色这么慌张,其中必有蹊跷!

[066]:等会儿,按队长这种禽兽性质,怕不是在外边儿出事了……?!

[023]:我去,是很久没听到队长在那儿腻歪长官了,算算七年之痒,难道队长先忍不住了?!

[041]:痛心疾首!我就说队长这货,完全就是图感情新鲜吧!这下好了,通天晓长官脑袋上都绿得发光了!!!

[131]:卧槽,你们在说什么,跑个步回来摸鱼发现天都塌了

[099]:我们在说队长出柜了!!!

[100]:楼上???????

[048]:出柜……?????

[020]:队长这……还用出柜吗?

[099]:打错了,出鬼!!!

[054]:玛德害怕!

[097]:恶灵退散,恶灵退散!

[099]:不好意思……是出轨……辣鸡输入法……

[004]:呱哇!!!队长记不住我编号就算了!!!还公然出轨!!!我们要行动起来,给他点color洗洗!!!

[093]:说得对!!给他点color洗洗!!不过楼上你是……?

[004]:……靠!

……

 

本来,通二今天是没必要往特二跑的,但他忽然想起考核数据表留在特二那边的办公室内了,于是只好过去一趟——要是让六面兽去翻他办公室,通天晓可不敢保证里面不会乱成一团。

他刚到特二的基地,就被义愤填膺的队员们团团围住,其中还有人往他手里塞了小皮鞭。

“你们这是……”通天晓一脸懵逼。

“长官!不用怕!我们已经用电棍把队长炸晕了!现在他是你的了!”

“就是,长官,队长他太过分了,我们都替你生气!不禁出轨,连娃都带过来了,真是岂有此理!”

“长官你拿这个打他!这个打可疼了,不疼他不长记性!”

“长官我们是站你的!”

“打倒六面兽暴政!支持通天晓长官!”

“长官……”

“长官……”

“停停停!”通天晓大脑模块都给他们闹痛了,“大家冷静一下,六面兽他没做这些事……”

“那孩子是怎么回事!队长抱着那孩子慌慌张张地进来!”

“那是我的……”通天晓看着队员们瞪大的光镜,忽然意识到自己语言不当,又赶快改口,“那其实是我们俩……呃……”

“普神呐,长官,你们什么时候孩子都有了!”

“还这么大了!长得可真像您!好看!”

“……停一下停一下,”通天晓有口说不清,“那不是我的孩子,你们别脑补了。”

“那果然还是队长出轨——”

“也不是六面兽的!”

此言一出,四下皆寂。只见特二的队员们一个个面色悚然,或震惊或同情地看着自己,通二就知道这帮人又想岔了:“这个孩子是我大……是我一个朋友的,他要出远门,暂时托给我和六面兽帮着照顾一段日子。就这样。”

“原来如此……”

“哎哟,长官您早说嘛……”

通天晓心里松了口气:“所以,六面兽呢?”

 

当通天晓来到熟悉的地点,看见了被熟悉手法五花大绑只能吚吚呜呜冲他喊的六面兽时,忍不住扶着门框笑了差不多两分钟。

他在给六子松绑前拿手机多拍了几张照片,拍完说道:“唉,六面兽,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相似个五面怪!”六面兽气得心态爆炸,“这帮小兔崽子,六面兽不发威,当我哈士奇?!等着,我收拾这群皮痒的傻缺去!”

通天晓一边听着特二队员们的惨叫,一边动动手指,把新拍的照片PO上缤纷塞博坦:

 

你们通二哥V: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六六六六六六面兽  [图片][图片][图片]

 

最新转发:

买的不是桶也不是床V:贼机儿丢机。六子,你退群吧。//@寻光没有热破丸子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同样的配方,还是同样的味道!!!

 

【T不知道啥时候BC】

 

 

 


评论(19)
热度(110)
2017-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