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Chronos, the vertical bearer of time. Bios, the horizontal flame of life.
—请不要随意转载此lofter的任何文章,谢谢。—
—使用二设烦请告知或于文章开头注明。—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二乘二的N次方Ⅱ神奇宝贝去哪里04

04.补天士的完美计划

 

-时间线一天前-

 

两分钟前背离鬼使神差地冲进舰长室的门并站在补天士面前时,他是不明白自己究竟是被鬼还是神中的哪位推进来的,总而言之他的突然出现使得补天士直接把手里的平板电脑bia叽一声硬生生拍在桌面上,要是自己的音频接收器没问题的话,背离肯定那屏幕已经裂出了一道道美丽的花,饶是自己都要心疼几分,更别提眼角眉梢都写满“卧槽”却还要强颜欢笑的舰长本人了。

于是背离决定长话短说。

“我刚刚看到六面兽抱着一个长得很像擎天柱长官的娃从擎天柱长官的办公室鬼鬼祟祟地溜出来了!”

很好,我说出来了,我还没打嗝,也没断气。背离不仅雀跃起来,我还没有语无伦次!我太棒了!但是我为什么要跑来跟补天士说这个?!

鬼使神差,鬼使神差,背离,你说那句话的时候,并不是你自己,而是一个因果集合体……

补天士坐在那儿,对背离的爆料细细回味三秒,突然拍平板而起:“你说什么?!”

拍完他立马又坐下来,赶紧把平板护在胸前,心疼得仿佛蓝星遭荒老农,今年的玉米地全没了。

背离松了口气,想着在补天士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前溜之大吉,却又见他霍然起身:“卧槽,大哥有娃了?!”

“是……”

“卧槽!六面兽抱走了大哥的娃?!”

“……这个……”

“卧槽!六面兽不会无缘无故从大哥办公室里抱走一个娃吧!”

“对啊,所以我推测可能是买……”

“卧槽!威震天不会随便让六面兽过来抱娃吧!”

“其实我也不是很……”

“卧槽!”补天士一边震惊,一边从办公桌后面撑起身子跳出来,满脸义愤填膺,“我早就说了六面禽兽不是什么好机!大哥和老通偏不信!这下好了!不仅骗我们老通,还强迫大哥生子!”

“啥?!”背离赶紧摆手摇头,“不不不,舰长,我只是看到……”

“多亏了你来告诉我,”补天士拍上背离的肩膀,目光中充满了信任、尊重和感激,“背离,我代表寻光号全体成员向你致谢,并且我收回最初那句对你的评价,你是我最好的船员之一。”

“……补天士……”背离鼻头一酸,几欲掉下泪来,“谢谢你的肯定,但是,我真的没这么说……”

补天士握紧拳头:“放心吧!有我在!六面禽兽的阴谋不会得逞!”

“舰长您冷静一下……”

“老通和大哥还有可爱的大哥幼崽都由我来守护!”寻光号的舰长热血沸腾,他的精神与他的色彩一样耀眼,“我现在就去找——RC说这件事!上啊!寻光丸子补天球号!”

补天士从背离身边飞速掠过,差点把这位小个子船员掀翻在地。背离转了好几个圈,世界天旋地转,脑回路搅成一团,唯一知道的是,他需要马上发个缤塞澄清一下。

 

背离今天嘴瓢还没治好:我不是,我没有!舰长做什么都跟我没关系!

来自 最有风范酒吧老板 的客户端

 

 

-对外特别行动队办公室-

 

阿尔茜很累了。

这段时间她几乎处于随时待命准备出差的情况,上司告诉她能者多劳,奖金补贴评优和奖杯一个都不会少后,她才把架在老头脖子上的光剑放了下来,继续劳碌。这样的后果就是,书面报告工作堆积如山。

虽然说轮子这边文职多,但人家同事各有各的任务,加上她本身自尊心极强,不愿拉下脸求人,只好一边待命,一边窝在办公室里打报告。

补天士风一样窜进来时,她都没来得及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

“RC!大事不妙!”补天士决定先声夺人,这样就不会在之后的交涉中被阿尔茜压制于下风,“你一定要听我说!”

“干什么?”阿尔茜疲惫地抬头看了看他,忽然一个激灵,赶紧保存文档关上电脑,十二万分警惕地站起身来,“我跟你说啊,你左手边的这个奖杯摔碎了可是更大的事。”

补天士顺手一挥,奖杯直接飞出去,阿尔茜足尖一点身形轻盈,稳稳地接住飞出的奖杯,再小心翼翼地放回桌面。只听寻光号舰长义正辞严:“特二联那个六面禽兽太过分了!轮子不发威,当我们玩具车!”

“你小时候还玩玩具车呢。”阿尔茜说着,一个闪身又接住补天士撞倒的另一个奖杯,继续小心翼翼地放回去。

“这不一样!”补天士在她不怎么宽敞的办公室内走来走去,四肢大开大合,犹如健身跳操,“这把太过分了!我实在忍无可忍了!”

“你能不能别走了?!”阿尔茜感觉自己的怒气槽在蹭蹭上涨,两秒后又迅速告诉自己,不能生气,不要生气,要温柔,要文静,这样脸上才不会长皱纹,“咳咳,补天士,我的好朋友,坐下来说话怎么样?”

“快气死我了!六面禽兽!要不是背离跟我讲,我还不知道这码事呢!”补天士置若罔闻,把RC装奖杯的玻璃柜拍得夸夸作响,“你说说看!是不是气死机!”

去他渣的,长皱纹就长皱纹吧,做他流水线的几百张面膜,万事大吉。

阿尔茜伸出手,搭在补天士的肩膀上,再缓缓收紧相对纤细的手指,保持着微笑:“你,坐是不坐?”

补天士的肩膀被她这么一捏,顿时发出格拉格拉的声响,简直让机闻风丧胆。于是他赶紧哭普神喊U球,求柱砸告买总地坐下了:“姐,姐,我错了,您轻点,我错了!”

阿尔茜满意地点点头:“说吧,什么事。”

“就是刚才我在办公室摸鱼打碧X航线,正在捞船,心想哎哟喂我这图刷了二十次了怎么还没出我想要的船——”

“说重点。”

“哎哟喂、哎哟喂,疼!疼!RC你别抓我脑袋!要被抓出洞了!好的好的,我说!背离跟我讲他看到六面兽把大哥的娃抱走了!”

阿尔茜以为自己音频接收器出了毛病:“啊?”

补天士——不,还是叫他补天逗儿吧,非常委屈地望着她,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唧唧:“六面禽兽不仅拐我们老通!还骗大哥生子,你说过分不过分!”

按在他脑袋上的力度突然消失了。

补天逗儿一脸茫然看着阿尔茜回到电脑面前开机后继续噼噼啪啪打报告的模样,说:“RC,你都不觉得惊喜,不觉得意外吗?!”

噼噼啪啪,噼噼啪啪,RC把键盘敲得更响了:“不觉得。”

“我有个计划,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干一票?绝对万无一失!”补天逗儿冲上前去,兴致勃勃,鼻尖几乎碰到RC的脑门。

“我在打报告。你也看到了,我有很多事要做……”

“真的,我这个计划,说出来吓你一跳!走吧走吧,我们去干一票!寻光号舰长做你的担保,一切就会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RC重重地叹了口气,再度保存文档,合上电脑。

她静静地看着补天逗儿,涂着圣○兰人鱼色的红唇一张一合:“滚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正常时间线,铁堡,午后六时-

通天晓有点莫名其妙。

他看看沙发上生无可恋表情的RC,又看看沙发上跃跃欲试表情的补天逗儿,由衷地感到莫名其妙。

“……老员工聚餐活动?”虽然觉得这个推测不靠谱,通二还是想猜一猜。

“老通,你要冷静。”补天逗儿的嗓音里流露着关切,流露着同情,流露着旁边RC不为机知的绝望心情,“接下来我要说的事,你可能不会相信。”

“?”通天晓的视线转向RC,“我觉得,还是让阿尔茜来说比较好。”

“RC,你来告诉他,老通已经被狗蒙了心啊!”补天逗儿几乎捶胸顿足。

RC坐起身来,仍旧满脸生无可恋:“我旁边这个二傻子硬是要说六面兽绿了你。”

通天晓手中的数据板啪嚓一声。

RC在补天逗儿惊惧、伤感的眼神中继续说道:“还说六面兽跟擎天柱有个娃。吵了我整整一天,都快把我神经元件吵炸了,迫不得已,过来找你收拾他。”

“RC!”补天逗儿捂着心口,“我是那么相信你!你却——”

“我说明一下。”通天晓说这话时手中已经没有了数据板,那块数据板随着他刚落的话音精准无误地砸在补天逗儿脸上,后者从善如流地“哎哟喂”一声,直接被打得从沙发上翻了过去摔趴在地,“六面兽绿没绿我,跟其他人没什么关系。”

“其次,”通天晓盯着挂在沙发上争取喘息之机的补天逗儿,缓缓说道,“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这件事,那我就有必要解释一句:孩子不是六面兽和大哥的。”

这下不止补天逗儿,连阿尔茜都惊讶起来:“可不是说,这孩子和擎天柱长得很像吗?”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通天晓非常淡定,“因为大哥说,孩子是他在办公室门口捡到的。”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通二应该不怕。

“还有其他问题吗?”通天晓看见他们俩摇头后,倍感欣慰地“嗯”了一声,毫不犹豫地下了逐客令。

 

【塞博坦生活圈】

RC:对不起,我今天确实想放个地图炮:你们男的都是傻逼吧?!

 

风刃的红、社会你克姐、小淘气不淘气、西梁丸妇女半边天组织 等人觉得很赞。

 

弹簧弹不走鱼尾纹:别告诉我……又是……他……

RC 回复 弹簧弹不走鱼尾纹:全世界黑猫一个样,你也不比他强多少。

弹簧弹不走鱼尾纹:………………@就是要跟特二黑恶势力拼了  你出来,为什么你一个人的锅,我们都要背!委屈!心里苦!蓝瘦!香菇!

 

【待了个续】

 

评论(17)
热度(64)
2017-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