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微博上看到的文风挑战

写个文字版玩玩

原PO点我


挑战CP:泽菲兰X奥尔什方

原作:最终幻想14苍穹之禁城


1.自己正常的文风

有人从奥尔什方他们身边路过,他穿着神殿骑士的锁子甲,走得很快,似乎有什么急事。也许是手头文件太多,有几页纸张无声滑落在地他都没有察觉。奥尔什方向来热心,他赶紧转过身去,捡起地上的那些文件,也没有看上几眼,抓着它们径直朝那位神殿骑士追过去:“阁下!请等一等!你掉了些东西!”

不过对方并没有第一时间响应他的呼喊,而是继续走了一段距离,终于在奥尔什方快追上他时站住脚,侧身望向福尔唐家的骑士:“……您是在叫我吗?”

“没错!你怎么走得这么快……”奥尔什方缓了口气,笑着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他,“好在赶上了!需要搭把手吗?”

“谢谢,不过不用了。”骑士礼貌地对他点头致谢,“我会小心的。”

奥尔什方看了看他相对纤瘦的身形,又看了看他手里那堆文件山,并不完全相信他的说法:“不介意的话,我还是来搭把手比较好?呃,别误会,我没有什么恶意,也不是什么坏人——”

“我知道你是谁。”骑士眼眸的色泽像是刚融冰的绿湖,隐约透着几分冰雪余韵,“你是福尔唐家的私生子。”


2.黑暗系的文风

苍穹骑士必须对教皇陛下绝对忠诚,教皇陛下的旨意便是一切。任何统治的稳固都需要无辜者的鲜血,那并非是不幸,而是对于未来统治的一种贡献。教皇将这种贡献赐予人民,则是人民莫大的荣幸——毕竟,现在托尔丹已经是获取了神明力量的高贵存在了。而泽菲兰认为,妄图对抗神明力量的人类都是不自量力,他们太过愚蠢把殊荣变成了笑话。

——奥尔什方,你说呢?


3.恶搞时的文风

在伊修加德蹬山地自行车简直刺激。

尤其是当你好端端地放飞自我突然有人从后面把你连车带人撞翻在地最后你们俩只能在医院缠着绷带打着石膏大眼瞪小眼时,那就更刺激了。

“……泽菲兰,你打手游吗?”

“……打吧。”

“那……我出右手,你出左手,咱们打几盘?”

“……好吧。”

后来护士长把他俩臭骂一顿顺便没收了奥尔什方的手机后,泽菲兰痛定思痛,决定不要再搭理奥尔什方的任何决定。

“泽菲兰,你……就是……那个……会用脚趾头写字吗!”

“……”

“那你能用左手写字是吧!”

“还好。”

奥尔什方听完兴冲冲地拿来一支笔一张纸:“那就来玩五子棋啊!”

泽菲兰,卒。


4.虐向文风

奥尔什方倒下了。

泽菲兰看了他最后一眼,只是确认他的死亡。

很快,他自己也倒下了。

躯体化为以太不断飞向天空时,泽菲兰忽然取回了属于他自己的记忆。

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些什么,但一切的消逝都那样迅速而无声,以至于所有言语和思绪都被消亡一并带走,此后世间再无任何痕迹。

——无论何地。


5.欢乐向文风

“泽菲兰!你们下戏了过来吃火锅啊!埃斯蒂尼安请客!”

“你们到底是多喜欢火锅啊……”

“因为埃斯蒂尼安说可以啥都不管瞎希瓦煮啊!”

“???”


6.装逼向文风

——奥尔什方,你喜欢夏天么。

——呵。可我不喜欢夏天。

——因为太热。

——太热,就会热死。(你等等


7.肉文文风

奥尔什方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时只用浴巾裹着下半身。他发梢上的水珠滴落在肩上,不一会儿又经过锁骨和肌肉健实的胸膛,最后沿着腹部的人鱼线滑入被浴巾遮掩的深处。

他抬头正好对上泽菲兰的视线,于是他笑了笑,一手撩起额前的部分碎发,一手提着两瓶啤酒朝泽菲兰晃晃:“喝一点怎么样?”

泽菲兰欣然靠近几分,他认为奥尔什方本身比这个提议更吸引人。

“好啊。”他的嘴唇停靠在奥尔什方耳畔,触到了还散发着温暖湿润气息的发丝。


8.喜欢的写手文风

窗户把阳光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金色蜂蜜池子,泽菲兰坐在椅子上,背对着它们,他的白色西装和头发丝被阳光照成金色,不一会儿又变得鲜红,可这样并没有使他略微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些。

“我得走了。”奥尔什方从他对面的座椅上起身,没有临别拥抱也没有亲吻,“祝你好运。”

在奥尔什方离开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泽菲兰都只坐在那儿。他回想起十几年前他们的旧时光,那时候他们都不够光彩夺目,但他们却拥有年轻的疯狂。


9.向CP告白

官方发不了的糖我来发;官方发得了和发不了的刀我也来发。

拉郎就是这么任性。


评论
热度(10)
2017-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