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骑士与魔王6

1.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孤独的城堡里,住着一名孤独的魔女。

有一天,一名身受重伤的骑士,不知如何穿过了围绕城堡的荆棘屏障,倒在了魔女的花园里。

从未见过城堡之外其他人的魔女,救下了这名骑士,并逐渐爱上了他。

大概是因为之前的伤势严重,使得骑士记不起自己从何而来,又要往何处而去,于是他在魔女的城堡里暂且安定下来,同时也被魔女所打动,和她坠入爱河,最终诞下一子。


2.

他们一家三口在这座孤独城堡内的生活也算得上安稳快乐,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骑士的记忆慢慢清晰,两年后他终于想起,他还有位妻子,还有个儿子,他们都在城堡之外的世界等他归来。


3.

骑士要离开了。但他对魔女的感情也是真挚的,于是他邀魔女带着他们的孩子一起离开城堡,前往骑士自己的庄园。

天真的魔女以为世人能像骑士一样接纳自己和自己的孩子,便欣然应允,和骑士跋山涉水,回到他的家中。


4.

然而外面的世界远比她想象得更加阴暗。

骑士的妻子感到遭受背叛,她拒绝接纳魔女和她的孩子,骑士对妻子心有愧疚,暂时安排魔女和她的孩子住在城内旅馆里,想劝说妻子一番再接回魔女母子。

但不知为何,城内人民听闻魔女的到来,又惊又怕,央求士兵骑上最快的马,前去告知圣殿,为他们驱逐魔女。


5.

魔女还以为一切都能顺利解决,她抱着孩子,在小小的旅店床上,为他轻哼摇篮曲,哄他入睡。

直到旅店的门被铁蹄践踏,魔女抱起自己的孩子躲避刀光剑影——她不知道如何用魔法去杀人,迄今为止她掌握的最厉害的魔法只是让一个人睡上几天——而且这会耗费她不少力气。

魔女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路奔逃,手臂被箭矢射中,双腿被草叶割伤,但她紧紧抱着她的孩子,念着保护他的咒语,终于摆脱追兵,遍体鳞伤地回到了自己的城堡里。


6.

她的孩子不住地呼唤她,小小的手掌抚上母亲被血污沾染的疲惫面庞,努力为她把那些脏东西擦掉。

可是魔女太累了,她想好好睡一觉,于是她对自己的孩子说,我的孩子,你能为妈妈唱一唱摇篮曲吗?

她的孩子微笑着点头,学着母亲的模样为她哼起摇篮曲。

魔女握着他的小手,缓缓阖上眼睛。


7.

奥尔什方,我亲爱的孩子,你要记得,妈妈一直爱着你。

魔女说完,便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8.

骑士匆匆赶来时,只有他们幼小的儿子,守在母亲已经僵硬的尸体旁,为她哼着摇篮曲。尽管他满脸泪痕,看见父亲的到来,他还是朝父亲露出笑容,张开双臂央求一个拥抱。

骑士沉默不语。

最后他抱起儿子,从城堡离去,再也没有回去过——直到他的儿子自己从庄园里离开,再度回到这个城堡。


9.

奥尔什方现在已经记不起母亲的面容了。

他对母亲唯一的记忆就是她的摇篮曲,和她笼罩在柔和光晕里的美丽。

他还隐约记得母亲告诉过自己,只要保持一颗善良的心,世界就会用温柔回报你。

但他将自己的心意向泽菲兰坦白后,回馈他的不是温柔,而是冰冷的推拒。

奥尔什方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他站在原地,茫然无措,他以为泽菲兰在开玩笑:“好了,我们回去吧。”

泽菲兰用沉默回答了他。

奥尔什方笑了笑,伸出手来,想要和过去一样拉过泽菲兰的手:“对不起,你不喜欢这样的话,我以后就不会再说了!真的!”

泽菲兰后退两步,避开他:“你该走了,这里的人民不欢迎你。”

伸出的手悬在半空,指尖像在冷空气里打颤。

“你走吧,奥尔什方。”泽菲兰静静地说道。


10.

魔王终是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了。

但他是个魔王啊,他怎么能像人类一样哭泣呢?


11.

泽菲兰再也没去寻过魔王的踪迹。

可他常常在空闲时发起呆来,等他察觉到的时候,他已经回想了很多他们的过去了——甚至,他不得不承认,有时候看见阿代尔斐尔和让勒努出双入对,他会感到没由来的羡慕和嫉妒。

一名优秀的骑士,要学会忍耐。

泽菲兰这么告诉自己。

更何况,一名优秀的骑士,是不能和魔王在一起的。


12.

他在梦里梦见了奥尔什方,还有他的城堡,奇奇怪怪的植物与动物,老是啄自己手背的黑陆行鸟……

泽菲兰醒来了,他匆匆穿上衣服,在月夜里骑着马,跑过溪流,跑过山丘,在旭日初升时,他看见了魔王的城堡。

很久不见,城堡还是原来的模样,甚至连门口花盆底下的钥匙也都还在。


13.

泽菲兰颤抖着手打开门,扑面而来的不是魔王的大呼小叫,而是累积的呛人灰尘。

他抬头望去,城堡内的一切已经被灰尘和蛛网覆盖,他甚至都听不见魔王那些奇怪宠物的叫声。

壁炉里一点温度都没有,过去亮锃锃的银器现在都晦暗下去,像是许久未被使用过了。

泽菲兰在城堡里走了一整天,他踩着堆积在花园内的厚厚落叶,听着乌鸦的嘶鸣,终于意识到奥尔什方已经不在这儿了。

我到底在做什么呢?他自嘲地想着,用镇定掩盖过脸上的失落与悲戚,打算离开。


14.

城堡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那道人影几乎是跳进来的,他直奔泽菲兰,又在泽菲兰面前两三步的距离忙不迭站住脚,兴奋又有点小别扭地大喊:“泽菲兰!你怎么来了!”

泽菲兰看了看奥尔什方,魔王看上去似乎毫不介怀之前的事,他现在正高兴着呢。

奥尔什方看他没说话,便小心翼翼地踮了踮脚:“你……你要回来继续给我讲故事吗?”


15.

我就是个笨蛋。

泽菲兰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想抛却教养,哈哈大笑。

“你就为了听故事?”他对奥尔什方说,“陆行鸟呢?黄金蟒呢?还需要人照顾吗?”

奥尔什方听完点头如捣蒜:“要要要!都要!”

几秒后他眼睛发亮,开心地笑起来:“那你不走啦?”

“我还得回骑士团——”

奥尔什方的表情像只被主人抛弃的大型犬。

“不过,”泽菲兰叹了口气,“其他时间我可以陪着你。”


16.

“……泽菲兰!我果然还是喜欢你!”

“松、松手啊!要窒息了——”


17.

泽菲兰本想也想对奥尔什方说一句“我也喜欢你”的,但是他觉得那个画面太过肉麻,光是想他就要被自己恶心死了。

于是他选择在魔王唇上轻吻一下。

奥尔什方眨眨眼:“这是什么意思?”

泽菲兰清了清嗓子:“没什么意思,但是只能让我这么做。”

奥尔什方陷入困惑中:“可是小线球也喜欢这么做啊!”

“小线球是谁?!”

“我养的那条黄金蟒!可爱吧!它最喜欢碰我嘴唇撒娇了!”


18.

就不该奢望他能懂自己的表达。

泽菲兰有点绝望,又有点无奈地想。


19.

——对了奥尔什方,你的城堡怎么成了这样?

——哎呀,回父亲家去玩了一阵子,忘了打理城堡了……对了,让我们来做个愉快的大扫除吧!挥洒汗水和热血的强健肉体!在勤奋的劳动中显出的美好肌肉!真是——太棒了!!……咦,泽菲兰,你为什么离我那么远!别跑呀!





评论(3)
热度(11)
2017-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