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Chronos, the vertical bearer of time. Bios, the horizontal flame of life.
—请不要随意转载此lofter的任何文章,谢谢。—
—使用二设烦请告知或于文章开头注明。—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奥尔什方捡到一颗龙蛋

*无营养脑洞。 


奥尔什方捡到了一颗龙蛋。

本来他和这枚龙蛋没有什么交集,也谈不上这个主动性很强的动作——“捡”,可龙蛋是不会自己跑到他手里、他怀里、他锅里的,龙蛋只能被发现,被“捡”。

具体说一下奥尔什方捡龙蛋的缘由,是中央高地难得的对龙族眷属作战大成功,大家一鼓作气又乱哄哄地打到老远的地方,不小心就路过几个窠,奥尔什方也就是这么不小心地往里面一看,突然就发现一枚表面粗糙泛着斑点个头还较大的龙蛋。

说来惭愧,那时候奥尔什方脑中第一个念头是:今晚可以让梅德吉丝提尔炒一大盘龙蛋吃了!

只可惜这个愿望在片刻后落空了。

奥尔什方正想美滋滋地把龙蛋捡回去改善伙食,还没来得及往怀里揣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啪嚓”,在风雪暂停,人群远去的这方天地里,那声音实在过于清晰。

厚重的作战手套阻挡了手掌对温度的感知,但奥尔什方凭本能就知道,自己怀里的不再是单纯的蛋清和蛋黄,而是——一条破壳而出的小龙!

他是不能、也不可能让梅德吉丝提尔炒了这条小龙的!

但他也不能、不可能带着这条眼睛都还没睁开的小龙回营地啊!

世界上的缘份太多,而奥尔什方似乎遇到了非常奇妙的一种:不久前他和他的下属及战友们才击退龙族眷属,那里面也许包含了怀里这条小龙的父母,说不定就是死在雪地里的那条,那条,或者那条……

假如奥尔什方是个狠心的人,他完全可以把这条小龙带回去炒了吃——不对,是扔在这儿任其自生自灭,可想想怀里的不再是一颗毫无自我意识的蛋,而是一个才刚来到这个世界,还没睁眼看看雪原与天空的生命,他就感到自己的怀抱愈发沉重。

已经完全扒拉开蛋壳的小龙,弱小的身躯紧贴着骑士锁子甲覆盖下的胸膛,纤细的爪子勾住轻甲,仰起头,闭着眼,非常可怜又非常刺耳地喊了一声:“哇——”

作战时总要先搞死会叫的龙鸟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且奥尔什方肯定它不是“汪”也不是“喵”,那声音听起来就是一声又尖又细的“哇”……也许比起“哇”那更像“呱”,但这都不是重点了。重点是,他的耳膜在经此洗礼后,大脑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刺激,这就直接导致奥尔什方头脑发热,揣着怀里的小龙快步跑到附近猎户搭建的临时帐篷那儿,满脸真诚的恳求:“请问,有热奶吗?”

奥尔什方还年轻。

二十多年来他没有艳遇,没有意外喜当爹,也没有抱过孩子,可现在他居然抱着一条来历不明的小龙,用手指沾了好心人提供的热羊奶,一点一点地喂它吃。

他不能把小龙带回去,可他必须要离开了。

难以想象科朗蒂奥他们知道这件事后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奥尔什方抱着小龙有些木然,最后他鼓起勇气,厚起脸皮,试图把小龙偷偷地放在帐篷内的软垫上——之所以说“试图”,就是因为他一旦有放手的迹象,怀里的小家伙就要敞开嗓门嚎一嗓子,为了避免持续遭受这种折磨,奥尔什方只好抱着它直到喂完奶。

“嘿,小家伙,我真的得走了。”奥尔什方的手指即将从那对薄如蝉翼般的翅膀上离开,“呃,但我可保证,在你能独立觅食之前,我会常来看你的。”

小龙蜷着爪子,蹬着脚丫子,肚皮朝天,还在吃饱餍足的余韵里,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奥尔什方的动作。

然后它被奥尔什方完全放在了软垫上。

骑士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转身打算离开。

他前脚刚迈出帐篷一步,身后便传来一声熟悉又难听的哀嚎,激得奥尔什方差点脚滑脸朝地摔冰面上。

早知道就不该在巢窠中多看了你一眼。

带上吃饱喝足的小龙,奥尔什方现在面临着新的难题:他要把这个小家伙藏在哪儿呢?


评论(4)
热度(25)
2017-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