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苍穹骑士团七月第一周傻屌杯具事件集锦

 

※一个日常趴。OOC。

 

格里诺他妈见了儿子一面后坚称他胖了不止六斤,要求膀大腰圆好吃懒做的少爷儿子天天晨跑,一个月后检查时如果继续发福,她将取消儿子外出居住的权利,让儿子回家里天天面对爹妈叔伯七大姑八大姨。

身为优秀的伊修加德平时没事就起床特困户,格里诺当然是宁死不从,然而在说一不二的公主脾气的老妈面前,他实在讨不到什么便宜,只好认命服从,这几天早起往公寓附近的公园里跑步健身。

他本来是想同步祸害一下室友波勒克兰,后者对他的威逼利诱视若无睹,还用四肢交缠的方式和他打了一架,结局就是格里诺不得不面对现实,独自跑步。

那天早上格里诺刚绕公园跑了十圈,准备打道回府,忽然听见路边传来闷声闷气的呼喊:“救命啊——救命啊——”

诚然,格里诺并没有什么丰富的同情心和同理心,他管闲事的原因很大部分都是突然的无聊。在这种无聊的驱动下,格里诺停下脚步,开始扭头环顾四周(包括脚底),试图找出声源。

伊修加德的清晨一贯都是有些小雾的,文艺青年管这个叫晨曦的面纱,普通青年管这个叫薄雾,中二……哦,未来能干大事的青年管这个叫阻碍视线的魔法结界。

格里诺在这个魔法结界里跟着那一声声气若游丝的呼喊四处搜寻,终于在公园角落里的一个长椅上发现了声音的主人。

确切来说,那是个巨大的陆行鸟布偶。

这玩意儿正撅着个腚朝着格里诺,翅膀撑在长椅坐上,两只脚跪在地面,头部直接穿过长椅座位面和倚靠面的空隙,伸向了另一端。

格里诺被这情形所震撼,不由得后退两步,心说,卧槽傻逼。

那只陆行鸟布偶还在喊救命,瓮声瓮气轰得格里诺脑仁疼,于是他决定先让这货闭嘴:“喊什么喊,人来了。”

要是那二缺能回头,格里诺大约能隔着布偶头套看见对方泪流满面的脸。可惜他们都不能。

“哈罗妮保佑,好心的朋友,你快帮帮我吧!”陆行鸟说着,朝天的腚还应景地对格里诺扭了扭,显示出一副真挚的期待。

格里诺翻了个白眼,骂了句脏话,走上前去,一脚踩在椅背上,双手揪住布偶的身体,打算硬拉出来。

他咬牙切齿,手臂和脑门都青筋暴起,就这么坚持了一分多钟。

陆行鸟同学还是卡在那儿,纹丝不动。

“你他妈到底怎么卡进去的?”格里诺简直想往那屁股上踹一脚。

“我……我昨晚搞完活动,回来的时候太晚也太累了,就想着在公园椅子上歇会儿……”陆行鸟仁兄委屈巴巴地说道,“不知怎么我就睡着了,醒来发现自己已经成了这个样子……”

格里诺差点信了他的鬼话:“你是用脑袋去坐椅子吗?”

陆行鸟犹犹豫豫,最后只能坦白:“也不是……其实是我中途醒了,然后对着椅子打算伸个懒腰,万万没想到腿下一软,我就……”

鬼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格里诺想,我就不该好奇。

他打定主意,决定转身就走。

“那个……那个!”陆行鸟大约是察觉到他的退意,赶紧出声喊道,“朋友,我一晚上没喝水了……”

渴死你算了。格里诺白眼都要翻过头顶。他出来跑步没带手机,身上只有一点零钱,买点水大概是够的。

“然后我还有点饿……”陆行鸟仁兄虚弱地继续道。

“我管你去死!”格里诺暴跳如雷,当即抬腿踹在那个朝天腚上,只听“嘎嘣”一声巨响,陆行鸟头部以下的大半个身子竟然滑过了空隙,没滑过去的地方因为膨胀的造型坚挺地撑住了,可偏偏把他整个定格在胸口位置。

“救命啊!救命啊!我要不能呼吸了!”对方惊慌失措地蹬着腿,抛了格里诺一脚泥。

杀人犯法。格里诺深吸几口气,等他出来再杀不迟。

公园的清晨十分安静,除了一只被卡在长椅里的陆行鸟,和目露凶光蹲在鸟头旁边拿着一杯饮品让对方吸的格里诺。

“谢谢你我的朋友,哈罗妮与你同——”

“同你个棒槌,我他妈哪根筋不对我要管你这破事。”

简短的对话后,他们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一会儿,格里诺听着吸管吸到底的声响,当机立断要走人。

陆行鸟急了:“朋友!你不能抛弃我啊朋友!”

格里诺步伐飞快,心说我再理你我是傻逼。

然后他听见有什么钢铁碰撞的声响自背后传来,二十多年的生活直觉告诉他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格里诺回过头去——

真他妈见了鬼了,那家伙居然把公园长椅连根拔起顶在身上,朝着自己“吭哧吭哧”地飞奔而来!

“我去你妈的!”格里诺当场破口大骂,跑路的思维已经分崩离析,他在差点被对方用长椅抡头的一瞬间做了个英明神武的决定,那就是——在电光石火间一个闪身把自己也一道卡了进去!

陆行鸟:“……”

格里诺:“……”

一人一鸟顶着公园长椅,相顾无言。

波勒克兰一觉睡到自然醒,打算下楼去便利店随便买点吃的打发一下,他看了看时间,发现格里诺并没有回来。

今天跑个步这么久?

尽管心怀疑惑,饥饿还是战胜了一切,他还是窸窸窣窣收拾一番,下楼了。

于是,下楼后的波勒克兰面无表情地站在公寓门口,眼前是格里诺和一只看起来极度傻缺的陆行鸟布偶,并且他们俩都顶着同一个公园长椅,外加一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山地自行车。

“听我解释。”格里诺说。

“我们也就是走累了在路边休息一下,醒来发现有人把自行车绑椅子上了……”陆行鸟瓮声瓮气地说。

波勒克兰在转身就走和解决问题的两个选项中,迫不得己选择了后者:“我去拿斧子。”

他刚背过身去打算上楼,远处一声怒吼传来:“哪个傻逼偷我车!偷车就算了连椅子也不放过!别让我知道你们是谁不然打断你们第三条腿!”

有些事还来不及想就已经发生。

波勒克兰甚至都还没说一句话,他的后脑便遭了沉重的一下,随即他眼冒金星地被掼倒在地。

叮铃哐啷的声音响成一片,波勒克兰听着格里诺和那只陆行鸟关于要不要出去打一架的争吵,最后选择安静地躺在地上。

玛德制杖。

他沉着冷静地想。

 

【END】

 ※原梗来自微博@天才小熊猫


出演:

陆行鸟布偶:盖里克

跑步的:格里诺

被撞倒的:波勒克兰

被偷车的:路人甲

评论(4)
热度(14)
2018-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