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骑士与魔王(写完了)

1.
奥尔什方又在执着于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骑士了。
泽菲兰觉得自己有一部分责任,关键点在于他不该给魔王念那么多该死的,和骑士有关的故事。
“奥尔什方,你要明白,你是个魔王。”
“对呀,所以我才问你怎么成为一名骑士嘛!”
“……在故事里,魔王都会被骑士打倒——”
“我们去跟埃斯蒂尼安商量一下!打倒他成为优秀的骑士吧!”

2.
我想回家。
泽菲兰看着斗志高昂的魔王阁下,头一次感到深重的挫败。

3.
他已经放弃劝说奥尔什方认清现实,比起磨嘴皮子泽菲兰更擅长替魔王阁下喂养陆行鸟,打理花草,照顾小线球——就是那条黄金蟒,现在它能把奥尔什方整个儿卷起来了,泽菲兰真担心有天他得去黄金蟒肚子里找魔王阁下。
“不会的,小线球很听话,相信我吧!”
对于泽菲兰的猜想,奥尔什方则是相当自豪地拍拍胸脯:“它顶多把我卷起来挂树上!”
这根本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好吗?!

4.
泽菲兰那天在清理城堡内画像时翻出了一张奥尔什方母亲的肖像画。
当然那时他并不知道画像上的女性是奥尔什方的母亲,但通过发色和生长在头顶的角,他也猜出了个大概。
“什么,你竟然找到了我母亲的画像!”奥尔什方惊诧得肉丸都丢了,“我以为它失踪了呢!”
泽菲兰心疼食物,捡起魔王扔地毯上的肉丸打算拿去喂蜥蜴:“说真的奥尔什方,你为什么不用魔法去打扫一下那个存放画像的房间呢?”
奥尔什方认真地看着他:“我不会魔法呀!”
“哦,原来如此。”
空气安静几秒。
“你——不——会——魔——法?!”泽菲兰拖长了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口来。
“是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奥尔什方似乎对泽菲兰的反应感到困惑。
这当然奇怪了啊!这太奇怪了啊!泽菲兰在心里呐喊着,这世界上怎么能有不会魔法的魔王啊!

5.
但他从未见过奥尔什方使用魔法,也许真正的魔法和他想象的不大一样吧?

6.
春去秋来,泽菲兰已经快把城堡图书馆里一面墙的故事书给奥尔什方念完了。
他有点不明白的是,明明奥尔什方能够自己进行阅读,却偏偏跟个长不大的孩童那般缠着他要听“睡前故事”,自己讲的和书上的原文并没有什么不同吧?
——因为我喜欢听你的声音啊!
魔王大人如是答道。
泽菲兰过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红了脸。

7.
——顺便,按照魔王的年龄来计算,我的确处于幼年期啊!你想知道我们一般能活多久吗?
——没人问你这个!

8.
有一天,一场疫病突然在城市里爆发,并迅速蔓延至周围的村落。
身为一名优秀的骑士,泽菲兰选择回到家乡,帮助圣殿解决疫情。
奥尔什方也想去帮忙,当然,泽菲兰拒绝了他的请求。
魔王,龙,女巫向来都不是什么被民众欣然接纳的角色,尤其在瘟疫肆虐的现在,他们躲得越远越好。
泽菲兰不大放心奥尔什方,尽管后者一再保证绝对不会跑出去帮忙,他还是保持了怀疑态度,但紧迫的时间已经不能让他多做停留了,于是骑士向魔王告别,奔向他的人民身边。

9.
国家上上下下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耗废了很多精力,才勉强平复疫情。
可不知从何时起,“邪恶的魔王带来了瘟疫”这一谣言,便在国内滋生疯长,泽菲兰知道,奥尔什方肯定在此期间离开过城堡,还被人发现了踪迹。
按理说,这样的风口浪尖时期,他不该铤而走险去见奥尔什方的,但他确实担忧那个傻瓜魔王的安危,于是他趁着夜色偷偷赶往魔王的城堡,看到对方一切无恙后才悄悄地离开。
等这段时间过了再回城堡吧。泽菲兰想。

10.
然而,泽菲兰没想到的是,有一小队的骑士一直跟着他,直到他们通过泽菲兰发现魔王的城堡所在。
泽菲兰刚回骑士团便被关押起来,骑士们领过主教的命令,带着愤怒的人民,浩浩荡荡地前往魔王的城堡。
他们双眼血红,愤怒不已,他们高喊着:杀死魔王,结束瘟疫!
这声音太过震撼,以至于惊醒了睡眠中的龙。

11.
阿代尔斐尔偷偷把泽菲兰从塔楼内放出来,告诉他外面的世界已经一团糟了:怒气冲天的人民,盲目的军队,苏醒的巨龙,冰冷的女巫……还有被讨伐的魔王。
“快趁乱逃走吧,泽菲兰。”阿代尔斐尔对他说道,“我和让勒努都相信,你不会勾结什么魔王的,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谢谢你,我的弟弟。”泽菲兰给了他一个意味着离别的拥抱,“但我还有必须要做的事,就让神明保佑你们离开这片纷乱吧。”

12.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名优秀的骑士,他独自一人,踏上讨伐魔王的征途。
他历经挫折,走过一条条弯路,终于找到了魔王,并打算讨伐他。
可是,骑士很快发现,面前的魔王似乎不是什么坏家伙,甚至,他还有点可爱。
骑士逐渐被魔王吸引,最后决定陪在魔王身边。
但好景不长,魔王被人民所误解,他们请求军队讨伐魔王,并跟着军队一道前往魔王的城堡。
魔王的花园被铁蹄践踏,墙壁被火焰熏成黑色,雕像被刀枪砍成碎片,所有美好的景色消失无踪。
愤怒的人民是如此地憎恶给他们带来不幸的魔王,他们抓住了他,砍掉他的角,把他绑在十字架上,用藤编打他,用利剑刺他,用烧红的烙铁烫他,再用冰凉的盐水给他从头浇下——
骑士赶回城堡时,看到的是烧毁的城堡,和被吊在城墙上的,鲜血淋漓的魔王的尸体。
魔王死去了。

13.
“然后呢?然后骑士去哪里了?”小男孩趴在他的腿上,迫不及待地催促他,“你答应过我今天要讲完的!”
“当然。”男人微笑着揉乱那颗毛茸茸的青灰色小脑袋,“但是现在很晚了,你该睡觉了,奥尔什方。”
“就一会儿,再一会儿——”小男孩央求他。
“明天再说吧。晚安。”他俯下身,在那张稚嫩的面庞上落下一个晚安吻,“明天见。”
虽然有些泄气,但男孩还是乖乖缩进被窝里:“晚安泽菲兰,明天见!”

14.
泽菲兰想,这种故事没有好好讲完的必要。
毕竟,现在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了。
当初他抱着奄奄一息的奥尔什方,奔向埃斯蒂尼安他们,请求他们的帮助,但是奥尔什方实在伤得太重了,伊塞勒和阿尔菲诺翻遍书籍,翻出了一条能够使他起死回生禁忌的魔法。
这种魔法都伴随着极其沉重的代价,女巫和贤者劝他放弃,连那条龙也头一回跟他们统一了战线。
可是泽菲兰不愿放弃。
他只想让奥尔什方活下来,为此,他可以付出所有的代价。

15.
于是,骑士献出了灵魂,成为了魔王。
然后,他用鲜血,换来了所爱之人的重生。
从今往后,他们将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END】

评论(11)
热度(16)
2017-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