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苍穹骑士团八月本周杯具傻缺二笔集锦

※OOC。

 

1.

波勒克兰走进酒馆。

“……当时那只龙鸟离我的脸只有0.01星寸,但是四分之一秒之后,那只龙鸟将会被我打败,因为我决定抬起斧子打爆它的头……”

盖里克正对着一群骑士滔滔不绝,底下韦尔吉纳有点似睡非睡,突然看见波勒克兰后他高兴地朝对方挥挥手,波勒克兰转身离开的动作已经迟了,盖里克从人群之中语气激昂地喊住了他:“波勒克兰卿!来得正好!”

“我有事。”波勒克兰言简意赅,顺便试图不着痕迹地把手臂从盖里克的爪子里抽出来。

韦尔吉纳如见救星,走上前来拍拍他的肩膀:“来都来了,也听听盖里克的故事吧,他在讲他童年时的第一次狩猎。”

波勒克兰皱皱眉:“我不感兴趣。”

盖里克表示反对:“狩猎多好玩啊!波勒克兰卿,你小时候没去打过猎吗?!”

波勒克兰终于把手臂从盖里克爪子里抽走了,他语气淡然:“没有。富人的活动,贫民消费不起。”

说完他当机立断,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生命宝贵,不要浪费在听盖里克讲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上。

 

2.

“太惨了!”盖里克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直到韦尔吉纳也试图溜走时,他突然爆发出一声气壮山河的哀叹,“波勒克兰卿!太惨了!竟然没有玩过狩猎!他的童年到底是多黑暗啊!”

“……这好像没什么必然关系吧。”韦尔吉纳在努力挽救盖里克的思路,“也许波勒克兰卿只是不喜欢。”

“我母亲说了,穷人家的孩子都特别懂事,一般他们说‘不喜欢’,都是安慰大人们的。”盖里克紧紧握住韦尔吉纳的双手,力道隔着护甲都令苍穹骑士团副团长阁下笑容逐渐僵硬,可他丝毫不觉,仍然为同僚悲惨的童年感慨:“我竟然不知道波勒克兰卿的过去如此悲惨!我竟然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谈论他的伤心处!我太过分了!”

韦尔吉纳感到自己的笑容即将绷不住了:“盖里克卿,冷静一点,波勒克兰卿现在已经没事了……”

“哈罗妮啊!”盖里克眼眶中突然迸出泪水,“像波勒克兰卿这样拒人千里之外的性格,一定是在小时候遭到过虐待!他过去那么无助!我们都不曾帮助过他!”

韦尔吉纳的笑容消失了。

 

3.

今天的实验室内仍旧充满了学术氛围。

努徳内在第三千次演算流星轨迹、奥默里克在第不知道多少次死磕魔法理论时,盖里克撞开了实验室的门,满脸的正义凛然,一副要成大业舍我其谁的模样:“奥默里克卿!努徳内卿!你们听我说!”

“……啊?”

“我们应该行动起来,用真心去关怀同僚冰冷的内心!”

“……啊?”

“我们不能再这么旁观下去了,他的童年那么痛苦,我们竟然不闻不问!就这样还敢说是生死过命的战友吗!这不行!伊修加德的冰雪不能冻住我们的热心!来吧!一起行动起来!”

“虽然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奥默里克的指尖缓缓凝聚出一丝寒气,“但您继续无理取闹的话,我恐怕要采取一些非常措施了。”

努徳内拦住他:“我觉得他不是在针对你,奥默里克卿。”

盖里克痛心疾首:“难道你们就一点也不关心波勒克兰卿童年的悲惨遭遇吗!他自幼身世悲惨!辗转街头!风餐露宿!还被人鞭打!被人凌辱!”

“被人凌——?!”奥默里克惊呆了。

“是的!他的童年这么悲惨,我们现在应该给他更多的温暖,让他感受到苍穹骑士团是个温暖的大家庭!”盖里克握紧双拳,眼含热泪。

在大贤与俊英睿智的注视下,他将波勒克兰童年的悲惨遭遇一字不漏地倾诉而出。

 

4.

沙里贝尔有点想笑,但是又笑不出来。

他看着努徳内一本正经的脸,又看看奥默里克不情不愿然而也一本正经的脸,最后甩了甩手臂:“真的假的,恶心得我浑身鸡皮疙瘩。”

“是的,您没有听错,沙里贝尔卿。波勒克兰卿幼年身世凄惨,父母双亡,被继父母殴打虐待,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在云雾街出卖身体给那些肮脏的人换取生活存粮,生命中没有一丝温暖,才导致他内心阴暗性格孤僻——盖里克卿是这么说的。”努徳内又复述了一遍,奥默里克则在旁边点头。

沙里贝尔咧了咧嘴。

“沙里贝尔卿,你怎么了?”

“不好意思,有点想吐。”

 

5.

阿代尔斐尔和让勒努在走廊上被沙里贝尔叫住。

“有什么事能为您效劳吗?”金发的年轻骑士面带笑容。

沙里贝尔神色古怪地看了他们俩一眼,头一次有些支吾地说道:“你们了解过波勒克兰卿的……童年吗?”

阿代尔斐尔闻言表情凝滞了一下。让勒努保持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问他:“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件事?”

“……他好像以前过得不怎么好。”沙里贝尔的神色像是吞了一只死老鼠,“什么卖身葬父摸爬滚打辗转变态男人之间,还差点被人打死在街头……盖里克卿似乎是这么说的,听努徳内卿讲,他说着都要哭出来了。”

阿代尔斐尔的脸色都变了:“真的?”

“不清楚,我也只是问问看。”沙里贝尔难得流露出一丝丝真实的同情,“这家伙居然比我还惨?”

让勒努仔细思考后说道:“我去问问格里诺卿吧,他和波勒克兰卿关系好。”

 

6.

“你们吃错药了?”格里诺难以置信地瞪着面前三位同僚,“盖里克那个傻瓜说什么你们都信?!”

“你只用回答有没有这回事就行了,别冲人大喊大叫。”沙里贝尔不耐烦地用手扇风,“唉,空气里都是傻瓜的气味,快闷死我了。”

“找死吗?”格里诺走过去踹开门,“都给我滚出去!”

 

7.

“格里诺卿不愿意正面回答……”站在门外,三人面面相觑之后,让勒努低声道,“他是在躲避什么吗?”

沙里贝尔冷哼一声:“果然,盖里克也说对了,格里诺恐怕是在胁迫波勒克兰吧。”

阿代尔斐尔显得非常难过:“我以为他们是真朋友……”

“你以为谁都跟你们俩一样吗?”沙里贝尔嗤笑道,“我是不想管这闲事了,你们随意。”

 

8.

泽菲兰听完让勒努和阿代尔斐尔的陈述后,手里的伊修加德奶茶差点泼在文件上。

“总长,所以这件事……”

“让我好好想想。”泽菲兰放下杯子,面色凝重起来。

 

9.

教皇传令的时候格里诺还一脸茫然,他是在前往教皇厅的路上碰见自己的同样有些疑惑的波勒克兰。

“陛下还叫了谁吗?”他问波勒克兰,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

也就是说,就他们俩?

难道上回偷偷溜出去打架又被泽菲兰报告给教皇陛下了?

格里诺一头雾水,可显然波勒克兰也不能解答他的疑惑,于是他们一道前往教皇厅。途中格里诺看见奥默里克,于是顺口问道:“奥默里克,你知道陛下传令我们干什么吗?”

“不知道。”奥默里克非常冷漠地回应了他,并相当怜悯地看了波勒克兰一眼后,迅速离开。

格里诺更加迷茫了:“他怎么回事?”

“不知道。”波勒克兰说着,搓了搓手臂,“那个眼神让我有点恶心。”

 

10.

路上他们还碰见了努徳内。

专心研究的大贤没有太多时间和他们聊天,不过他非常爽快地往波勒克兰怀里塞了一袋仙女苹果,同样,也给了格里诺一个鄙夷的眼神。

“搞什么?”格里诺莫名其妙。

波勒克兰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苹果,递给他:“吃吗?”

 

11.

阿代尔斐尔从他们身边经过,看着正在咔擦咔擦啃苹果的两人,欲言又止。

“你们到底要干嘛啊?!”格里诺差点被苹果噎死,“有话就说啊?!”

阿代尔斐尔最终什么也没说,他用手肘轻轻撞了撞让勒努,后者心领神会,不知从哪儿变出一袋烤肉,塞进波勒克兰怀里。

当然,格里诺也没逃过他们二人恨铁不成钢的注目礼。

 

12.

他们俩站在托尔丹面前时,教皇陛下身边的总长阁下微不可查地抽了抽眼角。

波勒克兰抱着两大袋食物,格里诺则大大咧咧地继续咀嚼运动。

难道传言都是真的?

泽菲兰情不自禁地对波勒克兰投以同情的目光,顺便瞪了格里诺一眼。

后者当即把嘴里的东西通通咽了下去,而前者虽然面无表情,但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懵逼,一丝恶寒。

托尔丹终于打完瞌睡,睁开眼:“格里诺卿、波勒克兰卿。”

“既然都在苍穹骑士团内,就要学会好好相处啊……格里诺卿,不要欺负波勒克兰卿了,我听说波勒克兰卿幼年身世凄惨……”他望向泽菲兰,“后面是怎么说的来着?”

泽菲兰清了清嗓子:“波勒克兰卿,希望你知道,无论你怎么隐瞒,我们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你从小缺钙还被人卖吃不饱饭骨瘦如柴只能望着别人家饭桌流口水的悲惨童年了。我们觉得应该多给你一点关爱——”

“等等。”波勒克兰的表情终于出现了松动,他打断泽菲兰的话,“谁跟你说的这些?”

“你不要问——”

“这是谁瞎编的?”波勒克兰的声音沉了下来,浑身上下都写着“杀气”。

格里诺闻言差点憋笑憋晕过去:“盖里克编的谣言竟然已经成了这个版本了吗?还有没有更新的?”

“有。”泽菲兰冷静地说道,“最新一版是你胁迫波勒克兰当牛做马逼良为……我就不说了,你懂的。”

 

13.

托尔丹缓缓打了个呵欠:“既然是个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嘛……苍穹骑士团就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陛下。”波勒克兰非常有礼貌地询问道,“盖里克卿在哪里呢?我想对他当面致谢。”

“我也一样。”格里诺努力挤出笑容。

 

14.

被来势汹汹的波勒克兰和格里诺揍翻在酒馆地板上时,盖里克还没把波勒克兰的凄惨童年添油加醋地给面前的骑士们讲述完毕,他挣扎着,挣扎着,仿佛最后那句话是他的生命之火:“波勒克兰卿!格里诺卿!你们要相信战友爱啊——”

“——给我闭嘴!”

苍穹骑士团是个大家庭。

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嘛?

 

【END】

 

 

评论(6)
热度(23)
2017-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