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Chronos, the vertical bearer of time. Bios, the horizontal flame of life.
—请不要随意转载此lofter的任何文章,谢谢。—
—使用二设烦请告知或于文章开头注明。—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街道办事处之肖时钦的救赎【上】

※一个非常有病的脑洞,吃饭的时候跟圆圆 @老顾顾顾顾顾 和龙猫 @龙猫_喵太郎 突然聊出来的

 

1.

街道办事处书记喻文州喻书记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下午那会儿从文化中心借条凳子出来搁在院儿里,然后在美好的阳光下读读书。

他一有空就这么做,已经成了街道办公楼里的一道风景,对此,一楼社事办的同志们纷纷表示,书记真是文化人,看着他就觉得岁月静好,当然,他身边没有黄少天叽叽喳喳就更好了。

 

2.

黄少天寻思着自己也没招谁惹谁,他不就刚入党政办实习嘛,当然有事就要找他的分管领导喻文州说了——大事小事,都是事。黄少天觉得喻书记人特好,从来不会像顶上总支部书记老油条叶修一样搪塞打发他,他说啥喻书记都听着,感觉心灵一下特纯净。

 

3.

天知道喻文州每次想插嘴时黄少天都不给他机会。

“那个少天啊——”

“我知道了喻书记!您别说了!我懂的!就这个事情,他其实是……”省略黄少天叽里呱啦的长篇大论后,喻文州又伸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不是啊少天,我想说——”

“喻书记!您啥都别说了!我知道您就想……”黄少天继续他的长篇大论。

喻文州脑壳痛。他觉着自己要不习惯,要不就只能站在他们街道办事处附近的那条河边,跳进去了。

 

4.

一楼的安监办主任韩文清是名优秀的老同志了。

张新杰刚调动到街道这会儿,还没听到什么部门分配的风声,就随便在院里走走,熟悉环境。

然后他站在安监办办公室的门口,愣是没敢往里边儿轻易迈脚。

安监办办公室外面的墙上挂着个工作人员名字照片的牌子,韩文清的搁在顶端,红底证件照硬生生把他从一名人民公仆照成了社会你韩哥——啊呸,你韩爷。

张新杰琢磨琢磨,以后要是这人当自己顶头上司,肯定天天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他打算转身就走,万万没想到他一时不慎,往安监办办公室里多看了一眼。

——乖乖,这办公室,太乱了吧!办公桌和椅子咋都瞎放呢!

张新杰一忍再忍,忍无可忍,本着“街道就是我的家”这种责(强)任(迫)心(症),操起门口的扫把,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安监办的门。

 

5.

刚从党政办盖完章,拿着文件出来的韩文清恰好瞅见了这一幕,就问身后的街道实际二把手楚云秀:“那个是从区里调来的?”

楚云秀点点头:“可不是嘛,我们费了可大劲儿挖过来的,正想给综治办排过去,他们老喊缺人啊。”

韩文清跟个老干部似的喝了口手中保温杯里的茶:“我那儿少个副主任。”

楚云秀顿时就乐了:“老韩,你可不厚道,说好栽培张佳乐同志,这会儿又挖个综治办的人去干什么?”

韩文清眯了眯眼:“闲着没事,他打扫打扫办公室也不挺好的嘛。”

 

6.

综治办的同志就要闹了。

办公室主任方明华在党校上课,接到综治办副主任江波涛的紧急电话:“明华哥,不得了,安监办强抢民男,咱们的名额又没了!”

方明华一边是党课上的恶心培训内容,一边是媳妇儿跟他讲孩子上幼儿园的事,江波涛这不赶巧,惹得他烦得不行,当即回复道:“那您发挥发挥,骗个主任回来不就好了吗?我这儿学习呢,挂了啊!”

 

7.

我上哪儿给骗个主任去我!

江波涛欲哭无泪。

 

8.

就这样,张新杰成了安监办的副主任,每天除了公务,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保持办公室的清洁卫生,顺便给社会你韩爷泡茶。

张佳乐见状一拍桌子:“新杰啊,你你你你,你这把咱老韩同志伺候得太无微不至了吧?!他现在接水都不挪窝了!”

林敬言闻言差点一口水喷电脑屏幕上,使劲缓了半天。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镜片反射着睿智的光芒:“久坐不利于身体健康,没病走两步。”

张佳乐一时竟无法反驳。

 

9.

公务人员也喜欢八卦,张佳乐转个身就进了隔壁邻居——社事办那屋。

社事办主任肖时钦正在里屋审报表呢,就听见外边儿戴妍琦特高兴打招呼:“哎哟乐哥!今儿有空过来唠嗑啊!主任在里边儿愁得快秃顶了,您可进去给他找点乐子!”

小戴啊,你说我平时哪儿得罪你了?

肖时钦就特委屈,没想到冲进来的张佳乐表情比他还委屈:“肖主任啊,我可给你倒点苦水啊,自从咱们新杰来了之后,老韩他是越来越不乐意亲自上阵了,连扫地都得咱们几个把他抬起来才能扫,这作风太有问题了不是!”

“行啊,那你跟咱们街道纪检处反映呗,咱们王主任干啥都行,尤其抓这个……这个干部群体的作风问题啊,一抓一个准儿!”

“你行行好,王杰希他忙着应付区纪委的检查,我这会儿上门跟他说这事,他能拿他们办公室那大扫把打死我。”张佳乐恨铁不成钢,“你说老韩好好一干部,咋就这样了?”

 

10.

肖时钦叹了口气,社事办主任竟然还要做街道的情报头子,也不知是喜是忧。

他看了看屏幕里的报表,又看了看张佳乐,只好说道:“这样,我去搞搞清楚。”

“嗨呀,就等你这句话呢!”张佳乐高兴地掏出钱包,肖时钦赶紧伸手:“哎呀我说张佳乐同志,咱们都多年革命友谊了,你来这出就不是很合适了吧?”

“啥?”张佳乐一脸懵逼地从钱包里抠出俩一元硬币,“我今儿忘了给公交卡充值,只能投币了。话不多说了,我等的那班公交车要来了啊,我先走了啊肖主任!等你好消息!”

 

11.

肖时钦的手僵在半空,最后默默收回来,摁上鼠标。

社会啊社会!

 

12.

虽然心有不平,但为了街道大家的幸福,肖主任的思想觉悟还是很高的。

于是第二天上班时,他特意端着早饭坐到韩文清和张新杰那桌,热情地冲他们打招呼:“早啊老韩、新杰。”

韩文清喝着粥,含混不清应了声;张新杰优雅地剥着蛋,对他点点头。

肖时钦正想审时度势,打开一个突破口,就见着张新杰把剥好的那个白白胖胖的鸡蛋递给了韩文清。

韩文清似乎有点惊讶,但也没过多犹豫,说了句“谢谢”便接了鸡蛋吃起来。

张新杰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看着韩文清吃蛋,那眼神竟然让肖时钦有点恶寒。

“对了老韩,一会儿还得去下村,今天冷,多穿件外套。”

“行,你也多穿点。”

 

13.

气氛甚好,肖时钦觉得自己在发光。

 

14.

“我说主任呐,您干嘛没事儿去吃狗粮啊?”戴妍琦捧着她心爱的马克杯站在肖时钦办公室门口,十万分同情地对肖时钦说,“像韩主任和张副主任这种人,不谈则已,一谈全世界都是粉红泡泡,大家现在见着他俩出双入对就走远点,您可好,往边上可劲儿凑热闹,这会儿伤害不轻呢吧?”

肖时钦特烦:“瞎说什么呢,再正常的革命友谊到你嘴里就变味了,微草村养殖场的事你回复人家区里了没?”

“昨儿下午我就回了!”戴妍琦不服,“您呀,可别不相信,您自个儿往安监办墙根听一下,保证您能哭着回来跟我道歉!”

 

15.

戴妍琦这小姑娘家家的,怎么尽喜欢说笑话呢?

肖时钦才不信,过了段时间他忙过了,正巧见着韩文清和张新杰两个一前一后进了安监办办公室,当即抓住机会,冲过去就贴了墙根。

虽然肖时钦的本意是好的,但大白天撅着个腚去听人家安监办墙根的事未免过于不雅,于是他低调地蹲下来,假装自己在看门口的盆栽。

里面韩文清不知和张新杰在说什么,突然韩文清嗓音拔高了些:“你觉得行吗?行就办了!”

张新杰跟着回应道:“那您说,什么时候办?”

“今晚就办了吧!一会儿下班了跟我一道回去。”

“今晚啊?这……我其实有点没准备好。”

“有我呢,别紧张,今晚就办了吧,不然改天你得多后悔……”

 

16.

肖时钦没敢再多听,连滚带爬回到社事办办公室,戴妍琦和其他人纷纷看着他:“主任,你这是咋了?”

肖时钦勉强站起来,冲到自己办公室里喝了口水,再回头去对着众人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不得了啊,不得了啊这个老韩。”

他连连摇头:“就算人家新杰乐意,他也不能今晚就把新杰给办了啊!这生活作风,太有问题了!”

 

17.

他们街道里数来数去就那么几个姑娘,戴妍琦得知这等大事,自然是要和姑娘们分享一番的。于是她当即就把经管办的苏沐橙啊唐柔啊陈果啊,市容办的舒可欣舒可怡啊,正在审文件的大佬楚云秀啊拉出来,在文化中心的休息室摆好瓜子,绘声绘色地向她们描述了肖时钦的见闻。

楚云秀听完,一拍大腿,瓜子都掉地上了:“这个老韩,作风太有问题了,不行,下回开政治生活会议,可得提醒提醒他。”

苏沐橙边听边嗑瓜子儿边摇头:“老韩的性格大家又不是不知道,他可别太激动,伤了新杰啊。”

陈果正想附和一句,扭头见着苏沐橙边上坐着的莫凡,大感惊奇:“莫凡你搁这儿干啥呢?”

此言一出,姑娘们的视线纷纷转移到这儿唯一的爷们儿身上。

莫凡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抓了把苏沐橙手边的瓜子儿:“我也嗑一下。”

谁让经管办就养了他一只仓鼠呢。

 

18.

王杰希前段时间应付区纪委检查已经忙了好一阵,这会儿还没缓过来跟高英杰几个小年轻上上课,就被楚云秀有意无意地暗示要注意下韩文清。

王杰希当时就把右眼瞪大了点儿,心里纳闷,这韩文清老同志莫非能出什么问题不成?

很快,来街道办事的微草村村支书刘小别就凑他跟前问东问西了:“那啥,主任啊,听说韩主任跟他们张副主任有点非比寻常的关系?”

王杰希心里“咯噔”一下,表面不露声色:“怎么,你们才知道?”

刘小别赶紧澄清:“哪儿的话!那么多村社区,咱们微草村是头一个知道的!现在全部村社区都知道了,就等着真相呢!”

要不是王杰希忍得住,他这会儿简直想掀了面前的电脑桌,操起门边的大扫把下去跟韩文清拼命。

 

19.

“什么真相,你们这些人啊,就喜欢乱想。”王杰希决定发动魔术师的面不改色瞎说技能,“韩主任和张副主任能有什么非比寻常的关系?不就是觉得合得来,做好朋友而已。”

刘小别抓抓头,还想继续问,就听见大院楼下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喊:“刘小别前辈!您好了没有呀!”

“哎呀我的妈诶!”王杰希没掀翻电脑桌,刘小别被这一嗓子喊得差点掀了王杰希的电脑桌,“主任,我有点事,我得先走了,您慢慢忙啊!慢慢忙!”

说完他拔腿就跑,高英杰从党政办提茶叶回来,还没来得及给他泡上,就见他以一种极其低调而诡异的姿势,飞速跑出了王杰希的办公室。

“刘支书怎么了这是?”高英杰莫名其妙。

王杰希起身去接过茶叶,准备泡点茶水喝:“谁知道。”

 

20.

不一会儿一个年轻人蹭蹭蹭跑上楼来,呼啦啦地往党政办那儿跑:“黄少!黄少!”

黄少天往门口一望,乐了:“哟,这不是咱们小卢嘛,来看老前辈了?”

“是啊!”卢瀚文一抹脸,“喻书记在吗?我一会儿给喻书记打声招呼去!”

“区里开会去了,还没回来,快,来坐!我可好久没见着你了,可得好好聊聊……”黄少天热情洋溢地给卢瀚文搬椅子。

“不用了黄少!”卢瀚文飞快地说,“您见着刘小别刘支书了吗!我找他呢!”

黄少天差点被椅子砸了自己的脚。

“哎呀您这儿也没有啊,那我先走了啊!”卢瀚文探个脑袋进来望了一圈,颇为失望地咂咂嘴,转身就跑了,连个回眸都没给黄少天丢过去。

 

21.

“哎呀喻书记我跟您讲,可把我给气死了,他上来不说跟我聊聊,见着刘小别不在,马上就跑,你说他好端端一孩子,调去微草村跟着那个刘小别,结果就成了人粉丝了,把我们都给忘了,你说这气人不气人?!啊还有啊,王杰希那个浓眉大小眼的,存心闹我呢是吧,说什么小卢跟着刘小别多学习,没什么坏处……您先别急着挂电话啊,我马上就说完了……那老王成天教年轻人什么东西啊,个个搞得滑头得很,下回得好好跟他谈谈这个问题!哎呀您不急,我马上就说完了,我还有一点……哎,喻书记?喂?喂喂喂?”

黄少天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结束通话字样,分外凄凉地摇摇头,继续对着电脑屏幕研究现代社交软件对政府工作开展的影响。

 

22.

本来韩文清那事在王杰希心里没个几两重,结果让刘小别这么一透露,王杰希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出于革命情谊,他还是决定先暗中提醒一下韩文清,于是他就往安监办去了。

韩文清见他来了也没啥太大反应,看着报纸说:“来了?坐。奇英啊,去给王主任倒杯茶。”

王杰希单刀直入:“茶就不用了。老韩啊,作为多年的老同事,我可提醒你一句,有的事,别走歪路。”

韩文清给他说得云里雾里的,张新杰又出去办公不在,当时有点懵,摘了眼镜,面向沙发上的王杰希:“什么歪路?”

王杰希心里叹了口气,压低声音:“就你跟新杰那事儿。你可别走歪路。”

韩文清更加茫然了:“我跟新杰?我们走的是直路啊?”

王杰希:“整个镇街十几个村社区都知道了,你说你是不是走了歪路?”

韩文清:“说啥呢你,我都跟你讲那路是直的!”

王杰希:“行吧,我不说了,但你一定不能走歪路啊!”

韩文清:“我都说了那路是直的!”

 

23.

宋奇英目送王杰希离开,提着电水壶回头望韩文清:“怎么韩主任您跟张副主任参加市里竞走比赛的事全镇街都知道啦?”

韩文清揉揉太阳穴:“信息时代,信息时代啊。”

 

24.

街道政治作风生活会议上,区里来的领导正在发表长篇大论,美其名曰“授课”。

韩文清听得实在无聊,又不能中途退场,坐在前排的位置更不能让他打瞌睡。

那领导在台上说:“啊,我们有些干部的生活作风问题啊,啊,就是那个啊,要改。不能你想跟谁在一起,你就绑着人家跟你在一起,啊,这个是不好的,是不好的,啊。”

他这句话刚说完,韩文清就看见全场人等的视线或明或暗地往他这儿招呼,最明显的就是坐他身边的王杰希,一直拿大小眼瞅着他。

韩文清给他看得毛骨悚然,抬手就拍了下桌子——用他自以为很轻的力道:“哎我说王杰希,你老盯着我干啥?”

王杰希对他这拍桌子的动作皱了皱眉:“你凭啥说我看你了?”

“你那俩眼睛都盯着我,不是看我你看谁?”

“就算我看你,你拍什么桌子?跟我发火有意思?”

“……谁跟你发火了?”

“你刚才不是跟我发火?”

“王杰希同志,你做人讲点道理,纪委部门这么含血喷人对工作开展不好。”

“韩文清同志,你才要讲点道理,全镇街都知道你生活作风有问题,你还不低调点?”

 

25.

王杰希这么一说,不仅韩文清,旁边的张新杰也懵了。

“王主任,你说全镇街都知道老韩有生活作风问题?老韩有什么问题?”张新杰立刻就在脑中过滤他跟韩文清相处的点点滴滴,过滤十几遍都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王杰希深深地看他一眼,那一大一小的眼睛传出的光芒让张新杰感觉事情蹊跷。

他正要开口告诉张新杰真相,前排叶修转过来敲了敲王杰希的桌子:“哎哎哎,大眼,领导在上面讲课呢,你们有啥悄悄话,一会儿再说行不?人领导都盯着你们这儿瞧呢。”

 

26.

于是,真相又淹没在沉闷的会议中了。

 

27.

“磨皮擦痒”。

肖时钦现在的状态完全就是“磨皮擦痒”。

他实在是无聊,就东瞅瞅,西瞧瞧,发现身边坐着的喻文州书记竟然在笔记本上画画!

肖时钦何许人也,一眼就看出喻文州画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年轻活泼充满精力跳脱不已又办事麻利表现优异的——卢瀚文!

天呐,喻书记竟然在自己的小本本上画卢瀚文!

天呐,喻书记为什么要画卢瀚文!

天呐,黄少天知道喻书记在小本本上画卢瀚文吗?!

肖时钦顿时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28.

喻文州觉得这会太无聊了,然而出于身份问题,他只好摊开会议记录的本子,默默地画起黄少天。

至于为什么他会画黄少天,大概是看得久了,自然就会画了(虽然画技并没有那么好)。

画着画着,喻文州觉得旁边肖时钦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都快把下巴搁自己肩膀上了,于是转过脸去:“肖主任,您看什么呢?”

肖时钦笑了笑:“喻书记,画画呢?画的谁呀?”

喻文州“啪”地一声合上本子:“没什么,随便乱画,打发时间。”

 

29.

神色慌张,其中必有端倪!

肖时钦心中感叹,喻书记竟然也是这样的人,不由得为自己别上一朵小红花,打算一会儿就去给黄少天提个醒。

好不容易捱到会议结束,肖时钦立刻跑出去搭上黄少天的肩膀:“少天同志,你来你来,我跟你讲个悄悄话啊!”

黄少天一脸懵逼:“什么悄悄话?”

肖时钦神秘兮兮地在他耳边说:“我跟你讲啊,你可得小心喻书记,喻书记这个人,不简单呐!”

 

30.

黄少天还没明白什么情况,喻文州就走过来拍拍肖时钦的肩膀:“我说,肖主任,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肖时钦摇摇头:“喻书记啊,我这个人就是眼力比较好,既然你们都在,我就直说了吧,您往本子上画卢瀚文,对人家少天不公平啊!”

喻文州和黄少天异口同声:“什么卢瀚文?!”

肖时钦比划着:“就喻书记那小本本上,刚他画了个卢瀚文啊!”

喻文州简直脸上都要挂问号了:“你怎么就知道我画的是卢瀚文?”

肖时钦赧然一笑:“社事办主任的直觉。”

 

【待续】

评论(12)
热度(14)
2017-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