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陆沉33

 

当初魏琛为黄少天筹谋铸神剑“冰雨”时,备上了两件珍稀之物——一者,乃是极北酷寒之地冰洋底下的灵珠,此珠历经混沌,汲取万年天地精华,方才结出米粒大小般的一颗;另一者,则是自九天之外殒落于大地上的星辰之铁,其质地非凡铁所能比拟,所铸兵器灵气极强,且铸成后不可摧折。

魏琛替自己这宝贝徒弟铸剑可谓是劳心劳力,谁知冰洋灵珠与天外陨铁不能相容,迫不得已只能取其一。对于剑器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剑心”,“剑心”等同于剑器神魂所在,一旦剑心损毁,再威猛的神兵也只是徒有其表,更有甚者就此碎裂,化为晶尘。

第一把“冰雨”便是取了冰洋灵珠做“剑心”,但之后被喻文州破剑碾碎,“冰雨”难以维持形态,彻底崩碎。魏琛在那之后翻阅无数书籍、散卷、残页,终于得出重塑“剑心”之法——以执剑者血肉之躯为祭,达成真正意义上的人剑合一。人即为“剑心”,人在剑在。封存已久的天外陨铁此时也派上了用场,作为灵气疏导的最佳材质,执剑者的修为可在此基础上猛然拔高至近神高峰。

然而即便是修道者,身躯亦有重伤不济之时,届时剑器损毁,将人剑俱亡。

魏琛正是考虑到这一点,再度搜寻解决方法,最终得知“以魂入剑”,可免去人剑双毁结局。但他并非剑修,对此了解不深,左思右想,只得前来询问周泽楷。

周泽楷虽说是剑修,修为方式却与大多数剑修不同——通常来说,剑器是剑修的主宰,是剑择人,而不是人择剑;且一般来说,剑修一生只会被一把剑所选,除非剑器损毁,不然不会变更。剑器帮助剑修修士修行,并以此为依托,使得剑修可以操控气形化剑——黄少天被“冰雨”认主后,才得以发挥出震慑仙门的强大力量,应该说,正是因为黄少天与“冰雨”实力相当,故有如此高的契合度。过去黄少天所使用的剑器几乎都因为无法承受他的灵气而损毁,直到“冰雨”出世,“剑圣”终于得了趁手兵器,人与剑相辅相成,再也不用换来换去。

与黄少天等剑修不同的是,周泽楷是本身气形过于强大,需以剑器分散疏导,“荒火”“碎霜”正是需要此等强悍灵气才能发挥威力的神兵,为他所用恰到好处。

但凡神兵,皆不会甘愿受制于人,黄少天以己身实力与“冰雨”制衡,周泽楷却是用的心魂之力号令神兵。

他最初也不知自己的剑修路数与外界有何不同,直到后来出山接触其他剑修才发觉自己竟是“别具一格”。

许是“轮回”向来看重心境修为,加上师门有意无意地引导,周泽楷便在心境中悟道,心魂之力大盛,从而制住剑魂。这也是他过去修为进展缓慢的原因之一。

心魂即是人本生魂魄,而魂魄的力量,从来不好估量,加上“以魂入剑”虽有记载,可风险极大,周泽楷也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故而少有深究。

他听完魏琛的一番话,面露犹疑,考虑再三,简要相告:“生魂更强。奇术炼入,功成必死。”

魏琛皱起眉头看了他半晌,扭过脸去对方明华道:“你们这小掌门说话一直都这么高深莫测?”

方明华干咳两声:“我想掌门的意思应该是……生魂入剑威力更强,需要以奇术当场炼成,然而一旦功成,肉身必死,魂魄则彻底融于剑中。”

“巧了,老夫正想问问这奇术是什么。”魏琛想了想,又道,“还有这生魂,可有最佳选择?”

周泽楷略略摇头:“术法不知。魂魄以铸剑者为佳。”

魏琛听罢,似是怔住了。随后,他哈哈笑过几声:“好,多谢相告,那术法……老夫便自己去找。”

方明华从中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神色微变:“老魏,这些事开不得玩笑。”

魏琛满不在乎一摆手:“放心,老夫常在河边走,鞋早就湿惯了,不差这一回两回!告辞了!”

他说完,脚下已然开出传送阵法,一阵风过,人已消失无踪。

方明华替周泽楷诊过脉,不由说起旧事:“魏琛少年成名,那时意气风发,自认天命可逆……后来命途多舛,又在第二次仙魔大战中失去太多,所以他才会耗费心血为黄少天铸剑,大约是不想重蹈覆辙。”

周泽楷很少听方明华讲那些仙门陈年往事,于是安分地听他继续。

“本来,‘蓝雨’第二任门主之选,是‘蓝雨’长老之一的方世镜。也是他,见黄少天身有能为,定下了‘蓝雨’剑修为主、术修为辅的谋划,此外,方世镜也一直在帮助魏琛多方探查资质尚可的孩童,为‘蓝雨’补充新生力量。正因为此,魏琛才会动身前往方锐所在的城镇,寻得之后带回‘蓝雨’。”

“为何是喻文州?”周泽楷问。

“……因为封魔大阵。”方明华叹道,“第二次仙魔之战时,众多仙门大能为了结成封魔大阵,献出己身全数修为和魂魄,随大阵一并落下了。方世镜也在其中。”

“‘嘉世’,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走下坡路——因为当初跟着叶修出世的那些大能,几乎都死在了封魔大阵上。”

即便如此,也未能完全封住魔祸。幸存者与后人寥寥数言便概括了当年的惨烈景象,那些锥心刺骨的痛楚经过时光与枯燥的讲述,变得犹如一场短暂的噩梦。

噩梦终会醒,而逝者却无法重回世间。

周泽楷静过片刻,道:“我要离山。”

方明华一惊:“你这身伤,少说也得再休养十天半月,还敢离山?”

“等不了。”“轮回”掌门抬眼定定看向医修,“帮我。”

 

剑修一剑斩裂浑浊空间,紧接着御剑而下,直往幽远阴暗的深渊而去。

“哎江波涛你跟上来没有?”黄少天虽是这么问,人却没回头看。一旁江波涛接腔答话:“前辈,我在。”

黄少天一路说个不停,天南海北说了个遍,江波涛时不时搭上几句,免得“剑圣”寂寞。

“叶修不会又坑我们吧?”黄少天继续御剑往前,周遭景象愈发阴暗,越是深入,魔气越重,“那什么劳什子魔神,真的在这下面?”

若是之前尚未与“陆沉”融合,江波涛或许还能以魔心感应一二。而今仙器入体,彻底洗去体内魔气沉积,叫他等同脱胎换骨,魔心之力自然也用不了了。

“探过再说吧,我想……叶修前辈虽然风趣,倒还不至于在这些事上玩笑。”江波涛委婉地说过一句,前边黄少天倒有不同意见:“那是你还不了解他!这人没脸没皮,火烧眉毛了都还能瞎说胡扯,也就你们这些小辈还肯信他的鬼话!不信你问问方明华,看看叶修十句话里他信了几句?”

江波涛略感惊讶,没想到叶修的功绩如此辉煌,怕是与“蓝雨”因缘匪浅。

黄少天又在前面数着叶修过去的“英勇事迹”,江波涛听了大半天,忍不住开口:“前辈,你紧张吗?”

“……”黄少天的话音戛然而止,随后他干巴巴地笑过两声,“我可是‘剑圣’!‘剑圣’!什么大风大浪我没见过,区区魔神而已,还不至于让我紧张!”

江波涛看着他的背影,说:“万魔殿中没有任何魔物,喻门主也不在。如果真如叶修前辈所说,那么……在这万魔殿底下的深渊之底,恐怕就会碰面了。”

片刻后,“剑圣”才继续语气轻快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座魔殿挖出这么深的一条沟,总不至于是拿来让人参观的。”

二人不再言语,只往深渊尽头而去,眼前黑暗倏然一亮,黄少天堪堪收住御剑势头,悬停在半空,江波涛紧随其后,放眼望去,竟是另一片天地:眼前是一个圆形的巨大祭殿,魔神石像倒塌在地,碎石砂砾占据半壁江山。翻滚着黑气的岩浆环绕祭殿外围,隐约间似乎还发出些许低沉可怖的咆哮。

黄少天眼神微动,没有发现喻文州的身影。两人释出灵识谨慎地查过一圈,确认此地除了他们二人再无其他活物,于是挑了个相对隐蔽的位置,缓缓落地。

这就是魔神祭殿了。江波涛行至破碎的石像头颅前站定,即便时隔多年,自残破的石像上仍旧可以窥见魔神那令人胆寒的“风姿”。

万魔殿空无一物,地底祭殿又如此沉寂,喻文州会去何处?

江波涛走动两步,低头看去,地面似乎飞快地流过一丝猩红。

他缓缓拧起眉头,某种不安之感正在笼罩。

 

韩文清追着那只奇怪的鹤,在黑暗中一路往前。

他耳边似乎掠过细碎的话音,然而实在是过于微渺,哪怕他提气凝神,也听不太真切。

仙鹤离他不过十几尺之距,它背后隐有雪白的光芒,似是离黑暗的出口不远——但韩文清无论怎样也无法缩短自己与鹤鸟的距离,他如同被一条无形的绳索捆绑,拉扯着向前。那仙鹤,就是牵引者。

它到底要带着自己去何处?

光芒逐渐扩大,那些缥缈的声音逐渐清晰,韩文清听清的瞬间浑身一震——

“……魔神要降世了!”

“快,将修为注入阵中!”

“一定要封住!不计任何代价!”

“我……我顶不住了……”

“撑住!大家撑住啊!”

“万法归一,落阵!”

牵扯他的绳索骤然朝前狠拽,韩文清猝不及防,竟直接被它拖至惨白天光下!

他重重摔倒在地,刚想起身,脚底传来隆隆闷响,紧接着,沙石滚落四散,一个破损的古老阵法赫然现于眼前。

大地是墨染的浓重黑沉,他脚下阵法道道纹路猩红似血画作,在他惊诧欲起身的瞬间,数根锐利奇长的黑羽如剑如戟般飞来,贯穿他的肩胛双腿,将他钉在阵法之中,动弹不得。

血液自他伤口处汩汩流下,浸湿地面,阵法复苏,血光乍现!

韩文清强忍锐痛,咬齿低吼,全身灵气激烈翻涌,想要破开束缚。

忽然,他头顶处覆上一只冰凉的手掌,韩文清错愕抬首,只来得及看见对方飞舞的雪丝,和一双猩红的妖瞳。

那人轻而快速地以陌生的语言低吟过一句咒语,韩文清霎时如坠冰窟,紧接着,强烈的震荡冲击轰然袭来,几乎要将他的魂魄生生震出体外!

他无法控制地爆发出痛呼,五脏六腑好似被人搅碎,有什么东西从他身躯内迅速剥离,缓缓升起——那是一盏模样古朴简单的小灯,不过巴掌大,好似青铜铸成,可烛台上燃烧的却不是蜡烛,是一团赤红的、魂魄化作的火!

他是谁,将我带至封魔大阵,到底想做什么?韩文清怒不可遏,他何时受过这等屈辱?!

但他无法做出任何动作——他的身体如同离了魂,跪在原地,空洞无神。

一团团光芒自封魔大阵底下奔涌而上,飞入那盏小灯中,地表随后先是裂出丝丝细纹,听得一声震天巨响,气流暴戾炸开,直将大地震作一道道深深裂开的沟壑!

浓重的魔气怒吼着直冲九霄,对方在这片遮天蔽日的黑气中缓缓垂下那只覆在韩文清头顶的手,隐于袖中,化作锐利的黑羽。

他神色冷淡,居高临下地看着韩文清,那眼神不像是在看一个人——一个活人,像是在看着一个祭品。

而韩文清却认出了他的脸。尽管他已经不再是自己熟知的模样,韩文清仍敢肯定,面前这诡异的妖物,是他那位下落不明的副统领,张新杰。

血色小蛇从妖化的张新杰衣襟中钻出,攀附在他肩颈处,吐出蛇信:“你果然把‘济世魂灯’放在了韩文清身上。”

张新杰不言不语,宛如一具了无生气的傀儡。

那蛇低低笑道:“封魔大阵,‘济世魂灯’……以为这样就真能镇住魔神?三清老头没有告诉过你吧,这魂灯,其实是开启亡魂世界的钥匙。”

 

“当心!”黄少天闪避同时叫了江波涛一声,后者立即唤出“天链”,银光一闪而过,袭来的魔气登时散去。

黄少天周身剑光浮动,“冰雨”划破半空,发出清锐啸鸣,飞速刺向来者。

对方身影微动,避开锋芒,拂袖间魔气化为恶蛟扑向黄少天与江波涛二人,江波涛见状立刻催动体内仙器之力,在两人面前撑开护阵,抵散魔气。

“剑圣”收回“冰雨”,眼底剑意凛凛:“恭候多时,你终于来了。”

喻文州轻笑道:“少天,你这话说得不太对。不是‘终于来了’,我一直都在此地。”

“那你为何故意掩盖行踪,现在才现身?莫不是怕与我再战?”黄少天横过剑身,寒锋映亮眼眸。

喻文州微微仰头,负手而立:“这倒不至于。只是方才时机未至,我便小憩片刻罢了。”

时机未至?江波涛突然背脊发凉,他低头看向地面,只见尘土石砾纷纷升腾至空中,彻底亮出脚下猩红诡异的咒阵——

黑气源源不断地自喻文州体内涌出,夹杂着凄厉之声,被咒阵吸食吞没。

喻文州伸出自己的左手,右手手指并拢,在自己掌心轻轻一划——漆黑的血液破开皮肉,随万魔一并坠落。

“现在,封魔大阵已破,魔神——即将复苏。”他微笑着看向黄少天与江波涛,语气温和,“它饮下我的血液,便只听我号令。少天,江长老,你们二人,还要与我为敌么?”

 

【待续】

 

※快结局了!我一定能在五章以内写完的!相信我自己!如果五章以内还写不完!我也没办法!只好继续写了!

接下来可能都是打架!打群架!会疯狂死人!先预警一波!下一章周江会继续并肩作战的!

元旦三天两天都在加班,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


评论(11)
热度(55)
2019-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