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Chronos, the vertical bearer of time. Bios, the horizontal flame of life.
—请不要随意转载此lofter的任何文章,谢谢。—
—使用二设烦请告知或于文章开头注明。—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我家的幽灵小姐03

“利物甫巷24号……”埃斯蒂尼安站在门牌前确认三遍,扭头问背后的幽灵,“确定是这儿?”
伊塞勒点点头:“没错,我记得就是这里。”
“……这儿别说人了,除了你之外都没有别的鬼,早搬空了吧。”埃斯蒂尼安环顾四周,杂草已经占据这方天地,藤蔓作为装点,密密麻麻铺在巷道墙壁上,越往深处越像黑色的海。
伊塞勒飘到他面前,手指穿透门口信箱,在里面摸了摸:“有信没拿走,你能打开看看吗?”
当初就不该接这门差事。埃斯蒂尼安腹诽着,一面拆开摇摇欲坠的破铁箱,登时被灰尘扑了一脸。伊塞勒平静地注视他咳嗽完毕,而后继续用目光无声催促他查看那些信件。
“艾瑞尔·兰波,尤利西斯·费尔南德,琼斯·J·杰拉尔,德赫特·马西普尔……”拂开灰尘,埃斯蒂尼安翻看着一个个收件人的名字,“别说玛丽安娜了,连M开头的名字都没有。你确定她住这儿?”
这下伊塞勒也不敢肯定了。她的记忆本来就模模糊糊,好不容易想起些什么,却遭到现实冷水。
“要我说,先回去找阿尔菲诺,直接查清楚。”埃斯蒂尼安拿着那一沓陈年信件,扔也不是放也不是,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塞进自己包里。万一这里面有线索呢?
伊塞勒没有拒绝他的提议,埃斯蒂尼安便当她默许。在荒郊野外忙活这么久,终于可以回到市区嗅点活人气息,就算之后会有一堆麻烦,埃斯蒂尼安也觉得可以暂时松口气。
阿尔菲诺的工作室藏在一家旧书店背后,不过埃斯蒂尼安非常怀疑除了自己以外那儿再也没什么其他“客人”。他也不知道阿尔菲诺是怎么维持这家小破店面不倒闭的,总而言之,应该是阿尔菲诺式的特别方法?
他带着伊塞勒走入店中时,明显地看到橱窗蒙上一层薄薄的霜花。
阿尔菲诺说这是他的魔法,主要用于提醒自己有特别的“客人”到来。
埃斯蒂尼安对这个年纪看上去仿佛刚上高中的小朋友并不是很信赖,可阿尔菲诺已经完成了大学学业,并且他的学历证书都还是货真价实的。他并不是对阿尔菲诺有什么嫉妒之心,只是“天才”们无论到哪里都会引起旁人侧目,埃斯蒂尼安仅仅是惊讶罢了。不过就“神棍”这一点来说,他还是对阿尔菲诺颇为佩服,毕竟他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也只能做到习惯自己看见的一切,而阿尔菲诺则用几年就能与他们打交道……所谓人不可貌相大致如是。
“你们回来了?”阿尔菲诺从挂着“储物间”牌子的房间出来,手里抱着厚厚一沓书本,勉强探了个脑袋朝他们笑笑,“你好,伊塞勒小姐,这段时间怎么样?”
伊塞勒在书架之间穿来穿去,然后轻飘飘地坐在了书架顶部,撑着头:“谢谢你的关心,阿尔菲诺……但我还是没有什么线索。”
“这么找就像无头苍蝇,”埃斯蒂尼安接过阿尔菲诺手里的书,把它们放到柜台上,“要论信息,你应该知道的比我们多。”
“话可不能这么说。”男孩脸上还带着几分年少稚嫩的气息,“伊塞勒小姐不属于这个区域,我们对她的了解度不高是很正常的。”
顿了顿,他又笑着说道:“不过,我们可以问问其他人。”

“这个主意糟透了,阿尔菲诺。”埃斯蒂尼安站在原地,纹丝不动,“我说真的。”
阿尔菲诺弯腰画完最后一笔,一个完整的咒语便在埃斯蒂尼安脚下浮现:“放心吧,我会及时救援你的!”
“说得好,你为什么不自己上?”埃斯蒂尼安眼睁睁看着他和伊塞勒跑得远了些,“你管这叫及时救援?要是我也变成恶灵怎么办?!”
“冷静些埃斯蒂尼安阁下,我敢保证这个行动是缜密且万无一失的……”
“你又不是诱饵,当然缜密极了!”
“就灵魂状态而言,未成年的灵魂不好吃……”
“这是什么奇怪的理由!”
“等一下!”伊塞勒打断他们,警惕地注视着埃斯蒂尼安身后的废弃工厂,“有东西过来了!”
空气像是遭遇急冻,呼出的气息很快化为一团白雾,两人一鬼齐齐注视着废工厂门口闪个不停的路灯,埃斯蒂尼安甚至都做好了突然见鬼的心理准备。
时间仿佛寂静下来,野风都潜伏躲藏,留给他们的只有看似平静却空旷未知的黑夜。
埃斯蒂尼安感到汗水从自己背脊滑下,说实话他保持着这种一动不动的姿势太久,小腿已经开始发麻;阿尔菲诺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紧密注视着幽暗的方向;伊塞勒则越过埃斯蒂尼安的身侧,直直往废弃工厂内飘去——
等等?!
“喂!女人!”埃斯蒂尼安见状拔腿就追,“你干什么!”
“埃斯蒂尼安阁下!”阿尔菲诺大惊失色,跟着追上前去,“不能随便跑出来!”
伊塞勒没有回答,只顾着往前,埃斯蒂尼安和阿尔菲诺追到工厂深处,却发现那名女性幽灵不知为何凭空消失了。
“这是什么情况?”埃斯蒂尼安一头雾水,“我的老毛病治好了?”
“不,”阿尔菲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即转身往外跑去,“是幻觉,中计了!”

伊塞勒看着埃斯蒂尼安和阿尔菲诺两个人莫名跑入工厂内,本也想追上去问问他们到底在干什么,然而她的行动在工厂大门口遭到了阻碍——她被挡住了。
确切来说,她的灵魂被藏在地表沙土之下的咒语给束缚在原地,动弹不得。
难怪从墓地回来就老觉得有人在跟踪自己,现在这一切看来是证实了猜测……
“你到底是谁?!”身后传来的气息并不算友善,伊塞勒没办法自由活动,只能出声质问。
“小姐,你没必要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只是在执行公务嘛。”他的语气听上去十分轻快,“你的灵魂状态很危险,再游荡下去可能会变成恶鬼……为你自己着想,跟我离开比较好吧!”
听上去他似乎知道些什么?伊塞勒想了想,索性将计就计:“好吧。也许你说的没错……但我想知道,我的灵魂究竟怎么回事?你要我跟你离开,那是去哪儿?”
“具体情况我也不大清楚。”对方说着,绕到伊塞勒面前,蓝色的眼睛此时弯出友好亲切的弧度,“但你的灵魂上有恶魔的印记,奇怪的是,留下这个印记的恶魔忘记来收割你了吗……”他用脚破开伊塞勒脚底的禁锢,再度抬头:“嗯,事出突然,不得不先这么做……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奥尔什方,是一名冥界警察。”
“冥界警察?”
“就是……主要负责搜捕恶灵,以及将可能恶灵化的灵魂带回冥界,虽然工作范围有重叠,不过我可不是死神那种冷冰冰的家伙哦!”
奥尔什方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响指:“想喝点什么吗,亲爱的女士?我这儿有温暖的黑猫咖啡,喝过的幽灵都说好!”
“呃……谢谢,不过我想暂时不用了。”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伊塞勒听他滔滔不绝地说着脱口秀,谨慎地跟随在他身边:“警官阁下……”
“叫我奥尔什方就好!”
“好的……奥尔什方……”伊塞勒小心地开口,“什么情况下,一个灵魂会被恶魔打上印记呢?”
奥尔什方那双海蓝色眼眸的温度似乎低了几分:“十字路口的生意吧。即是说,人在生前为了达成某种目的,以自己的灵魂为交换,召来恶魔达成愿望。还有就是诅咒与附身,后者像是献祭,前者的情况就相对复杂了,也许等你去到冥界后问问档案管理员就能知道?”
“抱歉,她现在还不能跟您离开!”阿尔菲诺的声音自背后传来,伊塞勒回头时面前掠过一阵风,身边的奥尔什方只来得及疑惑地发出一个音节,便被埃斯蒂尼安撞倒在地。
“——痛!”被突然袭击的冥界公务员阁下非常委屈,他分明没有攻击任何人,结果反倒挨了他人一顿揍,“这位先生,您可以下手轻一点吗?”什么时候冥界警察执行外务时可以反击人类就好了,只能挨打算什么意思?
埃斯蒂尼安沉着脸更用力地扼住他的脖子:“你是什么人?”
“冥界警察……”
“那是什么东西?”
“咳、咳咳,您这样……咳……我说不出话……”
“快说!否则我让你死第二次!”
“先放开他吧,埃斯蒂尼安阁下!”阿尔菲诺不知从哪个异次元口袋里翻出一条散发着奇怪味道的绳索,“我们可以先把这位……呃,这位警察先生先绑起来带回去……放心!这条绳子经过祝福和圣水浸泡的,可以让他的灵魂被锁在皮囊里。”
“等一等?!”奥尔什方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伊塞勒,“这位美丽的小姐,你可以证明我没有恶意的,你告诉你的朋友们好吗?”
伊塞勒看着眼前的画面突然忍俊不禁:“没关系,我们也不会伤害你,只是有些问题想问问。再说,刚才那些情况……也算是扯平了吧,奥尔什方先生?”
“本来打算引一个大恶灵出来问问,不过算了……冥界警察似乎知道的更多?”阿尔菲诺仰头望着被埃斯蒂尼安五花大绑的奥尔什方,露出他这个年纪的男孩特有的“友好”笑容,“耽误您几分钟时间,您不介意吧?”
“我其实……”奥尔什方被埃斯蒂尼安“凶神恶煞”的表情震得欲言又止,最后挫败地耸耸肩,“好吧,先说好不能动手,我是不能对活人采取行动的,这很不公平……”
埃斯蒂尼安拎着他的衣领把他往前推上两步:“好啊。首先,你得全部说实话。”
我怎么感觉像是上了贼船?
兢兢业业的冥界警察奥尔什方阁下哭笑不得地想。

【待续】

评论(6)
热度(11)
2017-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