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伊修加德1578(02)

02.一名顶尖的异端审问官和神所赋予他的使命

 

伊修加德恐怕是这世上最虔诚的哈罗妮信徒了。尽管从有些硬件设施看上去它和其他国家的差别并不大,可毫无疑问,它至今都是一个宗教统治的国家。

比起过去曾出现过的宗教黑暗统治时期,现在的伊修加德正教已经温和了许多,但如果一名异邦人对伊修加德现在的宗教情况有所了解后,一定会大呼“这太过分”。是的,时至今日,伊修加德也保留着异端审问机构,保留着宗教法庭和宗教法官,人民仍然不能妄议教皇的威严,不能怀疑神明的真实性。

可不管怎么说,伊修加德的国民接受了这些保留,他们数千年来都是战争神哈罗妮的纯洁子民,温顺谦卑,又愚钝得无法形容。

曾有一名外邦记者见证了伊修加德异端审问官工作的情景,他回去之后在他本国的报纸上发表文章,抨击伊修加德的异端审问制度多么枉顾人权,最可悲又可气的是,“因神获罪,又向神祈求保护”“人为之罪,何以求神”……这篇文章发表后在民间引起轩然大波,使得伊修加德更加不愿意与其他国家主动交往,并公告称希望他国不要干涉伊修加德内政。

于是在外国人眼中,伊修加德的百姓便是那样可怜,又是那样可悲,可他们顶多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伊修加德的异端审问官们照样忙碌。

沙里贝尔便是伊修加德国内繁忙的一名异端审问官,但必须得把他和那些普通的异端审问官区分开来——他是整个伊修加德国内最为顶尖最为优秀同时也是最危险的异端审问官,连四大名门都不会去招惹他。按照沙里贝尔的说法,任何一桩涉及异端的案件都不会存在无辜者,他从来不会“审错人”,更不会冤枉“好人”。他对那种仅仅为了抓异端者定罪而邀功的行为相当鄙薄,如果要让他自己执行,大概是会把异端者的所有亲人都送入牢狱,最后让他们在天国团圆。这是沙里贝尔特有的仁慈,他会非常慷慨地施舍这份仁慈,并以他人的哭号诅咒为至高的赞美。

当然,纵使是热爱着自己的工作,沙里贝尔也会感到些许疲惫——那些愚笨又不知好歹的同僚下属,实在太令他烦恼了。不和傻瓜说话也是他的信条之一,只是哈罗妮赐予了他使命,也赐予了他磨难,沙里贝尔正在努力争取把碍眼的笨蛋属下统统调离,尤其身边这个。他一再向上级说明他并不需要什么秘书或是助理,可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还是把一个毛头小子安排到了他身边。

从那时起沙里贝尔便感到工作使自己愈发难以获得快乐,甚至连异端者绝望的表情也抚慰不了他的心灵。

“沙里贝尔阁下,这幅画要当做物证收走吗?”

“沙里贝尔阁下,这本书也要收走吗?”

“沙里贝尔阁下,这沓书信要带走吗?”

“沙里贝尔阁下,他们家的女眷是否需要调查处理?”

“沙里贝尔阁下——”

“够了。”这名顶尖的异端审问官阻止了金发青年的喋喋不休,他颇感头疼地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齐尔,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务必闭上嘴。”

青年脸上立即出现惶恐的神色,他畏畏缩缩地看了看自己的上司,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但是……”

“我说‘闭嘴’。”沙里贝尔用余光扫过他的脸庞,“要我说第三次吗?”

这下,他的小助理总算安安静静地跟在了他身后,保持着这份令人舒心不少的安静回到宗教裁判所。

不过,他也有优点。沙里贝尔认为,齐尔的文书工作是最令他放心的,除此之外,大概就是偶尔欺负这名职场新人能给他枯燥的生活添点乐趣。

当他的小助理谨慎地把卷宗交给沙里贝尔后,便恭顺地退到房间角落里——也许这不叫退,确切来说应该是“逃”,而每次沙里贝尔喊他的名字,角落那张书桌旁的身影都会难以控制地抖两抖。这可算不上什么锦上添花,顶多就是多余笑料。沙里贝尔懒得在意小助手那诚惶诚恐的态度,异端审问官可不需要胆小鬼,尤其在他查清楚这小子竟然是个粗心大意报错工作部门的家伙之后,便彻底断绝了调教他的心思。

自己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处理了一批又一批的异端者了。沙里贝尔难得有些无可奈何地想,面前这个笨蛋连一只蛾子都会害怕得哇哇大叫,更是没跟着自己去审问过一次异端者,就算沙里贝尔揪着他的耳朵,他也死死抱着廊下的圆柱,无论如何都不肯挪一步。

要不是看在他文书工作漂亮的份上……沙里贝尔合上卷宗,手指优雅地敲击着桌面:“齐尔。”

小助理被这一声呼唤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是、是的!沙里贝尔阁下!”

“提审。”又来了,这副如同见鬼的表情。沙里贝尔在心里翻了数个白眼。

“您、您要审哪位……”他说话已经开始磕磕绊绊了起来。

唉,要不是因为他的文书工作做得漂亮,这时候他已经被沙里贝尔丢出裁判所了。沙里贝尔皮笑肉不笑地望着他:“今天查的是哪位,就审哪位。”

齐尔面上的神色更加恐慌了:“帕、帕希子爵阁下?这、这可能不大好,我们、我们是不是需要请、请示主法官的意见?”

沙里贝尔长叹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睥睨着他。可怜的齐尔已经害怕得不敢抬头了。

“齐尔,你说我是什么人呢?”

“您……您是整个伊修加德,最为优秀的异端审判官。”

“既然如此,你认为我会审判错人吗?你认为我会因为被审判对象的身份、功勋,就放弃维护正教和教皇陛下的权威吗?”

齐尔的声音微弱下去:“可是……子爵阁下在军队中很有名望……”

“让我告诉你,”沙里贝尔的手指挑起小助理的下巴,迫使他看着自己的眼睛,“不管我要审的对象是多么了不起的军官、贵族,只要他有和异端者互通的嫌疑,他就是危害国家安全的老鼠。面对这些肮脏的老鼠,我们要做的事就是清除他们,一只也不剩下。”

比起看看自己的笨蛋下属到底有没有明白自己的话,审问嫌疑人的工作显然更加重要。沙里贝尔没有再迟疑,立即命人将牢狱里的前子爵阁下和他的妻子挖出来,并优哉游哉又一丝不苟地执行了审问程序。

他这样经验老道的异端审问官不会做无用之功,很快,上了年纪的子爵阁下为他优秀的审问技巧所折服,承认他曾向异端组织提供了钱财与物资的援助——尽管最开始他坚称那些人都是流民,自己是看他们可怜才进行了资助——这不过是他掩盖自己私通异端者行为的借口罢了。

至于子爵夫人,还没等沙里贝尔审问,她便已经承认自己叛离正教、改投邪教的弥天大罪,可惜的是她受不住牢里阴冷潮湿的环境,审完之后便在破草堆和烂棉絮里一命呼呜,弄得沙里贝尔不得不在提交法庭的卷宗上多写几笔,解释情况。

这桩案件又算是完美地解决了。帕希子爵身为贵族、前军队指挥官、库尔札斯西部军校的资助人,被邪教女巫(即子爵夫人)所蛊惑,私通异端者,并长期给予他们钱财物力的支持,是对国家的极大背叛,是对正教和教皇陛下的极端藐视,经宗教法庭裁决,处以石刑;其勋爵称号、家产全部没收归为国有,其子女剥夺贵族身份,流放至边境为苦役,二十年内不得返回伊修加德本土。

多么美好的裁决!沙里贝尔总算感到一丝快意,这是对他多日劳累的最佳犒赏,这甚至比提拔他为主法官更惬意。

当他走在街道上时,觉得一成不变的街景都变得赏心悦目起来,心情简直就像他得知幼年时自己待过的孤儿院被大火焚毁后那样畅快——

“刽子手!”

伴随这声凄厉哭喊的是某个重物砸上脑袋的疼痛感,沙里贝尔稍稍活动了一下颈项,缓缓回头过去,面带笑容地注视着不远处的少女:“淑女可不该在这个时候出门啊。”

“你这个恶魔!”少女对他的话语置若罔闻,只拼命地朝他哭吼,“神会诅咒你的!我也会诅咒你!”

沙里贝尔歪了歪头,手指在太阳穴处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哦,原来如此,我想起来了,你是帕希子爵的女儿吧——不,容我改一改说法,你是那个私通异端、背叛祖国的肮脏老鼠的女儿啊。”

少女秀丽的五官几乎为他这句话完全扭曲在一起:“不准再侮辱我的父亲!下贱的平民!就算你站在这里,也改变不了你的下贱血统!我父亲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他是看到那些难民受苦,看到那些妇孺没有饭吃、没有衣服穿,才去帮助他们的!你这个恶心的禽兽!除了用你的权力侮辱他人,你还做得了什么?!”

“唉。”沙里贝尔摇摇头,“淑女不应该这样有失礼仪地大吼大叫吧。就算你现在是老鼠的女儿,至少你也偷学过贵族的礼仪,不是吗?”

“——给我住口!”女孩尖叫着朝他扑过去,手中挥舞着一把精致的匕首,看起来是她身上唯一能拿得出的武器了。

要躲开她的袭击对沙里贝尔来说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可是他懒得躲开,直接抓住女孩那只持着凶器的手腕,主动朝自己的胸膛刺去。

“你、你要干什么!”少女突然慌了神,开始奋力挣扎,“放开我!”

“你不是想杀了我吗?”沙里贝尔脸上始终挂着鄙薄的笑容,这远比杀死女孩的家人使她更痛苦,“你拿着这把小小的匕首,不就是想杀了我吗?”

少女的手颤抖不已,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畏惧。她眼中不断涌出眼泪,被夜晚的冷风吹成冰凉的水珠。

“看,”沙里贝尔不禁笑出了声,“你想杀我,却没有勇气杀我,这就是为什么你的父母会死。”

他缓缓放开女孩,那把匕首自少女手中落下,跌在石质街道上,发出刺耳的声响。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崩溃地跪坐下来,旁若无人地大声哭号,哭喊声震得沙里贝尔的耳朵开始隐隐轰鸣。

异端审问官弯下腰捡起那把匕首,温柔地把它归还至少女手心,他拥抱着女孩,就像她的兄长:“你觉得你们为什么会过上这么好的生活?那都是因为像我们这样血统下贱的平民,在替你们清除老鼠啊。”顿了顿,他附在女孩耳边轻声道:“边境苦役可能不大适合你。你这样不能吃苦的贵族少女,最好还是在优渥的环境里死去吧。”

说完他站起身来,自言自语般念叨着“今天太劳累还是回去好好睡一觉”等诸如此类的话语,头也不回地离去。

这个世界上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在死去,异端审问官不该关心这些生死,沙里贝尔也不会关心这些生死。毕竟,神明赐予了他更加崇高的使命,就注定他要比其他人更加铁石心肠,否则,他要如何使神明满意,要如何使他的信仰得到满足呢?

他自然是不会关心被发配边境的罪犯家眷中已经没有了女孩的身影的,假如他每次都要这么去“关心”一下,恐怕他老早就会过劳而亡吧?比起那些,沙里贝尔,伊修加德最顶尖的异端审问官阁下,又接到了新的命令。这道命令来自他们国家的至高领袖——教皇陛下,传达命令的人是教皇身边专属护卫队队长,即苍穹骑士团团长泽菲兰。严格意义上来说,沙里贝尔也是苍穹骑士团的一员,但由于他的工作能力太优秀了,异端审判这一块重要工作绝对不能没有他,所以能者多劳,也充分体现在了他的身上。

沙里贝尔对于泽菲兰团长阁下的到来表现出发自真心的惊讶和欢迎,并谦逊地准备领受教皇陛下的命令。

泽菲兰所传达的命令很简单,接下来的时间里,沙里贝尔要着手调查另一位涉嫌私通异端的人士——苍天之龙骑士,埃斯蒂尼安。一旦查明情况后,教皇陛下相信他最为看重的异端审问官会给出令人满意的处理结果,并提前预祝了他的异端审问官星芒节快乐。

“当然了。这个星芒节,每个人都会幸福地度过的。”沙里贝尔愉快地说。

 

【待续】

评论
热度(10)
2017-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