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Chronos, the vertical bearer of time. Bios, the horizontal flame of life.
—请不要随意转载此lofter的任何文章,谢谢。—
—使用二设烦请告知或于文章开头注明。—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伊修加德1578(08)

08.异端审问官阁下有了重大发现,但他又被人拖了后腿

 

当伊修加德沉浸在星芒节的祥和气氛中时,有人正为了正教和国家的未来兢兢业业地工作着——这个人便是远在翻云雾海殖民地的沙里贝尔阁下。

一名优秀的异端审问官能做的不仅仅是抓捕异端份子并将他们送上绞刑架,他必须还要做到彻底清除异端份子的威胁。沙里贝尔不辞辛苦跑到翻云雾海殖民地不为别的,只为亲自调查埃斯蒂尼安到这儿做了什么,以及,他身边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但很遗憾的是,即便沙里贝尔阁下的工作能力完全堪称业界模范,他也在调查过程中遭遇了挫折:苍天龙骑士相当谨慎地避过众人视线,除了大家看到他独自前往邪龙巢穴,又独自返回之外,并没有太多人知道那之间的故事。关于那个小姑娘,有人说是看见埃斯蒂尼安离开翻云雾海后又突然折回,不知从哪条道上捡到了她……殖民地的济贫官说,那女孩可能是生了病,被父母丢在野外等死,却不想让埃斯蒂尼安捡了条命。这种事他见得太多了,说起来便毫无讶异之色,也丝毫不同情:“来这儿的什么人都有,多数都是些脑子不好使的蠢货,缴不起税,在济贫院骗吃骗喝,连带他们生的小混账们一起……生了病能怎么办呢?要么弄些偏方治治,要么丢出去等死……医生太贵了,他们请不起。”沙里贝尔看着他竹竿一样的身子从办公桌后飘到窗户前,“那女孩真是幸运,不过有一点,她好像因为生病嗓子废了,这下成了个哑巴,多可惜。”

可惜什么?沙里贝尔好不生气地想,可惜她不能对着你念魔咒吗?

他这趟简直算是白来了,这帮官员借着远离圣座所以玩忽职守,又偏偏做出全心全意的模样,他一准得狠狠参他们一笔。

济贫官看他半晌不说话,便露出谦卑而喜悦的表情,搓了搓手:“还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您真是个好人。”沙里贝尔对他微笑,“这些消息帮了我大忙了,我会向教皇陛下如实禀报您的功绩的。”

济贫官会有什么表现呢?他当然是把沙里贝尔奉为上宾,充满感激、毕恭毕敬地伺候这位执行公务的苍穹骑士了。只是沙里贝尔心里并不领情,他草草结束和几个殖民地官员的饭局,推拒他们的其他邀请,去找他的线人了。

只要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贫富差异,那么金钱就是非常好用的沟通方式。沙里贝尔从不吝惜在探知有用情报上的花费,更何况苍穹骑士的薪资对他来说绰绰有余。

也许是哈罗妮看他如此敬业,终于忍不住送了他一份星芒节礼物——沙里贝尔的线人告诉他,翻云雾海有几个“奇怪”的小团体,他们虽然信奉战争神,却从不去殖民地的教堂祈祷,还经常印一些怪异的小册子、传单、报纸到处散发。

沙里贝尔只用听完描述,便知道这几伙人一定是披着“信徒”皮的异端——这伎俩他都看过无数次了。

“可他们称自己为新教徒。”他的线人如是说道,“今晚正好有一个他们的‘布道’会,就在人王遗迹附近的集落里,您要亲自去一趟吗?”

沙里贝尔忽然嗅到了好事的味道。他的感觉向来精准,多年来从未出过差错。于是,异端审问官阁下看起来心情颇好地舔了舔唇,笑着说:“为什么不呢?”

噢,哈罗妮在上,他又要为伊修加德立大功了。

伊修加德圣恩达利姆神学院的历史课本上曾记载过正教的发展史,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千年来,伊修加德正教从未出现过什么分支。沙里贝尔自然是不会轻信这儿有什么“新教徒”的,他在夜里换上平民的装束,捏着一沓未来可能成为“罪证”的传单,挤进乌泱泱的人群里——这些愚蠢的家伙,大概根本知道他们自己在干什么吧?某种意义上来说,沙里贝尔厌恶“法不责众”,正是因为“法不责众”,才导致后患无穷。按他的想法,这帮参与的人都要被抓起来定罪,可惜异端审问局的地牢装不下这么多人,伊修加德的监狱也装不下这么多人。他不是个能说动教皇陛下和那些主教阁下再修监狱的人,退一步说,沙里贝尔也没有这种想法。他一边往最前边挤,一边好不厌烦地想,这帮老鼠身上的气味快把他给熏得晕过去了,果然老鼠就是老鼠。

临时搭建的简陋宣讲台上站着个高个男人,他正努力传播着他的信仰:“……我的同胞们!我们都是哈罗妮的信徒,那么试问,我们为何要承受三六九等的区分呢?为什么贵族的孩子能不费吹灰之力进入神学院,我们的孩子却要通过层层选拔才能获得同样的教育资源呢?难道我们的孩子就比贵族的孩子差吗?难道面前的诸位,不如贵族阶级适合做父母吗?为什么那些贵族老爷们、夫人们能锦衣玉食,甚至挑剔菜单,我们却连一片面包都要省着吃呢?是我们这一阶层的人民懒惰吗?当然不是!我们起早贪黑地工作,就是为了以后能过上好日子,不再餐风露宿!神明给了我们每个人同样平等的生命,她的慈爱却被有心人歪曲,变成划分阶级的工具!这是对哈罗妮的极大侮辱!那些人也背叛了哈罗妮的爱!他们不配接受战争神的庇佑,他们应该承受神明的怒火!而神明把惩罚堕落者的任务交给了我,也交给了你们诸位,我们都是她平等的使者!我的同胞们呀!你们还要沉默吗?新教才是真正的听从了哈罗妮的意愿,只有新教徒才能得到她无私的祝福!我们的先知会站在第一线支持我们,及时向我们传递哈罗妮的神旨,当我们完成使命后,哈罗妮会赐予我们真正的乐园!别再沉默了,我亲爱的同胞们!别再继续做恶徒压迫下温顺的羔羊了!既然我们信仰战争神,那我们就该还她最本真的面貌!”

周围人群发出激动的呼喊,沙里贝尔这会儿决定离开最前面的位置了。他确定这个“新教”只是有人图谋不轨的幌子,接下来他要做的事就是和这位宣讲人私下聊一聊,谈谈他们的“先知”。

那些迫切希望“弃暗投明”的白痴此时正朝那位宣讲人蜂拥而去,他们伸出手,高呼着“请您赐予我们跟随的资格”,而宣讲人也保持着和蔼可亲的笑容,尽量与他们一一握手。他不断地重复着“愿哈罗妮保佑你”这句话,一边缓缓脱离人群,最后他朝他们挥挥手,打发他的跟随者们前去应付那些热情,自己则巧妙地穿过帐篷,隐入晦暗之中。

在沙里贝尔看来,这都是些小伎俩。异端审问官避开众人视线,追随着那人身上“异端”的臭味,好整以暇地在离开集落的一条小路上截住了这个人。

对方当然十分警惕,他在意识到沙里贝尔来者不善时立即转身就跑,可惜他没能逃得过异端审问官的追捕。

接下来的工作便轻松许多,沙里贝尔“邀请”他去了驻扎地好好谈谈——不必担心,我们的异端审问官阁下始终“礼数周全”,该用上的“礼节”他一项也没落下。要不是等着这位“新教宣讲人”开口,他恐怕还会剪了对方的舌头。

在硬生生拔掉他第三颗牙齿后,那人终于狼狈不堪地向沙里贝尔求饶,可也许哈罗妮没有给他太多恩赐,他只断断续续拼凑出一句“‘先知’在教皇厅里”,便彻底咽了气。沙里贝尔被他的死气得竟然笑出了声,他觉得自己最近一直不大走运,估计是十二神恶劣的轮番玩笑。

死人的价值并不多,沙里贝尔在他身上找出的一张单据应该是这人最后的价值:那是张收款证明,付款人处的名字已经经过了处理,但沙里贝尔很快便发现,在这张单据的右下角残缺处,隐约有着花纹钢印。异端审问官凭借他的知识与智慧确定,这张单据是乌尔达哈国家银行的东西,而乌尔达哈国家银行是个完全服务于有钱有权之人的地方,地位钱财缺一不可。

看来十二神也不全是在玩弄他。沙里贝尔忽然心情又变得明朗不少,这个发现太重要了,埃斯蒂尼安的嫌疑比起这件事来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伊修加德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已不必再多说,能够在乌尔达哈国家银行开户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结合那人先前的供述,沙里贝尔敢肯定,自己亲自排查之下,不出三天,一定能抓出幕后之人——背叛正教、勾结他国,就算是四大名门也难逃制裁——当然,他想四大名门的家主不会蠢到做这种事。

沙里贝尔立即向教皇陛下写了一封紧急报告,派人飞快地送至圣座,而他则继续在殖民地里收集了不少关于“新教”的确凿证据,身心舒畅地在星芒节后返回了伊修加德。

离开了那些肮脏的地方,空气都清新不少。沙里贝尔非常惬意地想着,事情都在朝他预料的方向发展。而就在他满心欢喜时,他看到了他那名笨拙的小助理。

“真是奇了。”沙里贝尔毫不掩饰他的惊愕,“你不去整理卷宗,反而跑到大门口来等我?”

青年惶惶不安,欲言又止。沙里贝尔厌烦他这模样,不耐地催促道:“看在我今天心情好的份上……说吧,你又做错什么事了?”

“……不、不是我!”齐尔立刻惊惶地摇头,“是、是苍天龙骑士阁下出事了!”

沙里贝尔颇感可笑:“他出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齐尔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说:“昨天罗列茨主教以窝藏异端为名带人抓走了苍天龙骑士!”

沙里贝尔讽刺的笑容凝在脸上:“你说什么?”

“他现在在我们的地牢里!”可怜的小助理紧张得都要发抖了,“他——埃斯蒂尼安阁下!”

不得不说,沙里贝尔的同僚都有给他添乱的天赋,从异端审问局到苍穹骑士团,我们那名顶尖的异端审问官老是会被某些同僚拖后腿。

调查埃斯蒂尼安是教皇陛下亲自给他的任务,现在竟然被异端审问局那帮人趁他不在本土之时抢先一步——不,他们的行为不叫抢先,应该叫算计!沙里贝尔心中已经没有了怒火,或许是他气至极点,反倒平心静气起来。他仔细想了想这分外巧合的时机,为什么他们在自己走后那么长的时间里都不动手,偏偏要等到他对教皇陛下发出报告、返回伊修加德之后呢?

“他们对埃斯蒂尼安用刑了吗?”想到这里,异端审问官便分外冷静地问起他的助理。

“没、没有。”齐尔忐忑不安地回答道,“主教阁下让所有参与的人都必须保密,他们暂时把埃斯蒂尼安阁下扣在地牢里,却没有进行提审……一小时前我看见主教阁下去了教皇厅,可能是要去报告此事……”

沙里贝尔听完,不禁露出笑容。但他的笑容太过冷冽,以至于齐尔根本不敢抬头看他的脸。

“我当他们都变得勤劳不少,原来是冲着我来的。”他的声线里隐含着一抹杀意,“好啊,那便正面交锋试试看。既然他们如此想挑战教皇陛下的权威,我们也不妨满足他们的小小心愿吧。”

身为异端审问官,除了敬畏教皇陛下和神明之外,面对其他所有的威胁,都应无所畏惧。沙里贝尔拍了拍他那位不住颤抖的助理的肩膀,相当温和地说道:“我们该回去做好分内的事了。”

可怜的苍天龙骑士!异端审问官阁下毫无真切同情地想,他也许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

而他的想法确实没错,埃斯蒂尼安目前的确感到些许困惑。昨天他前去收养伊塞勒的那对老夫妇家中和她告别,苍天龙骑士并不想在伊修加德停留太久,况且见她太频繁会招致危险,所以他决定到其他殖民地暂作停留。当他刚与小女孩分别不久,异端审问局的人便拦住了他,那群人中甚至还有异端审问局的局长——罗列茨主教阁下。埃斯蒂尼安对此事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加上奥尔什方为伊塞勒准备的手续非常齐全,要脱身还是比较容易。

苍天龙骑士冷静地质问他们有何贵干,而主教阁下则是这样回答的:“尊敬的埃斯蒂尼安阁下,如果您不希望您的朋友们受到伤害,最好保持沉默跟我们走。”

“我看您疯了吧,主教阁下。”他冷漠地看着他们,“突然出言威胁苍天龙骑士,胆子不小。”

“您真的以为,一切都天衣无缝吗?”主教阁下从随从的手中接过一张写满供词的状纸,不徐不疾地在埃斯蒂尼安眼前展开,“异端审问局不是只有那位苍穹骑士才能尽职尽责……让我说得明白一些,见过冰之巫女幼时长相的人还没有死光呢。哦,福尔唐家的那位骑士为您和您的小女孩也做了不少事,他是知情人呢,还是被您欺骗呢?您不会希望我去提审他和您的小百灵鸟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

“如我开始所说的那样,您只需要跟我们走一趟,一切就会在不伤害任何人的条件下解决了。”主教笑了笑,“毕竟我得说实话,我的最终目标,并不是您。”

 

【TBC】


评论(1)
热度(8)
2017-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