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nblume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搬家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Kornblume※
※Evelina's Rule 魔女的法则 Project企划中※

© Kornblume

Powered by LOFTER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部队的某位男孩子

是这样的,我本来没想给大家介绍他,毕竟家丑不外扬,但是我想了想,他这种表演型躺尸龙骑,迟早都要出名的,与其让别人蹭他的热度,不如让我们部队的人先蹭一波,万一他红了,岂不是棒棒的!不过想想,这可能是梦吧(。

我们部队男孩子不多,然后全部队只有俩主职近战的,很巧的都是男孩子,一个是狒狒,另一个就是我要给大家介绍的主角:贱人。贱人声称他是2.0玩T的,所以他3.0刚开回来玩龙骑的时候,我们部队通讯贝频道里,就会出现他的身影:

贱人:有人吗?

我们:干啥啊?

贱人:库尔札斯西部高地(X.xx,Y.xx)/龙堡参天高地(X.xx,Y.xx)9999999999

我们:……

然后我们基本就这么一路把他从51级救到了60级。

贱人这个男孩子的ID其实跟贱字没有任何关系,至于为什么他会叫贱人,可能要问我们部队另一个跟他关系很好的男孩子,部队优雅鼻祖老麻糬。不过我还真没问,就先叫着吧,反正知道“贱人”是在叫他就行了。

因为“贱”这个字呢,在游戏里打不出来的,是要被和谐的,所以我们喊他的时候,频道里往往会出现一串【*人】,然后我们的贱人小朋友,也非常具有娱乐精神,把自己的群名片改成了“还是那个*人”。

虽然他被叫*人,但是他真的不*,他只是傻,如果要在傻上加一个数值,那可能是一百八十个格里诺。然而,我们*人,虽然有着不高于格里诺大小姐的智商和情商,却没有格里诺大小姐的战斗力,我觉得吧,他就是出来,给伊修加德龙骑士团丢人现眼的。

这个世界上不止有三种龙骑,除了很聪慧、很强、很快的龙骑,还有表演型龙骑,和躺尸型龙骑。

*人很荣幸,前面仨没占到,占到了后两项,综合一下,叫做表演型躺尸龙骑。

比如他在打极骑神的时候,必中恐惧,必踩边缘绿圈,学者白魔召唤挨个把他拉了一遍,都死成阿周那的肤色了,还顽强地……又死了N次。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甚至还乐呵呵地带着点名冲向人群,然后惊慌失措:哎呀,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很绝望!

整得到了后面,叽叽老黑江无水,都语重心长地说:大家努点力,认真点,不要中8F。那个龙骑,你躺着就别起了啊。

*人:为什么这么对我,都是一个部队的喂,太艰难了!我明明会打ST的!

我们:可你现在是苍天龙骑啊

*人:过分了啊!

于是我们贴出了一串ACT,*人的龙骑士打得比战士还低。

*人:来来来,我们好好打本,我们不说别的了,喂不要说了,我们打本,打本

其实吧,*人也不水,主要是他智商跟不上,可能就会影响他DPS最终发挥。以及他一直在说他自己是T,可他3.0最先满级的是龙骑。这世界上能有几个内测玩家,把副本打成*人这样啊,委实不容易。

打副本的事,就不再多说了,今天他说他想刷大冰壁拿古董系列的去换神话套,我和叽叽说,那陪你吧。*人特别高兴,当时就排了大冰壁——同步的。

进去之后,我跟叽叽都愣了下,然后被他傻得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叽叽:……*人,你是不是傻,为什么要同步,关同步rush过去啊!

*人:啊,怎么办,哎呀

我:算了,走吧。

*人没动,愣在原地,另一个队友估计心里也纳闷,想着这T干嘛呢?

我就催他:你走不走?

这可能也怪我,因为我被他傻得有点遭不住,语气不是特别好,听上去就有点凶,而且单说这一句话,会有点歧义,我们*人,就特别委屈,又特别耿直地,退、本、了。

我和叽叽还有另一个队友,三脸懵逼。

我&叽叽:不是,你退本干什么啊?!

贱人在YY里:哇,我退出来才想明白你们不是叫我那个“走”啊!

叽叽&我:……

于是我们也只好退了,觉得挺对不起那个队友的,如果他能看到,希望他能原谅*人这个傻孩子,下次见到就暴打一顿,然后拉黑。

真不是我懒,*人位表演型躺尸龙骑打本的时候还有N多制杖事迹,问题是他又给你一种他很无辜的感觉,就每次只能骂他是猪,也不能完全生气。大家如果有兴趣了解一下范例,请点我,今天A12部队搞事,*人的丰功伟绩。觉得长可以从20分钟开始看,总而言之在最后十分钟里,*人把制杖演绎得淋漓尽致,可把微生妈给害死了,心疼微生妈。

除开副本搞事之外,还有一个经典梗,就是贱人以前的龙男。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龙男,一种是很帅的,一种是不是很懂的,贱人就属于后面那种,以至于他都成了我们部队的表情包,such as:


and so on

但是呢,贱人对于自己的龙男是非常满意的,他觉得自己的龙男很帅气,非常有自信。然后我们觉得,咱们部队的人,可以不好看,但是绝对不能丑得别出心裁啊,于是我们天天跟贱人讲,他的龙男不好看,讲到最后,贱人说,你们太过分了,哭着去洗成了猫男。

很令人欣慰的是,贱人的猫男还不错,审美正常,不用当表情包了。

现在贱人都对我们把他逼成猫男耿耿于怀,并高兴地欣赏着他自己猫,觉得地板都充满了温度。

那天贱人看见MX爸爸的库啵座椅,很是心动,就想去买一个来坐坐看。但是呢,他有点发愁,因为没有人跟他一起坐。怎么办呢?我们可爱的贱人就到群里,问,有没有人愿意跟我一起坐那个库啵座椅啊?

说来也奇怪,本来群里热火朝天的,他这么一问,顿时世界都安静了,整个群里静悄悄的,除了贱人,再没别人。

贱人:有没有人呀

贱人:库啵座椅哦

贱人:有没有人愿意跟我一起坐啊

五分钟过去了,没有人说话。

然后微生妈可能看他冷场尴尬,打了一串哈哈哈,以示安慰。

贱人委屈,贱人心里苦,贱人还是去买了库啵座椅,挖宝的时候特别殷勤:有没有人跟我一起坐啊!我当司机!

大家纷纷坐在自己的坐骑上,起飞,走了。

贱人:喂,要不要这样啊,不要这么冷漠啊,一个部队的喂,真的没有人坐吗

叽叽终于决定同情他一下,就跟他坐了。

贱人:叽叽,好感动啊

叽叽:拉拉肥坐这个好可爱啊(沉迷自己.jpg)

贱人:……

又有一天,贱人站在部队房外面挂机,我说,你怎么不去跟老麻糬他们打本

贱人:他们不要我啊

他说得特别平淡,平淡中透露着些许辛酸,辛酸中蕴含着些许好笑。

我:贱人好可怜啊

贱人:我都习惯了,很多次了,有时候去招募打本,人家要T,不要DPS,我问了,他们都不要我

我一时语塞,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就让他继续挂机,然后自己跑去跟华仔江无水他们打本了。

贱人,你要相信,我们都是一个部队的,我们不会放弃你的,我们在心里都爱着你。

贱人:喂,什么嘛,我都打过了极魔的,我过了极魔的!喂,过分了啊,一个部队的,不要对我这么艰难啊,活着好难啊!

今天挖宝的时候,他说他装备坏了,瑞瑞就说,你脱下来我给你修。

贱人:这样不好吧……我脱了放在哪里啊,我脱了交易吗?

瑞瑞:交易啊

贱人:那我脱上半身还是下半身啊

瑞瑞:都脱了吧

于是贱人老老实实脱了个干净,然后瑞瑞打开了水城的箱子。

贱人:喂,等一下啊!

我们就看着一个只穿着一条胖次的猫男背着枪跑了过来,在怪的AOE范围里蹦跶。

椰子一看就笑死了,当时就把怪拉着追着贱人跑。

贱人:喂,椰子,不要啊,我只有五千血啊!我要把衣服穿上!咦,怎么穿不上啊!哎呀,完了啊,穿不上啊!不要过来!我只有五千血啊!

我们:哈哈哈哈哈

瑞瑞:你是萌新吗?

贱人:我是内测玩家……不,我是萌新,我就是萌新,求求你,当我是萌新吧

于是队伍内外又弥漫起快乐的气氛。

贱人啊,你知道龙骑士有几种躺法吗?嗯,你应该是知道的,不管怎么说,以后打极骑神,不要再吃8F了,乖,大家爱你哟。






评论(8)
热度(11)
2017-05-21