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南山轶闻11

11 灵犀之角

 

“你看,世间万物向死而生。一边欣欣向荣,一边行将就木。任何事物都无法从生死之中逃离,任何事物……都不能长久。”

“我不懂什么生死的大道理,但只要我还留着一口气,我就一定会让他安然无恙、全须全尾地活着!”

 

 

江波涛完全是被闷醒的,他掀开罩住自己的那床厚棉被,一时间有种刚蒸完桑拿的错觉。

——然后他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房间里除了他,哪里都没有周泽楷的身影。

先前放下的一颗心又吊了起来,江波涛来不及多想,赶紧翻身下床,急匆匆地拉开房门,和门口端着一盘水果的周泽楷撞了个实打实。

江波涛眼疾手快,周泽楷也不遑多让,两人双双去抢救那盘即将覆灭的水果,并毫不意外地因此弄巧成拙。坐在二楼沙发上打游戏的杜明只听得果盘坠地的“哐啷”一声,惊得手滑按错技能,当场交待在屏幕里的生死一线中。他惊疑不定又眼含怨怼地抬头望向声源,即将出口的抱怨硬生生卡成一根大刺,噎得他咳也不是咽也不是。

这场动静造成的沉默大概维持了十几秒,杜明终于把喉咙里的刺给解决了:“不是,江波涛同志,我能理解你想吃水果的心情,可你现在把果盘扔了扑到周老大身上,又是怎么一回事?”

江波涛本来就尴尬得无地自容,杜明这么一说,他差点抬脚把周泽楷给踹开……然而周泽楷是无辜的。因此,抢救水果失败还莫名其妙抱上周泽楷的江某人只能迅速地后退几步,冲周泽楷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不好意思啊小周,撞到哪儿没?”

周泽楷的耳廓红得过于明显,但他面上淡定依旧,十分含蓄地摇了摇头,正要开口时身后的杜明又搭腔道:“哎哟,老江啊,你这一句,怎么让我觉得这么……这么酥呢?”

江波涛当机立断飞过一把眼刀,直直扎在杜明脑门上:“杜明啊,我发现你最近特别会抖机灵,也不怕把自己抖成筛糠?”

他的眼神似乎勾起了杜明某种生理恐惧,于是后者还不待周泽楷也飞出眼刀,立刻态度诚恳地对江波涛一抱拳:“小江哥,您八块腹肌肚里能撑船,饶了小的这次吧,小的这就收拾收拾,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再会!”

说完他就抓着手机,三步并两步地逃之夭夭,江波涛只好在心里骂了一句“这二货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悻悻作罢。他余光瞥见周泽楷蹲下身,不紧不慢地收拾着满地狼藉,赶紧跟着蹲下了:“我来吧,对了,刚才真没撞疼你?”

周泽楷听他这么问,感到有些好笑,但他不会像杜明那样“抖机灵”,老实说道:“我没事,撞不坏的。”

江波涛这才觉得自己的话不怎么高明——他一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嘴,到了周泽楷这儿功力简直大打折扣,真是哪句傻X说哪句,完全能拎出来订一本“社交用语反面教材”。

可能因为周泽楷是修仙人士,所以在他面前,人鬼精怪全都无所遁形吧。江波涛这样安慰自己。

他们俩磨磨蹭蹭又“各怀鬼胎”地捡完地上的水果,江波涛主动接过果盘,说要去重新清洗一遍。

周泽楷这回没争,安静地跟在江波涛身后。江波涛本来专心致志地挨个冲洗着那些大大小小的果子,左边腰侧突然伸过一只手,几乎贴着他的身体擦过去,激得江波涛差点跳起来:“哎哟,小周!”

周泽楷已经在满脸无辜地啃着手里的小香梨,被江波涛喊了这么一嗓子后他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继而恍然大悟:“对不起,我不该碰你的腰。”

“……没事。”江波涛倒也不是介意这种接触,只是他以前没觉得自己腰侧有什么“痒痒肉”,现在突如其来挨了一下,竟然有些怪异的感受。我这是怎么回事?江波涛不得其解,他缓了口气,忽然想到另一件事:“哦对了小周,是你帮我躺到床上的吗?”

他记得自己分明睡在那张椅子上。

“嗯。”周泽楷眼神开始飘忽,左一下右一下,就是不敢看江波涛。

可惜的是,这会儿江波涛正背对着他:“那谢谢你了……”虽然差点被压在身上那层棉被给捂死过去。“我看我在你们这儿睡了一宿,胡茬都快冒出来了,得赶紧回家去刮刮。”

他不知道。周泽楷默默垂下目光,尽量不让自己的失望过分外露。但他很快又想,不知道也好,现在还不能太着急。

“我先下去了,”江波涛洗完水果,捡了个货真价实的李子咬上一口,眼睛眉毛鼻子险些挤一块儿去,“这也太涩了吧!我下去找方前辈他们聊会儿,小周你不是受了点伤吗,好好休息吧。”

周泽楷闷闷地点头,眼睁睁看着江波涛步履轻快地下楼去。他慢慢走到楼梯的接口处,抬起手指,碰到一层泛光的无形之壁。

方明华料定他不会老实,干脆加了个针对周泽楷的封印,算是把他的躯体困在“轮回阁”二楼了。

以周泽楷的能力,破开不是不行,但正如方明华说的那样,还没有完全契合的躯壳是无法承受力量反噬的,轻举妄动只能让自己的皮囊变成一团泥土和石子混合物。周泽楷无可奈何,把果盘抱在怀里,委屈又可怜地钻进了二楼书房。

江波涛下楼后没有见到方明华,杜明吴启孙翔也不在店内,看店的人倒是刚出差回来的吕泊远。

“哟,醒啦?休息得怎么样?”吕泊远笑着和他打招呼,“我听明华哥说你们经历了一场苦战,元气大伤啊。”

“也没这么夸张……”江波涛刚开了个头,仔细一想好像之前的事确实挺夸张,便叹了口气,“也是很奇特的,至少我头一回见着方前辈掏什么法器,还在天上飞。”

吕泊远“噗嗤”一声:“咱们谁都不知道明华哥还藏了多少好东西,以后慢慢看咯。”

以后还是尽量少看吧。江波涛在心里想到,生命可贵,我可不想再来一次。

“哎说起来,”他看了看店内,方明华他们确实连个影都没有,“方前辈去哪儿了?杜明溜得太快了,我都还没来得及问他。”

杜明、吴启、孙翔、吕泊远,就江波涛个人认知而言,吕泊远是很少满嘴跑火车的那个,虽然他也会瞎扯淡,然而出于一种特殊的气场,吕泊远就算是扯淡也能让人觉得有几分真实。

“去收尾工作了。”人民信赖的好同志吕泊远一面擦拭着货架上的商品,一边说道,“你们之前遇到的那什么若木的果子,还有些流落在外,也有人误食,明华哥他们见你和尧……周老板没事之后就叫我过来看店,他自己带着吴启马不停蹄地出去了。小明也是放心不下你们俩,多留了一下,刚刚也响应组织号召走了。”

“哦……”江波涛看着吕泊远忙碌的身影,估计自己现在也问不出什么来,东拉西扯地聊了几句后回了自己住处。

他的蜥蜴还是在玻璃舱里八风不动,连主人回来都不能惊扰他的沉思。

江波涛早就习惯这冷血动物的大爷样,要不是他自带猫狗退避气场,实在很想养一只毛茸茸的亲人生物。

喂完蜥蜴大爷,小江同志给自己洗了个澡,该刮胡子刮胡子,该洗衣服洗衣服,回头他见自己屋子里灰尘扑扑,又只好操起吸尘器,把住处倒腾一番。

中途他给方明华打了两次电话,对方都没有接听。江波涛想了想,给方明华发去一条信息,大意说是麻烦方明华忙完给他回个电话,关于这次的事,他有些问题。

不过直到深夜,方明华也没有回音。江波涛不是个性急的人,更何况他已经察觉到一些微妙的蛛丝马迹,思前想后,也没再催促——也许等时机到了,不管方明华愿不愿意,他都会知道真相。

他在家里短暂地休息了几天,“轮回阁”在这几天里也没主动同他联系,除了方明华把酬劳转到他账上,讲了几句客气话,再无其他。

江波涛见尘埃强行落定,只得自己先翻一页过去,便又把新西兰旅游计划提上日程。

可这次,他还是没能成行。

江波涛那位云游四方的师父终于想起了自己这个便宜徒弟,他老人家深更半夜来了一串连环夺命CALL,把江波涛从睡意朦胧炸到眼如铜铃——

“徒弟,你手头没事的话,就去一趟J省南部吧,具体地址我已经微信发你了……”

“哎呀师父,这大半夜的,鸡都没打鸣呢,您这是干什么呐?加急战报吗?”

江波涛师父在电话那头十分严肃地说:“你还真说对了,确实很急,人命关天。”

“我一个老同学的女儿,被妖怪‘借身’了。”

 

【待续】

评论(2)
热度(80)
2018-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