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南山轶闻04

04 若木之果


“小江大师这是怎么了?”事主见江波涛脸色不大好,又看他好像是让“徒弟”来处理眼前这堆怪事,难免有些忐忑起来,“要不,我还是带您去屋子里坐会儿,让方大师来看看?”

江波涛忍着时不时针扎似的头疼,竭尽全力冲事主微微笑了笑,颇有神棍风范:“杨先生您别担心,我只是感受到了一些‘气’,受了点影响。周……咳,我徒弟小周处理这些事也有一定经验了,我站在这儿替他把关就行。”

“可是……”事主还是有点不放心。他扭过头去看看周泽楷,又看看江波涛,欲言又止。

“噢对了杨先生,这儿死气太重,您最好出去避一避。”江波涛编这些话编惯了,说起来就是一本正经,还从身上摸出一股红绳递给对方,“辟邪的,您拿着吧。”

像杨先生这样的成功商业人士,多少都会有些迷信,听见江波涛说“死气”二字时脸色已经略略发青,拿了红绳之后维持着礼貌打完招呼,便忙不迭地冲出地下车库。

江波涛这才把满脸商业假笑卸下,找了根支撑的柱子倚靠上去,冷汗把他的额发沾湿,戳在皮肤上十分难受。

他只觉头痛的状况非但没有减轻,反而随着周泽楷周身那些流动的“气”加重了。

江波涛从有些晕眩的视野里,竟然在周泽楷身上看见了流动的火色——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如气流般旋转的明亮温顺地归于周泽楷的手掌,而后骤然腾升出黑色的焰舌。周围微弱又千丝万缕的“气”朝他奔涌而去,掀起逐渐灼热的风。而地下车库,本应是偏冷的。

周泽楷或许低语了什么,江波涛却来不及听清,摇晃的目光只来得及追随年轻男人手中黑色的火焰,那火焰所到之处,深紫色的顽强枝干纷纷爆发出干裂的声响,青叶墨花迅速枯萎在吞噬一切的火焰中,连带那些尚未成熟的深黄果实一道,通通沦为灯光下细小的飞灰。

如果说刚才的冷汗是因为难耐的头疼,此刻江波涛已经被“气”烫得汗如雨下了,他开始怀疑自己站在这儿“把关”的必要性,或许还不待周泽楷与他“秋后算账”,他就已经被这强大的能量流动烧成同样的灰烬……可他居然还站得住脚。

我怎么站得住脚?我怎么会站得住脚?察觉到这一点后,江波涛突然发现,他面前有一面薄如蝉翼的“墙”——确切来说,这更像是一个薄薄的茧状物,把他从头到脚笼罩在其中。

难不成这也是周泽楷的手笔?

他感到呼吸在缓慢地变得顺畅,太阳穴也不再痛得令他牙根发酸,只是那种隐约的沉闷感始终萦绕着他,恐怕一时半会儿还散不去。

周泽楷仍旧背对着江波涛,仿佛在潜心工作。盘根错节的异树与它上面的附属品全数作了这人掌心黑焰的食粮,地面的果实不安地翻滚,宛若逃命般意图奔向四面八方,可周泽楷手中的火焰却比饕餮更贪婪,比鬣狗更凶狠。火焰在周泽楷的指挥下流向地面,化作一条条黑色的蛇,极其迅速又十分安静地将那些果实狩猎干净。

江波涛承认眼前的画面着实惊人,他干这行这么多年,周泽楷这种近乎玄幻的方式,还是头一遭见,尤其是这会儿的“贪吃蛇”大赛。

原来,“轮回阁”老板不出山是有道理的。江波涛震惊地想到,敢情这位还真是个“神仙下凡”级,就是不知道到底属于哪个山头。

他重塑三观这会儿周泽楷已经工作完毕,黑色火焰不声不响地消散在空气中,那些翻涌的细线也停下来,唯余一抹刺眼的猩红,不肯罢休地缠绕在车库内那辆“香消玉殒”的车身上。

江波涛不免心疼了几秒,好歹那是他可望不可即的“美人”,就这么被外来物种挤成了一坨废铁,真是“尸体”都凑不上完整的。

心疼归心疼,工作倒是得继续。

周泽楷替他破除了障碍,眼下的情况便明了许多了。江波涛松了口气,捏捏自己的眉心,打起精神走过去:“周先生,劳驾您往后面站站。”

“……”周泽楷闻言,侧过脸来闷闷地看着他。

江波涛心里顿时警铃大作,料想自己刚才喊老板往后站的措辞应该是极其不当了。

“小周。”万万没想到,周泽楷在江波涛试图“挽救”前先开了口,“这样叫我就好。也不用说‘您’。”

现在哪里是纠结称呼的时候?!

江波涛连忙递上笑脸:“哦哦,好的,我一定注意。那个小周,能麻烦你往后退一下吗?”

“为什么?”周泽楷问他,表情十分无辜。

“……”江波涛犹豫了零点零一秒,然后如实相告,“你身上的‘气’太清了,会影响到我辨认目标。”

听他这么说,周泽楷便露出了然的神色,迈开腿往后退了……一步。

江波涛在心里告诉自己,打老板是不对的。老板嘛,衣食父母,能哄着就哄着,能供着就供着,大不了受点气,再背背“莫生气”的口诀嘛!人生如戏,人生如戏。他这么宽慰了自己几秒钟,还是硬着头皮好言相劝:“呃,小周,还需要你再退一点。”

周泽楷略微偏着头,像是不明白江波涛的意思。

“……也就再退个十来步吧。”江波涛强撑着嘴角那抹笑,觉得脸肌酸痛。

“轮回阁”的大老板恍然大悟,按照江波涛的指示乖乖地后退十一步,安静地站在那儿,当了一尊绝美的雕像。

江波涛深呼吸几次,转向那辆报废的跑车,伸出了手。

过来吧。他在心里对那抹猩红轻声道,我不会伤害你。

周遭的气息忽然震了震,如飞蚊扑入蛛网,每一根丝线都在颤抖,将那些信息传至主导者处。

江波涛将自己融入了气息织就的网中,慢慢地牵引着不安的灵魂。

那灵魂的能量并不强,江波涛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读取了它的记忆。

这似乎是一个黑夜。

灵魂曾经宿入的身体像是在赶路,可眼前太黑了——江波涛猜测这应该是远离城市的偏僻地区。肉体视线无法看清,灵魂的主人在身上摸摸索索,终于翻出一个老旧手电筒,拍了拍底部,颤颤巍巍地使之照明。

从行进的脚步和沙哑发粗的喘息声判断,这具肉体应该上了年纪,看手骨能认出属于男性。

江波涛放轻了呼吸,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即将发生。

这样一个黑暗又偏僻的夜晚,一名老人背着满背篓沉甸甸的东西,在荒野上匆匆而行,怎么都不是件常事。

远远地,他听见汽车的鸣笛声传来,还依稀看见了那些钢铁盒子前段放出的光束。

他似乎因此有些激动,朝着也许是公路的方向奋力跑去,身后莫名传来叮铃哐啷的声响,仿佛有东西紧随其后。

灵魂的主人呼吸更急促了,他的步伐也迈得更大,而那声音像是鬼魅,不仅没有远去,反倒越来越近。

公路就在几步之遥,老人慌慌张张地冲了上去,正好一辆跑车自转角处飞驰而来,寂静空旷的深夜里,跑车上的摇滚乐声震天地响。

所有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各种刺耳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把静谧的黑夜撕开一道血淋淋的大口,狰狞地翻出白骨与肉,惊心动魄至极。

高跟鞋踩在地面的声音只出现了几下,而后便是车门重重合上的响动,嘶吼的音乐被人截断,车辆重新发动的轰鸣声过去后,仅剩下惨白的手电光,照着这满地残酷景象。背篓早已破烂地摔出好远,那里面装的都是像刚熟不久的青黄李,有些滴溜溜地滚到血泊中,蘸了一圈黏稠的红。

森冷的气息徐徐而来,带着追随老人一路的叮当声。手电光下,黑色的衣摆随夜风猎猎作响。对方似乎被这副人间惨象所惊,沉默地驻足片刻,再拾起血泊中的小小果实,片刻后洒下了金粉粒般的碎末。

骨肉重合的声响让江波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无法再看到更多,灵魂像是耗尽了最后的能量,自他织就的网上被剥离,紧接着消失在凄凉的空气里。

景象烟消云散,江波涛猛地坠入现实,他膝盖发软,差点就要跪在地面上,所幸周泽楷反应极快,堪堪托了他一把。

“还好吗?”周泽楷问他,声音里掺杂了些许江波涛不明缘由的焦急。

他借着周泽楷的力道站稳身体,拼凑出一个不大好看的笑脸:“还行……谢谢。”

“……”周泽楷沉默片刻,说道,“你一直都这么做的?”

江波涛反应了两秒,明白他在说自己刚才的“附魂”举动,却不知为何有些不好开口承认:“偶尔吧,毕竟这样得到信息比较快。”

“很危险。”顿了顿,他语气严肃地继续道,“最好不要再用。”

江波涛一时茫然,他想,难道“轮回阁”的大老板还兼职什么父母角色?

“呃,谢谢提醒,我知道了。”江波涛尽量认真地回了一句,“先不说这个,刚才那个灵魂让我看到了一些生前的事,包括……他是被这辆车撞死的。”

周泽楷眉目间神色淡然,似是早有预料。

江波涛在心里尴尬地抓耳挠腮一番,接着说:“还有,他好像在被什么东西追赶,死亡之后那个东西……可能是个人形的存在,还是到了他的尸体前。”

他见周泽楷没有发话的意思,只好自己唱完独角戏:“这个灵魂的主人,背了满满一背篓的若木之果,被撞时冲击力较大,一些果实可能飞入车内……但它们的养分我不知从何而来,初步推测可能是残留的灵魂能量。此外,那个追着他一路的神秘人物,把一颗果实捏碎成粉末,洒在了他的尸体上,然后……他似乎因此被‘重塑’了。”

江波涛说完这段话,周泽楷仍然紧闭着嘴唇,不过目光倒是沉下些许,应该是在思考。

“现在亡者灵魂都已经消散,要查根源恐怕有些困难。”江波涛不禁回想起之前吴启给他看的照片,那上面的女孩儿笑得像是盛放的花朵,却不想是开在他人血肉之上。

如果那名老人被“重塑”了肉身,那公路上的惨案显然也会因之隐去,谁都无法追究。肇事者也许会倒回来看个究竟,可当她发现空无一物的公路之后,怕是会觉得夜晚的一切不过是大脑兴奋造成的幻觉。

失去灵魂的身体不过空有躯壳,只能任人操控,加上若木之果能模糊生死和人鬼精怪的界限,也难怪那天晚上江波涛根本看不出那老头的异样。

这件事从江波涛的出发点来看,也只有就此收尾。可他始终觉得,这不过是长长锁链上的小小一环,它的前后,必定还有其他联系。

还有周泽楷。

江波涛抬眼望向接听方明华电话的青年,愈发觉得他身上简直是重重迷障,光靠这么一时半会儿是看不穿的。

他的思绪百转千回,直到周泽楷把手机递到他面前。

江波涛见状赶紧回神:“喂,方前辈,我在。”

“小江,你们那边还有什么事吗?”方明华问道。

“噢,暂时没有了,我做个收尾工作就回来吧。”

“行。那得麻烦你们尽快。”方明华稍稍压低声音,“市区这边出事了。”


【待续】


评论(10)
热度(85)
2018-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