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南山轶闻12

12 灵犀之角

 

这个世界上师命和父母之命同样难违,更何况江波涛的师父也算他半个爹,要没有他老人家当年那一番恩情,江波涛恐怕还没办法活蹦乱跳地活到这么大。

师父本人不在J省,手头也还有事走不开,因多年前欠这位老同学人情,此时此刻不好推脱,于是理所应当地点了自己的“首席高徒”——然而归根结底,他也只收了江波涛一个徒弟。

名号喊得响亮那都是半开玩笑唬人的,做这行坑蒙拐骗的不少,确确实实有两下的人也挺多。江波涛的师父属于确实有两下的那一类,可他实在太过神秘,行事又过于低调,使得除了一些年长的同行之外,没多少人认得他。江波涛本应沿袭师门优良传统,做个低调而有能耐的神棍,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在降妖伏魔的方面天赋异禀,曾经让师父长吁短叹,愁苦不已。

有回师父隐晦地透露过他其实并不想让江波涛在这条道上走太久,那会儿江波涛一边削苹果皮一边笑吟吟地点头表示自己听进去了,待到师父长篇大论一结束,立马递上削成一瓣一瓣的果肉,滴水不漏到他师父忽觉心梗,只好轻拍了下自己这便宜徒弟后脑,说:“就你七窍玲珑心,别人以为你好说话,实际上你这人倔起来多半是要撞破南墙。”

江波涛十分乖巧:“师父教训得是,以后我一定注意。”

注意归注意,江波涛可没说要改。

比起像普通人那样做份稳定的工作朝九晚六,他更愿意在眼前这个匪夷所思的世界里做个头破血流的拓荒者。

他师父也知道自己劝不动,久而久之就放任自流,渐渐说服自己徒弟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开始把自己的人脉或部分事业过给他。

接到师门紧急任务之后,江波涛瞌睡也暂时飞出九霄云外,当即爬起来把机票住宿点等必要之事打点了一遍,再简单收拾行囊出了门。

离开前他习惯性发了条朋友圈,算是告知众人自己的去向,没想到方明华在这种“鸡不打鸣”的点还没睡下,跑到他那条动态底下评论道:“早点回来”。

江波涛一时讶然。他隐约觉得这不像是方明华那种春风化雨的口吻,再者就算隔着屏幕,江波涛似乎也能察觉到一股命令的意味。

该不会是周泽楷凌晨不睡,拿了方明华手机在那儿刷朋友圈吧?

那画面想想就够惊悚的。

江波涛赶紧抖掉一身鸡皮疙瘩,回了“方明华”一个笑脸,接着关闭了手机电源。

他打算在路途上好好休息会儿,能够“借身”的妖物,一般都很狡猾——他们通常是诱骗人类与自己达成契约,而后占身不出,契约成了妖与人的意志拔河赛,如果人的意志足够坚定,或许能压制对方……可惜的是,大部分人都做不到,否则他们如何能被妖物所骗?

江波涛预感之后会有一场不怎么轻松的战役,他只希望那只占着别人身体的妖是个能讲理的主,这样会省事很多。

 

“你也差不多了。”方明华把手机从周泽楷爪子里掰出来,那表情活像起夜路过孩子房间发现后者竟然还在打游戏的老妈,“我说了多少次让你静养,你当耳旁风吗?”

周泽楷默然抱着靠枕,坐在沙发上放空。

方明华被他这举动噎得不知从何骂起,气哼哼地拿着手机下楼:“多大个人了还需要你操心,这么多年他没你不也一样过来了?”

不知方明华大神此话到底触动了周泽楷哪根敏感纤细的神经,他忽地从入定状态弹出,在手中凝出一团小小的光晕,再挥手把它飞快地送了出去。

方明华大约是没有察觉到他的小动作,“轮回阁”便在万籁俱寂的夜色中,黯下灯火。

 

也是不知道为什么有敏感词。余下部分请戳: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946851/chapters/35287805

或者

https://wordpress.com/post/kornblume6918.wordpress.com/18



评论(5)
热度(69)
2018-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