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南山轶闻07

07 若木之果


吴启站起身来,拍掉手上的尘土,仰头冲孙翔喊道:“找着了吗?”

他头顶是一片颜色诡异的天空,阴沉的灰黑里夹杂着翻滚的光,那是躲在厚重云层中的惊雷闪电。

孙翔从半空踏下,那模样跟寻常人下楼梯没什么差别——可他踩的是完完全全的空气。

“一百多个法阵,你当我火眼金睛一秒看穿啊?”孙翔没好气地回他一句,“破封印闯结界不是你的特长吗,什么时候轮到我做了?”

“这不是看我不能飞嘛,只有劳驾斗神阁下多飞两圈,再仔细检查检查……”吴启话说半截又开始惯性送锅,“刚才要不是你这脚底踩风火轮冲得忒快,也不至于咱俩闷头扎进来。有话说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

“行了行了!”孙翔赶紧摆手打断吴启的“引经据典”,白眼翻了两三遍,“风火轮都来了,你当我哪吒?你不能飞才有鬼,就是想留力气……哼,以为我不知道?”

吴启露出一个相当友善的笑容,摸出手机:“我再找找有没有信号吧。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联系上明华大哥他们。”

孙翔对他这种偷懒行为嗤之以鼻,然而误闯迷阵确实是他的错,当务之急还是得从一百多个法阵中找出破除迷障的那个,否则他们可能要在这里面困到天荒地老。

这里面气味太过混杂,地面也好,空中也罢,熏得孙翔同志直犯恶心。

吴启一手拿着手机徒劳寻找信号,另一只手大概是刚才摸了地上的土,这会儿有点黏腻,还在无意识地轻搓指腹。

孙翔虽然没有火眼金睛,但眼神也修炼到了一定程度。他忽地瞥见吴启指腹上残留的一抹猩红,当即有种不祥的预感。

“……吴启,手给我。”

吴启吓了一跳,随即面带羞涩地说:“这、这样不好吧……”

孙翔差点把胃给呕出来:“满脑子想什么呢!你手上沾了东西!”

吴启闻言便抬起那只摸过土的手看了看,解释道:“哦,我刚才检查了一下这里的土壤环境……”他的视线也停在自己染红的指腹上不动了,“……这土还能染色吗?”

孙翔混了这么多年,某些直觉异常敏锐,吴启好歹也是他多年战友,所以当孙翔脸色骤变的瞬间,吴启也立刻反应过来,两人对视一眼,迅速离开原位——下一秒,刚才站立的地面轰然塌陷,露出底下潜伏的险恶来。

“……相柳之影!”吴启看着那道蜿蜒的暗影,背脊阵阵发寒。

孙翔眸色一沉,手中火焰似的红叶翻飞汹涌,顷刻之后竟然握住了一杆锐不可当的长枪:“普通精怪不可能操纵这东西……这里有堕神!”


“若木自远古洪荒时起便一直存在,据我所知的传说里,它从来没有断裂过……直到你说的那个窫窳之乱。”方明华动了动方向盘,转入一条窄小的公路,“窫窳原本是个性情温和的神明,镇守一方山水,却不知怎么惹了贰负神手下的一名臣子。后者对贰负一番谗言,说尽窫窳的坏话,贰负神大怒之下,跑去将无辜的窫窳杀死……后来天帝得知此事,相当震怒,重罚贰负,那名碎嘴的小神也遭到了极其严厉的处置。”

他看了看手机导航,确认之前孙翔他们所发的地理位置:“据说,天帝对窫窳之死深感愧疚,派遣手下的神灵将窫窳的尸体送至昆仑,想要以天境神药复活他。可途中不知哪位神灵手滑了一下,把窫窳的尸身落入弱水……窫窳的确是因此复活了,可却成了个不折不扣的食人怪物。他召集了九婴、修蛇、凿齿和大风等凶兽,于人间为祸作乱,生灵涂炭时,人类想通过若木逃离,因此头一次开始食用若木的果实。”

“若木之果本就不是为人食用而出现的,所有盲目食用果实的人,都成了非生非死的空壳。灵魂飘飘荡荡,最后彻底与躯体断了联系——”方明华说着一个急刹车,后座上的江波涛和周泽楷措手不及,直接一个脑袋撞上副驾驶椅背,另一个脑袋撞上车窗玻璃。

“方前辈!”江波涛几乎是抱着头龇牙咧嘴了,“还是我来开吧……”

方明华通过车内后视镜瞥了他们俩一眼:“你开小差吧?刚刚我讲这么多,你们俩这各怀鬼胎的模样,多半什么都没听进去。”

周泽楷揉着脑门,看着方明华,一言不发,委屈巴巴。

“咳,方前辈,我刚才是在想,”江波涛顾不上“面目狰狞”了,赶紧挤出笑容救场,“误食若木之果的人既然丢失魂魄,那毁掉若木后,他们的魂魄也应该归位了?”

方明华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这才继续往前:“按理说是这样。”

“但是,”他在江波涛再度发问前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脱离身体太久的灵魂是无法回去的,更何况在那么古早的时代,几乎所有的无主之魂都会徘徊在大地上,直到能量消耗殆尽。”

“……方前辈,我有个推测。”江波涛一面回忆着先前“附魂”所见,一面阐述,“也许从一开始,若木之果就是被有心者利用的诱饵?之前我和周先……呃,和小周一起处理的那件事,就是若木之果汲取了人类灵魂的能量,因此迅速抽芽生长,再结出新的果实,通过被操纵的‘活尸’散播……”

贪便宜丢了命的老头被若木之果变成“活尸”,他的魂魄不依不饶地附在肇事车辆上给若木之果提供养分,除开其本身意愿外,这背后肯定有人操控;不知那是何物的杨先生一家因为恐惧,将若木结下的果实扔出家门,假如这时“活尸”前去寻找,顶多是被当做捡垃圾的人对待;“活尸”按照指示收集果实,再把它们以便宜水果的“包装”兜售给普通人……这就如同在传播病毒,天知道除了那个老头之外还有没有其他“活尸”。

方明华听完他的推测后沉默了好几分钟,他确实是让杜明走遍了所有医院,把抑制若木之果效力和稳定魂魄的药喂给那些误食的人。可正如江波涛推测那样,如果“活尸”不止一个,那么剩下的漏网之鱼岂不是还会继续服从某个神秘人物的指令,继续“培植”分枝,摘下果实,源源不断地卖出?

一旦吃下若木之果,人类的魂魄就会陷入一个朦胧而混沌的状态,这时候要是有人牵引……

“召魂。”出发后便一直保持沉默的周泽楷突然出声,方明华听到这两个字不禁心中一惊,也不管江波涛在场,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他要这么多魂魄做什么?养树吗?”

周泽楷没有否认,他静静地望向后视镜中方明华的双眼,说:“通天之灾。”

方明华的脸色顿时极其糟糕,江波涛这会儿一头雾水地听他们讲“暗语”,越发感觉自己不是混同一个道的。

“我们快到了。”方明华把车速提得飞快,要不是江波涛“皮糙肉厚”,估计都得给折腾出晕车的毛病来。开车那人刚把车停稳便下达了命令:“前面有封印,进去之后恐怕凶多吉少,小江你守在外边,万一生变你直接离开,千万不要进来。”

江波涛下意识地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方前辈这是……”

“我和小周进去。”方明华说着已经下了车,“三个小时后我们还没出来,你就给杜明打电话——但是无论你有多着急多担心,绝对不可以踏入一步。明白了吗?”

江波涛心头无端一跳,他跟着方明华也做了不少“生意”了,只有今天,方明华是斩钉截铁地不让他掺和关键部分。

他总觉得像要出什么事,连带右眼皮也欢快地跳起来,着实让他难以抚平心慌。

周泽楷走上前去站在方明华身侧,突然回头对江波涛露出一个十分浅淡的笑意,仿佛是在说“放心,我们没事”。

方明华没时间等江波涛回答“听明白了”还是“听不明白”,他向周泽楷点了点头,两人往前迈出几步,倏然消失在江波涛的视野里。

面前的景象平淡无奇,只是一条人迹罕至的荒野小路,车辆勉勉强强能单独通过,肉眼实在发现不了什么玄机。江波涛谨遵方前辈嘱咐,老老实实下了车待在原地,脑中莫名回味起出发前在“轮回阁”里那段尴尬的对话,觉得实在好笑。

杜明因为多嘴多舌被方明华留下看店,顺便“侦查”市内情况。江波涛承认内心是有点小小的“幸灾乐祸”,但就算他一路跟过来,也没能溜进去看个究竟,真是白费心思。

江波涛想着想着,不禁眯了眯眼。

自周泽楷露面起,“轮回阁”的人就开始对自己小心翼翼,那模样像是刻意遮掩,又像是希望江波涛能自己发现某件事。

看起来周泽楷应该是个关键人物,但江波涛完全不指望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情报,毕竟周老板惜字如金,能用眼神交流的事绝对不会多翻一下嘴皮。

师父也好,“轮回阁”也好,他们到底在瞒着自己什么?

江波涛深思入了神,直到察觉周身空气骤然变冷,才惊觉有异。他猛地转身,一道黑影已经逼近至面前。江波涛来不及躲闪,颈项处蓦地发紧,他竟然被对方扼住脖颈,双脚离地地提了起来。

黑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层阴森的寒气,漆黑的兜帽罩住了他整张脸,除了阴影,江波涛什么也看不着。

这是什么展开?江波涛奋力挣扎,试图逃离桎梏,脑中也在飞快又不合时宜地惊讶:他感知不到面前这东西的“气”。

人类的“气”是浑浊清明参半的,方明华这类人身上的清气会更多一些,周泽楷大概是高人,身上清气极重,几乎盖过了人类固有的浊气;鬼魂是完全的浑浊;妖魅精怪则是分出两类,越凶煞的浊气越重,清者反之,除此之外他们还有 “化形”带来的专属“物气”,比如花妖的花香气,猫妖的行动习性……

对江波涛而言,这些“气”就是他辨别世间万物的依据,可面前这个掐着他脖子的家伙,既不是人,也不是鬼,更不是妖……那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黑影似乎没有直接掐死江波涛的意思,他朝江波涛的方向稍稍靠了靠,忽然突兀地冷笑出声,“哼,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江波涛被他这句话炸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脑海里有个声音在翻腾,在尖叫,在疯狂地拉响警报,然而他无暇理会,也没机会细想。

黑影松开手,还不待江波涛喘口气,居然揪着他的衣领,如同扔一个物件那般,把江波涛直接扔进了方明华先前三申五令不准踏入的地界!

“白民之主,你最不该做的,就是弃了你的骨。”

江波涛还没从地上灰头土脸地爬起来,对方这句话便阴魂不散地响彻在半空,伴随着周围喧嚣的狂风,直接钉入江波涛耳中。

他在说什么?江波涛只觉血气翻涌,五脏六腑烧灼似的难耐。

“你到底是谁?!”他朝天空质问,胸腔的疼痛像快把他整个人撕裂开。幻觉,这一切都是幻觉。江波涛摁住胸口,用力地咳嗽,以图舒缓这强烈的不适。

一圈淡薄的暖金色光芒腾起,将他整个人护在其中。江波涛见状怔了怔,忽地想起先前在地下车库那次,也是被这层薄薄的光罩护住了。

难道周泽楷在附近吗?疼痛淡去不少,江波涛勉强站起身来,往四周望去,可除了他自己,再也没有别人。

“……多管闲事。”黑影人的声音里夹杂着竭力遏制的愤怒,但他立刻又换上戏谑的腔调,“尧光君和你——这一回,看看谁救得了谁吧。”


【待续】

评论(7)
热度(92)
2018-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