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别碰我的魔法药水!

 ※继续私设的HPparo

 

埃斯蒂尼安觉得是自己打开宿舍门的方式不对,不然他怎么能看到奥尔什方坐在自己床上正兴高采烈地吃着胡椒小顽童享受耳朵冒烟的奇异景象。

顺带一提他以为奥尔什方升上四年级就不会再爬自己的床了,可现在看来这真是个美妙的幻想,他怀疑奥尔什方是不是对自己有着某种诡异的雏鸟情节——当初他就该把这个钻进自己被窝里的一年级生踹下去,免得以后的日子里当爹当妈。

奥尔什方显然是非常高兴看到他回来,他一边拆开辛辣脆米巧克力的包装一边开心地对埃斯蒂尼安挥手打招呼:“很高兴见到你埃斯蒂尼安!快来尝尝这个!哇!这个巧克力!梅林胡子上的蝴蝶结——”

“为什么一开学你就霸占了我的床?”埃斯蒂尼安只想从袍子底下掏出魔杖来对着奥尔什方来一个一忘皆空咒,希望对方能永远忘记自己。

奥尔什方终于停止吃零食,他从埃斯蒂尼安的床上跳下,环视四周:“你们寝室也没其他地方让我坐了啊!”

埃斯蒂尼安看了看他们这间男生寝室的特殊环境,书本行李箱还有杂七杂八的魔法道具几乎堆满整个空间:五年级的学生都要为普通巫师等级考试做准备,他们寝室里的另外几名室友已经提早沉浸在考试氛围中,也难怪资料书和魔法道具能摆在这儿堆积如山。

这会儿他们还没回来,埃斯蒂尼安不得不举起魔杖——

“……”他陷入了沉默。

奥尔什方站在原地,望着一动不动的埃斯蒂尼安,眨眨眼。

太丢人了,简直太丢人了。埃斯蒂尼安想,他,一个五年级学生,竟然忘了清扫咒!

“呃……埃斯蒂尼安?”奥尔什方看他半天没有动静,问道,“你怎么了?”

算了,丢人就丢人吧,起码奥尔什方不会在意自己丢人。于是他清了清喉咙:“奥尔什方,你会清扫咒吗?”

“哦!你说这个!”奥尔什方兴奋地掏出魔杖,往空中一挥,“清理一新!”

施完咒他满意地看着物件整齐有序地归位,整个房间终于显出它本来古朴干净的模样。

埃斯蒂尼安想了想自己应该对奥尔什方说谢谢,然而无论怎么说,他都觉得刚才有些尴尬,便没再多言其他,拖着行李箱塞进床底,然后仰面倒在床上躺尸。

奥尔什方在他们寝室里走来走去:“普通巫师等级考试难不难?比起成为傲罗来说哪个更难一点?对了对了,我听说拉文克劳那边有人在偷偷养龙!你能不能告诉伊塞勒,带我去看看?埃斯蒂尼安?埃斯蒂尼安?你在听我说话吗?”

“我听到了——我不聋——”埃斯蒂尼安拍开奥尔什方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手,“说真的,你吵得我头疼。”

“对不起!”奥尔什方没安静到两秒钟,又跳起来,“艾默里克肯定知道!我去找艾默里克他们!我先走了!”

我不懂你一个四年级的格兰芬多为什么要去找一个六年级的斯莱特林级长带你去拉文克劳找什么劳什子龙。埃斯蒂尼安吐槽的力气都没了,他现在是真的有些头疼,不知道是在特快上被伊塞勒和阿尔菲诺气的,还是回到学校给奥尔什方闹的。

以及,他的脑子里好像愈发的空空如也,甚至连照明咒都想不起来了……

等等,照明咒怎么念来着?

埃斯蒂尼安忽然一跃而起,他拿着魔杖,对着书桌上的羽毛笔,愣了老半天,也没想起悬浮咒。

事情……好像……哪里不对劲啊……

 

*

“所以……”阿尔菲诺坐在埃斯蒂尼安对面,满脸狐疑,“你突然对咒语失忆了?”

他这个说法没什么错,埃斯蒂尼安觉得那些咒语就在自己脑海里,可他们就跟魔法史的课文一样模模糊糊,到嘴边又说不出来。

“咳咳,我觉得世界上应该没有这么玄乎的事。”阿尔菲诺掏出魔杖,埃斯蒂尼安明显有种不祥的预感:“等等,你这是要做什么?”

阿尔菲诺站起身,一本正经地看着他:“通常来说,巫师是很难忘记他们学会的咒语的,除非你的大脑受到了某种刺激性损伤,导致你潜意识进行了回避,必须在你经历危险时才能激发你重新拾起记忆——”

“住手——”

“倒挂金钟!”

整个图书馆内的学生纷纷抬头望着他们俩。

“怎么样,想起什么没有?”阿尔菲诺关切地问他。

如果可以,埃斯蒂尼安很想让阿尔菲诺也挂一挂,顺带体验于众目睽睽之下“公开处刑”的美妙滋味:“没有,放我下来。”

“真奇怪啊,难道我的理论出现了问题……”天才巫师一边疑惑着一边放下魔杖,埃斯蒂尼安还没来得及做好着地动作,整个人就脸朝地面摔了下去。

“你们俩!对,就是你们俩!”图书馆管理员从远处跑来,“哪个学院的!站住!”

“哎呀,大事不妙。”阿尔菲诺赶紧收起书本和笔,拔腿就跑,“晚些时候再继续研究这个问题吧,埃斯蒂尼安阁下!”

埃斯蒂尼安从地上爬起,已经没工夫再去谴责阿尔菲诺的率先落跑,抓过桌面上的书快步逃出图书馆。

当然,他是坚决不会去找阿尔菲诺继续“研究”的。

 

*

“什么叫对咒语失忆了?”艾默里克正在努力理解埃斯蒂尼安的话,其实埃斯蒂尼安已经表达得足够清楚,然而奥尔什方、希尔达等人在他们旁边讨论那条薛定谔的拉文克劳的龙,已经足足讨论了两个小时,最可怕的是他还打断不了他们的热情。

埃斯蒂尼安实在不想再把这件事复述一遍,中途他被奥尔什方他们打断多次,口水都快说干了,但比起其他几个人,艾默里克应该是相对靠谱的那个:“就是……我现在说不出咒语,它们在我脑海里,但我说不出,像失忆了一样。”

“那这个问题——”

“艾默里克!我们决定要去拉文克劳的塔楼看看!”

“对,既然我们都不确定有没有那条龙,还不如眼见为实——”

“埃马内兰你就不要跟过来了,父亲会打你的。”

“为什么?弗朗塞尔都可以去,你们这是歧视留级生吗!”

“拜托,我可没在试卷上拿五个Poor,拉妮艾特叫你去图书馆找她你去了吗?”

“这种时候我其实并不是太想见到拉妮艾特小姐……”

“艾默里克一起去吧,你是级长,至少我们不会被鹰院的高年级拦住……”

“埃斯蒂尼安!你也一起吧!顺便你跟伊塞勒关系好,也可以帮忙——”

“都给我闭嘴!”埃斯蒂尼安忍无可忍,拿出魔杖,“那个什么!那个什么什么咒!”

空气一时陷入诡异的沉默。

奥尔什方顿时了然,兴致激昂地扬起魔杖挥了挥:“悄声细语!”

谢谢。埃斯蒂尼安自暴自弃地对他张了张口,奥尔什方笑着点点头,也对他用口型说道,不客气。

艾默里克看看表情痛苦的埃斯蒂尼安,又看看一脸不明所以但笑得十分心满意足的奥尔什方,摇摇头,叹了口气。

不过好歹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总算安静了。

 

*

晚餐时分埃斯蒂尼安都没从这种绝望中走出来,奥尔什方不停地在他身边问他吃不吃这个吃不吃那个,埃斯蒂尼安最后抓起盘子里的蛋糕塞进他嘴里,才勉强换得一点安宁。

“喂。”

这种冷冰冰的语气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来了,埃斯蒂尼安不懂为什么这帮人就是不愿意好好坐在自己学院的桌子旁:“伊塞勒,我现在很心烦,你最好不要让我觉得更烦。”

“你心烦?”伊塞勒非常自然地在格兰芬多的桌旁坐下,显得非常惊讶,“你这样头脑简单的家伙也会心烦?”

“……”埃斯蒂尼安在不应对和继续跟她斗嘴中权衡一番选择了前者,烦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你到底有什么事?草药学的实验品?黑魔法防御的练习搭档?”

“嗯……这个……”伊塞勒忽然有些难以启齿的模样,“其实我想问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装着魔法药水的瓶子。”

“什么魔法药水瓶子……”埃斯蒂尼安一头雾水,“我怎么可能见过?”

“你也没见过吗?”拉文克劳的“冰之巫女”颇为失望地低下头,“这下惨了,那是我的作业药剂……好不容易成功的,重新做又不知道要多久呢。”

“你问过阿尔菲诺了吗?”埃斯蒂尼安看着女孩儿认真苦恼的模样又有点于心不忍,“或者你最近有把它拿出来过吗?”

“就是在特快上拿出来过,那会儿我在整理箱子,就把它拿出来放在了桌上……”伊塞勒回忆着说,“中途我出去了一趟找售货女巫买点巧克力蛙,回来之后和你们聊天就忘了……难道它被我忘在特快上了?”

“哦。”埃斯蒂尼安忽然感到一丝不对劲,“等会儿,你把它放在桌上?”

“是啊。”

“是……是不是一个透明的,长得像装浓缩清水瓶子的?”

“是啊!你见过?”

埃斯蒂尼安无声地张了张嘴,耳边仿佛听见穿梭的幽灵们滑稽的笑声。

伊塞勒皱起眉头:“你这是什么表情?你不会动了我的药水吧?埃斯蒂尼安,我说了很多次,不要动我的魔法药水——”

“我怎么知道那是你的魔法药水!谁会把魔法药水装在那种瓶子里啊?!我以为那是水就喝下去了——”

奥尔什方把嘴里的蛋糕咽了下去,悄悄地坐得离埃斯蒂尼安远了点。

埃斯蒂尼安瞪着伊塞勒,伊塞勒瞪着他,格兰芬多的桌子上瞬间开辟出一大块留给他们二人的战场。

“埃斯蒂尼安!把我的‘哑炮’药水吐出来!”

“你怎么不想想怎么帮我解决这个问题!还有你这药水是什么奇怪的名字!”

“你活该!梅林的胡子啊!真是难以置信!”

“你到底做不做解药!”

“你休想!”

“蠢女人!”

“傻大个!”

“蠢女人!”

“傻大个!”

……

拉文克劳的餐桌旁,阿尔菲诺忽然站起身来,一边跑一边冲埃斯蒂尼安那边高兴地呼喊道:“对了!埃斯蒂尼安!不如我们试试石化咒吧,保证激发你的重新回忆!我来了!我来了!通通石化——”

“阿尔菲诺!!!”

少年人的友情,真是奇妙的东西啊。

 

【END】

评论
热度(23)
2017-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