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陆沉番外之外·鹤仙

 

秋日午后天光安详静谧,阿文下了学,想到先生明日不会查功课,便放心大胆地把书一搁,高高兴兴往院中跑:“奶奶!阿文回来啦!”

院里有名穿着朴素的老妇人,正抱了只老猫,躺在大银杏树下的藤椅上,就着温和阳光打盹。听见自家宝贝孙儿的声音,老太太便从瞌睡中转醒,笑呵呵地看着男孩一路跑来,坐在自己身边那条小凳上:“下学啦?”

“嗯!今日先生夸我经文背得好呐!”阿文双手撑头,朝他奶奶讨赏,“您说了,先生夸我您就继续讲故事给我听!”

老人笑得眯起眼:“好好好……给你讲故事……”

院中秋风在阳光下温柔拂过,银杏叶在枝头晃了晃,打着旋儿飞下,落在老人掌心,泛出柔软的金。

“阿文啊,你喜欢大将军吗?”

“哈哈,奶奶!您可说对啦!我最喜欢听将军打仗的故事了!”

“奶奶就给你说一个将军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大约是四百年前吧,那时咱们这城里呀,有一位大将军……”

 

四百年前,天下甫经数年战火,终于为一名君王所统领,再度合一。

战火虽平,世道仍有动荡,先前被君王打败的势力暗中蛰伏,企图东山再起。

于是君王任用将才,为他平息动乱。在他的诸多将领中,有一位将军十分勇猛彪悍,麾下兵士皆能以一敌十,校尉之上的将官,更是有以一敌百的威能。

将军很少有过败绩,他在国家统一前,为君王四处征战,立下赫赫战功;又在江山一统后,继续戎马生涯,为君王剿除敌对势力。

钦天监说,这位将军是天上星辰下凡,前来辅佐君王的。

既是星辰下凡,那自然要重视重用,一时间,将军的圣恩,朝中上下无人能及。

然而,荣宠盛极并没有给将军带来快乐,他过去就几乎没有笑颜,后来更是终日面色紧绷,叫人又敬又怕。

过了一段时间,朝中大臣上奏,说疆土已定,局势已稳,那些出征在外的人,可以归来了。

君王听罢,很是同意,一纸诏书让他的将领们回朝复命,还要论功封赏。

他把那位最勇猛的将军封为大将军,让他统领整个国家的兵力,还想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为妻。

但将军谢绝了君王的赐婚,他甚至主动请缨,要去镇守边关。

君王很是不解,心中怀疑悄然滋生,不过他还是准了将军的请求,让他前去最苦寒的边关之地,保国境安宁。

将军在那片八月飞雪的荒芜之地一守十载,除去苍茫天地,唯有霜寒号角与他相伴。

很快,与国家毗邻的外族势力壮大,开始侵扰边境。

将军虽是有勇有谋,却很难彻底击退那些生于马背、长于马背上的敌人,战况愈发胶着,国家不得不将大半开销花费于边关战事,并碍于国力,只得先行求和,给游牧民族建立的部落王朝送去绢帛珠宝、马匹粮食,甚至是嫁出公主和亲,屈辱异常。

这样备受侮辱的时日持续了近五年,某日,外族王朝突然撕毁和约,再度兴兵——可这一次,他们却被将军狠狠反击回去,一路丢盔弃甲,还放弃了南下要道。

君王为这次胜利欣喜不已,特意派遣官员前去边关表彰将军之功,不过那官员没见到将军,反而见到了一名陌生的年轻人。

官员心下诧异,仔细一问才知,原来这名年轻人是新入营的军师——旁边带路的将官不小心说漏了嘴,说这场战事能胜利,军师功不可没。

不过年轻人显得很是淡然,他规规矩矩地照礼数接待了特使,并把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将军外出巡视后归来,官员便悄声问起这名年轻人来头,谁知将军有些不耐,只说边关之地偶遇,发现此人有些才能,留下任用而已。

畏惧于将军的威名,官员没敢追根究底,只好私下差人打探,不过也没探出太多消息——这名神秘年轻人好像从天而降,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何等身份,却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将军身边,助他击退外敌,守御边关。

官员回朝后,向君王禀告此事,他们的君主尚且处于战争胜利的欢喜中,便让此事随意过去了。

远离家乡的边关,将军身边忽然就多了那名年轻聪慧又多谋的军师。

其实最开始,这名年轻人不过是行伍里一名随军大夫,在将军出征前冒死入帅帐直谏,险些被愤怒的将军砍了头。不过他所言策略倒是犹如点破迷津,将军细细想过一遍,立即按照他的方法行动,果真大获全胜——将军就把此人收入帐中,成为他的第一位军师。

在军师的谋略下,外敌节节败退,最后战争的失败使得他们向将军的国家称臣,每年岁贡以求平静安稳;他们中的一部分往更远的地方迁徙,与曾经的草原、戈壁都断了联系。

内忧外患皆已除去,天下歌舞升平,河清海晏。

将军不必再死守边关,他们的君王要他回去,更说,想要见见他的军师。

眼看升官加爵之路踏上便可,但军师却不愿随将军一道回朝,无论何人劝说,他就是不愿。

君王又一次派出官员,带着他的亲笔诏书前去诏军师入朝觐见,然而就在官员抵达边关之时,军中传来消息说,军师病倒,不便会面。

主君之令不可不遵,但边关之地,下至小小士兵,上至将军本人,无一不是护着他们的军师,说不见,就是不见。

官员焦头烂额,眼看归朝期限将近,再不把人带回去,他自己恐怕会人头落地。

边塞夜晚凄清寒苦,官员又因此事心焦无法入眠,只好出门随意走走,这一走,他忽地看见了那称病的军师。那名年轻人站在稍远处高地上,抬头仰视着清冷银月,官员正想过去打个招呼,突然见他纵身往下一跃——惊呼还未出口,下一刻,一只羽翼丰满、身形优美的鹤鸟已在圆月下,迎着边塞的苍凉,扇动双翼,高飞远去。

官员震惊非常,他在原地愣了许久,终于后知后觉地发起抖来——这名军师,竟然是妖怪!难道说,将军已经被妖所惑?这可如何了得!

是夜,一封八百里加急信件火速飞往宫中,君王看罢,龙颜大怒,誓要诛除妖邪。

消息传到边关时,君王的诛妖队伍已经快要抵达,将军闻讯后怒不可遏,认为是小人进过谗言所致——但他的军师阻止了他。

与他朝夕相处多年的军师合了合眼,说,他们没错,我的确非人。

将军愣住了。

他的军师低声叹息,道,将军,我本无意欺瞒于你。

原来,将军的前世曾救过一只奄奄一息的仙鹤,仙鹤为了报答他救命恩情,苦苦修炼多年,终于寻到恩人——哪怕转世之后的人不记得他、不认得他了,他也还是决定报恩。

他为将军出谋划策,击退外敌,不仅是因为谋略得当,实则也在消耗己身气运。

而今战火弥平,他也算是报恩结束,该回到修炼之地继续修行了。

他一直不知如何对将军开口,眼下身份暴露,为了不再给将军添麻烦,他只好就此别过。

说罢,年轻人重化为仙鹤之形,临别前交给将军一片自己的羽翼,说若是有朝一日将军处于性命攸关时,可以用手中羽翼呼唤他前来相助。

而后,他振翅飞离,在大漠飞沙的空中,消失不见。

将军沉默良久,小心翼翼地收好那片羽翼,前去打发了君王的队伍,随后大军班师回朝。

此后他本应安度余生,却因战功、声望被新君不喜与忌惮。新君不知从何处得知他曾有一名鹤妖军师,立刻借此大做文章,把将军流放至偏僻荒蛮之地。

将军未成家,也没有子嗣,加上战争留下的旧伤复发,很快便衰老下去,一代名将,最终缠绵病榻,除了一名忠心耿耿的老家仆,身旁再无他人。

他原以为自己会无声无息地死去,哪知现在的君主仍旧不肯放过他,以他放走妖邪祸乱军纪为名,赐给他一杯鸩酒,不辞千里送至他面前。

将军忽然觉得可笑,又十分可悲,他苍老的手指触到怀中那片贴身已久的鹤羽,轻抚过那些柔软的羽毛,然而直至他饮下毒酒,也没有召来仙鹤。

他死后,被人随意掩埋入土,没有墓碑,也没有棺椁。

天地间下了一场雨,雨后水雾弥漫,恍惚如同仙境。

远处隐有鹤鸣之声,慢慢的,一只漂亮的仙鹤自雾中飞来,在将军埋骨之地盘旋悲鸣,久久不去——而后,地面尘泥中飞出一团如火似的魂魄,仙鹤绕着它飞过几圈,带着它飞离尘世,前往仙境,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呀,百姓们为将军立了衣冠冢,在他的陵墓里刻下仙鹤纹样,让鹤仙能一直守护着他……”

老人拍拍孙子的头,和蔼道:“奶奶讲完故事啦,你该去温书了。”

小男孩擦过脸上的鼻涕和眼泪,哽咽地望着她:“这、这故事好让人难过!那将军的魂魄是成仙了吗?”

“是吧。”老太太再度合上眼眸,声音逐渐放轻,“成仙……就不必再受苦啦。”

从今往后,红尘凡间,皆为身外之物。

 

【陆沉·番外之外·鹤仙·终】

 

※韩文清前世的故事。新杰一直都在找他。算是韩张番外的插曲吧,正式番外之后有空再摸。

 


评论(16)
热度(52)
2018-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