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南山轶闻06

06 若木之果


“病人家属,探视时间结束了。”

坐在病床旁的年轻男性闻言,对门口的护士点点头:“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出来。”

他起身在床头简单收拾一番,一脸忧心忡忡的模样走出病房。护士看上去二十出头,大约是刚参加工作,忍不住安慰了他几句:“现在病人状况比较稳定,您也别太担心了。”

“谢谢。麻烦你们了。”她这句安慰的话没起到太大作用,但男人还是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护士目送他离开,又往病房内看了看,似乎是有些不解地微微蹙起眉,然后伸手关上了门。

明明昨天还有大半天的好天气,却在一夜之间骤变阴风冷雨。灰蒙蒙的云压在城市头顶,恰似不期而来的噩梦初现端倪。

男人撑起一把黑色的伞,自医院大门走出,很快融入往来的人群中。

他拿起手机,拨出一个号码,静静地等待应答。

“怎么样?”那一端很快有人接通,并直接省略了寒暄部分。

“药都喂下了,如果没有节外生枝,只要找到那棵树,应该就能解决。”

“嗯。没人发现吧?”

“没有没有,我保证,我的幻术是绝对有效的。”顿了顿,年轻人又说,“对了明华哥,那个‘活尸’……你打算怎么处置?”

“……”方明华似乎叹了口气,“他既然已经失了魂,躯壳不过是为人驱使,连记忆都找不了。杜明,你让他该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明白。”淅淅沥沥的雨落在伞面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杜明沉默几秒,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听说,尧光君已经见到江哥了?”

方明华倒也没否认:“是,拦都拦不住,怎么劝也不听。”

杜明:“那江哥……想起来什么没有?”

“看样子,应该没有。”方明华说,“大约还要一段时间。我倒是觉得,他就这样,平平淡淡过完凡人的一辈子也没什么。倒是你,你以前不是很怕小江吗?”

杜明赶紧澄清:“我可没有!江哥哪儿都好,就是……谁知道他本体居然是……呃,算了,你们就当我有那什么,那什么猫咪恐惧症吧!”

方明华听他这么说,忍不住笑了出来:“小江可不是猫。行了,处理完你手头的事就回来吧,晚点我叫小江来店里一趟,孙翔和吴启那边有消息了,得准备准备。”

“好。”


江波涛这一觉睡到大中午,委实过了头,导致他浑身肌肉又酸又痛。

好不容易挣扎着起了床,他先伺候了一下玻璃舱里的蜥蜴大爷,才慢悠悠去洗漱。

他感觉自己昨晚做了个不那么好的梦,可现在要让他回忆,又回忆不出什么画面来,只当是这两天累的,勉强把自己糊弄过去。

午饭他也懒得再点外卖,将就冰箱里的速冻水饺凑合一顿,边吃还边对着几本厚厚的古籍查阅起来,活脱脱“一人吃饱全家幸福”的真实写照。

“若木……若木之果……”他瞪着眼睛,严丝合缝地在书上一点一点看下去,但所得的信息基本大同小异,除了其中一本上提及什么窫窳之祸招致若木之果为人误食外,便再无其他。

一个本来无辜又老实的神,好端端地守着自己那方水土,却不想因小人谗言飞来横祸,莫名被杀。昆仑山的神药没有救活他,倒是将他化为了一个残暴的食人怪物。愤怒的怪物憎恨那个杀死自己的神,同样也憎恨那个油嘴滑舌的小人。他的恨意引来世间游荡的凶鬼恶灵,他们集结在一起,用祸害人间的方式来报复那些仍旧高高在上的诸神。于是海啸翻天,大地千疮百孔,妖魔鬼怪肆意横行,人间沦为黑暗主宰的恐怖之地,生者非生,死者非死,亡魂抽取生人之气,生人沾惹亡者衰败之象……便是在此时,有人想要踏建木以达上天,然而建木不通活人之气,于是人们便食用其果,力求生机。

与江波涛之前看到的传说不同,这一本古籍里说,误食若木之果的人,三天之内魂魄皆失,徒留空壳一具。七日内如不断其本源,魂魄将永远失去原本宿主,只能游荡于世间,直至忘记一切成为来去不明的孤魂。

徒留空壳……“活尸”……

江波涛思考片刻,还是给自家师父打了个电话。

不巧的是,师父他老人家不知道上哪儿云游四方去了,朋友圈动态倒是有,电话却撑死不接。江波涛打了两次无人接听,第三次就已经直接关机状态,惹得他哭笑不得。

早前江波涛的师父也说过,他要出去散个心,让江波涛没事别瞎折腾他,看来人家并不是说说而已。

此路不通,江波涛只好另辟蹊径。除了师父,他目前认为能对这件事有些看法的,也就只有“轮回阁”的人了。正好,在他打算给方明华打电话时,对方倒是先找了过来。

方明华在电话里通常不会闲聊扯淡,偶尔开开玩笑,也很快说回正题。

不出江波涛所料,“轮回阁”那边确实有了消息,方明华虽然没有明说,但江波涛能猜到,他们可能找到了那棵“罪魁祸首”。

之前江波涛和周泽楷处理的不过是小小分枝,这都已经令人足够头疼,要真是一棵成年若木,不知道得花多少精力才能完全根除。

这次大概又得出远门。

江波涛想着,屈起手指敲敲玻璃舱,对他的蜥蜴叮嘱道:“好好看家。”


他到“轮回阁”时还在下雨,江波涛收了伞搁在店门口的收纳筒里,眼睛已经认出了杜明和方明华的伞。

他们俩都出过门,杜明回来得晚些,伞还是比较湿润。

“小江,”方明华在店里看见了他,和他打招呼,“快过来喝点温水,淋雨了没?”

江波涛礼貌地笑笑:“方前辈太客气了,我……”

“哎哟江哥,你看你外套都湿了!”杜明不知道从哪儿突然窜出来,抬手就往江波涛肩上摸了一把,“这水,啧啧啧,你还真不愧是坐拥九点水的男人!”

他一边说着玩笑话,一边给江波涛递了杯温热的白水:“听说江哥你又被甩了,唉,我早说嘛,你一个九点水,应该去找九把火的人持平一下,不然泛滥成灾啊!”

“杜小明同学,你一回来就拿我的伤心事侃什么?”江波涛空出一只手来往他背后拍,听上去倒是没生气,“有空调侃我,不如说说你有没有追到你的女神?”

杜明神色大变:“哎,江哥,哪壶不开提哪壶,女神要能这么轻易追到,哪儿能叫女神?又不是人人都像明华大佬,一锤定音。”

“行了啊,说你们的别扯我。”方明华摆出正经人的面孔,“关爱已婚人士,人人有责。”

“唉,”杜明夸张地叹了口气,“可惜没有周老大的花容月貌,要是我长成咱们老大那样,我肯定最早脱离单身!江哥你见过周老大了吧?是不是,他长得……有点人神共愤?”

江波涛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走过去打算和方明华谈点正事:“周先生确实一表人才。”

一说到“周泽楷”,杜明仿佛被打开了八卦之魂,不依不饶凑上去:“哎哟江哥我跟你讲,你不知道,当初他在山头有多少女神……级别的姑娘赶着给他投怀送抱,可是他看都不看一眼,整个人清心寡欲到丧心病狂!”

“是是是——”

“江哥你敷衍我,那行,你说吧,你要是个姑娘,见了我们老大那张脸,你有什么想法?”

江波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杜明把柜台拍得“啪啪”作响:“认真说啊!”

“好吧。”江波涛拿他没办法,只能站在杜明假设的立场上去思考他对周泽楷的第一印象。也不知道周泽楷大仙修炼的山头里有多少同门师姐师妹,按杜明的说法,这些姑娘怕是连修行都不要了。

“我要是个姑娘……”他慢慢回忆起和周泽楷最初见面的情形,忽觉脑海里那双眼眸澄澈通透得令人心跳加速,“修心谈不上了,怕是要为他走火入魔。”

“什么走火入魔?”楼上轻飘飘地传来一声疑问,楼下三个人中的两个闻声如遭雷劈。江波涛感觉自己脖子都转不动了,恨不得暂时性失聪失明,顺带失忆。

杜明是完全没料到周泽楷在店里,杵了几秒迅速反应过来:“老板,大哥,你在你吱一声啊,突然这么冒出来……”

周泽楷慢悠悠地下了楼,走到他们面前站定:“嗯。我在。”

杜明:“……”

江波涛:“……”

尴尬在他们三人间打了个旋儿,周泽楷的目光落在江波涛脸上,不紧不慢地开了口:“所以,谁‘走火入魔’了?”

江波涛啊江波涛,你瞎说什么话啊!你知道杜明就是想胡闹,你还鬼迷心窍接什么茬?这下好了,被正主逮个正着,舒服了吗?

江波涛努力维持体面的笑容,正要开口,没想到杜明抢先一步:“哦没什么,我刚和江哥在夸你长得帅,江哥说你帅到他要为你‘走火入魔’了!”

周泽楷眼底掠过一抹讶异,张了张嘴,却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眼巴巴地望着江波涛。

“……呃,我是说,小周你确实很英俊,没有杜明说得这么夸张……”江波涛试图力挽狂澜。

杜明选手再度抢答:“什么呀,江哥,你分明说了,我们周老大帅到你不想修心!”

“我……”

还不待江波涛发出另一段苍白的辩解,柜台后面的方明华再也忍不住,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

这下可是跳河跳江全都洗不清了。江波涛无力地想。


【待续】


※窫窳(猰貐),古神。相关传说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百度,报复人间和之后的内容是我瞎编的。感谢小明全力助攻,希望小明未来过得幸福。


评论(10)
热度(105)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