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现实里的大多数可能

※115短文粮食,小甜饼。

 

阿代尔斐尔发现让勒努在休息时间里总会偷瞄自己,而在自己投以询问的目光后,那人又显得有点心不在焉地避开,如此持续一天后,他实在觉得耐心消磨大半,索性在晚上让勒努打算睡下时开口问道:“让勒努,你怎么了?”

让勒努本来都坐在他那张睡床的床沿上了,被阿代尔斐尔这么一问差点跳起来——很快他便露出笑容,平静地说:“嗯?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搭档?”

“……”阿代尔斐尔张了张口,似乎想继续问下去,可让勒努的表情明晃晃写着“故作镇定”。他叹了口气,再抬头回以真诚关切的微笑:“我只是想说,你要是有什么烦恼……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忙。”

“没有,谢谢你。”让勒努答得飞快,还不待阿代尔斐尔再说什么,他就道了“晚安”躺了下去,并背过身。

阿代尔斐尔不大喜欢这种感觉,但他还是决定尊重让勒努的小秘密,毕竟,人与人之间相处,都需要留有一些空间的。

 

让勒努很快进入梦乡,非常绝望的是,他发现自己又做这个梦了。

他穿着隆重的衣服坐在精心装饰后的礼堂内长椅上,身边的人有苍穹骑士团的同僚,也有其他不认识的上流社会人士,不过他们脸上都带着笑容,眼神里都写满了祝福。

本该如此的。让勒努无奈地想,这儿可是婚礼现场,气氛本该如此的。

——如果不是阿代尔斐尔在这个梦里作为新郎,而另一名不认识的女性作为新娘的话。

最开始让勒努做这个梦时,他还觉得很高兴,站在礼宾区域为成为新郎的阿代尔斐尔送上祝福的掌声;第二次他再梦到眼前的场景,心下惊奇之余还是比较高兴,看电影一般重复了梦境;第三次他便开始觉得古怪,更加古怪的是,他梦见自己在梦里醒来,开玩笑地告诉阿代尔斐尔自己的梦,对方笑了笑,说,我不想谈论这个;第四次他梦见自己仍旧向阿代尔斐尔讲述“我梦见你跟一位贵族小姐结婚了”,只是这次阿代尔斐尔突然面色一沉,相当生气地说,让勒努,你真无聊。

一定是最近找阿代尔斐尔决斗的人太多,自己思维受了影响。

让勒努还在梦里没有醒来,但他的思路异常清晰。他在梦里告诉自己,第一,苍穹骑士团的成员是不能结婚的;第二,阿代尔斐尔并没有结婚的意愿;第三,梦里阿代尔斐尔的新娘大家都不认识,自己也从没在梦中见过她的脸……所以,都是梦境,都是幻觉。

他真的很想告诉阿代尔斐尔自己梦,他都快憋坏了。

可是一旦想到梦里出现过的惹怒搭档的情景,让勒努就会开始反省自己,觉得自己是真的很无聊。

梦中的婚礼已经结束了交换戒指,接下来新郎就可以亲吻新娘了。

让勒努眼看阿代尔斐尔要撩起新娘的头纱,突然不知为何从长椅上猛地站起,大喊道:“等一下!”

阿代尔斐尔转过头来的瞬间,他也从梦里惊醒,醒来就对上一双碧绿的眼眸,让勒努反应不及,直直撞了上去,顿时房间内一声闷响,然后是两个成年男性不约而同的痛呼。

“……哈罗妮在上,你到底怎么了?!”阿代尔斐尔终于忍无可忍,“我说真的,让勒努,你没事吧?”

让勒努仰面倒在床上,脑门火辣辣的疼,可后背早已汗湿一片。

“我没事,只是不大好的梦……”

“不大好的梦?”他听见阿代尔斐尔颇感好笑般地复述了一遍,又听他说道:“倒不见得吧,你在梦里一直嘟囔着‘别结婚呀阿代尔斐尔’‘千万别结婚’,这是什么不大好的梦吗?”

要是自己精通魔法,让勒努真想用冰冻术把自己冻起来,免得对上这种尴尬的场景。

阿代尔斐尔已经坐在他床边了,虽然面带微笑,语气却不容置喙:“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想听听理由,你说呢?”

唉。让勒努在内心深处长叹一声,想着自己的“秘密”还是藏不住了。

于是他一五一十地把他奇怪的梦都告诉了阿代尔斐尔。

“就是这样,你觉得很无聊吧?唉,我也觉得自己无聊。”让勒努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苦笑着说,“大概是看到那些找你决斗的人太多,日有所见夜有所梦吧。”

他没敢去看阿代尔斐尔的脸,说实话,他有点害怕搭档露出厌恶的表情。

可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听见了来自阿代尔斐尔的,不掺杂任何嘲弄恶意的笑声:“哈哈,我还以为你遇上什么大事了,原来如此。”

“……啊?”让勒努目瞪口呆。

阿代尔斐尔倒是笑得挺轻快:“要我说,你的梦还挺有趣的,感觉像是会在其他世界发生的事。”

“你不讨厌吗,我这么无聊的……梦。”

“当然不会。”

阿代尔斐尔忽然眨了眨眼:“但是有一点。”

“什么?”让勒努好不容易放下的情绪又紧张起来。

“我觉得,新娘那个角色,应该让你来扮演。”

让勒努听完愣了几秒,终于反应过来阿代尔斐尔是在拿自己开玩笑,于是无奈地跟他一起笑出声:“你知道的,苍穹骑士团的成员——”

“终生不婚。我知道。”阿代尔斐尔继续说着,声音温和,“不过,那也许是另一种可能呢?”

而这次,让勒努定定地看着他的搭档,脸色开始泛红。

 

【FIN】

其实这是我某天晚上的梦23333。跟文里差不多,不过最后结局很虐,就是阿代尔很生气地说让让无聊,然后走了,然后被精炼,然后光战打圆桌骑士他们都死了。

干脆给个甜饼吧,后面要更新的文基本都是虐了。

 


评论(5)
热度(22)
2016-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