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陆沉31

江波涛看见自己走在长长的山门石阶上。十四岁的少年人还未得到师门准许出山历练,长久居于云雾缭绕的青山仙境中,剑锋也好,衣衫也罢,皆不沾惹尘埃。

有少年的呼喊声自他身后传来,十四岁的江波涛便停下脚步,回过头去,眉眼舒展,向着自己那几位师弟轻轻挥手。

此时山中清钟鸣响,几位少年闻声色变,顿时“兵荒马乱”,一边大叫着“要迟到了”,一边步履如飞地往上奔跑,却不想在登顶瞬间大老远地瞥见掌门与执令长老,气都还没来得及喘匀净,简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在众人焦头烂额想着如何逃脱时,稍远处突然步出另一名容貌俊朗的少年,直直拦住掌门与长老二人,并不着痕迹地给众人递了个眼色。

于是乎,大家也没有浪费对方如此雪中送炭的好意,能御剑的赶紧御剑溜走,还不忘帮助一下不能御剑的师兄弟,眨眼间就在回荡的清钟余韵中跑了个风过无痕。

——虽然他们还是没赶上时辰,挨了灵慧师叔一通呵斥,不过好歹都从各自师父手下逃过一劫……

江波涛那时便知道,对于周泽楷而言,“轮回”已经是他不可割舍之处。

周泽楷性格使然,向来内敛少言,与此相比,他的神色就要坦然得多——不管周泽楷本人有没有察觉,至少江波涛能看出,当他注视着“轮回”的青山白雾、飞瀑草木时,眼神是温柔宁静的——这叫“心安”。

而当周泽楷的眼神落在江波涛身上,那就比温柔多了些滚烫激烈、比宁静多了些炽热喧嚣——那就是少年人一心一意、纯粹热烈的“倾慕”。

数千日夜,风霜雨雪,都未能摧折他眼中半分纯粹。他看江波涛的眼神从未变过,只是偶尔,他会用隐忍挡在少年时那份恋慕面前。

江波涛被浅淡的松木香气唤回意识,他缓缓支撑起身体,先前那惨烈一战中周泽楷温热的吐息似乎还在发顶。

我得去看看他。江波涛刚想下榻,岂料一阵酸楚闷痛重击而来,几乎要把他骨头给打散。

这会儿他躺也不是,下地也不是,正巧方明华进来就见着他撑着床榻一脸灰败的狼狈样,瞪眼斥道:“你这是打算上哪儿去?”

江波涛十分困苦地挤出个讨好意味的笑,还没扯着嘶哑的嗓子说话,已经被冲上前来的医修两下放倒,再度昏睡过去。

方明华小心翼翼地扶着他躺下,手指搭在其腕间探过脉象,忽觉指尖发冷,却也只得眉间深锁,无奈离去。

“怎么,又让人睡去了?”

他走出屋外便闻有人如此说道。方明华抬眼,拿出应付外人的客气态度,只是言辞可不算客气:“元气大伤,自然安静休养为上。叶仙长若有他事,也烦请多等一阵。”

叶修倚着廊下石柱,不轻不重地在方明华与他擦身而过时说:“你知道他时日无多了。”

方明华脚步一滞。

“仙器之所以为仙器,”叶修平静道,“正是因为威能巨大。既有‘仙器’之名,就不是凡人所能动用之物。他与仙器融为一体,表面看是得益,实则是损耗寿元,甚至魂魄。”

方明华袖袍底下的手死死握紧,面上却和气地笑了笑:“有劳叶仙长说明。但医者所求,非是生死肉骨,而是延续一线生机。”

“唉。”叶修站直身体,“所以我才不喜欢和医修打交道。”

“是,毕竟当年叶仙长统领‘嘉世’时,可是说过门内不要医修的。”

“哟,医修都这么记仇?”叶修在他身后打趣道,“可你方明华方大医师,也没考虑过要来‘嘉世’吧?这也能记上一笔?”

方明华转头对他不咸不淡一笑:“反正不差我一个。”

他说完就走,往安置孙翔处而去,正巧方士谦与王杰希从内走出,三人简单地打了个照面,方明华便继续忙碌起来。

“故人重逢,怎么你们俩反应这么冷淡?”待到微草谷谷主与过去的微草谷长老行至面前,叶修见他俩气氛寡淡,于是开口道,“老方,你不考虑给大眼一个充满温暖的拥抱吗?”

“我需要一个解释。”王杰希看着叶修,可这话问的,却未必只是叶修。

方士谦假装自己没听见,拢拢袖袍,面上云淡风轻,很是仙风道骨。

眼见自己要给人当靶子,叶修立刻转移目标,语重心长:“大眼啊,很多事不是一两句就能解释明白的。这些年老方也没少吃苦,你知道我把他从那雪山里挖出来多费劲吗?真真是地冻三尺,飘雪万里——”

“方士谦。”王杰希压根没搭理他这堆胡言乱语,这回直接点名,“我在问你。”

“王谷主。”片刻凝滞的沉默后,方士谦悠然道,“我已经不是微草谷中修士,有些私事,恐怕与谷主您无关。”

王杰希眼神微动,却只一瞬。他移开视线望向“轮回”残破的山中景象,不再发话。

叶修见状轻咳两声,还没开口便闻另一人声喊道:“把我发配去做苦工,你们几个居然在这里说小话!我说王杰希,你和叶修沦为一丘之貉了?还有方士谦,你真是方士谦?你怎么头发都白了,是离开微草谷没灵草保养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背着我讲小话,我告诉你们我可不高兴了啊……”

叶修抬起手指捏过自己眉心:“大眼,拜托你件事。你们微草谷有没有那种让人闭嘴三个月……哦,三天也行,就是这种草药,有么?”

黄少天很是愤怒:“叶修!我就知道你和王杰希混在一起不会有什么好事!你们刚才是不是在讲我坏话,是不是在讲‘蓝雨’坏话!王杰希我告诉你啊,别想挖我们‘蓝雨’墙角!我们小卢是正经剑修,不可能去你那个草草药药的地方!”

“没人想挖你们墙角。”王杰希气定神闲,“脚长在卢瀚文自己身上,他要去哪里,微草谷管不着。至于剑修之事……”他淡然瞥了一眼黄少天,“‘名师出高徒’。”

“喂喂喂,你什么意思?方士谦你看看你们谷主,这么多年也没个谷主样,见面就知道呛声,呛不过我就耍横,简直就是——”

“行了说正事。”叶修赶在黄少天越扯越远之前打断道,“‘轮回’这边情况如何?”

方士谦:“孙翔有妖血之力,现已经无恙。周泽楷伤势稍重,近日应是醒不了。至于江波涛……想必方明华也知道了。”

此言一出,几人纷纷沉默。

少顷,王杰希缓缓道:“戒律司杀了孙哲平与张佳乐。”

方士谦浑身一震,皱紧眉头。

叶修叹了口气:“不巧,我也只有坏消息。”

他抬眼看向黄少天:“老魏的灵识还在吧?”

黄少天闻言便抬手释出连通魏琛灵识的符咒,只听魏琛的声音自符咒处传来:“叫老夫作甚?”

叶修合了合眼,说:“老魏,我有两个坏消息。其一,方锐强行动用帝王星辰之力,与心魔同归于尽;其二,始均前往客栈,老板娘……没了。”

“方锐死了?!”黄少天闻言不无震惊,“方锐怎么会死?他怎么会强行动用帝王星辰之力,难道他不能找林敬言帮忙,向人间天子借一借吗?他怎么——”

话说至此,黄少天倏然回过神来,顿觉胸中一股沉闷苦涩之感蔓延,话音戛然而止。

王杰希与方士谦沉默不言,符咒也久久未能传回魏琛的声音。死亡就是这世间最难撼动的理,哪怕是仙门大能,也束手无策。

良久,魏琛沙哑的嗓音再度响起:“我知道了。”

“沐橙动身前往‘霸图’,老板娘的尸身我已经度化,其他人暂时没有危险。”叶修停顿片刻,又继续道,“……此间事毕后,再回去。”

魏琛再无言语,符咒消隐而去,几人默然相对片刻,叶修略一抬眼:“我等的人醒了。先失陪一会儿。”

说罢,他径直步入江波涛疗伤之处。

 

江波涛刚醒那会儿试图下地行走被方明华撞个正着,这次好不容易再醒过来,总算有了些许力气,伤势也仿佛略有好转,便“贼心不死”,再度下榻。

他扶着室内桌椅,格外艰难地走过几步,面前忽地一暗。

“伤没好就下地乱跑,你也不怕方明华生气?”叶修站在他面前,却没有伸手帮忙的意思,“坐会儿,前辈有事找你。”

江波涛先是惊讶,随后心下哭笑不得,面上和气道:“前辈既然知晓,劳烦长话短说,晚辈还有他事——”

“放心,周泽楷没个几天几夜醒不了。”叶修十分自然地往身侧木椅上一坐,抬抬下巴,示意江波涛也坐下说话。

眼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江波涛只得耐着性子坐下:“得见叶修前辈本尊,晚辈深感荣幸。只是……前辈突然造访‘轮回’,眼下无法顾及,还望前辈谅解。”

“哟,认得我。”叶修笑了笑,而后神色一凛,“人之器让你看见的?”

江波涛不答,却是默认之意。

“那你也应当知晓,与仙器相融,最后会是怎样的结果。”叶修手指轻叩两人之间的木桌桌面,“只有灵智损毁已是万幸,不过余生你将只能作为一个状若三岁孩童的废人……另一种可能,便是仙器烧毁你的血肉之躯,一并烧毁你的魂魄,从此以后,世间再无‘江波涛’此人,连转世的机会亦不能有。”

叶修静静地看着他:“彻底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你怕么?”

江波涛寂静片刻,竟是轻笑一声,对上叶修的视线:“怕。然而怕也无用,一切是我自己选择所致,与其畏手畏脚,哀怨度日,不如在大限之前,做能做的事。”

叶修眼眸微阖:“你也可以选择改变因果——‘万象轮回’在你掌控之中,你难道不想逆天改命?”

“晚辈无此大志。”江波涛摇头道,“数百年前,‘轮回’一任掌门为求门派一时显赫,从而微微动用‘万象轮回’,却不想招致数百年后的门派灾劫。他羽化前终于明白其中道理,悔恨不已,将‘万象轮回’掩埋于重重咒阵术法下,并更名为‘陆沉’以警示后人不得妄动因果命数。有前车之鉴在此,我何必要做第二个‘陆沉’之人?”

“小江,你可要想清楚,”叶修不以为意般地笑笑,“一切在你一念之间。也许你不必入什么仙门,做个普通凡人,幸福美满地度过一生;也许你不必受那些苦楚,登顶仙门,升入仙君之列,再不必管凡尘俗事……”

江波涛淡然笑道:“叶前辈,前辈心中既有挂怀的凡尘俗事,又何必与我说这些虚言试探?”

叶修略微一怔。

“前辈不是仙君,也非是传说中的圣贤。”江波涛言辞不再遮掩,“前辈究竟需要晚辈做什么,不妨如实相告。”

 

天色微黯,“轮回”地界再度落下一场细雨,却将那些伤痕冲刷得愈发狰狞。

黄少天坐在廊下,嘴里衔着一片顺来的青叶,曲不成曲、调不成调地自娱自乐。

方明华忙里忙外没空指责他吵闹,江波涛自屋中走出,悄无声息地站在黄少天身后不远处听了片刻,却也未发一词,轻手轻脚地迈入周泽楷的居室。

他慢慢走到周泽楷榻边坐下,看着那人手臂上层层包裹的白纱,不禁心中一阵酸楚。

江波涛动作轻柔,稍微抬起周泽楷的手掌,贴于面颊,侧过脸去轻吻那人掌心。

哪怕是伤痕累累,周泽楷的容貌仍然不减其俊美之色。江波涛无奈地笑笑,而后仰起头来深深呼吸,将眼眶中的温热液体散去。

他自然希望周泽楷醒来时,自己也能伴于身侧——但他更希望的是,待到周泽楷苏醒时,事事皆能有所好转,叫他不必再劳累奔波。

黄少天终于找着了调子,孤独地吹出一曲江波涛从未听过的小调,兴许是那曲调本身婉转凄切,江波涛从中隐约听出几分离思愁绪。

他俯下身去,在周泽楷眉心落下一吻,恰似一个无声而沉重的道别。

 

【待续】

 

要是真不出本辽,岂不是可以放飞自我,怎么爽怎么来!前所未有的快乐!

其实是划水多日,忘了自己要写啥!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74)
2018-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