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Chronos, the vertical bearer of time. Bios, the horizontal flame of life.
—请不要随意转载此lofter的任何文章,谢谢。—
—使用二设烦请告知或于文章开头注明。—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伊修加德1578(03)

03.关于苍天之龙骑士,以及异端审问官阁下遇到的小麻烦

 

在伊修加德上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它曾有一位强大的敌人,那就是龙。实际上,存在于艾欧泽亚这片大陆上的龙并不多,广为人知的龙大概只有那么几只,剩下的则是类龙生物——学名统称“龙族眷属”。自伊修加德建国神话开始,龙族便一直与伊修加德如影随形,而邪龙尼德霍格的威胁甚至远超加雷马帝国,他掀起的与伊修加德之间的战争持续千年之久,使得伊修加德最后不得不退出对抗帝国的同盟,继续和尼德霍格的眷属、极其信徒们作战。

身为强敌之首的邪龙尼德霍格,曾被伊修加德第四任国王之子哈尔德拉斯携骑士团击败,而后陷入了漫长的沉睡,哈尔德拉斯自那以后被国民称为第一代苍天之龙骑士。可他在战争结束后并没有选择回到伊修加德继承王位,而是销声匿迹,流浪于库尔札斯,直至旧伤复发不治身亡,遗体这才被送回王都,安葬于伊修加德英灵殿。

苍天之龙骑士一直是伊修加德人民心中对抗龙族的精神向导,一般这份殊荣都由国君担当,后来伊修加德转变为政教合一的国家,历代教皇便不再接任这一名号,转而交付给出身龙骑团的真正有能之士。当这一名号传递至现任苍天龙骑埃斯蒂尼安身上之后,伊修加德和龙族之间的千年龙诗战争其实已到了尾声。

——可埃斯蒂尼安与过去的苍天龙骑都相差甚远。

这不是指能力,而是指出身与性情。

与过去贵族或骑士家庭出身的苍天龙骑士不同,埃斯蒂尼安是个彻彻底底的平民,他的童年在库尔札斯草原上,不在圣座之下。尼德霍格在二十年前苏醒过一次,并摧毁了埃斯蒂尼安的家乡,也让他成了孤儿。为了复仇,埃斯蒂尼安走上屠龙之路,却相当意外地被冠以此名——他本人对这种荣誉反应极度冷淡,就和他对舞会的反应一样,完全谈不上什么喜欢。不爱名利,不爱社交,听闻性格也相当不讨喜的平民龙骑士自然融不进什么伊修加德的上流圈子里,甚至没几个人见过他的真身。除此之外,埃斯蒂尼安一心都在如何杀死尼德霍格之上,干什么事几乎都是单打独斗,导致他的行踪“神出鬼没”,没人能精确说出他们的苍天龙骑士现今身在何方。

一年前他独身踏上讨伐邪龙的征途以后,伊修加德便失去了他的消息,只在途中偶尔听到些风声,说他前往圣龙宫殿寻求了圣龙的帮助,然后在邪龙巢穴彻底击败了尼德霍格。那之后龙族的身影逐渐从伊修加德周遭淡去,只留破败倾塌的哨塔在雪原上默观斗转星移。

关于埃斯蒂尼安后来的消息,伊修加德内众说纷纭:有人说他和邪龙一道葬身龙巢坍塌的废墟之下,有人说他选择了跟初代苍天龙骑士一样的做法,还有人说他只是觉得疲累所以不愿再出现……不过其实尚有另一种猜测,大多数伊修加德国民不敢明言——埃斯蒂尼安从伊修加德出发后不久,长期扰乱伊修加德的异端者组织失去了他们的首领“冰之巫女”,而有传言称,“冰之巫女”是被圣龙赫拉斯瓦尔格抚养长大,这其中的关联恐怕的确不简单。

苍天龙骑士会跟“冰之巫女”结成同盟,这种猜测也是异端想法之一。苍天龙骑士可是伊修加德对抗龙族的大功臣,怀疑这样一位功臣,也许会触怒哈罗妮——伊修加德的人民是虔诚的,百分之百。

只不过,外界的猜测并没有给埃斯蒂尼安本人带来多少风雨,他向来不会把旁人的闲言碎语当回事,比起在意别人的言论,他更烦恼眼前的事情:他的身后突然多出了一条“小尾巴”。

的确,像某些人猜测那样,为了找到邪龙尼德霍格,埃斯蒂尼安在途中与“冰之巫女”不期而遇,经过交涉之后他们暂时结成了同伴。不过,“冰之巫女”的打算是说服邪龙停止战争,而埃斯蒂尼安的想法很简单,找到尼德霍格,杀了他,结束一切。不得不说,因为“冰之巫女”他们才能得到圣龙赫拉斯瓦尔格的帮助,其后埃斯蒂尼安前往邪龙巢穴与尼德霍格决战时,“冰之巫女”并没有和他再同行,而是留在圣龙宫殿里思考她曾做过的事究竟是对是错,用埃斯蒂尼安的话说便是“她心中的枪已经不战而折”了,所以他没有再等待对方追上来,独自踏入邪龙巢穴。和尼德霍格的决战也耗了他不少力气,最后埃斯蒂尼安真的以为自己会被埋在邪龙宫殿的废墟之下,他本觉得这样的结局也不错,于是合上双眼静待死亡。也许是哈罗妮认为他命不该绝,又或许是某个“多管闲事”的家伙赶上了他的脚步,在埃斯蒂尼安恢复意识之后,他已经在圣龙的宫殿里了。

埃斯蒂尼安心中闪过一瞬的荒谬感,如果不是“冰之巫女”,圣龙大概会在见到他的时候就用利爪把他撕碎,没有直接把伊修加德的苍天龙骑士赶出去已经是他莫大的忍让,再救苍天龙骑士一命……埃斯蒂尼安肯定赫拉斯瓦尔格不会这么做的。

人类的想法在高贵古老的龙族面前一向没有隐藏的余地,圣龙告诉他,救他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冰之巫女”。他说完,稍稍抬起了羽翼,露出那之下被柔和光芒包裹的少女——要不是埃斯蒂尼安亲眼所见,他会以为这是什么诡奇巫术造成的幻觉——可根据圣龙的话语,那名昏睡的女孩的确是“冰之巫女”,她救下埃斯蒂尼安用尽了所有魔力,本该消散于世间的,但圣龙念及旧情,用魔法延续了她的生命。不过,如圣龙所说,这是一个魔法行将消亡的时代,就算强大如龙族,也在逐渐感受到魔法奇迹的流失。圣龙对“冰之巫女”使用的魔法代价太大,他在此之后恐怕会陷入漫长的沉睡来进行恢复,而重生的“冰之巫女”将不会记得过去发生的一切,换言之,她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小女孩。

埃斯蒂尼安仔细思考了半晌,终于明白圣龙的话外之音,当即拒绝:“我绝不可能带着她走,开什么玩笑?!”

撇去“冰之巫女”过去的身份和立场不谈,要是他突然带着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孩回到伊修加德,怎么想也不会是件好事。

然而圣龙不愿再和人类谈下去,既然尼德霍格已经坠入云海深处,这场战争差不多也算是画上句号,他现在只想远离尘嚣,进入也许是永恒的沉眠。圣龙离去之后埃斯蒂尼安本可以选择一走了之,事实上他也走了很长一段距离,然后于某个深夜大概是觉得“良心不安”,无可奈何折回圣龙宫殿,唤醒女孩,带着她在伊修加德的殖民地之间辗转。

重生的“冰之巫女”跟她以前的性格差不多,和埃斯蒂尼安之间的关系还是不好,但可能是魔法力量不够完全,她无法说话,顶多生气的时候冲埃斯蒂尼安吚吚呜呜地乱喊几声,然后一边生闷气一边继续追着埃斯蒂尼安的脚步跑。

埃斯蒂尼安不介意自己在外流浪,可他的“小尾巴”也不过是人类十一二岁的年纪,这种生活大概不能长久。苍天之龙骑士面对邪龙的火焰都不曾畏惧,现在竟然为一个小女孩的未来生活开始发愁,难道这也是磨练的一部分吗?

在苍天龙骑士为此烦恼时,接到教皇命令的异端审问官已经准备开始他的前期调查工作。不管苍天龙骑士如何“神出鬼没”,沙里贝尔都有确定他行踪的方法。他相信,只要一个人尚且活在这世上,只要他还一息尚存,“行踪不明”都是为自己无能找寻的借口,而他从不需要这种低级的借口。

通过他缜密的情报网,沙里贝尔得知埃斯蒂尼安曾在翻云雾海的殖民地出现过,线人回报说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女孩,至于这名女孩是什么来头,目前还没有查清楚。沙里贝尔可不相信埃斯蒂尼安身边会凭空冒出一个女孩来,他推测那可能是下落不明的异端组织首领“冰之巫女”——既然那是“冰之巫女”,她会异端邪术改变自己样貌也是极为可能的,沙里贝尔不会排除这一可能性。

埃斯蒂尼安带着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孩在殖民地到处晃悠,却迟迟没有要回伊修加德的意思,要么就是这个女孩的真实身份完全如自己所想那般,要么就是苍天龙骑士阁下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不管哪一个落实,都将是重罪。并且,由于埃斯蒂尼安在伊修加德的特殊身份,对他的调查必须保持极高的隐秘性和准确性,最好是一切都在掌握中悄无声息地进行……

沙里贝尔想,为了调查能按他的想法顺利展开,他最好还是亲自去一趟伊修加德在翻云雾海殖民地区域。

一名顶尖的异端审问官在执行任务时也必须是一心一意的。沙里贝尔这段时间几乎所有心思都在埃斯蒂尼安的案件上,以至于他没注意到一些小事——苍穹骑士团内前往魔大陆开拓团出差的两名同僚风尘仆仆地归来了,其中一名在向泽菲兰汇报完毕工作情况后,连短暂的休息都略过,直接奔向了沙里贝尔。后者在即将前往翻云雾海的途中被他拦下,年轻的骑士看上去非常疲惫,可他的情绪却较为激动:“沙里贝尔阁下!”

沙里贝尔挑了挑眉,环顾四周,没有发现这名骑士的好搭档跟随着他:“阿代尔斐尔……我记得你应该和让勒努在魔大陆?”

“魔大陆的工作暂告一段落,我们已经回来了。”阿代尔斐尔态度不甚温和,“我听说这段时间里,您处理了一桩十分重要的案件?”

“我亲爱的朋友,我处理的案件每一桩都很重要,你说的是哪个?”

大概是对沙里贝尔漫不经心的模样感到惊讶,阿代尔斐尔碧色的眼眸中闪过几抹困惑之色:“……关于帕希子爵阁下,那个案件——”

“那个案件是教皇陛下亲自命我着手调查处理的。”沙里贝尔笑了笑,“而且,证据确凿。”

“您也许不知道帕希子爵阁下是个什么样的人,”阿代尔斐尔的声音拔高些许,他的双手紧握成拳,垂在身侧,“他不会——他绝对不会有那些……那些叛国行为的。”

沙里贝尔看着他,眼中竟然流露出稀少的怜悯:“我的骑士阁下,你恐怕是这些日子在魔大陆吹风,把脑子吹糊涂了。”

“我在西部军校的时候——”

“唉。”沙里贝尔摆摆手,打断他的话,“阿代尔斐尔,你知道这世界上我最讨厌的除了那些异端老鼠,还有什么人吗?”

阿代尔斐尔咬了咬唇:“我不知道,阁下。”

沙里贝尔靠近他几步,右手轻巧地搭在青年的肩膀上,仿佛在替他掸去不存在的灰尘与污泥:“你应该知道的。就是那些,自命不凡、气焰嚣张、不把教皇陛下放在眼里的……西部军校生啊。”

他察觉到青年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和紧绷,于是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手臂,微笑着说:“当然,像你这样能够进入苍穹骑士团的军校生,应该不会与那些人为伍的。我说得对吗?”

“……的确如您所说。是我多言了。”阿代尔斐尔低下他那颗漂亮又高傲的头颅,从沙里贝尔前行的道路上移开脚步,“既然是教皇陛下的命令……”

他没有再说下去。为表示他的质疑已经不复存在,阿代尔斐尔相当有礼貌地祝愿沙里贝尔接下来的任务也能同样顺利,至于这份祝愿的真实度有多少,沙里贝尔也并不关心了。

伊修加德顶尖的异端审问官阁下踏上前往翻云雾海的路途,目送他远去的年轻骑士面色沉重,似乎心事重重。他充满忧虑地转过身,机械地迈着步伐走过前来迎接他的同伴身边,对方关切地问道:“阿代尔斐尔?怎么样,有问到什么吗?”

回应这个问题的是令人并不舒心的摇头否定。阿代尔斐尔背对着他的同伴,抬头望了望伊修加德少见的晴朗天空,声音轻如即将散去的薄云:“他说那是教皇陛下的命令。可即便如此,我还是想相信我的老师。你们不了解他,他——”也许是之前的工作太累了,阿代尔斐尔没有说完这句话,他仓促地用“我先回去休息”来盖过自己隐而未发的情绪,可能是他意识到一切已成定局,无论他如何替逝者辩白,都是徒然无功。

 

【TBC】

评论
热度(8)
2017-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