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边缘人02

下城的贫民窟始终散发着废弃金属的气味,夹杂着潮湿的水气,和漂浮的灰尘。

一道身影从LED灯光闪个不停的酒吧后门仓惶逃出,紧追而上的是神色极差的格里诺,要不是因为颜色深重的皮肤,谁都不难发现他右脸上的淤青。

那个仿生人跑得太快,他们对贫民窟弯曲巷道的熟悉程度是格里诺所不及的,可即便如此,要甩掉格里诺这样的赏金猎人也相当困难。论计谋格里诺说不上什么,但他的直觉与本能只会令对手胆寒。他死死咬着那个仿生人的步伐,一路追进下城老游乐场旧址里,仿生人可能是太过恐惧,被倒下的钢筋绊了一跤,格里诺当机立断,抬枪直接射中了对方的背部。

拼命起身到一半的仿生人重重跌了下去。

格里诺向他走去,翻过他的身体打算摘取眼球,可他这一动作并没能完成,因为他愣住了。

他眼前那张被鲜血和泥土涂抹的脸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那就是他自己。

怎么可能?!搞什么鬼?!

格里诺震惊之时,莫名的枪口已经抵上后脑,他惊愕地回头,枪声便就在此刻响起,从他的眉心穿过,打碎了他大半个脑袋。

金属零件的声响飞向半空,沾着漆黑的血液。

“仿生人没有人权。这可是法律说的。”

对他开枪的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张脸仍然是他自己。

格里诺从床上猛然起身,因为太过用力呼吸导致他胸腔传来刺痛,可他没办法控制自己呼吸的欲望,一次又一次,带着喉咙里嘶哑难听的声音,冲击着他的大脑。

他还活着,他的确还活着。

“格里诺,你还好吧?”盖里克的全息伴侣智能AI“安妮”正站在床边,担忧地注视着他,“我已经热好早餐了,你想现在吃吗?或者……”她伸出手指,触上格里诺的额头——严格意义上来说,她并不能实际触碰到格里诺,“你需要先冲个澡?”

“关机。”格里诺没有看她,只说出这句指令。

“我可以——”

“关机!真该死!”格里诺想,有时候AI和仿生人一样烦人。

大约盖里克从来没对她说过什么重话。几秒后回应格里诺的是属于机械的冰冷回应:“遵命,先生。”

于是这之后,公寓内所有光线都消失了,连正对合成咖啡进行保温的电子灶台也停止了工作,一切重回寂静。

真搞不懂盖里克喜欢这个AI哪一点,发泄欲望不如找个街边的仿生人妓女,便宜又安全。

格里诺一面恶毒地想着,一面走进浴室里打开水阀,冰冷刺骨的液体瞬间把他从头淋到脚,以至于他当场咒骂出声:“去他妈的人工智能!”

那个该死的AI把整个房间的电都断了!

他去局里上班的时间晚了几分钟,而这足够使泽菲兰不满了。他用那双泛着金色的眼睛看了格里诺一眼,打发他去做博内利反射弧测试。

格里诺在路上顺手把安妮的数据条丢进盖里克怀里,他跟着负责测试的警员走过长廊,正好碰到满脸讥诮之色的沙里贝尔。

“看看,泽梅尔家的大小姐又闯祸了?”他在格里诺背后刻薄地嘲笑道。

格里诺则转身给他比了个中指:“常规测试,让你失望了。”

“我从来不失望。”沙里贝尔的笑容令他异常火大,可他暂时无可奈何,只能听对方继续说道:“因为我向来没什么可期望的。”

真他妈倒霉。格里诺恨恨地转过身去继续他的路途,从物证科出来的奥默里克礼貌地向他点点头,并竭力把自己往墙壁的方向推去——可能对他来说,墙壁也比人干净。

让勒努和阿代尔斐尔隔着办公室的玻璃窗对格里诺打招呼,穿梭在楼层里的努徳内仍旧我行我素,手里的数据屏跳着格里诺无法明白的字符。

眼前的色彩突然变得雪白一片,带路的警员打开门,示意格里诺进去。

真不知道每天都得花时间在这又蠢又笨的测试上能有什么用。格里诺在心底大肆挖苦了泽菲兰和这个测试一番,但这没什么用处,他还是得完成这项测试,才能执行任务。

一切都和过去一样,格里诺敢说,自己的反应时间也是毫秒不差的相同。

可这回,当系统提示他不再需要按下按钮的时候,测试室的门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立刻打开——不过这也是非常短暂的凝滞,格里诺就当是门出了点问题——谁都知道电子产品用久了都会出点毛病。

他本以为出门后的流程也与之前相同,可当他踏出测试室的那一刻起,走廊内所有警员都停止了动作,他们站在那儿,双眼紧紧盯着格里诺,看不出到底是什么表情。

“干什么?”格里诺莫名其妙。

他在这样的注目礼下往泽菲兰的办公室走去,习以为常地推开门:“今天的目标呢?”

泽菲兰没有丢给他一串目标信息。他站在办公桌前,手里的数据屏上大概是格里诺的测试结果。

“又怎么了?”格里诺有种不好的预感,今天他的背运似乎得从他的噩梦开始算起。

泽菲兰看了看数据屏,大约十五秒后再度抬头,冷静地说道:“格里诺探员,上缴你的配枪和警徽。”

“什么——”

“立刻执行。”泽菲兰的口吻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式。

格里诺的头脑这会儿倒是开始运作了:“我猜是测试结果出了点问题,对吧?”

他的长官没有回答他。

“现在,你——你们,怀疑我是个仿生人,是个冒牌货,半路杀了格里诺冒充他来卧底吗?”说出这句话时格里诺只觉得好笑,而且他确实笑出声了。

“上缴你的配枪和警徽,别让我再说一次。”泽菲兰的语气仍然听不出情绪,他的表情也不会告诉格里诺任何信息,一直都不会。

“我要是说‘不’呢。”格里诺对他挑衅般地笑了笑,“你可得想清楚,长官,我姓泽梅尔。”

友好的交涉显然已经结束,泽菲兰也不打算跟他再多谈什么,他打了个响指,格里诺便听见背后粒子枪预热的声音。

“听他的,格里诺。”盖里克在他身后说,“也许只是机器出了点错,只要查清楚就行,没必要这么紧张。”

“你们放下枪再说这话,可信度会高很多。”格里诺缓缓转动身体,他的视线扫过那些随时可能打出粒子光束的枪口,也扫过盖里克、让勒努和阿代尔斐尔的脸。

他的同僚们都紧张兮兮地死盯着他,那副模样让格里诺觉得非常滑稽。

阿代尔斐尔稍微放低了枪口,可他仍旧没打算撤回攻击预备姿势:“硬闯可不是个好法子,沙里贝尔就在门口,你出不了这栋楼。”

“按泽菲兰说的做吧,只要你不是仿生人,一切就没问题。”让勒努应该是最诚恳的一个了,可惜格里诺不是个肯听劝的人。尤其是这种情况下。

他举起双手,慢慢走近盖里克,他的同僚们也在警惕地朝他靠拢。

“盖里克,我忘了一件事,”格里诺的气势缓和些许,“关于你的‘安妮’。”

盖里克非常关心他的“安妮”,任何与她有关的话题都会牵动他的神经:“她怎么了?”

“她——”格里诺就在这瞬间给了盖里克重重一拳,粒子枪在盖里克手里滑了个圆弧飞到了格里诺手中,枪口亲密地贴上盖里克的太阳穴,“——她说,给我让开。”

假如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格里诺是不会采用这种方式离开的,可是他没得选。

幸运的是,盖里克的确是个真实人,也没有仿生人的嫌疑,格里诺才能挟持着他逃上楼顶,把他塞进他的车里。

在抓过盖里克的手解锁他的车前,格里诺又给了他一下——他对盖里克在完全清醒的状况下协助他出逃的事希望并不大。

“我不是故意的。”他对还没缓过神来的盖里克说。

“什么?!”盖里克捂着他自己的鼻子,血从指缝渗出来,“格里诺,你疯了吗?!”

“你就当我疯了吧。”格里诺说着,抬脚把盖里克从已经升空的车内踹了下去。

他得想办法联系上泽梅尔家。

不,不对。格里诺握着方向盘的手开始发颤,他不能联系泽梅尔家,现在他最好别让任何人找到他,任何人。

雨逐渐大了起来。很快,伊修加德又笼罩在阴沉昏暗的雨幕中,警局的堡垒和城市的高楼广告牌交替着蓝紫红绿的光,最后都化作雨雾中的朦胧光点,再完全消失于黑暗。

格里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打开自动驾驶模式。两道车灯拖曳着、飘荡着,把他带出高高的海墙之外,也把他带离了那些萦绕着电子与数据的“乐园”。奇怪的是,格里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睡了个好觉,他什么梦也没做,没有仿生人,也没有赏金猎人,只有温暖的黑暗,宛若静谧的安魂曲,柔和地笼罩着他。

盖里克的车把他带到了某个低辐射区的荒郊野外,格里诺醒来之后在导航屏幕上看了半天,还是没能对这儿进行准确的定位。

管他妈的。格里诺暗暗骂了一声,从盖里克车里翻出子弹和备用枪,顺便翻出点钱和口香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辐射值处于正常范围内。格里诺把测量条塞回风衣口袋里,他打算在天黑之前探一下周围情况。

金属罐滚动的声响自前方传来,格里诺当即拔出枪来,朝声音传来的地方逼近。

——什么也没有。

荒芜的红色土地上只有易拉罐在滚动,可能是风吹动了它吧。

看来我是太紧张了。格里诺把枪插回枪套,转身准备回到车内。

他眼前突然出现一道人影,对方动作太快,格里诺甚至来不及做出有效反应。他的脖子上传来针扎般的刺痛,紧随而来的是愈加模糊的视线和流失的力气。

在他昏迷前,他揪住了对方的衣领,努力睁着眼睛想要看清对方的面容,然后他看见了那人被眼罩覆盖的左眼。

左眼,这下可倒大霉了。格里诺不甘心地想,有生之年,他竟然会栽在一个仿生人手里。

一个该死的,侥幸从猎杀中活下来的仿生人。


【待续】


评论(2)
热度(19)
2018-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