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Chronos, the vertical bearer of time. Bios, the horizontal flame of life.
—请不要随意转载此lofter的任何文章,谢谢。—
—使用二设烦请告知或于文章开头注明。—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骑士与魔王·番外2

1.

他听见城堡之外有很多人声,嘈杂至极,离这儿越来越近。

起初他还很高兴,因为除了那个人,这儿几乎无人拜访。


2.

他兴高采烈地从温室里跑出来,身上还挂着心爱的黄金蟒。

然而在他打算敞开城堡大门时,期待的敲门与问候变成狂怒的冲撞声。


3.

按理说,魔王没有可以害怕的事,魔王本身的存在就足够令他人畏惧了。

可那时候他感到一丝难以名状的恐惧,他后退了几步,想躲回摇曳烛火下的阴影里。


4.

最终那扇精美沉重的大门被撞出一个丑陋又狰狞的窟窿,人群蜂拥,他们举着火把,握着刀剑,脸上的表情比起魔鬼更像魔鬼,他们前来不为问候也不为拜访,只为毁灭。


5.

他开始转身奔跑,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但他也不想被眼前明晃晃的利刃所伤,于是他跑走了,在那些人眼中,他就像是受到正义的威吓落荒而逃。

于是人们追了上去,分明都是人类,却发出野兽模样的咆哮,震得整座城堡摇摇欲坠。


6.

最后他被抓住了。


7.

好痛,好痛,好痛!

他的眼眶中已经流不出泪水,不如说,他的脸都被鲜血所染,遮蔽了他原本的模样。

然而,他仍然渴求着生存的希望,渴求着在那些施虐的手中,有一只手能将他拉出炼狱——


8.

奥尔什方惊叫一声从噩梦中惊醒,他说不出话来,只能抱住膝盖瑟缩成一团。很快,他的房间门口出现一道身影,并快步朝他靠近。

奥尔什方知道他在自己床边坐了下来,可他连抬眼的动作都做不到。

梦境里的一切太可怕了。太可怕、太可怕了。他无法从那种恐惧与绝望之中脱身,为了不让自己的惊惧扩大,他咬住自己的下嘴唇,闭上双眼将眼泪吞咽。


9.

“我在。”对方放下烛台,声音很轻地说着,手掌轻抚上奥尔什方的头。

沉默在此间稍作停留,而后他又重复了一次:“我在。”


10.

奥尔什方终于放弃了蜷缩的姿态,他扑进那个怀抱里,带着些哭腔:“——泽菲兰!”


11.

过去的骑士抱着小小的魔王阁下,直到他的恐惧消弭,哭泣停止。

他亲吻着奥尔什方的发顶,拥抱着他,轻声说道:“睡吧。我再也不会走了。”


12.

奥尔什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但他始终拽着泽菲兰的衣袍。为了不惊醒他的睡眠,泽菲兰就这么坐到了天亮。


13.

“在你忘记这个梦之前,”次日早餐时泽菲兰捂着酸痛的脖颈,说,“还是睡我房间吧。”

奥尔什方一跃而起:“泽菲兰!我就知道!你最棒了!”

“——坐回去奥尔什方!还有,把盘子里的胡萝卜吃完!”

“呜哇!小气鬼!坏心眼!”

“吃完——”


14.

于是,尚在童年时期的魔王阁下鼓起一边腮帮子,继续在清晨的阳光中和餐盘里剩下的胡萝卜战斗。


15.

“我就是讨厌吃胡萝卜啊!”魔王阁下如此呐喊道。

可惜现在他还太小了,呐喊声也一样。


【END】

评论
热度(11)
2017-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