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南山轶闻05

05 若木之果

 

回到市区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江波涛和周泽楷都还没吃晚饭。事主那边虽然竭力挽留,江波涛还是谢绝了。杨先生似乎对自己女儿肇事并逃逸的那天夜晚一无所知,江波涛再三考虑,还是没有告诉他全部实情。

干这一行即便是可通阴阳,这样的事,他们也没有能力包揽。证据全都消失无踪,事发路段远离城市甚至没有监控摄像头,车辆现在也损毁成一堆破烂,更何况“尸体”不翼而飞,血迹也无处可寻,真相只能烂在肚子里。

“凡事皆有因果。”江波涛的师父常说这句话,听起来更像“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最初江波涛不大明白,如今见惯这些事,反倒麻木起来,用这句话来嘲笑自己的力不能及。不过,或早或晚,有些事必定会有一个结局,就像先前他在泰国遇到的那个“诅咒”……

“到了。”后座的周泽楷出声提醒他,江波涛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差点把车开过头。

“噢,周先……咳,小周你先回店里吧,我去停个车就过来。”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应了声“好”,乖乖照做。

他站在路边目送江波涛开着车驶过转角,往地下停车场方向去后,才转身推开“轮回阁”的门。

“回来了?”他往店内踏了几步,里面的方明华便率先开口道,“小江停车去了?”

周泽楷点点头,神色淡然地走到柜台处,底下偷玩手机的孙翔赶紧把屏幕一锁,露出十分严肃的模样,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袖珍小瓷瓶,放在周泽楷手边。

方明华见状一声冷笑,孙翔没吱声,眼睛都快杵桌面上了。

“还坐着呐?”方明华微笑着冲孙翔说,“我记得斗神阁下不是很忙吗?”

“……”孙翔被他这句“阴阳怪气”的问候噎了一下,站起身来,“那我走了。老方我告诉你,这事真的是吴启的锅……”

“那可不,我就只叫吴启看好尧光君,没嘱咐过你是吧?”方明华仍然笑眯眯的,可孙翔只觉毛骨悚然。

周泽楷在旁边闷声不吭,把小瓷瓶拿在手上,旋开瓶盖,将里面的小药丸倒在另一只手心里,送至嘴边,仰头吞下。

孙翔还在垂死挣扎:“那是我信号不好,你知道那片地方信号都差,后半截我根本听不清——”

“行了,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方明华懒得听他狡辩,“我看你这么多年也没长太多记性,怕不是越活越回去。”

孙翔自知理亏,也没再多嘴,赶紧抓起手机消失在老方视野里。

方明华看着周泽楷,后者不动如山,满脸的理直气壮都能写成“我没错”几个大字,连眼皮都不跳一下。

“……”方明华自认摊上这尊大神,只能无可奈何地问他,“你就这么着急吗?”

周泽楷答得毫无迟疑:“嗯。我着急。”

“我怎么就没见你以前这么急过?”方明华并不奢望周泽楷能给出个确切回答,开始说起另一个话题,“新塑的凡人躯体不够稳定,稍不注意就会被你的力量烧成灰,到时候你是想吓死他呢,还是想吓死他呢?”

周泽楷闻言愣了愣,理直气壮的表情有所松动:“……我没想到。”

方明华摇摇头,长叹一声:“我看你还是该回山里清净清净,再不然,回大泽去……”

“不行。”周泽楷语气温和却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他回来之前,我哪里都不去。”

方明华递给他一个“懒得说你”的白眼,转身去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悠悠地啜上一口:“你有没有想过,他现在只是个普通人。”温软的茶水在唇舌间缱绻须臾,方明华慢慢地把它们咽下去,“而且,他连骨都丢了。你打算怎么让他‘回来’?”

周泽楷没有接话,看起来倒是把握十足。

方明华搁下茶杯,似笑非笑:“那你是想这辈子也继续折磨他吗,尧光君?”

“……”这句话对于周泽楷来说似乎过于刺耳,他有些错愕,也有些恼怒地瞪了方明华一眼。方明华满面淡然,气定神闲地掏出手机刷起社交软件,根本不拿周泽楷的愤怒当回事。后者无声地闷了片刻,周身尖锐的气场缓和下去,竟然显得委屈又可怜起来。

“省省啊,我可不吃你这套。”方明华说着,眼皮都没抬一下。

周泽楷卖惨未果,转身把满心的气郁撒在柜台旁的盆栽上,扯着人家的枝叶,一点一点掐。

江波涛进店时看见的就是这么个诡异的画面,他甚至还有种误入“父子吵架”现场的错觉。

“小江来啦?”本在专心研究现代智能通讯平台对人际交往发展影响的方明华像是头顶多生了两只眼,还没等江波涛走过去就已经发现了他。

江波涛笑着同他打招呼:“不好意思啊方前辈,让你们久等了。”

“没事。”方明华特别亲切地对他说道,“你还没吃晚饭吧?那你坐会儿,我给你喊个外卖。”

江波涛可不敢这么放肆,他没瞎,自然能发现周泽楷周老板看上去心情不佳。五好青年江波涛料定自己久待必定惹麻烦,不如早点认清现实快速走人来得好。于是他保持了那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婉拒道:“方前辈不用麻烦,我一会儿出去随便吃点什么就成。比起这个,之前您在电话里说市区出事是什么情况?”

“噢,瞧我这记性。”方明华一拍脑门,怎么看怎么刻意,“刚才遇到个不讲理的家伙,气得我都差点忘了这茬。”

周泽楷从鼻子里特别轻地哼了一声。

江波涛不由得想,这位高人怕不是今年才三岁。

虽然他不明白周泽楷和方明华在自己到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根据先前吴启的反应,方明华应该是反对周泽楷“出山”的,而执意要来的周泽楷惹他生气也不奇怪。

老板们的世界,江波涛不大想掺和。他接过方明华递来的手机,实时热点上赫然是好几条本市市民食物中毒的消息,初步调查是这些市民都购买了小商贩的“毒水果”,食用之后轻则头脑发昏四肢无力,重则陷入昏迷合眼不起。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早知道那天晚上就应该跟着那个老头,说不定能让他少害点人。江波涛暗暗地责备自己那晚的粗心,把手机还给方明华:“方前辈的意思是说,这些人都误食了若木之果?”

方明华点点头:“我已经让杜明他们去找那个‘活尸’了。无论如何,先把他截下,避免普通人继续买入。”

“活尸”。江波涛不免心头一跳,思及先前所见,心情有些复杂。

若木本是上古神话时代通天之树,后来天地动荡,人类攀着若木想要逃至天界,却在半途中落了下来。天是清,地是浊,混杂着两者的人类对神树而言太沉重,终是为过重的负担折断了。为求一线生机,有些人类不惜食用若木之果,企图以神树的果实去除自己的“浊气”,使其能够通过昆仑之境直达天门。但,若木之果不仅没能让他们如愿以偿,反倒把他们变成了非生非死,见光血肉立即溃烂的怪物。有神明不忍见这些人受苦,以大荒之火为其解脱,然而这火焰也吞噬了那些人的魂魄。之后,神明们毁掉若木,人间与天界,就此彻底隔绝。

古书上的文字冰冷地讲述着遥远时代的传说,江波涛当时也只当个故事看过就罢,可谁能预料得到,眼下的情况竟然是恐怖的复苏。

先不说那些误食果实的市民之后会怎样,江波涛更想知道,那个死去的老头到底是去哪儿找到的若木,甚至还是一棵结满果实的若木。他大概以为那是一棵长相奇特,过于粗壮的无主李子树,所以才肆无忌惮地摘采……但这棵树不仅有主,多半还是有人刻意培植。

既是有人培植,那在树木附近,肯定会有封印。江波涛擅长“附灵”,擅长捣腾奇奇怪怪的“民俗道具”,就是不大擅长破封解印,每次遇到封印,要么靠队友,要么靠电话联系场外援助,全靠自己的状况很少,加上他的运气走势成迷,通常江波涛不会自己亲自动手,他还年轻,还想活到九十岁。

看来这次多半得向方明华借人。江波涛一边想着,心里的算盘便噼里啪啦地打起来:孙翔不行,他也不擅长封印之术;吕泊远去外地出差,现在还没回来;杜明已经去追查活尸了;吴启,吴启可能还在躲风头……

那么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最优道路不过两条,要么周泽楷,要么方明华。

周泽楷的实力毋庸置疑,江波涛相信,这人除了不善言辞之外,什么都能挑大梁。可周泽楷是“轮回阁”大老板,江波涛自认脸皮没厚到这种地步,所以他只能选方明华。

“方——”

然而他还没叫出“方前辈”三个字,即将被点名的那人就已经安排起了行动:“若木之果的毒不能不管,我先去找找看有没有解毒的法子,圈子里的朋友们也在忙这事。无论如何,这事绝对不能惹出人命。小江你先别急,你才跑完一桩生意,先回去好好休息下。这边你不用担心,叫你过来也只是让你了解下情况,如果之后发现什么线索,我们再一起追查。”

方明华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江波涛想了想,目前除了那个“活尸”老头和附魂所见之外,他也没什么头绪。与其瞎帮忙添乱,不如回去问问师父,再查查古籍,或者出门找找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也好,那就听方前辈的。”江波涛把自己所知所见的有效信息告诉了方明华,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轮回阁”。

按理说江波涛早已习惯这种风尘仆仆一整天的疲惫,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累得他险些成了“疲劳驾驶”。好不容易回到家,江波涛连饥饿都无法顾及,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冲了个澡,出来便栽倒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他又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里天空低沉得似乎举手可触,他好似就飘荡在这片阴沉的云底下,脚下是黑不见底的惊涛骇浪,那里面还隐约传来某种不知名野兽的嘶吼。

江波涛环视四周,感觉自己像是对这些异样的情景见怪不怪,随后,他将手里拿着的东西丢了下去。

他根本不知道梦里的自己扔了什么,不过却有种痛下决心割舍以后的释然。

在这一刻,他的躯体犹如遭受焚烧之苦,可还不待他习惯,锥心的阴寒又席卷而上。梦里的江波涛把这些苦楚通通压下,他的目光落在遥远的天际,仿佛想从灰败与阴暗里,窥出一抹惊世的光明。

但那光明未曾出现。

 

【待续】

 

※若木之果的效果都是我的瞎编的。山海经里没有写到吃了会怎么样……就随意发挥了。


评论(7)
热度(70)
2018-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