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南山轶闻03

03 若木之果

 

下午的街道弥漫着懒散惬意的阳光,年轻人步履轻快地走在步行道区域,右耳上的蓝牙耳机应该是播放着他喜欢的歌曲,令他不禁随着暖和的空气轻轻摇晃身体,一头暖阳色的短发也因此快乐地摆动。

他沿着繁华的街区一路直走,过了两三个十字路口,最后在临街的一家店铺门口停下脚步。

耳机里洒脱不羁的音乐戛然而止,年轻人把耳机摘下来放回外套口袋里,再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等他做完这些动作之后,才继续迈开步伐,往前几步,推开店门,走了进去。

他走过陈列着各式精雕细琢摆件的货架,循着茶香来到柜台前,当他发现柜台后空无一人时,不禁讶异地挑了挑眉。

“吴启!”年轻人大声呼唤道,“吴启!你去哪儿了?”

这嗓门不算震耳欲聋,但也够响了,楼上的吴启应声而动,忙不迭地沿着楼梯下来:“我说孙翔,你可再大点声儿吧,耳膜都给我喊破了。”

“你不是看店吗,往楼上跑什么跑?”名叫“孙翔”的年轻人眉目锐利,尤其在他皱起眉头时,隐约能察觉到一丝刀锋般的杀气。

吴启冲他招招手:“在下面待着无聊,上去看会儿书。哎,你可来得正好,我都要发霉了,你帮我看会儿家,我去附近商场逛一圈。”

孙翔嗤笑一声,显然对吴启的意图心知肚明:“你又想骗我看店是吧,我今天偏不!”

“翔哥,”吴启揽住孙翔的肩膀,和蔼可亲,“我们多少年的交情,你滴水之恩,我涌泉相报啊!”

“行了,去去去。”孙翔把那只搭在自己肩膀上的爪子拨开,人倒是很自觉地往柜台后一钻,坐了下来,“我先说好,老方要是问起来我就如实交代了,到时候别说我卖你。”

吴启如受大恩,笑嘻嘻地说了一通好话,再简单嘱咐孙翔几句后,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孙翔坐在柜台后面玩了会儿手机,猛然记起自己此行意图,当即拍案而起,也不管吴启到底听不听得见,愤怒地咆哮道:“吴启!你他妈又让我背锅!尧光君呢!”

然而丢锅之人早就逃之夭夭了。

 

事主的别墅在城区之外,要往常时刻,江波涛一般是尽量快速赶到。

可今天不行。

他的车上多了一名乘客,且在今天之前,江波涛敢确定他们素未谋面。

“嗯……周先生,是不是空调温度太低了?”他从内后视镜里看到青年稍显苍白的面容,不免有些胆战心惊——根据之前吴启的简单介绍,这位名叫“周泽楷”的年轻人,是“轮回阁”实际上的老板,平日里不经常出现,所以他们也没怎么对江波涛提起。

结合周泽楷身上的“气”,江波涛感觉这人应该属于没事往深山老林里一扎,修仙修到天荒地老的类型,如果出山,必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即将发生。

但是,“世外高人”周泽楷怎么会急吼吼地跑到自己面前,还执意要和自己一道去处理事情呢?

这说不通。

周泽楷一直安静地坐在后座,偶尔江波涛抬眼望向头顶后视镜时,他就能恰到好处地接触到那双容易令人深陷其中的眼眸,这就导致江波涛每次只能尴尬地露出礼貌性笑容,然后匆忙移开。

难道我还真是文曲星下凡了?

小江同志自嘲地想,我这么平凡的人,还能有什么特异之处吗?

“还好。”被他问话的周泽楷语气平静,这两个字过去之后至少等了十秒,才又慢悠悠地补上一句,“你觉得舒服就行。”

江波涛:“……”

通常情况下,江波涛会做那个主动打破陌生隔阂的人,毕竟他会聊天,也不会油嘴滑舌惹人反感。可眼下这位周泽楷周老板,实在是三棒子打不出一个那什么来,江波涛只能跟学生时代做六级试卷那样,看不懂的全靠上下文其他部分进行揣测,然后瞎蒙。

明眼人都看得出周泽楷是个内敛的人,所以没必要的家长里短江波涛干脆就没扯,聊了几句天气这种无关痛痒的话题后,便说起这次的任务。

他还是有些不明白周泽楷为什么要出面。按理说,过去“轮回阁”受理的“生意”中,不乏一些极其危险的,那些时候周泽楷都未曾露脸,莫非今天就是择日不如撞日,选了一个来视察合作者的斤两?

江波涛大致讲了讲一会儿的打算,又说了几个通常的解决方案,周老板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目光沉静地注视着江波涛的背影,然后说了今天最长的一句话:“我只是来看你工作的,你照着你平时的方法做就好,不用在意我。”

完了,还真是领导视察。

江波涛感觉自己头顶无端压下一个秤砣,重得他差点闪了脖子。

周泽楷那张天人般的容颜在这句话后便唤不起江波涛蠢蠢欲动的贼心,可见工作确实令人丧志。

江波涛扯出一个无奈的苦笑,点点头,不再多言其他,径直往目的地赶去。

事主今天专门等着“方大师”推荐的“小江大师”前来降妖伏魔,江波涛还没到别墅门口,抬眼就看见一个衣着讲究的男人站在前方,冲他招手。

“小江大师,幸会。”男人的眼神看上去十分焦急,但他的动作倒是很克制,显然是历经世事,早已学会了沉着。

江波涛办事时向来长话短说,只要事主没有遮掩的模样,他一般都会开门见山:“杨先生您好。劳烦您久等,方便的话现在就可以带我们过去了。”

男人点点头,却是看着周泽楷,没有立即挪动脚步:“这位先生是……”

“哦,他是——”

“我的一个朋友”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本来少言的周泽楷突然抢答道:“我是江老师的徒弟。”

江波涛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住,然而周泽楷说完这句话后又抿紧嘴唇,他不得不保持自然的微笑接上话茬:“嗯,对,我让小周来学习一下。”

“小江大师真是年轻有为,”事主闻言后露出赞叹的笑容,转身往前带路,“我家这别墅也只是度假时过来住一住,屋子里也没叫人收拾,不能请小江大师你们进屋喝茶了。一会儿我让人去给你们二位买点水来,天还是有点热的。”

江波涛跟在他后面,客套地回应了几句,就见自然光线慢慢敛去,车库内的灯光随人的脚步逐一亮起。杨先生带着他们在一扇隔离门前停住脚步,回过头来,面带歉意地说:“开门之后可能需要小江大师你们站远一点。”

江波涛正在思考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听见掌纹解锁成功的提示音,隔离门缓缓收起,旋即有球形物体滚落的声音扑面而来,江波涛反应极快,拉着身旁周泽楷的手臂后退几步,有些惊讶地看着一堆黄褐色的果实滚了满地。

“唉,又结了这么多。”杨先生在旁边无奈地叹息,“再这么下去,隔离门就挡不住了。”

江波涛略微俯低身体,借着地下车库的灯光往内看去:存放车辆的小仓库已经被黑压压的枝繁叶茂挤满,悬挂在其中的,还有一颗颗圆形的果实,颜色比地面上的那些稍浅,透着些许生涩。最高的枝干已经把小车库的顶部压迫出了几道细细的裂纹,凝神细听好像能听见树木生长的响动。

一颗小小的果实滚至江波涛脚边。

“这是……”江波涛突然回忆起那天晚上他遇到的奇怪老人,对方试图向他出售的果实,和眼前的这些圆形小物体,几乎一模一样。

不可能,难道这是若木?这些都是若木之果?

若木怎么会重现人间,它不是随着神话时代的终结一并消亡了吗?

“大泽之东,虚无之底。”

这句梦境中朦胧的话语无端闯入江波涛脑海,忽然清晰得令他牙酸头疼。

江波涛低低地闷哼了一声,直起身体打算缓一缓,却被人反拉住手臂,向后轻柔地拽了拽。

周泽楷站到他面前,神色温和:“我来吧。”

“……啊?”江波涛愣了愣,而周泽楷已经背过身,朝那本不该重现的黑色树木走去。

江波涛倏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竟然一直抓着周泽楷的手臂,居然忘了放开。

我完了。江波涛不禁在心里悲戚地想,这下可能要丢掉金饭碗了。

 

【待续】

 

评论(4)
热度(100)
2018-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