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Darkness And Blood03

※含私设

 

 

——死去的人可以通过非鬼魂的状态再回到这个世界上吗?

——死……不能啊,为什么这么问,阿代尔斐尔?

——没什么,我只是遇到些问题。那么,死去的人能变成恶魔再来到这个世界上吗?

——这说不准。从宗教学意义上来讲,要么他生前有过不曾被宽恕的罪,要么他以灵魂为代价与别的恶魔做过什么交易,死后灵魂才会具备恶魔化的条件。可是并非每个具备条件的灵魂都能成为恶魔,有的或许只是在地狱里饱受折磨。

——生前作为神职者的人,死后有没有变为恶魔的可能?

——一般来说是不可能的,神职者灵魂都受过哈罗妮祝福。

——有没有恶魔强大到能直接把他人灵魂炼化?

——历史上有过,但那已经是好几千年前了,再者,恶魔这个种族已经销声匿迹了几百年……难道你遇到了恶魔?你遇到了恶魔吗,阿代尔斐尔?千万不要硬碰硬,有任何情况一定要报告……

——我明白。

短暂的沉默后,通讯那头的奥默里克仿佛想起了什么:

——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与血族类似的“血液传承”,即变化者饮下一定量的恶魔血,然后转化为恶魔。

——原来如此,谢谢你,奥默里克。

——没关系。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关于这个问题,更详细的方面可以前去拜访泽梅尔伯爵。

——嗯,再次感谢。

——不客气。

 

*

猎魔人中关于伊修加德四大名门有句俗话:“血色的独角兽与玫瑰,亡灵的丧钟与深暗的堡垒。”

这句话不仅表述了四大家族关系及他们家族纹章意义,也表述了四大家族各自的优异之处:针对血族及狼人相关的福尔唐家与艾茵哈特家,专攻鬼魂、死灵的狄兰达尔家,以及对恶魔、契约魔法有深刻研究的泽梅尔家。

曾经苍穹骑士团的大多数同僚在得知格里诺来自泽梅尔家时,无一例外都会流露非常真挚的震惊之情,当事人则皱起眉一脸不耐地回应道:“有什么好吃惊的,比起那些乱七八糟的咒语和根本叫不出名的魔法阵,直接掏武器打个痛快才是我的作风!”

——真是难以置信。这句话是沙里贝尔说的,在他发现格里诺除了打架什么都不会后,一连说了三遍。

但也许是家族天赋,格里诺不知用什么法子将身边那位半吸血鬼吃得死死的,并且通过了苍穹骑士团的选拔,双双跻身苍穹骑士之列。然而,四个月前格里诺和他的半吸血鬼搭档——波勒克兰在执行完毕任务归来的路上遭到血族袭击,飞空艇坠毁在西部高地上,附近却没有他们二人的身影。泽菲兰相信他们俩是脱险了,可追查如此之久仍然没有下落,正如一年前让勒努那样……

阿代尔斐尔想到这里,先前腰侧被刺中的地方又开始隐隐作痛。他没有向泽菲兰报告这件事,那晚“让勒努”离开后列车又恢复了正常,所有人这才如梦初醒般冲出门外查看情况。阿代尔斐尔婉言谢绝了列车长提出的将他送去病院的要求,自己处理好伤口后在计划线路走下列车。他带着伤去某个血族散居地打探情报——虽然人类与非人类群体战争不断,但钱财对任何种族都是友好的。

搜集情报的路上倒没什么意外,除了阿代尔斐尔在打算离开时被几个不知轻重的吸血鬼拦住去路……放倒他们倒是容易,只是那里毕竟属于血族地盘,彻底摆脱追兵花了点功夫。

不过他从酒馆内得知,最近确实有血族目睹一个精灵外形的蓝发男子出没在某些……灵魂聚集的地方,并且在一些血族或其他具备灵魂的生命体身上出现了“恶魔印记”,这使得他们感到惊惶。

恶魔以灵魂为食粮,在此基础上他们对一切有灵魂的生命一视同仁。他们响应召唤而来,以达成召唤者的愿望为条件,在此之后会获得召唤者的灵魂作为报酬,至于这个灵魂要怎么处置,那便视他们的心情与兴趣而定了。书籍上记载,恶魔会对自己的“交易对象”留下印记,等约定的时间来到之后,他们便会前来收割灵魂,除非订立契约的恶魔死亡,否则交易无法取消。

如果那些血族目睹的恶魔与阿代尔斐尔在列车上遇到的都是让勒努,那么说明他已经开始习惯恶魔的生存方式了。再者,当时他在列车上攻击自己,有可能是察觉到猎魔人的存在所以进行“清除”,加上自己喊出他名字时的反应……阿代尔斐尔叹了口气,心里默默祈祷但愿让勒努没有忘记所有事。

可就算让勒努记得又能怎样?

难道要让他停止猎捕灵魂,衰竭至死?

阿代尔斐尔还有很多事没问他,很多事没对他说,甚至……他都不知道让勒努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既然如此,不如见上一面吧。

他拖着行李箱走向荒无人烟的土地,料想自己大约只能赌一把了。

 

*

烛火跳动第三下的时候,蓝发精灵的目光从窗外收回,却只是静默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他听见了召唤,但这个召唤他的声音触动着记忆最深处的部分,使他不敢响应。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模样,只能在黑暗中摸索着、小心翼翼地前进。

也许从再度拥有意识的那天起,曾经属于他的一切都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新的本能,驱使着他行走,驱使着他“活下去”。

火苗猛烈地跳动,然后在苍白手指的触摸下熄灭。

四周陷入黑夜的寂静中,除了月光,再无其他相伴。

连空气都冷寂下来。

 

*

让勒努没有回应他的请求。

阿代尔斐尔用绷带缠上方才划破的手掌,缓缓站起身。

荒野的风从他身旁掠过,卷出几许血腥的味道飞散在半空。

年轻的骑士忽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情荒谬得可笑,仿佛一切都成了帷幕拉开之后的小丑剧,毫无意义。

他在短暂的驻足后转身离开,未曾看过身后一眼。

而在那个用鲜血涂出的魔法阵中,一个身形高挑的影子目送他走远后,消失不见。

(待续)


评论(11)
热度(6)
2016-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