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Pacific Rim: Rebirth (序章)

※先瞎写个开头乐呵乐呵,实在手痒……标题只是借了个名字,仍然是半个AU


00


***

[警告:能源下降至15%]

[警告:神经元负荷超载]

[警告:左舱室防护壁损毁70%]

[警告:■■■■功能■■■■■,■■■■■■■■■■]

[警告:即将启动安全措施,准备弹出驾驶员]

[逃生舱已弹出]

[自毁程序启动]

[距离动能核心爆炸还有 15秒]

[14]

[13]

[12]

[11]

[10]

[9]

[8]

[7]

[6]

[5]

[4]

[3]

[2]

[1]

[——————]

***


和大多数人不同,泽菲兰几乎没有过固定的搭档。他是那期战术学院里的佼佼者,可不幸的是,第一次实战时他的搭档就死于神经元连接过载,那只三级怪兽把机甲用尾部卷起,重重丢到半空,再像打网球一样把它拍了出去。很难说清他们在其中撞烂了多少建筑物,当泽菲兰从疼痛和黑暗中醒来时,他的搭档早就断了气。

实战报告晚了一步,在怪兽咬死他之前,泽菲兰抬起手,启动粒子炮,把那颗巨大怪异的头颅从嘴巴开始炸了个稀烂,然后他动弹不得地躺在驾驶舱里,周边除了血腥气,就是电路烧糊的味道,还有死去的怪兽身上传来的恶臭。

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去当英雄,别的人泽菲兰不敢肯定,可像他们这样的战士,冲上去当英雄的最好结果就是死,最坏的结果就是死了还没能拦住那些外星侵略者。他其实是不愿意主动去当什么英雄的,比起这种说法,他更乐意把自己的职业看作一种责任,同时也是一种义务,正如他父亲教导的那样,能者多为。

头一次领悟到这个道理的时候,他筋疲力尽,血流满面。那时他十六岁。

后来他换了几位搭档,他们都没能从战场上存活下来,泽菲兰记得他的第五位搭档,那是个漂亮的女孩,小麦色的皮肤,长又柔软的黑色头发,一对闪着光的乌黑眼珠,和笑起来就会露出的整齐而洁白的牙齿。那只四级怪兽撕裂了机甲的头部,按计划他们本应该同时弹出的,可那女孩的弹出程序出了错,于是她葬身在怪兽的利齿下——泽菲兰直到指挥部通知才意识到他的搭档就这么丢了性命,他沉默片刻,回到基地后把那女孩的遗物收起来,交给了她的未婚夫。女孩的未婚夫抱着那个纸箱,跪在基地冰冷坚硬的地面上,失声痛哭。泽菲兰在他面前站了一会儿,看他情绪逐渐稳定后便准备离开,但他被对方叫住了。

“您有家人吗,瓦卢尔丹先生?”男人哽咽着问他。

泽菲兰摇头。他的母亲死于二十年前一次怪兽的袭击,他的父亲是名驾驶员战士,后来战死在银泪湖,他这也算得上是子承父业。

男人见他摇头,眼中似乎充血,红得可怕。他冲面前的战士声嘶力竭地咆哮道:“你为什么不能替她去死?!她还有家人,有爱她的人,可你,你什么都没有!为什么是她死了?!为什么?!”

他喊出这些话后就像被抽走了所有的生命,再度伏在那个承载着爱人遗物的纸箱上崩溃地哭泣,泽菲兰见自己多留无益,就这么离开了。

他能感受到一些指指点点的话语,他们说瓦卢尔丹战士太过冷血,甚至都不会战友掉一滴眼泪。

如果每个人的死亡都需要大量的泪水以示哀恸,那就没有人会专心对付危机了。死亡不可避免,不落泪也并不代表不会为之痛心,只是有些人能够放肆地宣泄自己的情感,有些人不能,仅此而已。

伊修加德的防卫作战基地和其他盟国的作战基地同样繁忙,泽菲兰在进入这儿第十年后,因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与基地总指挥官一位擦肩而过,但也因一个莫名其妙的意外,成了伊修加德王牌机甲作战军团“苍穹骑士团”的总指挥官。前苍穹骑士团总指挥万德罗•鲁什芒德阁下退役,泽菲兰在副指挥韦尔吉纳的推荐下接任他的位置,并且,在短暂的时间内,韦尔吉纳也担任过他的搭档。成为泽菲兰的搭档似乎是个诅咒,韦尔吉纳在两年前的作战中受伤,脊柱受损,不得不从机甲上退下来,而泽菲兰的搭档之位便开始空缺——苍穹骑士团的其他成员基本已有自己的固定搭档,神经元同步这种事并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泽菲兰从来没有坏人好事的习惯,于是他对空缺不闻不问,暂时把作战任务都交给了其他成员。

艾默里克——就是让泽菲兰与基地总指挥官擦肩而过的那个人,他是目前的基地总指挥官,也是伊修加德国家最高元首的儿子,而每次他找泽菲兰,“几乎都不是什么好事”——这句话是苍穹骑士团的一位成员所说,泽菲兰本人并不介意什么好事坏事。

“等着瞧,他又要把烂摊子丢给你了。”那名成员在这回同样放出语言,泽菲兰看了他一眼,拉开冰箱门丢给他一罐冰啤酒:“你的反对不能改变什么,格里诺。”泽菲兰的目光在那些散发着冷气的漂亮包装上逡巡,最后他还是默然选择了一个最朴素的苏打水,“他是总指挥官。”

“我没看出这两者有什么区别。”格里诺仰头喝了一口,“你也是总指挥官。我们还直接听命于他老爸呢。”

泽菲兰放弃和他讲解“基地总指挥官与苍穹骑士团总指挥官到底有哪些区别”这一课题,他对格里诺及其搭档点了点头,提着那瓶苏打水走出厨房。

不得不说,格里诺就是个行走的墨菲定律,和一个“伟大的乌鸦嘴”,在坏事上他基本料事如神。

泽菲兰次日去艾默里克办公室时发现那里面还站了个有些眼熟但又非常陌生的人,艾默里克见他来了,便起身介绍道:“这位就是泽菲兰•德•瓦卢尔丹战士,目前是苍穹骑士团的总指挥官,‘战神之枪’的驾驶员。”

那人闻言后面对泽菲兰,有些局促,但也十分礼貌地伸出右手:“很荣幸见到您。”

泽菲兰也礼节性握住他的手,一边在脑海里搜索是否有和这人相关的信息。

艾默里克继续介绍道:“这位是奥尔什方……战士。‘赤红独角兽’的前驾驶员。”

泽菲兰的眉毛不禁一跳。

“赤红独角兽”,这个名字确实算得上如雷贯耳。伊修加德国内四大名门之一的福尔唐家就是这架三代机甲的拥有者,这台通体血红的漂亮机甲战功赫赫,它的能量防护盾可以吸收并反弹敌人75%的伤害,光剑武器通过蓄能后成为一把滚烫的利剑,热量甚至能融化第四代怪兽中最硬的皮质。可惜的是,七年前它在利姆萨罗敏萨海防基地的海域处陨落,通过自爆的方式杀死了那时钻出虫洞的第一只五代怪兽。那之后福尔唐家的重心转入后方建设,前线物资由同为名门的泽梅尔家支援。

官方报告自然是不用再多回想,泽菲兰在意的是艾默里克把这名福尔唐家的客人拉到基地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如您所见,泽菲兰,我们现在很缺战士。”艾默里克解释道,“而且,您需要一个搭档。‘战神之枪’也需要启动,我相信您能理解。”

泽菲兰头一回把惊诧显现在了脸上。

“奥尔什方的状态您可以放心,接下来你们要准备的就是神经元同步测试……”艾默里克说着,不着痕迹地瞟了奥尔什方一眼,而后又看向泽菲兰,“您也不希望它生锈,对吧?”

当然。这可真是太好了。

泽菲兰看着这个也许即将成为自己新搭档的男人,点了点头:“您说得对。”

他把奥尔什方带去苍穹骑士团宿舍时,格里诺毫不掩饰地大叫出声:“我看他真是疯了!艾默里克这个神经病!那是个福尔唐!福、尔、唐!全天下都知道我们和福尔唐关系差!那家伙还是埃德蒙那个老油条的私生子!他真是疯了!泽菲兰也疯了!居然还答应下来!真是见鬼!”

泽菲兰关上舱室的门,把格里诺愤怒的咆哮隔绝在外,对奥尔什方说:“习惯就好。”

奥尔什方穿过他望向合拢的舱门,然后对他露出一个不大自在的微笑:“谢谢。”

把相关事宜简单交代了一遍,泽菲兰看了看时间,再抬头:“那就明天早上六点,训练室见。”

“没问题。”

奥尔什方应得爽快,可表情完全不轻松。

泽菲兰离开他的宿舍,闭上眼无声地叹了口气。他认为奥尔什方根本不适合参与作战,“赤红独角兽”那场战役他看过部分机密资料,奥尔什方差点和机甲一起爆炸,这就是为什么福尔唐家在那之后慌里慌张藏了他这么久。

他完全不明白艾默里克为什么非要给他拉这人过来,也许真如格里诺所说,艾默里克就是在给他丢烂摊子。

然而他只能接着了,因为他接到了伊修加德国王托尔丹七世的命令——命令说,同意艾默里克这一决定。


======================

教父是啥CP,这里面基本就是啥CP。

评论
热度(20)
2018-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