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02

 

剧院经理是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性,每次他和阿代尔斐尔说话,后者都会担心他会被那凸出身体的肚皮给连累着倒下去。不过目前为止,他也只是累到气喘吁吁扶着沙发坐下的地步。阿代尔斐尔在维也纳的日子里,他的父亲便是聘请来这位温和又好说话的商人来替他们打理剧院——而毫无疑问的是,满腔热血的阿代尔斐尔不打算继续过去的经营策略。

他先是换掉了剧院里老化的一批物件,再来便是换乐器、换演奏者,友好地换走当季女高音,最后换掉了那批“老掉牙”的剧本,开始自己着手准备全新的歌剧。

所有人都捏了把冷汗,直到阿代尔斐尔主笔的第一个新歌剧登上舞台。诚然人们都喜欢新鲜的事物,也许正因如此,阿代尔斐尔的新剧本才能首演便获得成功,不过事后看来他们的担心完全多余,那一季度的演出卖座仍然火热,并不比从前遇冷。

这可谓是漂亮的开场,阿代尔斐尔兴高采烈,不管别人怎么说,他还是坚持用全新的歌剧进行演出。胖经理一边跟他讲话,一边掏出手帕擦着脑门上的汗水:“阁下,为了安全起见,您还是留下芭蕾舞吧。”

阿代尔斐尔正忙着他的“宏图伟业”,手指在琴键上不停,头也不抬:“我没说要取消芭蕾舞。”

“那……”

“我只是让他们不要满场乱跳。”

“可是……”

“没有可是。我在写新的曲子,您不介意出去一会儿吧?”

胖经理擦汗的手抖个不停:“‘他’生气了怎么办?”

阿代尔斐尔开始不耐烦了:“谁?”

胖经理似乎被他噎了一下,他磕磕绊绊、喘着粗气,又小心翼翼地盯着阿代尔斐尔的神色:“……那、那个剧院幽灵……”

手指砸在低音区发出沉重的声响,阿代尔斐尔像是听见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般转过头来,那双意气风发的碧色眼睛看着他:“剧院幽灵?”

这绝对不是什么怀疑或是恐惧的语气,胖经理心想,这位年轻的新贵族阁下怕是觉得可笑极了。

“我没听错吧?”阿代尔斐尔站起身来,胖经理畏惧地退后几步,听他说道,“我继承了爵位,继承了剧院,甚至为了音乐去维也纳待了那么久——还要听一个根本不存在幽灵指挥?”

“他是存在的,阁下……”胖经理说话都开始结巴,“我、我办公桌上已经、已经有好几封他的信了……他、他很生气……”

“叫他忍着,要不然就滚蛋。”阿代尔斐尔极度不客气地说,“对了,那个一直封起来的五号包厢怎么回事?立刻给我用起来,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可是……”胖经理追着他出门的脚步,整个人如同一团抖动不停的巨大布丁。

阿代尔斐尔没有再搭理他,他那双修长笔直的腿快步踏出房间后,便“砰”地一声带上了门,差点夹到胖经理的鼻子。

什么剧院幽灵,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这帮人只是害怕改变,害怕失败,所以才编造出个鬼故事来吓唬他。阿代尔斐尔嗤之以鼻,他又不是三岁孩童了,难道还会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当务之急是找个安静的地方继续写完他的乐谱,阿代尔斐尔感觉灵感不断翻涌,那些音符都化为可爱的精灵,即将在五线谱上跳出他满意的舞蹈。

人民大剧院从不对外开放的五号包厢开始对愿意订下它的人挥舞手绢了,那是最好的观剧位置,在预售时期就被某位伯爵抢先预定,价格自然是令常人惊叹的高昂。不过对于贵族来说,挥霍即是他们的爱好,商人才能因此得利。

阿代尔斐尔倒是不关心五号包厢买给了谁,他只需要确定剧院里没有任何一个位置被浪费,要维持这么大的剧院不是件容易的事,还要留个空位给“幽灵”?真是蠢透了。

然而,自那天起,人民大剧院便陷入了一桩桩离奇恐怖的事件中。

新剧演出当日,那位尊贵的伯爵阁下携夫人前来观剧,演出刚开始就觉得后背发凉,开场几分钟后伯爵夫人似乎感到身后有人,回过头去竟看到一张惨白的脸。她当场吓得惊呼出声,可待伯爵及其侍从、剧院工作人员陪同搜索查看后,并无任何可疑人士的身影,于是伯爵夫人只好接受“出现幻觉”这种说法,和伯爵一同返回包厢继续看剧。

他们两人坐下还没多久,伯爵突然被一根绳索吊了起来,还扔出了包厢外,挂在栏杆上惨呼不已,剧院内一片混乱,经理等人赶紧上前去把他拉了回来,所有人惊魂未定之时,剧院内回响起一个愤怒而浑厚的声音:“我不是说过了吗?五号包厢必须留给我!”

“我、我们……”胖经理眼珠胡乱地望向半空,咬着舌头说不出一句话来,脸色比纸还白。

“下次可没这么容易了!”那声音这么说道。

胖经理汗如雨下,他想,这回就算男爵阁下要开除他,他也得告诉他一件事——剧院幽灵是真的。

阿代尔斐尔得知这件事时刚从城外回来,手臂下还夹着新写好的一部分剧本。他根本不信什么幽灵之说,胖经理只好把放在男爵阁下办公室桌面上的信递给了他。

那信封和火漆都精致非常,却带着森森寒气,不像正常人会用的东西。漂亮的花体字写着“致男爵阁下”。起初阿代尔斐尔的表情是相当不屑一顾的,在他打开信封,阅读内容后,他的脸色便一阵比一阵黑,万千淑女向往的天使面容顿时阴沉得可怕。

“给我把这个装神弄鬼的贼抓出来。”男爵阁下咬牙切齿,“去通知警卫队,现在,立刻,马上!”

这其实并不算是男爵阁下与剧院幽灵的战争开端,他们常常上演着猫鼠游戏的闹剧:要么是阿代尔斐尔晚来一步,要么是剧院幽灵有些小计划没能得逞。胖经理可是吓得够呛,阿代尔斐尔实在忍受不了他那副对剧院幽灵唯唯诺诺的态度,挥手让他去意大利休假,自己则另请了一名业内经营老手。新上任的经理显然是个不会放过任何商机的家伙,他借着剧院幽灵的戏码,请他那些报社的朋友们喝了点小酒,次日人民大剧院“闹鬼”的消息就像插上了翅膀,从城市内飞向全国各地。

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大剧院的收入愈加可观,为了庆祝这一商业上的成功,他们给剧院换了个更加奢华的水晶大吊灯。

不过阿代尔斐尔对这些成功没多大喜悦之情,他一直都在和那个见鬼的幽灵较劲——警卫队搜了大半个月什么也没搜到,就差把剧院翻个底朝天了。年轻的男爵阁下可不相信什么鬼魂,他只相信有个疯子扎根在他的剧院里,随时会把剧院搅个天翻地覆。

大约是看他开始疲惫,剧院幽灵不知怎么也减少了恶作剧的频率,可在阿代尔斐尔看来,对方此举不仅没有表示出丝毫善意,甚至更像是耀武扬威了:你看,我还是更胜一筹。

多亏了那个剧院幽灵,阿代尔斐尔最近根本没空写他的新歌剧,而眼下马上就要到季末了,人们不可能反复为老剧贡献钱财与时间。于是阿代尔斐尔烦躁地点点头,同意了新经理提出的为某名女歌唱家办独唱会的方案。

可这回他们就仿佛触碰到了剧院幽灵的逆鳞,在第一场演出的高潮部分,随着女歌唱家洋洋自得的花腔高音,一条黑影从舞台顶部坠下,重重摔在光洁明净的舞台地板上,发出令人悚然的肉成泥骨成渣的声响,女歌唱家的歌喉戛然而止,旋即爆发出尖锐惊恐的叫喊声。比她叫得更大声的当然是底下的观众和演奏乐团了,有个圆号手甚至吓得吹出了一段沉闷恐怖的音符。所有人都在尖叫逃跑,剧院内部仿佛炸了锅,人们就是正在从锅底往四面八方奔逃的蚁群。

阿代尔斐尔脸色铁青,他不顾身边人的劝阻,拨开那些逃窜的人群,一步一步往舞台方向走去。

地板上那具尸体原本是剧院内一名控制舞台的工人,他时常喝得烂醉如泥,阿代尔斐尔接手剧院的时候就想让他滚蛋,可这名工人一直在他父亲手下工作了几十年,看在这层情面上男爵阁下才忍住让他喝西北风的决定,打算忍到几年后这市井小人退休。现在不得不说剧院幽灵像是帮了他一个大忙——虽然阿代尔斐尔完全高兴不起来。今天他能把一名工人当众摔死,明天呢?后天呢?他会不会把舞台上的演员通通砍了头?甚至在夜晚悄悄靠近床畔,让阿代尔斐尔再也醒不来?

阿代尔斐尔想,我真是受够了。

他站在舞台灯光之下,怒火烧灼着他那对漂亮的眼珠,橘金色的头发被灯光照出光芒,让他看起来像个漂亮娃娃,只不过这个“娃娃”现在可凶得很。

“你到底是谁!给我出来!”阿代尔斐尔怒吼着,顾不上被震得发疼的胸腔,“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这个疯子!神经病!该死的贼!”

跑出去的人大约是听不见了,可还在剧院内的人们都会肯定地说,他们在男爵阁下的怒骂声后,听见了一个回荡在剧院上空的诡异笑声。

除了阿代尔斐尔,在场的人都吓得不敢轻举妄动,只管拿眼睛惊惶不定地把上下左右看了个遍。

男爵阁下听见了这笑声,于是更加生气了,他在舞台上大步流星地走来走去,指着高高的黑色穹顶怒道:“只有懦夫才会藏在黑暗里!是男人就给我滚出来!”

那声音回应了他:“狂妄无知的男孩!我已经劝告过你,你还要一意孤行?你将为此付出代价!”

阿代尔斐尔闻言略略皱眉,随后他立即想到了那封令他气到七窍生烟的信:“别装神弄鬼了!每个月付你两万法郎,还要给你留下五号包厢,还要听你的指挥用哪位演员演哪出剧本?!别做白日梦了,无耻之徒!”

“谁才是无耻之徒?你为什么不问问你的长辈,你们家族是如何建立起这座剧院的?阁下真是好一个雀占鸠巢!”

阿代尔斐尔瞳孔猛然缩紧:“不准诬蔑我的家族!”

剧院幽灵放肆地大笑起来,阿代尔斐尔感到自己背脊上密密麻麻爬满了一层冷汗。

“你不是想见我吗?”幽灵似乎在他身后阴恻恻地低语,“那就允许你来见我吧!”

他话音刚落,阿代尔斐尔还没来得及转身去看个究竟,脚下舞台竟然开出一个洞来,男爵阁下喉咙里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便猛地坠落下去。

“我的上帝啊!”剧院内的人群惊恐地叫喊道,“男爵阁下被幽灵拐走了!”

他们这才如梦初醒般涌上前去,可舞台还是那个舞台,除了上面摆着那具工人凄惨的尸体之外,无论怎么敲敲打打,都没有任何机关。

阿代尔斐尔就这么突然消失在了众人眼前,被那个神秘的幽灵拖入黑暗的世界。

 

-----------------------------------------------------

赶稿使人呕吐。

 


评论
热度(11)
2018-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