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人非草木(上)

 

周泽楷与江波涛的初次会面并不是那么美好。

彼时周泽楷刚转至新学校,正由班主任领着往教室走,眼见还有两分钟便要开始下一节课,走廊上尽是来去匆匆的学生,同色的校服汇成一片小川,分明廊外是九月好天光,偏生将建筑内一切照出些灰败。

班主任态度和蔼可亲,但也不算多言,在周遭喧闹中努力向周泽楷传达道:“一会儿你就坐班长旁边吧,有什么事,可以先找他帮忙。”

周泽楷低垂着眼“嗯”过一声算是应答,只管盯着脚下的路,随着他闷头往前走。

三中校服是浅灰色主调,和建筑内环境色调相比,灰的灰,白的白,互不相干,又融合得恰到好处——反正都是无甚生气,透不出一抹鲜亮。

身边的小川忽然惊惶失措而动,周泽楷只觉身侧人群纷纷变成遭遇鲨鱼的沙丁鱼群,裹成一团也好,四处散开也罢,总之都在惊惶逃命。

班主任站住脚步,极其震惊,还没来得及惊呼,抬起头的周泽楷眼中便赫然撞入一通五颜六色。

少年眼中的惊诧还未收敛,整个人就被这堆五颜六色掼倒在地,一阵“哎哟”“卧槽”之类的惊叹随之响起,逃走的沙丁鱼群见鲨鱼逮着猎物,又热情洋溢地窜回来,围成一圈观望情况。

周泽楷被那条鲜艳的“鲨鱼”撞得险些把胃吐出来,仰面倒在走廊地板上两眼发黑,耳畔嗡嗡作响。尽管这样,他还是听见班主任又气又好笑的声音:“江波涛!这都快上课了,你们又搞什么名堂?!”

“哎呀!老杨,你听我解释……”撞倒周泽楷的少年人赶紧起身,忙不迭冲班主任道,“不是说咱们班要来新同学吗,为了让他感受咱们班是个和谐友爱的大家庭,同学们可劲准备了一场迎新会,结果装饰方面出了点问题——”

“这就是你挂着一身彩带跑出来的理由?”班主任老杨的表情已经与“和蔼可亲”相去甚远,强行克制才没有“凶神恶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刚去了趟盘丝洞!”

“盘丝洞也不错,”江波涛赔着笑脸打哈哈,“女妖精还挺漂亮——”

老杨闻言气极,立刻给了他一个怒气爆表的瞪视,江波涛见状立刻收起嬉皮笑脸,干咳两声,认怂得非常诚恳:“老师,我错了。”

还不待老杨发话,他又问:“对了老师,咱们班新同学呢?”

老杨冷笑一声,抬手指向被旁边好心路人同学扶起来的周泽楷:“可不就是您老刚才管撞不管扶的这位嘛?”

上课铃响得恰到好处,人群闻声而散,留下气冲冲的班主任、尴尬的江波涛、憋了一肚子火的周泽楷相对无言。

硬要说的话,这画面还有些荒诞滑稽。刚从“盘丝洞”出来的江波涛,一面扯着挂在自己身上的“蜘蛛丝”,一面强颜微笑对周泽楷道歉,随后他不负众望地用“蜘蛛丝”绕颈多圈,快把自己脖颈缠出一朵花来。

老杨大概是给他折腾得已然没了脾气,只好上去帮助自己学生脱离困境。岂料这两人在这方面都是奇才,周泽楷眼睁睁看着江波涛变成一个人形彩带粽,默然片刻,忍无可忍地说了俩字:“剪刀。”

周泽楷确实是看不下去才选择帮忙,不过这其中烦躁七分,恼火三分,以至于他其后直接冷着那张帅气的俊脸,压根没接江波涛一句话茬。

——而江波涛偏偏就是高二15班的班长,班主任给他指定的同桌。

 

转学到三中前,周泽楷便去查过学校资料,起初对于“人杰地灵”的评价很是不以为然,现在经历过一番,彻底明白这四字评价的精髓所在,进入高二15班后更是发现此班内个个都是人才,脑回路相当清奇,不能以常人思维度之。

毕竟不是每一个班级,都会用一个九层蛋糕来迎接新同学。

对此,江波涛严正声明,九层蛋糕不是他的主意,是吴启、杜明等热心同学的想法。

顺便他也解释道,就是杜明他们几个瞎玩彩带,绕了自己一身,才让自己慌不择路跑出教室,撞倒周泽楷。

周泽楷其实对他的解释不大上心,他脸上明明白白写着“爱咋咋地”四个大字,很不客气地表现出礼貌的疏离,显然没有立刻融入15班大家庭的意思。

刚开始15班的同学们对于这位新转入的同学青眼有加,大部分都沉醉于周泽楷那美好的皮相,第一天就有找他要联系方式企图拉近关系的,甚至其中还有别班颜控患者趁机浑水摸鱼。

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新同学周泽楷没有意愿加入他们。

15班“温暖大家庭”计划告吹,部分颜控仍然坚守阵地,其余人差不多收了新鲜劲,各干各的去,唯独江波涛,仍然孜孜不倦地试图与周泽楷同学“交心”。

周泽楷碍于班主任吩咐,不好直接对江波涛表露拒绝之意,只能假装自己是根木头,对江波涛的交心话语左耳进右耳出,顶多点头回个“好”,大部分时间都在装傻充愣。

他本不是个小气之人,之前江波涛撞倒他的那事也不至于叫他记恨,只是那时他浑身是刺,所以厌恶一切圆滑之物,江波涛不幸闯入他眼中,做了冤大头罢了。

江波涛对他的和气、友善,都成了虚伪的惺惺作态,时间越长,周泽楷便越不待见他。

而江波涛呢?

江波涛完全是被“班长”一职所苦,不得不强打笑脸关怀同学,更何况班主任老杨对他千叮咛万嘱咐,说周泽楷家中有变故,心境不佳,到了新环境,还得要江波涛多带着点。

话虽如此,可江波涛不瞎不傻,心思七窍玲珑,很会察言观色,刚接触周泽楷不久他就知道,这位新同学可能对自己十分不喜——应该说,非常讨厌。

讨厌有什么办法?江波涛心里叫苦不迭,就算周泽楷再讨厌自己,自己还是得硬着头皮上,师命难违,更何况……他在心底宽慰自己说,长得帅的人,有点脾气是应该的。

他和周泽楷的同桌关系虽然说不上好,勉强也还能完成心平气和的日常互动,当其他人被周泽楷冷淡的态度拒之千里时,江波涛就成了那个皮糙肉厚敢于迎刃而上的勇士,不久后,15班群众们都默认他俩关系不错——至少看起来是不错的。

十一小长假前校方搞了场篮球赛,人才辈出的15班闻讯立刻犹如炸锅蚂蚁,诸位少年英雄豪杰摩拳擦掌,咬牙切齿,纷纷找负责的班委踊跃报名,誓要一血前耻——去年15班与7班决赛较量惜败,然后又在月考被7班压着一头,总成绩屈居第二,弄得人民群众很是意难平,此仇不报非君子。

班主任老杨对同学们的的热情很是感动,令班长江波涛在此时不要放弃任何有生力量,这个有生力量指向非常明显,就是新同学周泽楷。

以前15班男生平均身高撑死一米七八,周泽楷一来,硬生生地给大家拔到了一米八,这怎么不叫人兴奋呢?加上周泽楷同学四肢修长,肩宽腰窄,一看就知属于世外高人,15班篮球队要是没了他,恐怕就是巨大损失。

然而,报名开始这么久了,周泽楷完全没有“为集体搬砖”的概念,仍旧每天上学放学,收起书包独自回家,仿佛沸锅似的15班与他毫无干系。

江波涛知道,老杨的意思就是:你赶紧去把周泽楷给我抓过来安排上!

好人都让老杨给做了,我就只能当坏人了。江波涛哀叹不已,哀叹完毕还是厚起脸皮找周泽楷说道,可谓用心良苦,见缝插针,说得自觉嘴皮起泡,周泽楷才勉为其难点了下头。江波涛估摸着周泽楷同学是给自己烦得不行,为了清净这才答应下来。不过既然他都答应了,那也算是任务完成三分之一,接下来就是让他成功融入15班篮球队,再和大家一起成功夺冠。

周泽楷寡言,但打起篮球的思路与行动模式还是非常清晰锐利的,除了某些团队配合上还需要与大家多多磨合之外,其他地方没有太大问题。15班篮球队的同学们也发现周泽楷是一员猛将,于是江波涛调整作战方略,力推周泽楷成为15班篮球队的轴心,带领大家获得胜利。

江波涛就如同穿针引线,把周泽楷与整个队伍串连起来,几次训练下来,效果十分显著,15班群众士气大盛,嗷嗷叫着要给老对手致命一击。

周泽楷本人还是那副爱答不理的模样,训练完毕仍旧自回自家,也不提与队员联络感情之事,游离在外,倒真像个“世外高人”。

吴启、杜明几个与江波涛关系好的便有些纳闷,向江波涛问了几次,让他给周泽楷说说,大家一起吃个饭搞下活动,升华一下战友情谊。江波涛听完只得苦笑,末了答应在赛后努力一下,邀请周大侠聚一聚。

篮球赛终于如火如荼地开展,15班披荆斩棘,再次与老对手7班于决赛场上狭路相逢,这回7班没料到杀出周泽楷这等强悍人物,竭力抗争还是难挽败局,15班终于一扫前耻,登上冠军领奖台,个个热泪盈眶,连班主任老杨都激动得哽咽不已,立刻宣布请自家篮球队的英雄们大吃一顿,除了白酒不准喝,其他都可以沾一点。

江波涛处理完收尾工作,正准备去聚餐地点同大家会合时,突然发现周泽楷还在校内——确切来说,他和周泽楷相逢于教学楼男厕,周泽楷刚洗完脸,听见江波涛招呼他,抬起头时脸上、额发上都是水淋淋一片。

“哎,你还没走啊?”江波涛也打算过来洗把脸,“要不咱俩一块儿过去?老杨请客吃饭不容易啊,此饭不蹭非君子!”

周泽楷站直身体,对着镜子抓了抓头发,淡漠道:“不用了。”

水声哗哗,江波涛没听清楚,于是关了水龙头,还是笑得十分友好:“什么?”

周泽楷看都没看他一眼,冷漠又斩钉截铁:“吃饭。我不去了。”

同一个屋檐下,空气异常尴尬。

江波涛还是想力挽狂澜:“那什么……我知道你可能有事,不过这回篮球赛你是主力,大家都把你当咱们班的英雄……要不你还是露个面?老杨订的地方不远,咱们最多走十分钟就到,不耽搁,你就过去让大家见见吧,怎么样?”

“不去。”周泽楷想也没想,一口回绝,说完转身朝外走。江波涛就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人,忍耐多时的火气骤升,血压也一路狂飙,言辞间便少了几分和气:“行,您老贵人,请不动,是我们高攀了。”

周泽楷走到门口,听见他这句话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一双眼眸黑沉沉地看着江波涛,也没说话。

江波涛心中愤愤想着“你瞅啥”仨字,脸上倒是挂出个“矫揉造作”的笑容,夸张地鞠了一躬:“慢走不送啊。”

“你很得意吗?”就在江波涛以为周泽楷气得拂袖离去时,门口冷不丁传来那人的声音,惊得他差点跳起来。

江波涛一看周泽楷的阵仗,登时心里喊了声“乖乖”,思忖着对方可能是真的生气了。可是周泽楷这火来得太诡异了吧?分明就是他自己敬酒不吃吃罚酒,谁给他的勇气朝自己发火?

江波涛耸耸肩,也不再同他开玩笑:“不敢,要说得意,全校可能最得意的就是您。”

他转过身去面对周泽楷,似笑非笑道:“这世界上没人亏欠你什么,别整天奢望有人哄你,难道你今年三岁?”

他和周泽楷是被后来回校寻人的杜明几个拉开的,根据吕泊远的说法,当时他俩打得难舍难分,男厕所内操娘日爹之词相当放肆,宛如两头杀红了眼的凶兽在争死活,险些对劝架群众造成无差别攻击。

此战未分胜负,不过江波涛从此一想到周泽楷便满心粗鄙之语,两人表面和气的同桌关系就此结束,从此各走各路,互不相干。

他们俩都以为孽缘到此结束,万万没想到天意弄人,后面还有相会时。

十一假期末尾,周泽楷由他妈领着再度搬了新家,没想到一夜新家中保险丝给烧了,周围登时黢黑一片。这电断得突然,两人手机电量也不足,周妈胆子小,叫儿子去对门找邻居借电筒。周泽楷无可奈何,按响邻居家门铃,不多时便听见有人趿着拖鞋跑来开门,他鼓足勇气,绞尽脑汁摆出和善的态度,在对方拉开门的瞬间一鼓作气道:“不好意思,我是对面的住户,想借一下电筒——”

随后他的话音戛然而止。

江波涛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嘴边还沾着米粒,穿着身活泼可爱的蓝底企鹅图样睡衣,瞪大了眼睛望着门口的周泽楷。

周泽楷心底倒抽一口冷气,转身拔腿就走。

然而他没走两步就被江波涛叫住,后者似乎竭力憋着笑,说:“你跑什么?不就是借个电筒吗,我又不吃你。”

周泽楷当然不怕江波涛吃了自己,不,他那时根本无暇思考江波涛是否会吃人这一可能,只觉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咆哮着尴尬,恨不得钻进地里。

承诺不吃周泽楷的江波涛从家里翻出电筒,主动陪着他去修好周家保险丝,并嘴甜地哄了周妈一通,临走时周妈还给他削了个苹果。

周泽楷在其母命令下送江波涛回家,努力克制自己嘲笑江波涛睡衣的冲动,涨红了一张俊脸,才勉强挤出一声细如蚊鸣的“谢谢”。

江波涛愣了几秒,而后“噗嗤”一声破了功,扶着自家门框哈哈大笑。

周泽楷有些无奈,又有些恼,皱起眉头,终是没忍住:“笑什么?”

江波涛缓了好一阵,揩去眼角笑出的泪,多次呼吸后才说:“笑你!幼稚,跟个幼儿园小朋友似的。”

周泽楷当机立断,反唇相讥:“穿这身睡衣,你也一样。”

江波涛没料到他还有此高招,当场震惊,而后辩解道:“你懂什么,这是我妈爱我的表现!我就不信你妈没给你买过这种睡衣!”

周泽楷本想高贵冷艳地回一句“没有”,不过他很快想到自己衣柜里那身连体恐龙家居服,顿时没了底气,只好默默地瞪大眼睛,与江波涛对视。

也不知究竟是谁又耐不住笑意,最后两名少年笑作一团,此前如何针锋相对冤家路窄,从此刻起便俱为飞灰,去也去也。

 

少年人的友谊总是叫人难以琢磨。不久前还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两个人突然关系突飞猛进,不说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平日里却也开始同进同出,甚至还能言笑晏晏,实在叫人大跌眼镜。

杜明百思不得其解:“老江,你俩啥时候感情这么好了?”

江波涛神秘一笑:“小明啊,这就是男人的友情。”

我不是很懂你们口中的“男人友情”。杜明搓了搓手臂,隐约有些恶寒。

与江波涛的友情迅速发展后,周泽楷也慢慢融入了15班“大家庭”,不再是那副高高在上冷漠不可接近之相,慢慢显出他原本真挚的少年模样。15班的好事群众很快发现,周泽楷其实容易害羞,面对人民群众的围观常常手足无措,犹如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动物,实在叫人怜惜。于是,15班的男神周泽楷刹那间成为“班宠”,女生甚至组成了“楷宝后援会”,誓要捍卫她们的宝藏男孩。

江波涛得知后笑得几欲喷饭,大肆夸奖“楷宝”这词富有创新力,可惜的是迫于周泽楷威慑,他不敢当面叫,只得跟随主流,叫一声“楷哥”。

关系近了,有些事才逐渐为人所知。

周泽楷是因为父母离异才转学到三中,此前他所在的中学是市内那所有名的贵族学校,他父亲是校董之一。本来周泽楷同学在高二就开始准备出国,万没想到双亲感情破裂,抚养权争得满城风雨,最后周母略胜一筹,带着儿子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周父身边,并不准儿子再与父亲联系。

孩子自然是不明白大人怎么说散就散,不仅如此,还牵连无辜,心中怎么会没有怨愤?

只是他跟随母亲离开后,也没接到过父亲的电话,连社交软件上都没有父亲发来的消息,一股被抛弃感油然而生,既委屈,又生气。

要说市内公立学校,三中算是很不错的一所,且学风严谨,致力于培养一等高级学府预备精英。周泽楷的母亲为了同他父亲叫板,才托关系把儿子转入三中,意思就是“老娘母子俩没了你一样也过得好”;不过出国的事就先耽搁下来,按周泽楷亲妈的打算,她准备让儿子考上大学后去国外读研,本科阶段就留在国内,好好气气周泽楷他爸。

周泽楷向来都是父母眼中听话懂事的孩子,因此哪怕他有一千一万个不愿不满,也只能默然接受被安排的命运,所以初到三中时,整个人便是带着满腔悲愤,犹如一只警惕的刺猬,随时准备给那些不长眼的人扎上几个血淋淋的大洞。

江波涛就是第一个被扎的人。不过好在周泽楷虽然把他扎了几下,倒也没扎出什么血窟窿,后来机缘巧合,刺猬也不再竖着浑身锐刺了,开始小心翼翼地凑到江波涛身边,接受对方的好意。

江波涛是个“商二代”,打小跟在父母身边上应酬场,练就一身“圆滑神功”,人际交往可谓游刃有余,通常情况不会与人红脸——和周泽楷打架那回算非常情况,按江波涛的说法是,周泽楷那时“欺人太甚”,谁能忍谁就是孙子。

周泽楷闻言叹了口气,把西瓜塞进江波涛嘴里,惹来后者一阵含混不清的抗议,他见状心满意足地点点头,拿起笔继续写物理题。室外夏日炎炎,室内空调冷气卯足了劲,江波涛的妈妈敲敲房门,问她这俩儿子要不要吃冰棍——随便生的亲儿子江波涛,捡来的宝贝儿子周泽楷。平时江波涛吃冰棍都得偷偷摸摸如同做贼,要是被亲娘发现,那耳边可不得消停;唯独周泽楷登门时,江妈妈才会热情洋溢、嘘寒问暖,生怕把她这新晋宝贝儿子楷楷怠慢了,江波涛自觉沾了周泽楷的光,只得对自己亲娘这种差别待遇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得吃就行。

周泽楷起初还很不好意思,后来兴许是同江波涛混久了“近墨者黑”,也开始对着江妈闭眼瞎吹。当然他不会江波涛那种“妙语连珠”舌灿莲花的本事,只会摆着那张英俊的脸,眼神真诚、语气笃定地在江波涛官方发言后接上一句:“阿姨好看。”

对于江妈来说,哪怕自己儿子吹得天花乱坠,也比不上周泽楷这“字字珠玑”。

长得俊、成绩好、家境优渥、举止得体……江妈每每细数周泽楷的优点,数完还不忘点着自家儿子脑门:“你呀,你就是个泡在蜜罐子里的,看人家楷楷,也就比你大一岁,证书一堆接一堆!你呢,不求上进,成绩过得去就行,得空就知道打游戏,得亏我和你爸现在衬着你,以后你可怎么得了!丑话说在前头啊,咱们家这一砖一瓦都是靠自己双手打拼来的,你也别想着坐吃山空,自己该找工作就找工作,爹妈是不会养你一辈子的!”

江波涛给她念得脑仁疼,仓促吃完饭,借口写作业,立刻跑去周泽楷家里躲清静。

周母因工作需要常年出差,且多数时候都在国外,没请专人保姆,只在一家信得过的家政公司请钟点工打理房屋清洁与周泽楷饮食,故而周泽楷现在的家里时常只有他一人。

江波涛瞅准这一点,每当老妈回家要开始念经大法时,立刻脚底抹油往周泽楷处跑,后来索性在周泽楷家里蹭起睡来,次日早晨再蹿回家中收拾书包上学。

青春期的少年见天就长,周泽楷那单人床装俩人已经愈发局促,经常会出现一觉醒来一人窝在另一人怀里的情况。刚开始两人不甚在意,想着大老爷们儿兄弟一场还要计较睡姿实在不美,可当今社会风气相对开放,他俩平时在学校形影不离已经诱得部分小众口味喜好者眼冒绿光,关于两人关系的小道消息也愈加“给里给气”,周泽楷面对传言巍然不动,江波涛却狠狠怀疑了一把自己到底是不是gay——当然,他自己是否认了这一猜测的,想来比起男人的肉体,还是AV女优更有吸引力。

不过,自从有人送了周泽楷一封奇特“情书”后,江波涛宁可打地铺睡沙发,也不再与周泽楷挤一张床,后来也渐渐不再留宿周泽楷家,到点打道回府,可见被那封“情书”内容吓得不轻。

没过多久,他自吴启处得到科普:那封“情书”其实写的是他和周泽楷的“同人文”,再直白点,那应该叫“小黄文”。吴启阅完后,一边捶桌狂笑,一边啧啧称奇:“我的天呐,日久生情,初夜霸王硬上弓,捆绑play,强制爱……涛哥,你说你和楷哥的同人文,怎么就这么刺激呢?而且你还是被上的那个!”

江波涛没好气地朝他椅子上踹了一脚:“滚滚滚,本人就算是给,也是纯1,什么梨花带雨的玩意儿,鸡皮疙瘩掉一地。”

杜明不嫌事大:“老江你这话就不对了,我觉得这作者很会抓精髓,楷哥这么帅,那肯定得是上面那个!”

吕泊远在其中一语道破天机:“你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坚持自己的性取向?”

此言一出,四下皆寂,江波涛下意识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却直直撞上周泽楷的视线,心跳莫名加快几分,面上开始微微发烫。

杜明惊恐出声:“江波涛,你、你脸红了!”

“小明啊,你少说两句吧!”

“就是,少说两句!”

吴启、吕泊远赶紧捂住杜明的嘴,场面一度鸡飞狗跳十分混乱,江波涛在这片鸡飞狗跳中据理力争:“我是热的,热的!”

周泽楷听着他们嬉笑打闹,视线回到眼前摊开的题卷上,却是提起嘴角,微微笑了。

年少的岁月将不安喧闹的灵魂一分为二,唯有彼此相拥,才能叫它浑然如初。

暧昧是萌动春心抽出的芽,在举手投足间汲养疯长,一个眼神便能蔽日遮天,占据胸腔。

少年人没有太多考量,也不惧未来风浪,“喜欢”就是“喜欢”——“喜欢”,就是要在一起。

高考结束当晚,15班的各路英雄吃过散伙饭,又在KTV鬼哭狼嚎一通,该表白的就在即将分离之际表白,有些男女嘉宾牵手成功,有些则被发了好人卡,两人友好握手,继续抢麦鬼哭狼嚎。周泽楷回绝他人表白回绝了一晚,总算有个空隙坐下来歇会儿,岂料转头看见班上一女生正与江波涛坐在角落里,晦暗光线下两人交头接耳,那女孩不知附在江波涛耳边说了什么,惹得后者低头直笑。

周泽楷登时心里凉了半截,一时间悲从中来,拾起桌上啤酒闷头就喝,惊掉旁边吴启下巴。

杜明正抢着麦在那儿高唱“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其声大有镇宅驱邪之效,令沉迷温柔乡的江波涛抬起头来,双手作喇叭状放在嘴边大喊:“小明!你就不能找着调再唱吗!”

杜明陶醉地“呜喔”着,没空搭理江波涛的抗议,周泽楷心下冷笑几声,继续让冷冰冰的啤酒往肚里灌。

别人起码是告白了才叫失恋,自己这还没告白就已经没戏,真是惨绝人寰。

15班的同学们闹到后半夜才彻底散场,江波涛自然是与周泽楷打车回去,介于周泽楷已经醉得不省人事,江波涛摸了半天没摸到周泽楷的家门钥匙,只得将人扛回自家。

江爸江妈这段时间外出谈项目,家里只有保姆阿姨,但这个时间点江波涛也不好意思叫人起来,便亲力亲为伺候周泽楷大少爷沐浴更衣。

他把人剥光扔浴缸里,一边给他刷牙洗脸,一边皱着眉小声絮叨:“怎么喝这么多酒?谁灌你了?”周泽楷醉意朦胧,口齿不清,垂着头哼哼。江波涛给他这模样逗乐,忍不住叫道:“楷宝。”

周泽楷闭着眼,哼哼唧唧拿全是泡沫的手拍了江波涛手臂一下,意思是不准这么叫。

江波涛哈哈大笑,清了清嗓子:“行,那叫你宝贝儿,怎么样?”

这回周泽楷没有拍他,也不知是醉的还是困的,坐在浴缸里发愣。

江波涛笑得腹痛,也没力气给他搓澡,索性把浴花塞周泽楷手里,捏住周泽楷的脸颊将人闹醒:“来,宝贝儿,听哥的话,把自己洗干净。”

周泽楷闷闷地把自个儿搓了,又在江波涛的指挥下冲掉泡沫,最后乖乖穿上一身企鹅图案睡衣,被江波涛领着塞进被窝。

江波涛站在床边,欣赏了一会儿周泽楷的睡颜,随后蹲下身来戳他的脸:“楷宝?”

周泽楷眉头微微蹙起,似有不满,还是给了他一声回应。

虽说此刻行为非君子,然而江波涛料想自己胆子也就这么点大,趁机放肆也好。他深呼吸几次,试探地问道:“你……今晚有找谁告白吗?”

周泽楷很轻地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江波涛开始尝试解读:“是告白被拒绝了?”

周泽楷摇头。

没有被拒?那点头又摇头的,难不成是刚打算告白,结果就见煮熟的鸭子飞了?

江波涛顿时好奇心起,干脆坐在床榻边,开始挨个说班里人的名字。

周泽楷连连摇头,在他说完之后仿佛不大高兴地哼过两声,翻身去背对他。

这下难办了。江波涛苦恼地想,别班同学自己也认不全,要得知情敌姓名宛如大海捞针嘛!他叹了口气,又问:“你喜欢的人,不是我们班的?”

周泽楷滚了滚身体,还是没点头。

是我们班的?江波涛简直快给他逼疯,恨不得抓起人来狠狠抽两巴掌问个究竟,他沉默片刻,突然一震——他没有说自己的名字。

少年的心脏开始用力鼓噪,江波涛扣紧床沿,低声问道:“那……江波涛?”

周泽楷静了半晌,嗓音低哑:“喜欢。”

血气从脚底涌向大脑,又从大脑涌向四肢百骸,江波涛呼吸都急促几分,再问过一遍:“你喜欢谁?”

周泽楷醉沉沉地答道:“江波涛。”

命名总有一个终结,而我选择把我的命运投给你。*

江波涛微微发抖,他俯下身去,嘴唇在周泽楷面颊上悬停少顷,最后轻柔地落在耳鬓。

“我也喜欢你。”

他轻声说。

夏夜里骤然绽开一片绚烂烟火,浩瀚星河黯然失色——但这又何妨呢?爱人的长夏将永不凋亡。

 

【待续】

 

*处:原句出自保罗·策兰诗句。

灵感来源-吴雨霏《人非草木》

本来打算一更完结,但是太长了,拆一下,两更完结吧。

评论(6)
热度(148)
2018-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