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霍格沃茨:他们的生命剪影(其二)

*

伊塞勒刚入学的时候经常会对着厄里斯魔镜发一整天的呆。

她知道魔镜所映出的只是心中渴望,但她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指触上有些斑驳的镜面:她的父母,她的养母,都是多么美好的人啊,在镜中的世界里,他们就在她身旁,对着她微笑,轻抚她的头发。

即便每次回头都是一场空,然而转过身来又是美好的梦境。

直到她升上四年级。


*

埃斯蒂尼安是误打误撞找到这儿的,无巧不巧他碰见了发呆的伊塞勒。

一边奇怪伊塞勒到底在干什么,一边顺着女孩的视线望向镜中,然后他听见伊塞勒问他:“你看见了什么?”

埃斯蒂尼安看着魔镜里的画面,耸耸肩:“没什么,一个普通的我。哦,确切来说,一个成年版的、完全是麻瓜的我。”

伊塞勒闻言有些不可思议地抬头望了他一眼:“真的?”
埃斯蒂尼安不大耐烦:“骗你干什么?”

女孩用手指梳过长发,站起身来,挥挥魔杖让厚重的遮尘布盖住魔镜:“真是你的风格。”

埃斯蒂尼安看着她的背影,决定把“我身边还站着个成年版的你”这句话吞下去。


*

“阿瑞斯毛镜?”奥尔什方嘴里都是食物,含混不清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埃斯蒂尼安花了很大功夫让他吃完再说,奥尔什方在吃完东西之后赶紧喝了一大口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厄里斯魔镜啊!我知道!能看见你最想要的东西!”

“所以奥尔什方阁下你看见了什么?”旁边阿尔菲诺很是好奇。

奥尔什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仿佛下一秒就要爆出某种猛料:

——“我什么都没看见啊!”

这句回答让翘首以盼的众人纷纷发出嘘声,希尔达还差点在作业本上划出一道杠来。

“怎么可能什么都没看见啊?”阿尔菲诺决定用理论说服奥尔什方,“从魔镜的原理上来讲,这是不成立的!”

但奥尔什方还是那句回答,表情十万分真诚:“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啊!”

“怎么可能啊!”年纪稍小的学长阁下嘟囔着,开始在纸张上列出高深莫测的公式。

只是无论那天他们怎么讨论,就算把奥尔什方再次推到魔镜跟前,他的回答还是一样的:

“我什么都没看见呐!”


*

艾默里克看见的景象是个秘密,并且最好不要对此过于好奇。

露琪亚好像同样。


*

“嗯嗯,不错不错,我以后一定会成为傲罗的!”希尔达对着镜子点点头,非常满意,“你们要不要看看被我踩在脚下的黑巫师?哦!还有光头老顽固!他也有今天!”

“……希尔达,就算你不喜欢某个教授,也不要给人家起这么难听的外号吧?”

“我也没说错嘛!他就是光头老顽固!下回考试的时候有他好看的!”


*

“呃……我吗?”阿尔菲诺挠挠头,有些不大好意思,“我看到大家都在我身边……还有我爷爷……”可能是众人的眼神令他更加尴尬,阿尔菲诺的脸顿时泛起绯色,“我是认真的!”

不知是谁没绷住先乐出了声,紧接着所有人笑作一团,留下阿尔菲诺继续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辩解:“跟、跟大家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啊!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

伊塞勒是最后一个走出房间的。

她离开前望向那面魔镜,依稀还能看见父母与养母的身影。

“喂,快点,大家都走了。”埃斯蒂尼安在前面催促她。

“知道了。”拉文克劳的女孩抬起魔杖,而后又放下。

她忽然如释重负地笑了笑,转身退出房间,追上朋友们的脚步。

因为她知道,无论那块遮住魔镜的厚重布料存在与否,她都不需要再在魔镜前消磨时光了。

那之后伊塞勒再也没有去过那里。


【END】

评论
热度(25)
2017-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