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陆沉30

“杀了他,你就是‘陆沉’之主。”

喻文州微微侧过脸,视线落在江波涛身上,却只是一瞬。他收回目光,并未投向说话者,而是看着那只逼迫在“轮回”地界上的巨大手掌:“我凭什么信你?”

“你可以不信我。”岭山派掌门沉声笑了笑,“你不杀他,我就会动手。你也可以在之后对我出手夺取人之器,但……我是不会死的。”

孙翔听罢,眼中锋芒毕露,却邪再度凝聚威力:“谁敢!”

“孙翔小友,”岭山派掌门颇为怜悯地看向他,“你是不是忘了,我能控制你体内妖血?”

“孙翔!”江波涛在他发作前开口,“护好他们,这里我能解决。”

孙翔面上一派不赞同之色,眉心一拧刚要直接动手,岭山派掌门忽然施出一道术法,孙翔只觉体内妖血气势又强几分,顿时不敢大意,凝神压制。

“小辈聒噪。”那人不甚在意,“先让他安静一会儿。”

他话音刚落,身形飘动,直取江波涛面前。喻文州在此时倏然松开对江波涛的桎梏,后者虽不明喻文州此举何意,仍是抓住机会避开攻击。江波涛心神微动,召出“天链”,霎时短剑飞离血肉之躯,锁链与剑光交织一片,斩开来者掌风。

“喻门主,你这又是何意?”岭山派掌门出手落空,反身向后挡开喻文州一掌,撤出数尺,冷笑道,“你以为与他联手,就能让他心甘情愿地交出人之器?”

喻文州卸去气劲,猎猎山风吹动衣袍,整个人好似陷入阴暗的苍白玉石:“我改主意了。”

“哦?”

“我现在就要你死。”

他周身魔气暴涨,高天之上那只可怖巨手调转方向,往几人所在处极快扫荡而来,所过之地山崩石裂云消雾散,楼宇坍塌飞瀑断流,掌间风尘滚滚,一片飞沙走石。

江波涛见机欲脱身,稍远处孙翔同他对视一眼,心下了然,却邪运力,准备接应。

巨掌掀起呼啸翻卷的狂风,暴虐凶狠地冲撞四周,眨眼间便至眼前。江波涛看准时机,“天链”劈开刀刃般的厉风,不作迟疑闪身避开掌击,身后狂风紧追不舍,他飞身跃起,手中短剑划过圆如满月似的一圈,银光四射,震散追兵。

“孙翔!”江波涛喊了他一声,却邪枪尖势不可挡地挥出一记气劲,恰到好处地再度打开江波涛身后不肯死心的狂风,他伸出手臂拉住了江波涛,正要将人送入身后护阵之时,全身气血一滞,紧接着妖力汹涌而上!孙翔还来不及松手,已经无法控制地把江波涛一掌推出!

妖血!孙翔咬死牙关,拼命抵抗妖血之力,却邪发出锐利嗡鸣,似要再度离主。他浑身血脉如遭重击,背后皮肉开裂,现出渗血金鳞,火焰又一次萦绕升腾,迫使他单膝跪地以图缓解痛苦。

江波涛没料到孙翔突有此变,就算反应再快,左肩也挨了一掌,当场骨裂,痛得他额上冷汗密布。

狂风伺机而动,要将他包围撕扯殆尽,而孙翔又有再化妖身之趋势——

只见却邪金芒一现,竟是将孙翔贯身而过,把他死死钉在地上!

杜明大惊:“孙翔!”

孙翔连吐几大口血,汗水滚落,与血液混合:“……趁我……快走……”

江波涛右手驭动“天链”,一面斩退恶风,一面释放锁链飞至孙翔面前为他挡下气流冲击,远处山石破裂声隆隆,他回首望去,只在飞沙走石中看见喻文州悬在半空的身影,巨掌捏碎青山,指缝间石块不断滑落,待到再抬起时,掌心却空无一物。

不好!江波涛刚要动身,双腿却好似陷入泥沼,越是挣扎,越是动弹不得。

他目光捕捉到一片飘飞的衣角,岭山派掌门在他身侧低笑道:“江长老,得罪了。”

江波涛惊疑不定抬头间,那人一掌业已盖下,扣死了他的头颅,让他无法闪躲。自头顶开始,江波涛只觉自己要被他这一掌活活震成两半,剧烈的疼痛让他惨呼出口,瞬间七窍鲜血直流!

巨大的痛楚即将彻底吞没他时,江波涛头顶倏然一轻,旋即脚下束缚散去,有人紧紧地抱着他,几乎是用自己整个身躯做他的屏障。

冷冽之气从身边飞掠而过,烈火紧随其后,犹如电闪划破暗夜,须臾间便铺成遮天剑雨,一刻不停飞射向前。

他们彼此相依,两人吐息皆是急促沉重,江波涛不知昏沉了多久,鼻尖才终于捉住一抹浅淡冷香,继而意识渐回,支撑着他视野逐渐清明几分,看清将他牢牢护在怀中的,正是周泽楷——是同样遍体鳞伤,伤痛难耐,却仍旧强行出剑救他的周泽楷。

周泽楷抱着他的手臂难以自抑地发着颤,御剑的指尖鲜血淋漓,他双目充血通红,逼视前方,几经急喘后嗓音嘶哑道:“不准……不准动他!”

两人身后传来方明华气急败坏的怒吼:“周泽楷!你疯了?!”

江波涛头疼欲裂,知晓周泽楷也许之前伤势不轻,本能地想将人推走。他捉住周泽楷的手臂,却见对方眉心一蹙,似是吃痛的反应,于是他低头看向周泽楷的手臂,当即被那惨烈的伤口震惊:“周泽楷!”

“我没事。”周泽楷仍由他捉着自己那条血迹斑斑的手臂,抱着江波涛的力度沉重些许,嘴唇压在对方头顶发间,“……护得住你。”

他在发抖。江波涛心中登时五味陈杂,艰涩的酸苦在心底柔软处蔓延,挤压着他的胸腔。

多年前的变故于他而言是不甘,是绝望,但对于周泽楷来说,那是经年不散的噩梦。

周泽楷已经失去过他两次,再有一回,恐怕再也承受不了了。

“我知道。”江波涛轻声安抚,“我没有怨过你,从来没有。”

他听见周泽楷极其细微地抽了口气,颤抖的吐息紧紧挨着他,好似要以此融去覆在他命途中的死色寒冰。

“天链”锁链突然爆开,江波涛迅速收回那些碎裂乱舞的银光,双眼睁大些许:“孙翔!”

孙翔的身躯被烈火包围,火焰将他吞入其中,不断膨胀,隐约显出麒麟身形。

周泽楷咽下满口血腥气,剑气倏然凌厉:“江。”

“好。”江波涛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催动全身功力,“天链”横空一划,锐利剑光好似无处不在,轻巧穿过周泽楷的剑雨屏障后全数合一,斩过岭山派掌门身躯!

还不待那怨灵体所有反应,乾坤八卦阵威势强横迎面而来,他出手化解,然而两把绝世神锋紧随其后,阵法刚破便已至面前,甚至不曾留出丝毫喘息之机,双剑剑气迸发,将那人半个身体绞下!此时喻文州操纵的诡异巨手已经再度拍来,竟是恰好接上周江两人的攻击,狠狠送上致命攻势!

霎时间四周一切都在分崩离析,周泽楷猝不及防咳出血沫,江波涛立刻撑住他,“天链”延伸出锁链无数,将两人护在其中。

“大师兄!”杜明见状连忙御术而动,准备接应,江波涛咬牙道:“先接住他!”

说罢要把周泽楷先一步送出去,谁知周泽楷反手拉住他,接着一个旋身——

血红之色落入江波涛眼中,那些液体撞上皮肤,好似烧灼滚烫,直直烧穿他的血肉,深噬入骨。

数根黑色棘刺自周泽楷背后张牙舞爪地延展开,剑修面色苍白如纸,唯独嘴角血迹猩红得刺人双目,他腹部迅速晕染出一大团血迹,把那件本该洁白若远山明雪的衣衫以鲜血浸没。

剑气翻涌护主,斩断险恶荆棘,却抵挡不住颓势——周泽楷抬起脸来,深深地看过江波涛一眼,嘴唇微动想说什么,可从口中涌出的是叫人几乎肝胆俱裂的血腥。

黑刺见他式微,立刻东山再起——麒麟火焰忽至,逼退阴暗后咆哮奔来,朝着那些黑刺跟随的主人撕咬而去。

“大师兄!快走吧!”杜明上前一步赶紧拉过江波涛,心急如焚,“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他的话语落在江波涛耳中,像是隔了一层朦胧又厚重的迷雾,遥遥远远,听不真切。

江波涛只听得清自己的一声声呼吸,剧烈的心跳,还有……还有……

很多年前,山中细雨微朦,他的掌门师弟一路寻来,抱住了烂醉如泥的自己。他在周泽楷怀里借酒痛哭一场,直至昏沉过去。周泽楷抱着他,走过“轮回”山中蔽日林荫下的曲折山路,踏过百转千回的仙门石阶,最后把他安置于软榻上,手指轻抚着他的眉心与发丝,笨拙地想叫他别再这样难过。

他在半醉半醒间看到了他的掌门师弟,虚弱地叫了他一声“小楷”。

周泽楷闻言一震,而后俯下身来,与他额头相贴。

他不善言辞,不知该如何用言语宽慰他的师兄,只得讷讷如孩童般呢喃:

“师兄,别怕,我在。”

他来来回回,只会重复这样的词,不管江波涛是否听得进去,很是固执、又很是坚定地一遍遍低语,好似这样就能稳住榻上人那脆弱的魂灵。

咫尺之距,仍旧魂牵梦萦,无处不相思。

他反复说,师兄,别怕,我在。

寥寥几字,从往昔,至今时。

江波涛记起,他是每个字、每个音,都听清了。

 

远处空中,喻文州忽然令巨掌停下攻击,他眼眸轻合几分,随后现出一抹惊讶。

整个“轮回”好似静止一霎,所有飞沙走石、火风相击,在此刻骤然陷入沉寂。

青山消去,天地落平相接,无风无雨,亦无妖魔仙神。

喻文州轻轻落于地面——那却不像是地面,反倒像是倒映着无尽苍穹的镜子。

天星缓缓浮现,星盘经纶极速接连,隆隆闷响通达天地。喻文州略一低头,脚下镜面已被浩瀚星图取代,无数星芒之下,正是阴阳两极,羲皇易卦!

他眼中所有事物即刻飞转,阴阳八卦与星象重合轮转,星辰轨迹拉出一道道发光的长线,线绕为圆,世间万物周而复始,命数气运犹如天星落子,一一归于偌大星盘,于是人世生老病死,富贵衰败,欢喜悲哀,纷纷流转其上——乃是“万象轮回”。

喻文州抬眼望去,只见星盘轮回之象不断飞往正中,诸般因果,世事起落,尽数归一——一人立于万象中心,以身躯为载体,接纳了所有星盘轮回之象!他确实是凡人血肉身躯,面上身上伤痕累累,稍一重击便会一命呼呜——然而他却不再只是凡人,世间万物朝他奔涌,凡人只会被这种种压垮,故而非仙神不得承受;可若不是凡人,又怎能体会世上苦楚波折,怎能知晓人世千思万绪、喜怒哀愁?

“……原来如此。”喻文州见状,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这就是……人之器。”

——以饱经磨难的凡人身躯,铸出惊世仙器!

 

江波涛起初不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当他反应过来时,“陆沉”已开,星盘宿命轮回之象开始朝他蜂拥汇集,奇特的是,他没有感到分毫痛苦,反而像是脱胎换骨般轻松。

积郁体内的沉疴宛如被清风拂走,迷雾重重的前路忽地烟消云散现出真容,无数个声音在对他说话,但并不嘈杂,好似神灵仙者轻声细语,将那些纷乱思绪一一为他拨清……

江波涛眼前出现一道光芒笼罩的影,它是所有星辰的汇集,是世间法则的凝聚。

它抬起手掌,轻柔触上江波涛的额头,温和而慈悲:“去吧。”

所有晦涩与无法看清之物,在他眼前倏然明晰。

江波涛看到一团扭曲的黑影,它翻搅哀嚎,发出凄厉的惨叫,浑浊之中黑色污血流淌,千万张人面露出痛苦挣扎之色,号叫着想要挣脱束缚。

他缓缓抬起手来,“天链”飞出,剑身却再不沾染分毫魔气,至清之气赫然将那团污浊中唯一的猩红斩裂,叫它发出刺耳嘶鸣后拼命逃离。

还不到时候。

江波涛脑中响起一道声音,那声音缥缈虚无,又确确实实说着:“三器合一,天地清明。”

那声音甫落,耳畔便是轰然巨响,眼前寂静之景崩碎开来,重新露出之前的满目疮痍。

江波涛看着一团巨大黑气逃出天际,而后目光落在喻文州身上。

他的身体似乎被某种力量操控,威势惊人,丝毫不输给高天上的魔皇后裔。

“怎么,”喻文州温和笑道,“是想与我战一场?”

但他的笑容在下一刻僵住,喻文州拧起眉头,一手按住心口,魔气翻滚,好像是在为他愈疗。细碎的冰晶自他掌心滑落,喻文州脸色微沉,不再多留,裂开空间迅速隐去。

几乎是他刚离开“轮回”之时,江波涛等人附近亮起传送阵法,从中跃出两人——正是黄少天与王杰希。

黄少天手中的“冰雨”还亮着光芒,像是在替他引路;王杰希却是为“轮回”众人的景象稍稍吃了一惊:“怎么回事?”他自然只能问站在面前,勉强像个战斗力的江波涛。

江波涛张了张口,顷刻间那股庞大力量从他身躯上倏然抽离,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吐出一口血来,栽倒下去。

黄少天见状立刻喊了出来:“不是吧你们‘轮回’就这么迎接战友吗!喻文州人呢我跟着‘冰雨’找过来怎么没看见?话说你们这也打得太惨了吧——那边倒地上的是什么?天啊你们还养麒麟!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麒麟也敢养——”

方明华正忙着为众人治伤,分身乏术就罢了,还要听黄少天聒噪,险些绷不住客气,酝酿半天着实没空搭理,忍得委实艰难。

王杰希虽不是医修,却也通药理,比起黄少天来还算得上个来帮忙的,不过人他能帮忙看看,麒麟却未必了。

“却邪。”微草谷谷主看了看贯穿麒麟身躯的长枪,道,“你是孙翔。”

“王谷主,”方明华总算分出些心神来,恳切道,“孙翔之事,稍后再解释。王谷主能否……”

“却邪之伤,极为难治。”王杰希摇摇头,“我只能暂缓,他妖身受伤,怕是会虚弱下去。”

麒麟奄奄一息地看过他一眼,躯体因激烈呼吸起伏不定。

方明华虽然知晓答案,可听见王杰希实话实说后,仍是忍不住心沉几分。

杜明伤势不重,已经在一旁扶着江波涛,喂他吃下药丹:“明华哥……先带大师兄和掌门回去吧。孙翔……我来想办法搬回去。”

“不是吧,那个是孙翔?”黄少天错愕道,“不是孙翔养的麒麟?孙翔不会养麒麟吗?”

无人答他。

于是黄少天不甘寂寞地继续:“被却邪刺伤的妖兽基本都直接死了,我看孙翔还在喘气,应该死不了,哎,王杰希你能救吧?你们微草那么多草草药药的,挑点过来救人……不,救妖啊!”

“不能治。”王杰希懒得与他多言,斩钉截铁三个字将其打发,就在此时,另一道声音传来:“谁说不能治?”

一人从传送阵中迈出,黄少天看清之时震惊道:“叶修?!你你你你你?!”

叶修对他挥手示意,顺便冲自己身后一笑:“那得看是谁治。对不对,方士谦?”

他身后,满头雪发的医修自阵中踏出,向微草谷主投去一眼。王杰希回身站住了脚,静静地看着他。

“方士谦。”王杰希的声音里听不出丝毫情绪,“好久不见。”

 

仙门“霸图”地界。

韩文清夤夜从皇宫赶回,脸色十分难看。

人间天子不懂仙魔之争,只会一味叫他守护天家,岂知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君臣不欢而散,韩文清回来后只觉心烦意乱至极,张新杰之事半点消息都无,张佳乐和魔变的孙哲平一道不知下落……

“霸图”统领深深吐息几次,决定坐下冥思静心。

这一次,与往日不同。

他在冥思中见到了冲天火光,整个皇都沦为废墟。

他脚下是尸山血海,腥臭味直扑鼻腔。

韩文清在冥思幻境中踏过那些尸体,往前走去——这或许是某种预警之象,他必须找到根源所在。

残阳似血,天边晚云落下一层厚重阴影,鸦鸟展翅飞离,发出凄厉啼鸣。

尸山之上,立着一道高瘦奇异的身影,他的双臂是黑色羽翼,每一片羽毛边缘都好似刀锋般锐利。腥风拂动他苍白的发丝,韩文清看不清他的脸,只远远地看见一双赤红双瞳——

他从冥思中猛然拔出,整个室内火烛全熄,寂静无声。

妖气。韩文清心下微沉,凝神戒备——能身携妖气走到此处才被自己发觉的,定是大妖。

室外灯火默然映出寂静身形,那影子飘在帐外,如同鬼魅。

“你是谁?”韩文清没有再继续靠近,可他本来也不该有此疑问的——他总觉得,那道帐外鬼影,与他冥思中所见身影,有些相似。

出乎意料的是,影子没有回答,一阵夜风拂过,他便悄然消失,任凭韩文清如何找寻,先前影子所在处并无任何痕迹。

好似他真的只是韩文清冥思中的一个幻影。

 

【待续】

 

 我天哪,居然30章了……

emmmmm,要不要写个小番外段子什么的回报下社会(。)

大家有想看的陆沉背景下的番外故事吗? 



评论(17)
热度(75)
2018-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