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南山轶闻09

09 若木之果

 

在江波涛近三十年的人生中,他还是头一次遇到眼前这种惊天动地的情况。以前最凶险最奇妙的,不过是抓一只镜妖弄得满地玻璃碎片而已,别说是天塌地陷,除了场中镜面全碎,再无任何异样。

这会儿他拽过周泽楷的手没命地跑,背后是只有电影里才能看见的毁天灭地之景,江波涛一时不知该不该开个玩笑缓和下气氛。

以前方明华带他处理的事情,怎么也没有今天这么刺激的,江波涛深刻怀疑究竟是自己运气过佳,还是方明华终于中了个头彩——修炼多年的人精恐怕要渡劫成仙了。

说实话,他确实怀疑过方明华不是人类,连带整个“轮回阁”也怀疑了一番。然而经过多年相处,江波涛实在没发现他们有什么“非人”之处,该吃该喝哪样不少,追星的打游戏的搓麻打牌的,带上江波涛一个沉迷足球的,简直就是一锅“现代胸无大志中青年工作闲暇日常大乱炖”。除开方明华偶尔提起什么老婆孩子热炕头之外,剩下的大好单身男青年们纷纷沉迷自我世界,有点出息的也不过是杜明这种坚持追女神的,虽然至今“路漫漫其修远兮”,不知道小明同学有没有“上下求索”。

也不知道周泽楷这种世外高人是怎么和方明华等人搭上线,还成了“轮回阁”的幕后大老板……大概是高人也要衣食住行?

都什么时候了我还在想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江波涛在内心忍不住苦笑,先不说把自己丢进来那个黑影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去了解后续。

他和周泽楷一路往前,哪儿没塌就往哪儿去,可眼下这如同开天辟地似的阵仗,他们还能逃多久?

对了!江波涛猛然想起,此处应该是建立在现实空间内的“隔离区”,既然如此,那就必定有阵可破!

“小周——”他刚喊了周泽楷一声,脚底突然一空,江波涛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直直往下坠去!

周泽楷神色微变,几乎是眨眼间便伸手捞住了江波涛,而后如履平地般踏上空中。

江波涛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系列动作惊得晕头转向,勉勉强强揪住周泽楷的衣襟当个攀附物。只是他回过神来骤然发现,周泽楷正紧实地搂着自己的腰,他一抬头就能和周老板来个鼻梁撞下巴。

此时江波涛不知话该从何说起,是惊讶周泽楷居然能带人上天,还是惊讶他俩这远远超过舒适距离的拥抱。

“抓紧我。”周泽楷轻声对他说。

“小、小周,你、你们现在都……”都流行飞了?江波涛自觉舌头打结,干脆闭上嘴老老实实抓住周泽楷,将所有希望寄托在高人身上。

眼前的景象完全是个世界末日,黑色的火焰持续烧灼着行将崩塌的若木,不断有燃烧着黑焰的枝叶花朵果实落入地面四分五裂后形成的深渊。头顶的云越压越低,雷鸣也越来越近。空间内所有魂魄都在挣扎逃亡,可它们仿佛被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抓取,朝着深渊不断退去。

哪怕江波涛是个被甩五次都波澜不惊的人,这会儿也开始有些六神无主了。

他明确地知道,目前这种情况早已超出他本人能力范围,如果周泽楷没有办法逃出去,那他们俩只能坐以待毙。

这恰恰是他极其不愿看到的。

难道我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江波涛看着底下万丈深渊,顿时有种心酸的无奈:他确实没有什么办法,这是事实。

世外高人周泽楷能飞能打,可能都修仙成功了,可江波涛只是个凡人,他只有一身无力撼动天地之怒的血肉之躯。

凡人在暴怒的天灾面前,永远都是无能为力的。

周泽楷似乎在静待崩塌结束。

江波涛意识到两人距离过近后,尴尬地松开了揪住周泽楷衣领的手。可接下来的问题更麻烦,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手还能放在什么地方,一时间抓也不是放也不是,只好以一个十分可笑的模样挡在自己胸前。

抱着他的高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或者是他注意到了也没空发笑。周泽楷的表情丝毫没有放松的迹象,一双眼眸沉若寒潭,冷静地注意着四周动静。

就在这时,他空出的左手食指指环闪出一道光,疾风迅雷地划开了他和江波涛面前的空间,周泽楷当机立断,带着江波涛飞快地穿了进去。

“出来了出来了!”吴启见着他俩的身影,激动之色溢于言表,“我的老天鹅啊!江哥你们可吓死我了!”

江波涛刚才还在惊魂不定地高空悬浮,现在突然踩在地面上,脑中不免有些混乱:“可别,我现在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我们这是逃出来了?”

“没有。”周泽楷言简意赅,答案却令人十分窒息。

江波涛听他这么一说,下意识地往周围看了看,登时冷汗又出了一层:他们现在踩着的不是什么“地面”,而是飞在空中的一块……地皮?

险些一脚踏出地皮外的九点水先生赶紧往内里凑了凑,毫不意外地愈发凑进周老板怀里。江波涛感觉下巴酸痛,也只有强装镇定地抬手拍拍周泽楷的肩膀,表现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小周,刚才多谢你救我。”说完他不着痕迹又动作迅速地从周泽楷怀里蹿了出去,活像挨了下滚烫的烧水壶。

“烧水壶”阁下似乎还在介意江波涛突然出现的事,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却慢慢地红了耳朵。

吴启笑容差点没绷住,赶紧告诉自己眼观鼻鼻观口,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假装毫无察觉地打了个哈哈:“噢,江哥,忘了跟你介绍,脚底下这玩意儿可是明华哥的宝贝!”

方明华正忙着布阵作法,闻言哼了一声,没说其他话。孙翔在他旁边盘腿坐得规规矩矩,面前再摊个纸就能讲经。江波涛一边听吴启东拉西扯地谈方明华这件宝贝的来历,一边终于抽出些思绪来消化这堆乱七八糟的事,最后终于发现,他根本不了解“轮回阁”的一家老小。

以前的事还在“人类”所能常见的范围,可自从周泽楷出山之后,江波涛就觉得世界一天比一天玄幻,哪怕是以后出现什么五毛特效大斗法,他也能生吃下去了。

“……好家伙,那相柳之影能打啊,要不是明华哥及时赶到,我和二翔今天就凉了。可是你猜后面怎么着,就在明华哥把那个九头蛇痛殴成一头蛇的时候,这地突然塌了!”吴启已经讲完“地皮”的来历,正在讲述他们刚才惊心动魄的遭遇,“明华哥见势不妙,赶紧掏出这件法宝,江哥,这简直就是那个什么,对,诺亚方舟!然后明华哥左手开阵,右手拉人,就这么把你们俩救出来了……”

江波涛微笑着点点头,表示“我在听”,眼神却瞟向格外安静的孙翔。

孙翔周身的“气”变了。

照吴启的说法,他和孙翔误入阵中,被相柳之影打得险些命悬一线,孙翔更是多次遭险,身上衣服都被恶血烧了好些洞。

但现在看来,恐怕不是“衣服烧出洞”这么简单的事。

孙翔身上散发着血腥味,大概有他自己的,也有那个怪物的;但除了血腥味,江波涛还嗅到一丝奇特的气息,像是有什么东西烧焦后残留在布料上的气味。

江波涛静下心来,开始仔细辨认缠绕着孙翔的“气”。他眼前就像浮现了千丝万缕,清气是那些颜色浅淡接近透明的,浊气是那些色泽偏灰黑往下沉的。围绕孙翔的千万重丝缕逐渐拨开,江波涛不由得屏住呼吸,心跳随着他深入的探知而加速。

刹那间,一束夺目的金红迸发而现,携刀枪齐鸣之势朝着江波涛这个“窥探者”凶猛射来。收回意识显然已经来不及,江波涛一惊,心说这下完了,闭上眼等待反噬,却不料那股杀意于面前倏然消弭,空气中除了类似草木的清香,再无其他气息。

“凝神。”

视野重回常态时,江波涛才看见是方明华的手指触在自己眉心几厘米外,他一口气总算缓了过来,接着便是一顿猛咳。

方明华这才收了手,回头看一眼仿佛入定的孙翔,确认情况后再看向江波涛:“小江,我不是让你别进来吗?”

“咳,呃,方前辈,这个说来话长。”江波涛深呼吸几次,好歹平稳下来,这才有空把自己在外面遭遇黑影人并被扔进此处空间的事讲清楚。

方明华和周泽楷听见“黑影人”时不约而同地皱起眉头,随后又沉重地交换了一个眼神。江波涛心里无端生出些不安来,干脆没讲黑影人提到的“弃骨”之疑。

孙翔现在似乎两耳不闻窗外事,唯独吴启满脸茫然:“什么,我还以为是你们故意让江哥进来的,我差点就——”他在方明华皮笑肉不笑的一瞥后及时住了嘴,转而说道,“这个‘黑影人’多半就是幕后主使,重建若木,散发果实,收集这么多魂魄,也不知道到底打算做什么。”

“烧了。”周泽楷淡淡地接上一句,吴启反应了足足五秒钟,才明白周泽楷是在说他烧了若木。

“那……那些魂魄呢?”他干涩地问道。

周泽楷摇摇头。

吴启更加茫然了:“是全没了,还是不知道啊?哎呀,你就多说两句吧,我实在是猜不出来!”

江波涛见状只得插话:“我来说吧。”

他把掉入空间后见到的世界末日般的情形对方明华他们简短地概况一番,提到那些魂魄恐怕是被困在若木周围,返还几率不高。

方明华长长地叹了口气:“我现在顶多能再破开空间一次,也只是让我们回去。那些魂魄……”

他后半句话不用说,在场几个听得见的都明白,要让那些被抽走的灵魂回到肉体,大概是不可能了。

无力感又一次袭击了江波涛。他在这行里处理过许多事,几乎都有个好结局,唯独这次,让他发现自己竟然如此渺小,连救出一个生魂都做不到。

“……方前辈,这件事——”江波涛的话没说完,笼罩在他们头顶的防护阵法突然裂出一道大口,方明华瞬间只来得及把离他最近的江波涛和吴启拉到身后撑开护盾,而站在最外围的周泽楷身形晃了晃,竟然被冲进来的几道黑雾拖了出去!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仅在眨眼之瞬,饶是方明华也稳不住了:“尧光!”

而他万万没料到的是,身后有人比他更稳不住。

江波涛也不知怎么回事,就在他眼见周泽楷被拖出去的瞬间,有种极其痛楚的感觉重重击打在他的胸膛,如同直接往他心脏最柔软的地方刺入锐器,痛得他撕心裂肺无法呼吸。他完全不懂这种痛苦的缘由,可身体却先一步做出了反应——他向着周泽楷消失的方向,毫不犹豫地纵身跃下——

有什么东西自身后飞来,带着滚烫的温度,没入了江波涛的身体。

“小周!”江波涛无暇顾及那是什么,他拼尽全力去抓周泽楷的手,哪怕是一根手指,只要他抓住了,就绝不放开。

黑雾在他指尖触及之时仿若被震慑威压那般退去,江波涛拉住了周泽楷的手腕,将人狠狠拽向自己。贼心不死的黑雾又企图翻涌而上,江波涛下意识地抬手,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他身体内推出,霎时间耳畔风声呼啸,眼前光华万千,隐约之中有某种长啸破空降世,犹如瑞兽显灵……

江波涛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带着周泽楷重回“地皮”上的,他刚踩稳便再也站不住,带着周泽楷一道跌了下去。

方明华和吴启赶紧上前,一人扶了一个。江波涛失去意识前看见孙翔苍白着一张脸,疲惫地站在自己面前,说:“这一部分物归原主了。”

 

【待续】

 

评论(9)
热度(87)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