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Love Me Tender

 

“……让勒努……”阿代尔斐尔的嘴唇在他眼前一张一合,可他听不清楚对方到底在说什么,也许是刚才被爆炸的余波冲击到头昏耳鸣了。让勒努抓着阿代尔斐尔的手臂,试图看清对方的唇语,然而他的视线非常眩晕,还带着被光刺痛的回避感。

“什么?阿代尔,我听不见你在说什么……”

阿代尔斐尔仍然没有停下顾及他的感受,他抬起手捧住让勒努的脸庞,让勒努只觉得他可能听得最清楚的就是自己的呼吸——实际上他也听不见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他正在经历一次非常短暂的失聪,但很显然,就目前的境况来说,阿代尔斐尔说的每一句话都非常重要。让勒努听不清楚,他头脑发昏,他也十分着急,然而他能做的就是不住地摇头表示自己什么也听不见。

“……走……带上……”阿代尔斐尔往他手心里塞了什么东西,让勒努却连低头看一眼都困难。“……阻止……死……”他的爱人继续对他传递着信息,只不过那些话语都仿佛被肢解一般沦为碎片。让勒努突然有点想吐,他觉得肠胃很不舒服,也可能是爆炸冲击伤到了他的内脏。

阿代尔斐尔突然把他往后重重推去,他身后好像是个永远发光的悬崖,猝不及防掉下去的让勒努眼中的世界都陷入了慢动作:他看见阿代尔斐尔站在“悬崖”的门口,凝视着坠入“悬崖”的自己,然后他抬起一只手,朝自己挥手做道别的动作;这回让勒努看清楚他的唇语了,那很简单,也再熟悉不过了——“我爱你”,这句话他们已经说过无数次;一双奇诡的金属材质的手掌从阿代尔斐尔背后伸出,可它们已经来不及抓住让勒努了,于是它们扯住阿代尔斐尔,把他彻底拉了过去……

 

“——不!!!”让勒努大喊着醒来,他眼前是雪白一片的房间,这刺得他又闭上了眼睛。他汗流浃背,浑身酸痛,手指处也传来不适的笨重感与疼痛感,在他再度睁眼看看面前世界之前,已经有人先开口说话了:“冷静点让勒努,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最好躺回去。”

“……”让勒努咽了口唾沫,他的胸膛仍旧起伏得厉害。

和他说话的人是奥默里克——当然是奥默里克了。

“……我以为你死了。”不知道为什么,让勒努突然这么说道,“我亲眼看到机械士兵扭断了你的脖子——”

奥默里克停下摆弄药剂的动作,转过身来看着让勒努,那眼神充满同情和怜悯:“埃尔姆诺斯特阁下说得没错,你可能伤到了脑部,最好让他来看看。”

“什么?我没有……”让勒努想辩驳,他想说他真的看到了那一幕,然而他一旦去回想那些画面便会头疼欲裂,并且关于那些事的记忆在逐渐模糊。

奥默里克看他抱着头痛苦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递给他一瓶药剂:“喝下去,你会好受点儿。”

“谢谢……”让勒努接过奥默里克的好意,也顺便瞥见了奥默里克的手表。

……他隐约记得奥默里克的这块表已经丢失了。

这太奇怪了。让勒努忽然萌生了某种想法。

“奥默里克……”

“什么?”

“今天是几月几号?哪一年?”

“让勒努,你认真的吗?”

“快告诉我吧,求你了。”

“我觉得还是让埃尔姆诺斯特过来——”

“——今天是第六星历1576年8月7号。你晕糊涂了么,搭档?”

打开治疗室舱门的人是阿代尔斐尔,他看上去还是那么俊美,眼中闪烁着欣喜的光芒。

奥默里克似乎说了句“谢天谢地”便赶紧离开了,阿代尔斐尔对他笑着道别,然后走到让勒努身边,拉过凳子坐下:“感觉好些了吗?”

让勒努心想,这再好不过了,如果他之前经历的都是现实,那么,他的确、毫无疑问地,回到了第六星历1576年8月7号——在一切毁灭的半年前。

可是他为什么会回来呢?

“让勒努?”阿代尔斐尔靠近他,关切地握住他的手,“你的手好冷……你这是拿着什么?”

让勒努闻言摊开手掌,低下头,他的掌心静静卧着一块银色小怀表,唯一一根精致的雕花指针正在刻度间缓慢移动。

“这是什么?”阿代尔斐尔非常好奇。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让勒努将手掌合拢,“可能是捡到的东西……我应该是撞到了头,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暂时就这么说吧。让勒努想道。


评论
热度(15)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