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Darkness And Blood01

·就是想写这个paro(ಥ_ಥ)
·拯救自己的粮荒

阿代尔斐尔回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是血,脸上干涸的血迹在他那张精致的脸上分外狰狞,他的脚步从踏入厅内开始就没停过,近乎癫狂的奔跑和神色使得其他人员纷纷侧目躲避,没有一个敢上去接住他。
要不是努德内正好打算外出撞见他,美剑还不知道要跌跌撞撞跑到何处去。
“阿代尔——”
“救他!”金发精灵死死拽住了同僚的手臂,看上去几乎歇斯底里,“快派人!救他!”
“到底怎么了?”努德内从来没见过阿代尔斐尔这个表情,而下一刻他反应过来,“让勒努呢?”
“战争废墟,救他,快点——”
阿代尔斐尔没能说完,他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再剧烈挣扎,从撕裂的伤口流出的血液滴落在镜面澄澈似的地板上,托住他身体的努德内不可避免地被同僚的鲜血染红衣衫:“祭司在哪里!快来人!”

*
四十八小时前。
泽菲兰通知让勒努和阿代尔斐尔前往战争废墟执行任务,他们的消息网称那里出现了不可知的威胁,具体情况还得这两位精英人物前去调查。
“会是什么情况?血族?”让勒努一边检查弹药一边调侃道,“几年前血族在那里惨败,以太炸弹把那里炸得千疮百孔……难道他们在那里还剩了什么重要物品?”
“不一定,你还记得一个月前我们处理的案子吗?”阿代尔斐尔确认装备无误,转身取过外套穿好,“以为是死灵作祟,去了发现是死灵魔法的狂欢。”
让勒努抬手将及肩的蓝色头发扎起来,嘴里叼着发圈:“最近世界越来越混乱,突然怀念起以前只需要对抗龙族的日子了。”
“好了吗?”
“出发吧,搭档。”

正如让勒努所说的那样,世界越来越混乱,连直属教皇陛下的苍穹骑士团都得各种跑外勤,大贤和俊英这俩位学术性人物私下会叹道他们的研究又要搁置一段时间,被另一位法系同事沙里贝尔吐槽说:“什么研究,别告诉我又是什么什么古代咒语解密。”
“算是亚拉戈文学的一部分吧。”每当这种时候只有努德内会回应他,至于奥默里克,他从不掩饰对沙里贝尔的厌恶。相对他们来说,让勒努和阿代尔斐尔的关系可以称之为至交了,而且现在……他们远比至交亲密。不论是执行任务的默契还是性格与精神上的情投意合,刚剑的让勒努与美剑的阿代尔斐尔只要出现在众人视野,必定会令人感叹这是何等的契合。
——通俗来讲,苍穹骑士团的大家在私底下都会叫他们“闪光虐狗组”,每每他们出双入对时,总有人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瞎了。
所以也难怪苍穹骑士团总长泽菲兰每次都让他们俩一起出任务,直接避免团内单身狗遭受多次暴击。
让勒努和阿代尔斐尔执行任务一贯都是稳定迅速的风格,这么多年来他们从未出过什么失误,但这样也使得他们二人经常接到的任务都极度危险,同时也极度机密。除开苍穹骑士团那几位老资格成员和泽菲兰,他们俩可能是知道事情最多的。“有时候,有的事,还是不知道为好。”在同僚们的聚会上,让勒努温和地笑着说,“无知也是种幸福。”

“无知也是种幸福”这句话,阿代尔斐尔此时是真的感受到了。
他觉得自己闭眼之前还在废墟修罗场,睁开眼就看见病房天花板,反应几秒后他接受了自己还活着这个事实。他还活着,让勒努却生死未卜。
在他们抵达战争废墟后,铲除了几只无关痛痒的变异生物,检测仪器也查不出任何其他异常,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从地底深处传来了某种骇人的低吼。
于是他们便循声而去,却在声音的源头看见了——
直到现在阿代尔斐尔都不能肯定自己当时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样东西极其危险,他在那时几乎被恐惧所摄,好几枪都打偏出去。让勒努挡在他面前,然后叫他离开这里。
阿代尔斐尔被搭档丢出即将坍塌的洞穴时,看见让勒努胸前绽出鲜血做成的玫瑰,继而迅速凋谢。
他甚至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回到的伊修加德。

“醒了?”推门而入的人身后背着一把大剑,但他意外地挺拔,似乎完全不会被压垮。
“总长。”阿代尔斐尔动了动,想行个礼,伤口被他的动作牵扯再度渗出血来。泽菲兰止住他,问道:“感觉怎样?”
阿代尔斐尔摇摇头:“我没事,让勒努呢?”
泽菲兰迟疑几秒,尽量以委婉的语气说道:“我们去找过了,在现场没有发现属于让勒努的物品,现在仍然在搜索中。”
阿代尔斐尔只觉浑身血液都凝住了。
“他也许没事……”泽菲兰看着金发精灵瞬间惨白的面色,想想自己多说无益,“你好好休养吧。”
直到泽菲兰离开,阿代尔斐尔都没能找回自己的思绪。
他好像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可能待续)
呱哇你们吃一口刚剑美剑嘛!吃一口嘛!可好吃了哇(ಥ_ಥ)!真的啊!呜呜呜!(躺地板流泪.jpg


评论(6)
热度(21)
2016-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