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南山轶闻15

15 灵犀之角

 

江波涛订的餐馆不算太远,就是稍微偏了些,开车到附近停车场后还得走上一段安静的步行道。

天气转凉,道路旁的树木有感,落叶随风而下,铺在地面静默无言,唯有行人踏上之时才会发出细细声响。

周泽楷一路上不怎么主动开口,基本是江波涛问一句他答一句,语句短暂,倒是温柔又腼腆。江波涛并非打算让周泽楷打开话匣子同自己谈天说地,内敛的人往往不会将所有情绪流露于表面,他们很多时候会选择用行动来进行自我表达。江波涛也没有试图让自己去“补缺”,有什么可以聊的他便主动开口同周泽楷说一会儿,话题结束后,享受安静也不算太差。跟之前相比,他单独与周泽楷相处时的尴尬已经淡去不少,大约是慢慢熟悉之后,有些感觉便自然而然了。

点菜时周泽楷意见也不多,江波涛问他有无忌口和特别喜欢的菜式,周泽楷闻言轻轻摇头,说:“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江波涛脑中突然蹦出一串不着四六的俗语,例如什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唱妇随”,然后他赶紧把这些荒唐可笑的东西打叉扔出大脑,并提醒自己不要再对周老板有任何非分之想。

他们这顿饭吃得简单,却很是舒心。江波涛一边介绍着餐桌上的美食,一边时不时地给周泽楷添菜,顺带讲点其他趣事逗乐子。周泽楷对他的好意照单全收,不过只要江波涛一说话,他必定是放下筷子,一双澄澈的眼眸温和地落在江波涛面上,要不是江波涛自觉脸皮够厚,几乎快给周泽楷看红了脸。

饭后两人打道回府,江波涛本来是打算从商业街绕路,就当散步消食,不过他抬眼发现周泽楷望着来时那条林荫步行道,似乎有些出神。

这里夜色刚好。路灯的光穿透枝桠叶片,在地面上留下随晚风摇曳的斑驳光影。这条路上行人不多,环境静谧安宁,行人情不自禁地收敛了声音,试图把自己也融入这片自然里。

江波涛把风衣往手臂上一搭,决定原路返回。他对周泽楷笑了笑:“走吧小周。咱们慢点走,也算是散步。”

不知是不是夜色与光线的影响,周泽楷侧脸看向江波涛时,后者忽然发觉,那张仙域神人般的脸,竟染上了些许凡尘烟火的亲切感。

江波涛,你又在瞎想什么?他无奈地告诫自己,就算周泽楷是个惊天动地的帅哥,他某种意义上也是你老板,更别提他还是什么修仙大佬“尧光君”,你蠢蠢欲动个什么劲呢?

于是他飞快地别开视线,若无其事地迈开步伐,往前走去。

“对了小周,”既然这顿饭吃得还算满足,饭后散步也该说点“正事”了——江波涛语气寻常地问道,“方前辈到底忙什么去啦?请他吃饭都不来。”

周泽楷闻言怔了怔,然后略略低下头,像在思考。几秒后他说道:“他家里有急事,先回去了。”

江波涛微微一合眼,很快又恢复笑容:“噢,方前辈得顾家。吴启他们呢?不会是被周老板你给吓回去了吧?”

“……不是。”周泽楷认真地辩解道,“他们请假回家睡觉了。”

江波涛感觉自己像被人套在钟里“哐”地震了一通,简直要眼冒金星口吐鲜血。

他算是明白了,这伙人就是存心忽悠他呢。

照方明华的打算,约莫是等着一声不吭地捱过江波涛的“好奇期”,以后其他事情盖上去,江波涛再要问个清楚,恐怕就难了。

方明华做人实在可惜,实在该去做个万年狐妖,不然都对不起他这番精打细算的坑蒙拐骗。江波涛心里又气又好笑,他都正面对上过古神,也见识了奇幻电影里才有的场景,这系列事情简直就是明晃晃地跳出来说:对,江波涛,是你,我们就是和你有关系。然而方明华不仅自己揣着明白装糊涂,还亲自带动整个“轮回阁”跟着这么做,这究竟是怎么个意思?

他内心活动惊浪滔天,表面上还是保持了平常与镇定,对周泽楷说了句玩笑:“‘轮回阁’大老板这是要亲自看店了?”

周泽楷睁着那双好看的眼睛,极其无辜,十分可怜:“也没什么事,我看得过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江波涛无奈地瞄了他一眼。之前他觉得周泽楷是真无辜,真可怜,经过这一堆绕得他云里雾里的事之后,江波涛只觉周泽楷完全也是“方氏传人”,他敢肯定,周泽楷知道的事情只多不少,不过也闷声不提而已。

从他师父到“轮回阁”,为什么每个人都开始藏着掖着,是他江波涛上辈子是十恶不赦的恶棍,得知真相后会当场心态爆炸报复社会,还是他身系人类命运知道一切后会承受不住吐血而亡呐?他可没这么脆弱,得要身边人处心积虑瞒天过海。

出来混总是得还的。江波涛多次觉得这句话道理深刻,他想到自己对前女友也是这么挖空心思地隐瞒,不得不感叹一句真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现在到他自己切身体会了。

他和周泽楷沉默着往停车地点走去,一边走一边想着这段时间遭遇的事,不知不觉间,周围其他行人的脚步声全数消失,步行道上只剩了他和周泽楷。

江波涛猛然回神,空气中的气息有些不大对劲。

他不禁看向周泽楷,对方也已察觉异常,脸上温和的表情荡然无存,戒备之色取而代之。

“小周,”江波涛试着用轻松的语气说出怪异之处,“我们这段路,好像走得有点久吧?来的时候最多走了十分钟,现在怎么感觉不止十分钟呢?”

“是‘锁’。”周泽楷声音略沉,“有人等着我们踏进来。”

江波涛挑了挑眉。周泽楷说的“锁”,大概是指有人设下的封闭法阵,换而言之,这个法阵就是等着他们俩走入,然后将他们与现实世界的空间隔绝。

谁会这么守株待兔?江波涛没有感知到那股森冷恐怖的古神之气,法阵内的“气”并不凶煞,只是非常不安,混乱地搅在一起,彰显出一股无措来。

周泽楷在江波涛凝神辨认之时已经逮住了施术者,他缓缓舒出一口气,冷声道:“出来。”

那些缠绕的不安之气被他这两个字所惊,更加慌乱,可其主却迟迟不现身形。

江波涛隐约感知到一抹妖气,不过这一点零星的妖气没有恶意,紧张地在其他气息织就的网中乱窜,像个做错事怕被大人责罚的孩子。

周泽楷的耐心是个未解之谜,至少他在有些事上压根不屑有耐心。他伸出手臂,护着江波涛往自己身后去,语气倒是柔和:“退后一点,我要破阵。”

江波涛不知怎么,多问了一句:“那施术者呢?”

周泽楷非常冷漠地答道:“揪住,杀掉。”

前后反差几乎令人瞠目结舌。

“小周等等。”江波涛不担心周泽楷的能力,只是,能减少的杀业尽量减少,更何况对方把他们两个困在这里却不动手,反倒像是有话要说。“阵主没有攻击我们,应该是想和我们谈谈?”

周泽楷听他这么说,仿佛有些不高兴,但手上凝出的力量却散了。江波涛不确定他是不是哼了一声,毕竟周大老板背对着他,看不见表情。

江波涛默然摇了摇头,往前站出一步:“阵主,你有什么话,出来说吧。放心,不打你。”

他话音刚落,阵内翻滚不安的气息便纷纷安定下来,井然有序地聚集在一处,最后勾勒出一道娇小的女性身影。

这又是什么来头?江波涛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就迈着两条细瘦的小短腿,朝自己和周泽楷飞奔而来,还边跑边哭喊:“妖主救命啊!”

她目标是江波涛,简直就是要飞扑入怀抱着人嚎啕大哭的节奏。江波涛还没躲,周泽楷已经抢先一步,手臂往半空一伸一掐,那模样奇怪的小姑娘就被他揪住衣物后领,蹬着小短腿凝滞在江波涛面前。

江波涛满脸懵逼:“小周,这是……”

小姑娘哇哇大哭:“妖主!妖主救救我们吧!”

周泽楷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嫌弃,他轻轻松松就把人丢出一些距离,并漠视了小女孩楚楚可怜的模样:“有话就说。”

那小女孩揉着自己的膝盖,又摸了摸自己脑袋上的角和耳朵,确认一样没少后,才爬起身来,往江波涛面前走了几步——但她明显忌惮挡在江波涛身前的周泽楷,所以这次没敢轻易靠近。她拿一双碧绿的水眸看向江波涛,抽抽搭搭地说道:“妖主,求求您,打开仙境,让大家回家吧!”

她在说什么东西,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江波涛露出微笑:“好说。麻烦你先告诉我‘妖主’是谁,仙境又是什么?”

小姑娘面色一震,她飞快地偷瞄了周泽楷一眼,咬了咬唇,深吸一口气:“‘妖主’就是您啊!您是白民国的守护神,是万妖之主啊!您都不记得了吗?尧光君没有告诉您吗?”

“……”周泽楷一言不发,可那气场分明就是准备收拾了面前这只不知死活的妖。江波涛连忙拉住他:“小周,小周!你让她说清楚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周泽楷回头看着他,皱着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江波涛拍拍他的手臂,抱歉地笑笑:“就当帮我个忙,成吗?”

“䍺兽之言,你要小心。”周泽楷思索再三,无奈地说出这句话,而后让出江波涛,站在一旁。

“䍺又怎么了,尧光君真是对妖成见好深……”小女孩听到他的话,不禁小声嘀咕起来,然而周泽楷听得一清二楚,当即给了她一个冷彻入骨的眼神,吓得她赶紧求助似的望向江波涛:“妖主,我是真的有求于您!”

“行了……”江波涛被闹腾得有些头疼,冲她摆摆手,“你说吧。”

“当年妖主您神身初成,第一件事就是回到白民国旧址,将盘踞在故土的凶兽妖鬼斩杀驱逐,并着手重建白民国。”小姑娘不敢再耽搁,一股脑地将她知晓的来龙去脉倾倒而出,“可是旧土已被杀伐血气污染,不再适合作为灵兽们的居所,您便向明华神君要来神山蓬莱上的神壤,重新建造出一处聚天地灵气的仙境,作为新的白民国,对附近灵兽小仙打开仙境之门,让大家可以在其中安稳居住修炼。”

“后来天地异变,诸神灾劫,尧光君他——呃,您为了平息这场灾难四处奔走,花了太多灵气修为,已经无法顾及被堕神之气污染的白民仙境,您便让大家从仙境内离开,然后以神犀之角镇压秽浊,将它封入仙境,并关闭了仙境之门。”

“可是妖主,灵兽脱离天地至灵至清之所,就会遭受凡尘浊气之毒,有些修为的灵兽能够寻得人间灵气充足之地继续存活,其他刚出生不久的,或者是修为不够的,要么被浊气活活毒死,要么就……就心性大改,化为凶兽……我们䍺兽一族向来性情温顺,忌讳血光,千年来勉强延续已经十分不易,不久前召魂之阵落成,引得堕神封印松动,死气蔓延,我们受此影响,已经死了好多同族……求求您,再开仙境之门,让我们回去吧!有灵犀之角在,仙境安然无恙——”

“话是这么说,”江波涛被这堆突如其来的信息砸得胸口发闷,他勉强理出一点头绪来,“但我一来不知道你说的仙境之门在哪儿,要怎么开,二来……你真的没认错?我这么个凡人,怎么还成了什么守护神?”

“我怎么可能认错您呢!万道天雷厉火炼出的妖骨气息,我是绝不可能认错的!”䍺兽女孩停歇的眼泪又开始往外涌,“就算您不记得我了,我也还记得您,是您给了我们一个容身之地,否则我们一族早就被梼杌屠杀干净了!”

江波涛看着她梨花带雨,浑身汗毛倒竖。这个䍺兽女孩,是个实实在在的千年老妖,怎么见了自己还跟个普通小孩一样哭哭啼啼,又是哭惨,又是卖可怜,搞得他难以消受,只想立马离她远远的。

“好吧好吧,就算你没有认错人,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地方怎么打开,更何况我真的没那个能耐……”江波涛一面说着,一面回想她先前说的话,忽然心里“咯噔”一声。

她刚才,好像说到什么……“明华神君”和“灵犀之角”?

“明华神君”?这不会是个巧合吧?还有“灵犀之角”,之前那只钦䲹,不就是冲着这玩意儿来的吗?

“……您离开前,曾交给我族族长一块神玉,那就是打开仙境之门的钥匙!不过只有神玉在您手中,才能发挥作用……我已经把神玉带来了!”小姑娘手忙脚乱地从身上衣兜里摸出一块色泽温润的玉环,恭顺地递给江波涛,“妖主只要用神玉,就可以打开仙境之门!”

江波涛正在考虑要不要接过她手中的玉环,身旁周泽楷突然开口:“䍺兽温顺,却极其懦弱,为了生存诡计多端,你不要轻信。”

“小周,你放心,我还没打算全听这位千年道行的朋友一面之词。”江波涛对周泽楷笑笑,而后看向䍺兽小女孩,略微收敛了笑意,“姑娘,你准备还真是周全。说了这么多,是不是为了仙境内的宝物啊?”

女孩迭声否认:“妖主,我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

江波涛似笑非笑:“那你为什么就觉得,我一定能打开那个什么仙境之门?我说得很明白,我现在……就是个凡人。”

“通天神犀之角,非是我等灵兽可以触碰的。”她低眉顺目地解释道,“而且灵犀之角识主,当年您既然得到神犀托付,那它只会认您一个主人,就算我真的觊觎,也根本取不到,用不了。再者,我只是为了全族性命来恳求您重开仙境之门,那里已经是我族的家乡,即便是死,我们也想回去。”说完,她往下一跪,俯下身体给江波涛重重磕了一个头,“恳请妖主成全!”

“受不起,你别拜我。”江波涛被她这举动惊了一跳,下意识地伸手去扶她。

周泽楷本来冷眼旁观,忽然眉目一凛:“别碰她!”

然而这一声警醒还是迟了,女孩手里那块神玉已经落到江波涛掌中,与此同时,江波涛只觉握着神玉的那只掌心传来一阵刺痛,低头看去,发现一根尖锐的棘刺扎破皮肤,鲜血从伤口溢出,飞快染上玉环。

“……!”江波涛猛地推开女孩,丢下玉环,那染血的玉石却仿佛得了生命一般,发出生长的咯咯之响,接着迅速飞上空中,在头顶上赫然破开一个奇光莹莹的豁口,朝着江波涛以吞灭山河之势劈头盖脸地压下来。

“妖主对不起!”䍺兽女孩低着头不敢看他,哭腔犹在,“是他们逼我这么做的!不然大家都会死!”

“江波涛!”周泽楷无暇同她算账,伸手将人一把拉入怀中,随后一道消失在落下的圆环奇光里。

那玉环完成传送,又很快缩小成方才人畜无害的洁白模样,在地面打了个旋儿,发出清脆的声响。

女孩弯腰捡起玉环,小心翼翼地擦了擦,揣进衣兜内,正打算要走,忽然面前落下阴森黑影挡住了去路。

她瞪大眼睛:“我已经照你们说的做了!我的族人呢!”

黑影发出几声轻笑,说:“急什么?把神玉给我,你就能和他们走了。”

女孩咬紧牙关,似乎内心争斗了一番,最终还是把玉环拿了出来,扔给黑影人:“快放了我的族人!”

“唉。区区一群小羊,敢和神讨价还价,我看白民之主着实把你们惯得不轻。”黑影冷声笑道,“你这么着急,我这就送你去见他们——当然,是在幽冥地域里。”

 

【待续】

 

※䍺(音同 “环”),是一种长得很像山羊或是绵羊的奇兽。正直而有灵性,文里为了剧情瞎编了一点性格。

下一章大型集体掉马现场。

深夜爆肝有点神志不清,如有错字……发现再改。



评论(3)
热度(76)
2018-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