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格里诺是个自由快乐的小仙子

※私设HPparo。标题瞎起的。末尾一点64,主要是欺负大小姐。


通常,霍格沃茨的学生每个月都会收到一封来自家里的信,格里诺比较不同,他每个月有三封,其中两封是咆哮信,一封是普通信。格兰芬多桌上的精彩场面,格里诺得占一半。

有一回他满不在乎地打开家里的咆哮信,顿时整个大厅都能听见来自他母亲的怒吼:“格!里!诺!如果你再往家里捡什么乱七八糟的兔子老鼠,我会把你和它们的笼子一并丢出家门!这个月家里的沙发已经被你的老鼠啃坏第六次了!第六次!家养小精灵告诉我,连我们家厨房锅里都成了老鼠窝!我发誓!你再进行这种管捡不管养的行为!我会把它们扔进你的房间里!扔进你的衣橱里!你给我好自为之!听清楚了吗?!”

格兰芬多的桌上鸦雀无声,那封咆哮信几乎要咬掉格里诺的鼻子:“听清楚没有?!”

“……听、听见了。”格里诺赶紧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然后看着那封信在自己面前粉身碎骨。

“梅林的袜子,吓死我了。”他旁边的盖里克动作夸张地拍拍心口,“每次你收信整个三年级都得跟你一起担惊受怕,什么时候你能给大家带来一点欢笑?”

格里诺愤愤地瞪了他几秒,抬手把盖里克的脑袋摁在了餐盘里。

波勒克兰早已对他们俩人互相对打见怪不怪,一边吃着烟熏火腿,一边语气淡然地说道:“今年的舞会,你们找到舞伴了吗?”

格里诺和盖里克此时从拧麻花的状态下恢复过来,两脸茫然:“什么舞伴?”

波勒克兰这才感到些不可思议:“庆祝今年的英格兰魁地奇球队大获全胜……你们是跟我活在同一个世界里吗?为什么我觉得你们俩才是来自麻瓜世界的巫师?”

“你知道我不喜欢魁地奇!”格里诺理直气壮,“我们全家人——除了我爷爷,都不喜欢魁地奇!”

“是吗?”盖里克疑惑地看着他,“上回我跟家人去看比赛时,你们家不是在我们对面的看台上吗?哦对,你家还甩着保加利亚队的旗子——”

格里诺立刻在他嗓门变大之前用手臂勒住他的脖颈:“盖里克,我觉得我们需要谈一谈,这回的草药学作业你最好还是不要找我借了……”

“盖里克,你竟然是这种人,格里诺的作业你都抄?”路过的阿代尔斐尔震惊非常,“你为什么这么想不通?”

在他身后的让勒努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走吧走吧,我们赶时间呢。”

格里诺还没来得及反击一句“抄我作业怎么了”,那两人便一前一后地离开了大厅,旋即同他们几人擦肩而过的是五年级的泽菲兰,他看了看盖里克,又看了看格里诺,流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这帮人都是什么毛病?格里诺正想转头对波勒克兰说点什么,身旁的人已经放下餐具起身了。

“你干什么?”格里诺问他。

波勒克兰优哉游哉地对他鞠了一躬:“我就先去找舞伴了,告辞。”

……这个混蛋!

格里诺气哼哼地放开盖里克,气哼哼地继续他的早餐,并气哼哼地想着,舞伴这种东西,根本不重要。

 

*

“舞伴?”沙里贝尔说这话时正在打磨他的指甲,尽管他觉得麻瓜没什么长处,但他们的美甲技术比起巫师界来说还是颇为可言,“格兰芬多的女孩都死光啦?你找我干什么?”

说完他用余光瞥了格里诺一眼,笑容讽刺:“再说了,我是个男的,还是个斯莱特林。”

“你就不能化个妆假扮女孩跟我去吗?”格里诺不耐烦地抬脚,踩上沙里贝尔枕着双腿软垫,“连盖里克那种傻瓜都找到舞伴了,我可不想被他嘲笑。”

“好笑。”沙里贝尔把格里诺的脚踢开,“我还是那句话,你为什么不去找你们学院的女孩子?”

格里诺看着他,表情像是要鼓足勇气说什么话,然而当沙里贝尔结束指甲保养这一重要工程后,他仍旧什么也没说出来。

“……你不会吧。”沙里贝尔顿时了然,眼眸中充满了恶劣的同情之色,“找个女孩说话对你来说有这么困难吗?”

“到底帮不帮!”格里诺不想再继续这个丢人现眼的话题,“你要多少金加隆,说吧!”

沙里贝尔摆摆手:“不需要你的小金库,不过我得说,你要先搞定一套看上去得体的礼服。”

笑话,我还有搞不定的礼服吗?格里诺胸有成竹,他只要一纸家书,他的母亲就会让猫头鹰送来一套漂亮的舞会礼服。

于是他轻飘飘地给母亲写了一封信,并在两天后收到了来自家中的包裹。

他的猫头鹰送信时飞得太急,撞上大厅的灯饰,滚在桌面上撞翻一堆糕点,引得格兰芬多的学生纷纷侧目。

格里诺在认真考虑要不要把这只傻鸟炖来吃。

盖里克凑在他身边,十分好奇:“哇,你的礼服长什么样?快打开看看!”

格里诺信心满满,甚至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对福尔唐和艾茵哈特家的人投去了挑衅的目光,动手拆开了这个满含希望的包裹。

首先掉出来的是来自母亲用漂亮书写体写出的信,那上面写着:

“亲爱的儿子,由于家中鼠患猖獗,你的新衣服已经被老鼠们分尸拿去做窝了,无奈之下我只好替你重新物色了一件衣服,这上面还有你小时候最喜欢的仙子翅膀,祝你舞会愉快。”

格里诺僵在原地,几秒种后他终于有了反应,试图按住盖里克展开那件礼服的手:“等等——”

“哇塞——”盖里克已经把那件背后扇动着透明小翅膀的礼服展开了,波勒克兰一口牛奶直接喷到了对面同学的脸上,并且,格里诺的余光看见福尔唐家的那个孩子呛得脸色通红,正在努力找水咽下去。

“盖里克,把这件该死的破衣服放下来!”格里诺怒喊道。

“可是,我觉得很可爱啊!你穿上试试看!”盖里克眼中都像闪着星光,“还有这对小翅膀!跟童话里的仙子一样!格里诺,你要成为仙子了!”

可怜波勒克兰还没从这件衣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盖里克的话又给了他闷头一击,这回他直接把牛奶吐桌子上了。

“格里诺,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富有童心的人!仙子的衣服你也喜欢穿!”不知为何又从他们身边路过的阿代尔斐尔望着这件衣服赞叹道,“我也很喜欢仙子!”

让勒努则拉着搭档的手臂,扭过头来对格里诺等人笑了笑:“我们还赶时间,就先走了。”

泽菲兰再一次紧跟他们之后,并继续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向格里诺。

“无意冒犯,”最后走来的是沙里贝尔,格里诺看见他眼角仿佛闪着泪光,想来应该不是感动,“如果你舞会当天要穿这件衣服,那我只能选择让你独自前往了——噗!”

他赶紧捂住嘴,尽量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我还有课,回头见。”

格里诺敢用泽梅尔家的名义发誓,他看见沙里贝尔背过身去笑到直不起腰,几乎扶着长桌走出大厅。

身边的波勒克兰霍然起身,格里诺抬头:“你又怎么了?”

波勒克兰面无表情地用魔杖点点自己的衣袍,把牛奶污渍清理干净,转身就走。

“哎,波勒克兰!等等啊!你也说点什么吧,格里诺穿这个一定很好看对不对?”盖里克还在不死心地四处宣传,“我都开始羡慕起他的舞伴啦!”

“盖里克。”格里诺拍拍同学的肩膀,“我有句话想对你说。”

盖里克转过脸来,满心期待:“什么?”

格里诺毫无迟疑地一拳揍了上去,直接把盖里克揍翻在地。

心情并没有怎么舒畅啊!他抬起双手,把脸埋了进去。

 

*

舞会的时间一天天接近了,格里诺横竖想着既然没有合适的礼服穿,干脆不去就行。沙里贝尔早就没把他的邀约当回事了,那天格里诺看见他身边跟着个唯唯诺诺的小男孩,非常笨拙地在他的指导下练习舞步,不知为何,格里诺对那个低年级生产生了一种真切的同情。

波勒克兰倒是早早地找好了舞伴,还是个漂亮的女孩,格里诺非常嗤之以鼻,但也懒得去臭骂波勒克兰没义气——谁让他自己没有行动力?这一点格里诺很有自知之明。

舞会当夜他便穿着校服待在拉文克劳的塔楼顶,漫不经心练习着黑魔法防御课上新学的咒语,直到霍格沃茨上方的天空炸开烟花,与星河争艳。

有人从他背后的楼梯拾级而上,格里诺回头,看见了穿着燕尾服的波勒克兰。

十几岁的青少年身形还有些青涩,但身上的衣着是经过精心定制裁切制成的,利落的线条将他勾勒出令人怦然心动的魅力。

格里诺转过头去:“你的舞伴呢?”

波勒克兰走到他身边站定:“邀她跳舞的人太多了,不差我一个。”

然后他向格里诺伸出手:“趁着舞会还没结束,来跳跳看?”

“……你们麻瓜世界的习惯?”格里诺挑挑眉,却是握住了波勒克兰的手,站起身来,“你确定我们不会从这儿掉下去?”

波勒克兰似乎是笑了。

他靠近格里诺,看着他的眼睛:“如果掉下去,就用‘缓缓坠下’咒吧。你会吗?”

“别小瞧我。”格里诺抬了抬下巴,“先说好,我可不管踩到你的脚。”

 

*

“格里诺,你应该穿那件礼服的,仙子翅膀……还挺可爱的。”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从这儿推下去。我说真的。”

 

【END】

评论(8)
热度(18)
2017-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