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Chronos, the vertical bearer of time. Bios, the horizontal flame of life.
—请不要随意转载此lofter的任何文章,谢谢。—
—使用二设烦请告知或于文章开头注明。—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107】合适的事,不合适的事

1.

像奥默里克这样专心致志把自己奉献给事业的人,大概是不会把“结婚”列入他的人生规划中的,加上他为人正派,连女孩儿问他“周六晚上有空吗”这种套话,都要认真想一想后再拒绝,所以,他至今单身并非没有道理。

尽管他的父母有意无意提及这码事,奥默里克还是选择了无视,一心扑在他的研究里,用他母亲的气话来说便是“恨不得把那些项目给看出花儿来”。至于研究项目看不看得出花,大概只有奥默里克自己知道。

他在实验室里也很少参与社交活动,同事们提起他都会称赞他是个好人,但具体哪里好,没人说得出来,大抵是不熟悉,而又怕自己轻易下定论惹奥默里克不快——不过他们没人见奥默里克发过脾气,连甩脸色的情况都没有,他只是彬彬有礼,温和又拒人千里之外。

实际上奥默里克觉得,自己大概不是那么适合谈恋爱。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有不同的使命,为了人类繁衍生息做贡献可能不是他的首要任务,他也没必要去着急,再者,通过对人类进行繁衍活动过程的了解,奥默里克从内心深处是感到有那么些许恶心的。

如果有人问他:“奥默里克,青春期的时候,你有没有自己解决过生理需要?”

奥默里克大概会以迷惑的目光看着对方,然后斩钉截铁地回答:“没有。”

为什么他们总是放任自己的欲望呢?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难道不是因为理性可以控制感性吗?

当然这些疑虑在他脑海里没有那么深刻,很快他就忘记了这些没有意义的事,继续投身于建设伊修加德的美好未来中。

儿子如此认真地工作,令做父母的非常感动,同时也非常着急。

就算感情问题是属于奥默里克的隐私,可要进一步扩大范围,这就是他们的家庭事项了。于是那天,奥默里克回到住所,还没来得及吃一口快餐便接到父母的电话,他们在里面声称为他报名了一个“婚姻恐惧症互助小组”,就在他所在的社区,只需要每天花一个小时和参与的人交流交流,彼此鼓励克服困难。

奥默里克在电话里不断重申,他没有婚姻恐惧症,他只是还没有结婚的打算……可无论他怎么说,还是动摇不了来自父母的真切关心,加上他心疼报名费,最后只好硬着头皮去参加。

于是就在那儿,他认识了一个和他同病相怜的人,并成为了朋友。他的这位朋友比他年轻十岁,但父母已经着急起他的终生大事,天天都上相亲网站给他物色对象,并急切地希望他早日结婚自己成家再也不必出现在他们面前。

奥默里克当时听他自我介绍这么说,差点就忍不住热泪,心里思忖着这一定是我的战友,我们的命运怎么都如此不受哈罗妮眷顾呢?

他们在其后的交流中,都对彼此的遭遇感同身受,出于这样的心理,他们互相留下联系方式,偶尔还能出来小聚,也不用专门跑到这么多人面前来强作同类。

顺便一提,他的朋友名字比较拗口,叫努徳内。

 

2.

不管努徳内的名字拗不拗口,奥默里克都已经喊顺了。

只要是他们俩都有空的时候,就会约去某个静谧的小酒吧坐下谈心,或者一起去参加什么书展,一起去看什么歌剧……对奥默里克而言,这种感觉就是找到了知己,他那漂浮无依的心灵,总算有了可以扎根的岛屿。

努徳内是个非常干脆的人,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补全了奥默里克的缺点:当奥默里克陷入没必要的抉择困境时,努徳内就会快刀斩乱麻,直接将事情拍板。

对此,奥默里克心怀感激。

他很少敞开心扉,但是对于努徳内,奥默里克觉得自己不需要去刻意敞开心扉——虽然他的这位小朋友经常半真半假地说他“无聊”,但奥默里克相信,努徳内懂他。

后来努徳内工作调动,搬到了奥默里克所在的街区,便时不时地互相蹭饭吃,久而久之,他们都有了对方公寓的钥匙。

奥默里克想着,以后他们俩都结了婚,也要让孩子继续这种友谊。

彼时努徳内正在煎牛排,他做得最好的一道菜就是煎牛排了——这个评价非常中肯,毕竟奥默里克吃过努徳内烤的面包片之后,头一回发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如此不适合下厨。不过,虽然努徳内不适合下厨,但他的牛排却煎得不错,奥默里克猜想这大约是日积月累的练习,不由得继续想象努徳内未来的妻子会怎么看待自己丈夫是个厨艺白痴这一残酷现实。

这顿晚餐他们吃得很高兴,一是因为牛排没有出什么事故,二是因为奥默里克被自己的想象逗得只想发笑,至于努徳内……大约是看奥默里克高兴,也跟着高兴了。

吃完晚餐,努徳内突然问奥默里克周日晚上有没有时间,能不能陪同他出席一个社交派对。

同为社交障碍患者,奥默里克太明白努徳内的心情了。于是他点头答应下来,周日晚上花了点时间烫好西装,和努徳内一道出席。

这个派对据说是努徳内的上司举办的,而像努徳内这种人,如果不是为了工作,也不会参与。派对上最积极的当然是大多数单身男女,有人是想借此机会寻找生命中的另一半,有人则是想找个合适的人打发夜生活。奥默里克和努徳内大概两者都不是,他们把派对看做工作应酬,但是努徳内一进场便不断地被女孩搭讪、邀舞,奥默里克尽职尽责地站在角落吃吃喝喝,顺便在心里替努徳内参考参考可能发生恋爱的对象。

九点半那会儿努徳内总算找到个机会,对奥默里克眼神示意一番,两人悄悄溜走。

夜晚的街道变得很安静,他们一前一后走在路上,脚步声轻轻地响。

奥默里克走着走着,听见身后的人开口:“抱歉,今晚耽误你这么多时间。”

“没关系。”奥默里克不介意这种事,“我们是朋友,我帮你也没什么。”

努徳内似乎笑了笑,然后不再说话。

不知为何,奥默里克觉得气氛有些没由来的尴尬,他只好东拼西凑地找话题:“对了,今天那么多邀你跳舞的女孩,有没有喜欢的?”

在他背后的脚步声霎时停止。隔了一会儿努徳内才轻声反问他:“为什么这么问?”

是呀,为什么这么问?奥默里克不知如何回答,这是努徳内的私事,哪怕他们是关系再亲密的朋友,如果努徳内不说,他这样贸然发问,实在很不礼貌。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谈及你的隐私……”奥默里克转过身去,解释道,“看来我们都不想说这种事,那就说点别的吧?”

努徳内的表情被路灯映照得有些奇怪,奥默里克看不出他是否愿意继续谈话,忐忑地垫垫脚,半开玩笑道:“或者就这么散步回去,享受下宁静。”

“奥默里克。”努徳内忽然叫他的名字。他说:“你一点也没发现吗?”

“发现……发现什么?”奥默里克被那双青色的眼眸看得有点发憷,赶紧环视四周一番,“难道有什么不对劲吗?”

努徳内略微低下头,合上眼叹了口气,而后又抬头看向他:“你一点也没发现,我在追求你吗?”

如果今天是愚人节,奥默里克肯定当着努徳内的面笑出声了——就算今天不是,他也已经笑了起来:“等会儿,你不会是真的有婚姻恐惧症吧?这是要拿我当挡箭牌了?”

“……”努徳内的嘴唇张开些许又抿紧。最后他看着奥默里克,一刻也不曾移开目光,声音却已冷淡下去了:“你真的很无聊。”

 

3.

努徳内说得没错,奥默里克就是个无聊的人。

无聊的人,开玩笑不合适,谈恋爱就更不合适了——无聊的人,做什么都是不合适的。

上次他们应该算是不欢而散,在此之后努徳内没有主动联系他,奥默里克也犯不着去令努徳内更烦自己。

正好他手头的研究进入最重要最关键的阶段,奥默里克和同事们基本上连续48小时没合过眼,总算安全度过了这一阶段,奥默里克放下心来的瞬间,身体也跟着垮下来,再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已经在公寓的床上了。

奥默里克百分之百肯定同事们不可能有他住所的钥匙,难道他这么一觉睡过去,还惊动了公寓管理人?

他经过大脑逻辑严密的推理,最后确定是同事们把自己抬到这儿,再经过公寓管理人开门后,这才躺回了床榻上。

奥默里克莫名松了口气,翻了个身,正巧有人推开他房门走进来,吓得他几乎从床上蹦起来:“努徳内?!”

努徳内一手端着牛奶,一手拿着面包,走到奥默里克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既然醒了,那就吃点东西。”

奥默里克觉得从他手里接过食物会尴尬,可不接会更尴尬,权衡一番实在权衡不出来,努徳内见他半天没动静,应该是明白了他的“内心斗争”,不声不响地把食物放在床头柜上,站起身:“我先走了。”

“等等……”看来自己真的无药可医。奥默里克在心里自嘲道,无聊的人到底想做什么呢?

努徳内倒是很温顺地停住脚步,侧着身子看着他,神色平静。

“……看上去我好像给你添了麻烦。”奥默里克说,“我只是这两天缺乏睡眠过于紧张,休息一会儿就好,不介意的话……今晚请你吃饭如何?”

他好像看见努徳内皱了皱眉。

“你……”那名年轻人像遭受了莫大的委屈,他欲言又止,表情几经变换,终于显出一点愤怒,“不必了。你好好休息吧。”

说完他就这么离开,奥默里克晚些时候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有接听。

奥默里克这才意识到,努徳内可能是真的生气了。

最初他不明白努徳内到底在气什么,他相信努徳内不会因为自己拒绝了他的表白而表现出这样的一面,难道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做错了什么事?奥默里克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自己无聊的猜测上,但努徳内无声地拒绝了来自他的联系,使得奥默里克愈加不安。

他那心灵扎根的岛屿突然决定飘远,这让他无所适从。

奥默里克终于下定决定,亲自敲响努徳内公寓的门——他当然找过钥匙,可钥匙已经不翼而飞,大约是那天他昏睡中努徳内已经拿走了。

他知道努徳内在里边,于是他在按过三次门铃之后安静地站在门外,选择等待。

有时候自己真是个恶劣的人。奥默里克默然叹息着,他不能就这样利用努徳内的心意,那样太卑鄙了。与其让对方抱着无望的期待,不如早点说清楚。

他想努徳内值得更好的人,因为自己只是个无聊的、比他大了十岁的“老光棍”罢了。

而且谈恋爱这种事,他应该是真的不合适。

努徳内终于打开了门,奥默里克抬眼望着他,刚才在内心里鼓足勇气预备说出的话,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犹如冰层被陨石击碎,稀里哗啦地朝四面八方皲裂,然后化为齑粉。

他说不出口。

让努徳内就此放弃等诸如此类的话语,奥默里克说不出口。

“进来吧。”他们你看我我看你,彼此干瞪眼了好一阵后,努徳内做了第一个让步的人,“还是黑咖啡吗?”

“好。”奥默里克惊觉自己没有说“谢谢”,他想自己应该说“谢谢”,这是基本礼仪,但他要是这么说了,总感觉会离努徳内更远。

努徳内怔了怔,却很快露出一个微笑。

这之后他们又进入了一段沉默,只是奥默里克感受到,努徳内非常享受这段沉默,像是孩子得到了喜欢的糖果奖励,小小的雀跃里包含了大大的满足。

有什么在悄然无声地改变着,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向前奔跑,终究放心地落入土壤,生根发芽。

随后的事情便自然而然了,从手指的轻轻相触开始,到唇齿的亲密迎合,再至身体的彻底交融……

奥默里克竟然不反感这种事了,应该说,当对方是努徳内的时候,他甚至还有些欣喜。

 

4.

“你不介意吗,努徳内?”

“介意什么?”

“我是个无聊的人,我还比你大了十岁,我们在一起可能不合适……”

“我正好喜欢你这样无聊的人,我也喜欢你比我大十岁,那不就很合适了?”

顿了顿,他看着奥默里克的眼睛,轻轻说道:“哪有什么合适不合适呢?我喜欢你,你喜欢我,那就足够了。”

 

【END】

评论(10)
热度(18)
2017-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