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南山轶闻10

10 若木之果

 

江波涛在极其微弱、又竭尽全力地呼吸。

他的五脏六腑像刚被炽热的熔岩烧化了一回,还不待他习惯这种疼痛,锥心刺骨的霜寒便席卷蔓延,两种极端将他折磨得生不如死,可他仍在试图拽住那线摇摇欲坠的生机。

但他实在是太弱小了,弱小到甚至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被黑暗捕获,往永恒的寂静之处拉扯而去。

就在他即将消逝的瞬间,一道柔和的灵气缓缓注入他的身体,沾染着生命的光芒,如潺潺清泉,涌向四肢百骸。

然后,他感到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草木般的清气驱散了躁动的险恶,他的心神逐渐安宁,六感慢慢重回,淤积的恶气终于消弭,天地重归宁静。

“哟呵,这小家伙,活过来啦。”

江波涛听见头顶传来男性温润的嗓音,大约是对他的复苏感到欣喜。

“好了,没事了。”带着舒适温度的手掌轻抚过江波涛头顶,抱着他的人似乎在对另一人说话,“你看,你救了他一命呐。”

“走吧。”被他赞扬的人对此不甚在意,转身便走,引得抱着江波涛的这位好心人十分不满:“哎,我说你,怎么还不明白?”

他显然没期待那位拔腿就走的能给什么好话,于是近乎唠叨地说道:“万妖大乱,白民国一夕覆灭,血气越过沃野,甚至惊动了轩辕丘……你知道你救了什么吗?这是白民国唯一一只幸存的瑞兽血脉,他身上还带着洪荒古神的恩泽……哎呀,就算是我让你救的,你可知此瑞兽千年方生一只,又千年方可长成,再千年——”

“再千年,再万年,也只是妖。”走在前面那人像是被唠叨得不耐烦了,言辞开始尖锐起来,“妖者,向来殊途。”

“……你真是,真是,真是……”唠叨的人被他噎得一时语塞,短暂的沉默后,他突然又轻快地说道,“我看你成天在山头闷得慌,这小家伙既是为你所救,干脆就在你那儿借个天地灵气,也正好给你解解闷。”

此言一出,前面那位脚步骤停,抱着江波涛的人险些撞上去:“你又怎么了?”

“不用。”那人生硬且冷漠地一口回绝,“你带走。”

“唉,可怜的小家伙,刚失去双亲,又背井离乡,好不容易奄奄一息地逃到此处,却遇上个心高气傲冷若冰霜的神……早知道我就不该让他救你,毕竟他高高在上,自然视其他生灵如蝼蚁……”

“……”

“抱怨他两句还瞪起我来了,也不知道当初是着了什么道,含辛茹苦这么多年把他引大,想来果然是大泽之中的清冷气围着他太久了,把他的心都冻住了——”

江波涛只觉后颈被一只温度偏低的手毫无章法地揪住,紧接着他就从暖如春阳的世界坠入冷冷清清的冰窟窿,不禁瑟瑟发起抖来。

冰窟窿神明这会儿胡乱提着他小小的身躯,冲那位草生木长慈爱天下生灵的碎嘴子下了逐客令:“我还有其他要事。明华神君,再会。”

说罢,他把江波涛随意捞起,隐入苍山峻岭。

被“送客”的那位还在后面用神元发声殷殷嘱咐:“既然我们是在江边发现的他,那就以江为名……哎,你听见了吗,尧光君——”

 

“……明华神——”江波涛是被自己的声音惊醒的,他脑中一片混沌,完全想不起自己在昏沉的梦境里看到了什么。

“哎哟,江哥,醒了?”驾驶座上的吴启听见动静,赶紧抬眼从后视镜中看了江波涛一下,“你刚在喊谁,明华哥?明华哥在后面那辆车上。”

江波涛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浑身酸痛乏力,甚至骨头都酸出一种别样的苦涩风情,着实像被打散了再重拼之后的不适。他勉强把自己从“躺”变为“坐”,透过车窗玻璃看到平整的城郊高速路面,缓了几分钟,哑着嗓子问了句:“小周……周老板怎么样了?”

他只记得自己跟着魔似的冲出去,然后如有神助般拉住了周泽楷的手,但之后的事,他完全没有什么清晰的记忆。

吴启的眼神里透出些许疑惑,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尽量自然地笑着说:“周老板嘛,自然是没事的。倒是江哥你之前那么一秀,体力都透支了——”

“孙翔是不是把什么东西丢进我身体里了?”江波涛轻轻按压自己的太阳穴,努力搜寻记忆碎片,可他越是回想,思维就越是混乱,最后只好叹了口气,打算回去后听听方明华的说法。

吴启答得干脆:“就是一件法器,可以让你在半空中自由自在地飘一会儿……我也只知道个大概。不过法器这种东西,从来都是看使用者的能耐。这么说起来,江哥,你可以啊!”

江波涛现在头昏脑涨得紧,也懒得把吴启的糊弄往心里去,疲惫善解人意地回到他身上化为困顿,他眼皮几开几合,终是一偏头,再度睡了过去。

吴启见他又睡着了,赶紧长出一口气,握着方向盘的手心已经沁出了一层薄汗,心想还好江波涛没再多问什么,否则以自己的这点心思,怕不是要被套出话来。

“想起来不行,不想起来也不行。”吴启愁苦地犯着嘀咕,“迟早都要有那么一天,到时候……唉,我这是瞎操什么心。”

比他更“瞎操心”的当然是方明华。

出于某种考虑,他让吴启带江波涛上了自己的车,而他本人则提着孙翔和周泽楷开吴启的车回去——孙翔这位“小祖宗”一直不喜欢坐车,眼下又惹出了点事,不大想面对方明华,自己恢复得七七八八后迅速变成一道气势磅礴的金光,眨眼间就冲上云霄消失不见。方明华完全看透了他的行动,不过这会儿他没空和孩子促膝长谈,只能记在心里,准备秋后算账。

前面车里江波涛浑身难受,后面车里周泽楷“九死一生”。

就算是神壤灵玉造出的人类躯壳,经历此番折腾多少也会有损,更何况周泽楷还没和躯体完全契合,强催神力的后果便是塑出的肉体超过承受极限,开始崩坏。

加上那些由生魂炼成的毒雾……

方明华脸色不禁有些难看。

他确实没料到孙翔手里有江波涛的一部分“骨”。据他所知,当年江波涛应该是把它们全部沉进了虚无之海……难道孙翔找到了其中一部分吗?这说不通。

不过,他得承认,要不是孙翔的突然归还,周泽楷可能会遭重创。至于现在的江波涛,他就这么跳出去,难道还能留得住命?

数千年前他和周泽楷在返回尧光山的途中,于傍山江畔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江波涛。方明华见江波涛周身萦绕着古神恩泽,便使出浑身解数让周泽楷借出些微神元,救了他一命。

在那时,方明华只看出江波涛的血脉不同寻常,直至待他千年后化形,方明华才骤然发现,江波涛的骨竟是由天雷厉火炼出——大约是他的母亲在孕育生命时恰逢天劫,而江波涛简直是极其好运地捱了过来,还顺利地诞生于世。

可惜,血亲故国都离他太过久远,连方明华周泽楷在内,都成了飘渺遥远的“传说”。

“……”后座上的周泽楷闷哼一声,将沉浸在回忆里的方明华拉回现实。

“别动。”方明华连忙提醒道,“我刚给你修补了下躯壳,这会儿它脆弱得很,你可千万别呼风唤雨,指不定立刻碎成一堆尘土。”

周泽楷的肤色本来如同上好白玉,现在却显得格外惨白,可见肉体虚弱程度远超想象。

“他呢?”既然动不了力气,周老板只好勉为其难开了尊口。

“妖骨突然入体,你说怎样?”方明华瞥了一眼周泽楷,顿觉一个头两个大,“不过状况比你好,他现在至少有个天然的肉身。”

周泽楷挣扎两下,还想说点什么,方明华没好气地打断了他:“我劝你静心养伤。天大的能为,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我都摊上些什么事啊?”方明华心有不满,趁着周泽楷连眼刀都没法递的功夫可劲抱怨,“好端端的闲云野鹤不做,成天忙上忙下带孩子,带出来的个个刺头没几个肯老实听话,阳奉阴违的也不少,问起来谁都答得理直气壮……”

他喋喋不休地说了半晌,忽然察觉周泽楷逐渐平缓的呼吸。也许是他唠叨有功,也许是刚修复的凡体乏累不堪,周泽楷已经合眼进入安神状态。方明华缓缓吐出一口沉重的叹息,想起过去他站在那位古老神明身旁听到的话语:

 

“大泽聚天地至清灵气,已多年未曾孕育新的神灵。眼下既有新神出世之兆,便意味着不久后必有风云变幻。至清至纯之神,皆是应天地大劫而生。其生,是为天地;其亡,亦是为天地。”

古老神明的双眼见证过天地初开,见证过斗转星移,千万里沧桑。

“众神的时代行将就木。恐怕,这将是大泽中诞生的最后一位神。往后,就算大泽灵气不散,也再难聚神元了。”

 

千年万年,人类惯于向天地神灵祈祷,恳求恩泽。他们只道神明无所不能,却不知那广阔的“无所不能”中,涵盖了多少无能为力,多少无可抗争。

生是天地之意,其后殒落也好,销声匿迹也罢,无一不是天地降下的宿命。再强大的神明,也终有形销神散之日。茫茫洪荒,无处可寻。

 

方明华他们返回得还算及时,要不然杜明都快坐不住了。

周泽楷摧毁若木母树后引发空间异变,连阵外的现实世界都受了点影响——不久前狂风骤雨雷鸣闪电,市区内一片狼藉。暴虐的风雨逼得城市陷入了短暂的电力中断状态,这会儿雨停风歇,正在全力抢修。

“怎么样?那些被抽走的魂魄呢?”杜明紧追在先回店内的方明华身后,“轮回阁”的方大师正扶着失去意识的周泽楷往楼上去,压低声音简短地说道:“本来是没戏了。”

杜明“啊”了一声。

方明华接着说:“孙翔不知从哪儿找出小江的一截骨头,当场还骨入体……那能量确实连我都惊出一身冷汗,直接破掉了主阵阵眼,那些魂魄脱开束缚,现在多半都已经回到原主身体。”

顿了顿,方明华谨慎地补充道:“我猜孙翔还的应该是小江的‘双角’之一。你也知道,乘黄背部双角才是他们力量的真正来源……”

低语间吴启带着满面倦容的江波涛推门而入,方明华及时地住了嘴,眼神示意杜明搭把手,两人动作飞快地把周泽楷搬进了二楼休息室内。

“江哥,你没事吧?”吴启看江波涛摇摇欲坠,已经准备随时伸手接人,不过江波涛倒像是撑着一口气似的摇摇头,直到方明华和杜明下楼来。

“……方前辈。”江波涛想,自己应该打个车回去好好休息下,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想去看看周泽楷。“周先生怎么样了?”

方明华本已做好万全准备,打算在江波涛问及先前场面时半真不假地糊弄过去,没想到这人倒是直白得很,上来就问周泽楷,一时间令他竟然哑口无言。

杜明见方明华没作声,于是心直口快地说了:“楼上房间里躺着休息呢!江哥你要不看看去?”

吴启在江波涛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冲杜明挤出一个极其复杂的表情,大意是“你完蛋了”。杜明被他这番挤眉弄眼整得毛骨悚然,后退两步给江波涛让出楼梯口的位置:“江哥你……你自便!”

方明华现下已经被自家的熊孩子折腾到心力交瘁,完全没心情再打什么太极,加上途中他对周泽楷现在使用的躯壳做了一定处理,也不怕江波涛发现端倪,便同意了杜明的“完蛋建议”。

江波涛对方明华投以感激的笑容,却没再说什么,赶紧去了楼上。

他不明白自己的心绪为何一直翻江倒海,但当他看见周泽楷安然无恙只是面色疲惫的睡颜后,那颗几乎吊在头顶的心脏这才“砰咚”一声落下去,心满意足地回归原位。

这一幕——或者说,这种心情他好像并不陌生,他就像把很久以前的事再度经历了一遍——

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呢?江波涛拉过床边的软椅坐下,意识又开始朦胧。我才活了不到三十年,哪来那么多“似曾相识”?

他实在没力气再掀开眼皮,这口气算是撑到了头,江波涛还没给自己换个舒服点的姿势,就陷在软椅里继续做梦了。

他睡着后,躺在床上闭目安神的周泽楷忽然睁开了眼睛,并非常小心翼翼地盯着江波涛看了好一会儿。确认事情万无一失后,周泽楷侧过身体,伸出一只手来,轻轻地握住了江波涛无意搁在床边的左手。

我也抓住你了。他在心中默念道。

 

【待续·若木之果故事线完结】

 

※终于暴露了大家的身份(你

小周是纯神,就是像文中设定那样,天地至清灵气凝成的,所以之前小江才会说他身上清气太重,挡着自己看东西233333

小江本体是乘黄,千年生一只千年长成什么的都是我瞎编的,不过乘黄确实是传说中的神兽,山海经中说人类骑上乘黄后可以活到两千岁。

其他后面慢慢写啦。

 

评论(11)
热度(103)
2018-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