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南山轶闻08

08 若木之果


空间像是被人强行撕开一条口,周围的景物都一并发生了扭曲。

一只手从那道口子里探出来,掌心泛着柔和的光。

很快,掌心的那点柔光蚕食吞没了空间,裂口也越来越大,直到它连接的虚假世界像碎掉的玻璃窗那样自面前掉落,摔在地上粉身碎骨。

方明华收回手,看着眼前真实的景象,拧起眉头:“果然……”

周泽楷向前踏了几步,略微仰起头,目光所及之处是一棵参天巨树,深紫色的躯干大约需要百人合抱才能勉强围住;顶上是枝繁叶茂的青绿,缀着黑色的大朵奇花,与尚未成熟的果实。

肉眼已经看不到树顶了。

树干奋力地往天穹而去,直至没入重云之下与滚滚暗雷相伴,竟是透露出些凶险的诡谲。

生魂散发着幽蓝的光芒,不断涌向巨树,一部分潜入土壤,另一部分则围绕着树干,形成一个守护环。

方明华喃喃道:“几千年了,居然再度重现……他们到底还想做什么?”

周泽楷没有应他,身边的气流忽地一转,灼热的火焰再度涌现,如同上一回江波涛所见那样,于他手心成为吞噬一切的黑焰。

“尧光!”方明华见状低斥一声,同时毫不迟疑地阻止了他,“用一次就够了,这回这棵是母树,没那么容易解决……以你现在的躯体,撑不到最后!”

“不行。”然而方明华的阻拦完全不能令周泽楷改变主意,他轻轻拨开方明华的手,那语气仿佛是在说晚饭吃什么一样淡然,“这里有我。去找孙翔他们。”

方明华恨铁不成钢:“你就逞能吧!”

周泽楷只留给他一个固执的背影:“快去。”

方明华实在劝不动他,考虑到目前的情况,重重叹了口气,再度破开空间,踏入其中。

黑焰重新聚集,比起先前地下车库那次“细水长流”,这一回,周泽楷召来的火焰几乎要将他整个人全数吞没。但他毫发无损,操纵它们如同呼吸那般自然。

“退开。”周泽楷只朝那些绕着树干的魂魄轻语一句,后者便恭顺迅速地散开去,游移不定地飘在稍远些的半空中。

也许是光影对比过于鲜明,使得周泽楷的皮肤透出一种奇异的苍白感,就像他随时会融入天地,就此消隐而去。

可此时他确实是存在的。

黑焰似饕餮般凶猛,面前的若木母树感应到危险,树身竟开始微颤起来,果实与花叶旋即落下,甫一触碰土壤,居然就此生根发芽,抽出新的枝叶。魂魄不断涌入地底,为这些新诞生的枝叶提供养分,促使它们成为一条条险恶的线,线又织成网,企图以这种方式逃离周泽楷手中黑焰的威胁。

周泽楷的眼底掠过一抹极淡的讽刺,眼神毫不避讳地显露出些微蔑视之意。随后他稍稍动了动手指,那黑焰领会主人之令,舔舔唇角,向着自己的目标,张开血盆大口。


吴启只觉自己都被冷汗给浸透了。

他从未感觉如此吃力,尤其还是在孙翔在场的情况。然而孙翔的情况也并不好。

相柳之影虽然不能与真正的相柳相提并论,可作为凶神的分身,他的威力也不容小觑。

“共工要是知道相柳现在这么出息,指不定就不会撞山了。”吴启缓了缓气息,苦笑着说。

孙翔完全没心情和他继续说相声,他向来是战场对敌第一人,却很少有受伤的情况,这会儿浑身上下挂彩之处的数量超过两只手的手指头,对他而言完全就是奇耻大辱,心情自然糟糕透顶:“什么时候了你还扯淡,快给我把阵心破了!”

说话间,那漆黑的九头蛇怪又猛然发动攻击,孙翔手中枪尖一挑,赤红火光掀起圆环状的光浪,烧得怪物一声刺耳怒吼,喷涌的黑血如雨倾盆而下。吴启见状赶紧抬手给自己画了个护盾抵挡,孙翔运气可没那么好,他竭力往后退了不少,还是被血液沾染,登时衣服就被烧出个破洞来。

吴启终于也被眼前这烧心挠肺的状况感染了,他冲继续与蛇怪缠斗的孙翔大喊:“你当老子不想吗?!这怪物九个头打你一个,两两成组还能多出一个对付我!更何况他们并不是九个脑袋都跟你玩的好吗!”

孙翔咬着牙“啧”了一声,骂道:“我他妈衣服都快烧没了你还说风凉话!把你的小破刀给我!快点!”

一道疾风闻声而动,孙翔空出一只手来接应,只瞬间又把它狠厉地抛了出去。

风化为刃,从一小团薄如蝉翼似的银光开始,飞快地卷入周遭空气并作利器,短短几秒钟时间就在空中成了一个旋转的高速切割器,对着蛇怪的几个头颅势如破竹地斩去——

就在此时,地面骤起莹莹蓝光,吴启见状忍不住跳起脚爆了个粗口,紧接着就向空中的孙翔声嘶力竭地喊道:“快退!是水相——”

但已经来不及了。

风刃斩过蛇怪的头颅,仿佛抽刀断水,孙翔瞳孔猛地一缩,散发着腥臭腐败气息的尖嘴獠牙已在面前——

轰然一阵天地失色,吴启实在站不稳脚,单膝直接跪了下去。

“孙翔!!!”他脑内突然空白,张着嘴呆呆地望向半空,连护盾都忘了维持。

不过,他既没有看见同伴凄惨的尸体,也没有看见相柳之影剩下几个头朝自己攻来,震荡过去后空中似乎烧起一团熊熊火光,可细看之下,那团火光外围正不断下落着什么灰烬,像是树木烧枯的枝。

相柳之影忽然九头齐声悲鸣,尖啸刺得人耳膜生疼,连地面都被震裂,爆出一道道深不见底的黑色沟壑。

“哪来的妖魔在此放肆。”有人自吴启身后出声,嗓音似乎带着点笑意,“不得了啊,孙翔,把真身都现出来啦?”

吴启险些涕泗横流:“明华神君!您老可算来了!”

他背后及时救场的方明华按了按他的肩膀,直接轻飘飘地踏上半空。

孙翔身上的火光渐渐隐去,身前抵挡攻击的木枝护盾也全数燃烧殆尽。方明华看他这狼狈的模样不禁在心里皱了皱眉,表情仍旧镇定自若,一手运起温和的清气渡入孙翔体内为他疗伤,另一手则凌空快速画着什么。

“……妈的。”孙翔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脏话,方明华挑挑眉:“别顾着骂了。五行阵都敢硬打,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属什么的?”

“干什么,打架还要管我生肖属相?”孙翔莫名其妙。

方明华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你俩脚底踩着一个随时变化的五行阵,相柳之影受此阵影响,其所属五行状态也会改变——你,堂堂蓐收殿斗神,居然拿着自己一身火金之相去硬拼水土……你带没带脑子?”

孙翔被他说得一愣一愣,末了吞下口中血沫,抬手擦了把脸:“听不懂。”

方明华给他气笑了,把这天真烂漫的斗神阁下往自己背后一拉:“行了,底下待着去。一个二个还没适应躯壳就开始放大招,真当我山上的神壤神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孙翔茫然地从前线退下,隐约有些不高兴,跟吴启说道:“我早说了凡胎肉体用起来麻烦,老方他偏要学女娲,拿着泥巴石头糊个壳,穿起来用起来都难受死我了。”

吴启见方明华来后本是松了口气,没想到“明华神君”上来就对孙翔一顿“指点”,这会儿自己正默默心虚,生怕方明华扭头翻旧账,只能没好气地往孙翔肩头送了不轻不重的一拳:“我可求你少说两句吧,没见着事情多乱吗?伤怎么样了?”

孙翔没心没肺道:“我说的是事实!没事,破泥巴还能顶用一会儿,不用打补丁。”

“……真是服了你了。”吴启对他的情商深感痛苦,干脆扭过头去不再搭腔。

孙翔自我调息了一会儿,又想起了什么:“既然老方都过来了,那尧光君呢?”


“尧光君”周泽楷本人正站在被黑焰鲸吞的若木母树前仰望天空,可惜天空过于阴沉,毫无美感。

眼前这一幕勾起他太多回忆,只要一个眨眼,数千年前众神烧毁若木断绝通天之路的景象还是清晰得过了头。

神明心怀仁慈,则世间万物安宁;神明心怀怨愤,则生灵涂炭,遍地鬼哭。

或许最初,那句挑拨离间的话语不过是一个恶作剧,可就连神自己都不知道,因果滚动之后到底会是怎样的光景。

堕神掀起腥风血雨,渺小无助的人类先是向自己信奉的神灵祈祷,渴望庇佑,然而泱泱众生皆苦,哪怕是神,也无法一一顾及。

于是,人类希望登天,希望逃离地面的凶恶与黑暗。堕神以此为契机,诱骗人类食用若木之果,将从躯体剥离的魂魄敛聚在一起。魂魄清而轻,聚少成多便有开山裂谷之力,甚至……当魂魄聚集到一定程度,沿若木而上,在诱导之下将天穹硬生生炸开了一个豁口……

众神大惊失色。

若木因此不得不除。

森冷的气息似要将一切凝结成冰,周泽楷眉间神色一凛,直接抬手打出一记锐利之气。

对方堪堪躲过,见眼前情景,不仅不急,反倒拍着手笑起来:“久违啊,尧光君。就算待在塑出的凡人躯壳里,出手还是不减当年风采。”

周泽楷自认与他无话可说,转身即战,可对手不战只避,言语戏谑:“别那么着急。你觉得烧毁若木,这一切就结束了吗?你以为,我要那么多魂魄,只是想再在天上开个口子吗?”

“你怎么这么天真。当年之事就没能给你一丁点教训吗?”

周泽楷闻言停下了攻击,那双清澈的眼眸此刻冷得像终年不化之寒冰,隐约蒙上些杀意。

黑影人悠闲地站住脚,望向他:“尧光君向来神通广大,无所畏惧。只是……不知剔骨易血,究竟是何滋味?”

他的话音刚落,数道气刃直直奔来,电光石火间将他戳成了一只隐形的刺猬。

周泽楷那张天人一般的面容笼罩着凶戾的阴云,他轻轻动了动嘴唇:“滚。你也配跟我说话?”

黑影人放声大笑,似是完全没将周泽楷的警告放在眼中:“暌违多年,我送尧光君一份大礼吧。”

他抬手划开一个空间的裂口,然后散去身形消失无踪。

周泽楷略微皱了皱眉,却见着一个人影从裂口里狼狈不堪地滚了出来。

他有些讶异地睁大眼睛,看那人拍拍身上的灰站起来,嘀咕着什么打量四周。那人在发现周泽楷时突然一怔:“……小、小周?!”

假如此时要形容周泽楷的表情,那多半是“五雷轰顶”。

他心头那股无名火烧还没熄灭又被燃起,并且烧得更旺了些。

周泽楷这时完全没有什么冷静克制可言,他脸色奇差地朝对方大步走去,一把扯住那人的手,竭力不让自己的气急败坏表现得那么明显:“江波涛,你到底怎么回事?”

江波涛明显能感受到周泽楷的怒气,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这个,说来话长,你听我解释……”

可他已经来不及解释了。

被烧毁的若木爆发出震天声响,地面也在怒吼咆哮中分崩离析——

江波涛反应极快,当即反客为主地捉住周泽楷的手,拔腿就跑:“还是先逃再说吧!”


【待续】


※轮回的大家快“坦诚相见”了。小江的真身也快浮出来啦!

评论(9)
热度(97)
2018-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