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陆沉34

黄少天此时却是一句话不说,剑气收敛于全身,只在须臾间,“冰雨”、“剑圣”齐齐出鞘,锋芒毕露!

他太了解喻文州,正如喻文州洞悉他的一切,故而那些掩人耳目的伎俩一概用不上,唯有战——以最直接的战法,方能一分高下。

人剑合一,剑如闪电,锐意破空,势不可挡。

利刃一次次撞击魔气结成的坚盾,铿锵之声响彻天地,空间内剑影翻飞,穿梭撕裂浓重魔气,下一刻“剑圣”身后气形化为千万光刃,朝着喻文州疾驰飞去。

这一系列动作快得超乎凡人极限,江波涛的肉眼只捕捉到剑光残影,几乎追不上黄少天出剑的速度。

但地底阵法已然启动,上古魔神在深不可见的黑暗中发出低沉咆哮,喻文州身形猛然后撤,一条手臂似乎被“冰雨”剑气所伤,垂落的指尖浸出血来。他淡然一笑,另一条手臂做了个“起”的动作,三人脚下的地面登时轰然塌陷粉碎,黑暗海啸般涌上,那其中,现出魔神猩红的眼。

“前辈当心!”

魔神仰天怒喝,震得江波涛五内发痛,若不是仙器之力为他挡过些许,怕是此刻要呕血重伤。他赶紧搜寻黄少天的身影,却见对方身披灼灼剑光,举剑便对魔神正面一击!

巨力相撞,天地骤然失色,强光爆开,气流也成了剑刃,所过之处开山裂石,硬生生地将地底深渊夷为平地!

“天链”锁链延展,飞速绕住黄少天手臂,将人拖了回来。

方才那一剑消耗过甚,黄少天此刻面无血色,冷汗涔涔,还不待江波涛扶稳,遭创的内府一阵翻滚,迫得他口吐朱红。

江波涛催动仙器之力为他输送灵气,不料手掌刚贴上黄少天的背脊,整个人便怔住了——“剑圣”的躯体内半分灵气都无,哪怕是一丁点流转都没有。

黄少天察觉到他的惊疑,吐出口中血沫,摆摆手:“没事,一时间用力过猛就会这样,过会儿就好。”

江波涛隐约有个不大好的猜想——黄少天的以身入剑,是不是还需要将己身灵气注入“冰雨”?如此下去,岂不是要将他整个人抽干?

稍远处,魔神巨掌拨开尘灰,周遭魔气潮水般奔入它之躯体,“冰雨”斩出的伤口正在飞快愈合。

喻文州静静地注视着他,飞身立于高大魔神之肩,嘴唇微动,似乎念过一句咒语。

魔神低吼一声,双足裂开地面,往上纵身跃去。

黄少天见状当即欲追,双目发红,近乎怒吼:“——喻文州!”

然而伤势牵动,“剑圣”牙关溢出鲜血,“冰雨”剑身光芒闪烁过几次,渐渐黯淡下去。

“前辈,此地不宜久留!”江波涛扶住他,一边送出一道灵识传讯,“我先告知叶修前辈,魔神……出世了。”

 

微草谷外。

引路的灵识在方士谦眼前转了转,然后化为点点幽光散去,医修抬眼望去,见山林树木阴影下立着一名少年,想来那引路灵识便是他的。

少年见了方士谦赶紧行礼:“晚辈见过方长老!”

方士谦觉得他颇为面生,身上所穿也并非微草谷弟子服饰,思来想去实在记不起有这么个人,只好如实道:“你是……”

“晚辈乔一帆,以前曾是微草谷弟子。”

方士谦点点头,而后又蹙起眉:“‘以前’?”

他再度打量着面前这名少年,没有自他身上感知到半分活人气息。是叶修让他跟着灵识前来此处,说是到时自有人接应……

“叶修连鬼都不放过,脸皮厚度真不愧是仙门第一人。”方士谦挖苦过叶修一句,随后有人自微草谷方向开阵步出,方士谦看着来人,心里将叶修骂了个遍,面上不动声色,“王谷主,又见面了。”

那名叫做乔一帆的少年也对王杰希行过一礼:“见过谷主。”

王杰希淡淡扫过方士谦一眼,转向乔一帆:“不必再叫我谷主。你既已转投叶修门下,便不再是微草谷弟子,往后如他人一般称呼我即可。”

“……是,前辈。”乔一帆应下此话,似是有些局促。王杰希倒是泰然处之,说:“叶修让你来,还有什么事?”

乔一帆的身形好似微微晃动,方士谦知晓,这是魂魄不安的表现。

“是关于始均真身之事。”少年的魂体透出些惨淡的苍白,“我……近日终于想起了自己的死因。”

“那时我拜离微草谷,正赶往临安城途中,为抄近路走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道。然后,我便看见一人,像是自言自语,可凑近些,却发现他好像是借一人之口,说数人之言。”乔一帆继续道,“他们起初似有分歧争执,其间多次提及‘微草谷’、‘尸身’等词,最终由一人说,‘将众人尸首埋于微草谷深处乃是最稳妥选择’……我当时心下大骇,一时泄露藏身地,因此招致杀身之祸……”少年轻叹过一口气,“后来我以魂体方式得以继续留存,却始终浑浑噩噩,想不起自己究竟为何而死,直到前不久叶修前辈让我去救下张新杰前辈……”

炼化张新杰妖身的那方血池戾气极重,许是如此,激出了乔一帆的记忆,他将自己死前意外得知之事告知叶修,后者略一沉思,却是让他与王杰希和方士谦碰面细说此事。

“也就是说,那劳什子怨体的本身,埋在微草谷里?”方士谦眉心紧锁,“如此强横怨气能深埋多年不为人察觉,除非……”

“除非是在历代谷主墓葬内。”王杰希静静接过话,“微草谷内,唯有历代谷主安葬之地,才有足够掩盖怨气的仙君阵法与灵草灵花。”

方士谦眉梢微挑:“叶修这是要让我们去挖坟?”

王杰希双目微阖,缓缓吐出一口气:“恐怕不止如此。”

乔一帆已为魂魄之体,而今微草谷内阵法密布,他无法进入其中,而且叶修尚有其他事务交待他去做,因而将自己所知之事告诉两位前辈后便先行告辞。

王杰希在他走前却突然叫住了他:“乔一帆。”

少年在他面前仍有些敬畏之态:“谷……呃,王前辈。”

王杰希目光平静地看了他片刻,说:“无论身在何处,你只需做合适的事。他也一样。”

乔一帆闻言一怔,旋即神色郑重起来,对王杰希拜上一礼:“一帆……谢前辈指点。”

其后,少年的魂体隐入山林影间,销声匿迹。

方士谦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喃喃道:“魂体鬼修,得亏叶修想得出来。”他复又转头看向王杰希,“请吧,王谷主,挖坟烧尸,还得要您多多出力了。”

 

张新杰的修为如何,自己怎有可能不清楚?韩文清的神识仍然清醒,只是暂时受制无法脱身,他只得思索起前后因果。

相处数年,张新杰分明是凡人血肉之躯,也从未误入歧途招致妖化端倪,而今如何短短一月内,竟异变至此?再者,那盏奇怪的灯,怎么会在自己体内,张新杰是何时放进去的,自己居然从未察觉?这盏灯到底是什么来头,又是用来做什么的?

“韩统领,您当真想不起来了?”那条缠绕在张新杰肩颈处的赤蛇“嘶嘶”吐信,“这封魔大阵,可是由您牵头的。”

不可能!韩文清神识一震,封魔大阵落下时,在场所有修士皆尽身殒,若是真由自己牵头,为什么自己还能活下来?而且,当年自己不是应天子命令,在北幽之地击退魔物吗?怎会突然到此地来构成封魔大阵?

灯中魂魄之火跳动愈发猛烈,而封魔大阵所在地面几乎崩碎殆尽,唯余阵心束缚着韩文清之处,竟拔高而起,好似一座祭台。灯盏不断吸取着魂魄般的光芒,光明渐弱,黑暗蔓延。地底深处传来诡异哭号,如同恶鬼孤魂,叫嚣着意图重回人间。

魔气暴涨,更牵动深处怨气,暗中亮出一团团幽绿鬼火,映出成千上百张干枯可怖的面容。它们抠住地面断裂形成的石壁,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地往上攀爬,其间不断有同类被当做垫脚石踩回万丈深渊,可这仍然无法阻挡恶鬼出世。

韩文清怒极,拼尽全力试图再度掌控自己的身体,他本就身为当世仙门大能之一,又身经百战,在他如此强悍的挣扎下,那穿透身体的黑羽利刃竟松动几分。

赤蛇立起身躯,双目狠狠盯着韩文清:“‘武曲’天星,果真名不虚传。但,这又如何?”

它附于张新杰耳畔,仿佛窃窃私语,后者猩红的妖瞳中赫然杀意腾腾。张新杰再抬手臂,化羽为掌,直直往那盏悬于韩文清头顶的小灯触碰而去,口中轻念奇异咒语,每一句都让灯中红色魂火震荡一分,更让韩文清神识剧痛,仿若被生生撕裂。

张新杰!

他无声地以神识怒吼:张新杰!你到底在做什么!

眼看那人苍白修长的指尖就要触及魂魄,突然,张新杰稍稍低下头来注视着韩文清,那双妖异的眼中,清晰地映出韩文清略带惊讶的震怒面容。

动手。韩文清看见他嘴唇微动,下一刻,鹤妖飞速斩断韩文清身上束缚,旋即扯下肩上那条赤蛇,抛向漆黑渊薮。

然而那蛇却如履平地般稳稳停于空中,身躯不断盘绕,最后已有两三成年男子合抱粗细!

张新杰立即对韩文清连施数咒,几乎都是愈疗养气之术,紧接着袖袍一扬一收,魂灯落入怀中。巨蛇本欲张口咬下魂灯,谁知张新杰反应如此迅速,蛇牙无功而返。

它冷冷笑道:“张新杰,事已至此,别再做这等徒劳之事。”

它眼前的鹤妖眼眸轻合,居然将怀中小灯缓缓没入身躯!

巨蛇与韩文清皆是一惊,前者不由得狂怒大笑:“好!你可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韩文清厉声质问:“张新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新杰侧过脸来看着他,而后又再度背过身去面向巨蛇,“如你所见,我是妖。为了某些目的,利用了你。”

他在说什么?!韩文清身上伤口处已在术法治愈下止血愈合,他缓缓站起身来:“你,再说一遍。”

“我是妖,隐藏身份潜入世间,利用了你。”张新杰十分淡然,像在谈论今晨茶水是否合意,“眼下强敌在前,我怕是要再利用你一次了。”

“利用?”巨蛇阴恻恻道,“你甘愿放弃仙身,放弃千年修为,化为凡人重头开始;违背仙君命令,强开魂灯,护他魂魄替他挡过死劫……张新杰,你这利用,我倒是闻所未闻。”

“不过你们的恩怨情仇我无暇顾及。”巨蛇周身盘绕起重重怨气,“交出魂灯,不要碍我大事!”

蛇尾随他话音一并扫来,祭台哪堪这般重击,登时碎做一片齑粉,张新杰正欲化回鹤妖之身,却不想身后韩文清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臂,将人往后重重一拉:“退下!”

他手劲本就不小,张新杰给他攥得有些吃痛,刚说了个“你”字,便听头顶上那人近乎咬牙切齿地说:“等此间事了,你给我说个明白!”

“霸图”统领拳风开路,轰然震开地面恶鬼,而后打算正面迎击巨蛇。周遭小鬼如受感应,不断爬出地底,奔向他二人,要是这么耗下去,恐怕巨蛇只需坐收渔利便可。

就在此时,九天之上忽闻利刃破空之声,继而阴云俱散,寒冰烈焰交织成数道剑雨,朝着巨蛇与地面恶鬼摧枯拉朽而去。

同一时间,封魔大阵半空传送阵法骤现,一枚黑羽先行飘出,接着,苏沐橙、林敬言紧跟其上,看到眼前场景后,苏沐橙立即召动灵火,配合高天剑气出击。

林敬言一眼便见韩文清二人,立刻高喊过一声“老韩”,身法犹如闪电般穿过战场,顷刻间已至韩文清身侧。他刚要问上一句“无恙”,然而另一人却叫他惊愕不已:“你……你是……新杰?”

“闲话少说!”韩文清挥手将张新杰丢向林敬言,双手拳风逼退群鬼,正要杀向巨蛇时倏然胸腔一阵闷痛,他咬牙咽下痛呼,扭头看着张新杰,眼神中竟有几分愤恨:“你敢!”

张新杰一手食、中指并拢摁在心口处,指腹之下红芒微微,应是在操控魂灯力量以制韩文清。林敬言心下一颤,再看韩文清神色,断定已是动了真火,连忙劝道:“新杰,这……事情复杂,有话好说,先应付过此时再……”

但张新杰神色竟异常平静,甚至有种不可置否的坚决:“我当然敢。”

韩文清双手紧握成拳,骨骼交错之声清晰可闻,他沉重地喘着气,紧盯着张新杰,如同猛虎暴怒发作之前:“张新杰,你想如何?”

“不想如何。”张新杰缓缓挣开林敬言,镇静道,“只不过,现在该退下的人,是你。”

 

苏沐橙避开巨蛇攻击,御起周身灵火无数:“周掌门!”

周泽楷会意点头,铺开“荒火”剑影,会同苏沐橙的灵火一并落下。

霎时间天地火光连绵,烟尘砂砾四散,烈火如石,狠狠砸在地面群鬼与巨蛇身上,前者当即飞灰湮灭,后者皮开肉绽,吃痛咆哮,一时间攻击狂乱而毫无章法,饶是苏沐橙与周泽楷再怎么闪躲,也免不了遭受几下冲击。

“它惧灵火!”苏沐橙一面闪避,一面高声道,“周掌门,帮我个忙!”

周泽楷闻言瞬间抽身至巨蛇面前,两把神剑飞入手中,剑气激荡,稍一交叉后,朝着巨蛇毫不迟疑地斩下!

巨蛇立刻盘绕躯干遮掩要害,尾部高高扬起,向周泽楷蛮横打去。

周泽楷立刻回身防备,巨蛇见状便露出头部,张口咬下!

倏然间周泽楷闪身即退,巨蛇愣神之时,面前已扑来滚滚灼浪——一条火龙发出长长鸣啸,口吐滚烫岩浆,张口便咬住巨蛇头下之处,龙爪扣紧巨蛇身躯,拖着它翻滚撕咬,血红热浪如大雨天降,落在地面即刻将一切化为青烟虚无。

苏沐橙双掌之间运着一枚青铜刀币,操纵火龙强压巨蛇,不知不觉间嘴角溢出一缕血丝,在她此刻因耗力过大而有些苍白的面容上显得触目惊心。

女修低喝一声,火龙携巨蛇重重撞上山壁,轰然巨响,岩石崩塌,浓烟飞尘滚滚,将火龙与巨蛇都埋葬于倾塌的高山岩石下。

苏沐橙不敢懈怠,她张开手臂,凌空划出奇异阵法,身后空间裂开,一条青龙长啸而出。她纵身一跃跳上龙背,再度聚集灵火——

周泽楷瞳孔一缩,“碎霜”自身畔飞出,在苏沐橙和青龙之前结出寒冰屏障,挡住意外之击。

屏障挡过攻击便骤然碎裂,“碎霜”回至剑主身侧,苏沐橙也迅速结阵应对,但黑刺好似斩不断的荆棘,速度极快攀沿而上,甚至割破青龙龙鳞,要直取御龙者性命!

苏沐橙眼看一根侥幸逃脱的黑刺已经飞至眼前,她下意识地咬紧嘴唇等待疼痛来临,可就在此刻,天光大盛!

不,那不是天光!苏沐橙惊诧不已,抬手遮挡过于强烈灼眼的光芒,片刻后她赫然发现,那光芒竟来自于一人。

纵然身形外貌大改,但他身上有种熟悉的气息,使得苏沐橙不禁出声唤他:“……新杰?”

她看见那人似乎回头看了自己一眼。

女修双目睁大几分,还未来得及说出什么其他话,青龙便带着她回身后撤,并盘绕身躯将人护在其中。

天地震颤。

炽盛的光芒将阴暗驱逐,一盏青铜小灯于张新杰手掌中跳动着灼灼赤焰,无数魂魄自灯中飞出,重新奔涌向已成深渊的大地。每一个魂魄都携带着决然之力,转眼间,清光明灭,一个环形阵法逐渐成型。

封魔大阵。周泽楷不禁感到些许震撼,方明华所言旧日阵法此刻重现眼前,想到此阵是以数名仙门大能的魂魄生生落成,叫人如何不感慨万分?

魂魄入阵,便再也不复己身意识,不往生死轮回,千年万年只为镇压魔祸,直至耗尽阵心最后一丝力量——

阵心!

周泽楷望向张新杰,眉头微蹙。

 

山壁之下黑气爆散肆虐,无数凄厉尖啸挤压成同一个诡异又可怖的声音:“魂灯……交出魂灯!”

张新杰漠然以对,仍旧专注复阵,突然,天空阴云压顶,竟生出一个巨大黑暗的漩涡!

一只庞大丑陋的手臂撕开漩涡中心,从内中探出身来。

——那是上古魔神,它卷土重来,血红的双眼充斥着对人间不可洗净的恨意!

张新杰脸上终于浮现出些许意外之色,只在这一瞬的分神,怨体猛攻而上,意图抢夺魂灯!他将魂灯收回体内,却来不及躲闪,黑刺穿透身躯,将他扬至高空,狂暴地摔了出去!

“交出魂灯!”怨体不断咆哮向前,冲破桎梏,重新凝结成一个人形——但那也仅仅只是个人形,没有五官,唯有四肢与头部仿佛构成了“人”的模样。

魔神自空中落下,肩上一人衣袍翻飞。

“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喻文州微微一笑,“眼下,各位打算如何呢?”

回应他话音的却是锐利剑芒,喻文州神色一凛,魔神抬起手臂格开攻击,暴虐的双眼死死注视着从传送阵法中跃出的两人。

“……黄少天,你实在是太难缠了。”喻文州眸色冰冷,“非要让我杀你不可么?”

“剑圣”闻言,居然笑出了声:“杀我?好啊,那就试试看吧!”

他身旁江波涛正在寻找叶修身影,猝不及防看见周泽楷在场,登时气结:“周泽楷!”

周泽楷被他发现也丝毫未露心虚,反倒施施然御剑至他身边:“嗯。”

江波涛差点揪着他衣襟失态大喊,怒极反笑:“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帮你。”周泽楷轻声道。

“……你……”他如此回答,江波涛反而说不出其他重话,只是心下莫名难受,怒气都消去七分。

“‘轮回’不可失去掌门。”他放缓语气,“小楷,回吧。”

周泽楷眼眸轻合,摇头沉默片刻,说:“江,我不能失去你。”

江波涛错愕抬眼,不经意撞入那人眼中沉沉情绪,一时如鲠在喉,只得强令自己移开视线。

“此间事了,”周泽楷忽然伸手,触上他的眼角,嗓音温和沉静,“一同回去。”

他说“一同回去”。江波涛想,他说得那么坚定,那么认真,每个字词都充满了希望……

江波涛无声一叹,抬手握住周泽楷的手指:“好。”

黄少天扭头瞪眼道:“你们俩有完没完!当我死的啊!我这里生死对决很难过的好不好!你们搞什么情深义重啊!周泽楷你也别光看着,也来帮忙打架啊!”

“哟,稀奇,‘剑圣’也要人帮忙打架了?”有人忽然接话,众人齐齐循声望去,只见一人手持红伞,悠然踏入此间地界。

苏沐橙双眼微微发亮,声音颤抖:“叶修!”

来人对她笑了笑,足下轻点旋即护在她身前:“沐橙,辛苦了。”

苏沐橙摇摇头:“战局才刚刚开始。”

“说得也是。”叶修抬眼,看向怨体与魔神,“诸位,有什么新仇旧恨,今日一并报了吧。”

 

【待续】

※这章剧情打戏比较多,谈恋爱就少了(。 

PS. 黄少天真的很难过。(你

评论(13)
热度(92)
201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